• 刘秀32岁:雄才大展,登基为帝

  • 发布时间:2015-12-11 13:57 浏览:加载中
  • 刘秀
    刘秀
      河北之行虽危险重重,但也给刘秀提供了一个避开矛盾漩涡、自由施展的机会。

      在河北,刘秀每到一处,考察官吏,按其能力升降去取;平反冤狱,释放囚徒;废除王莽苛政,恢复汉朝的官吏名称。官民欢喜,争相持酒肉慰劳,刘秀一律不接受。刘秀爱民的名声很快传播开来,得到了所到之处众口一词的好评和拥戴,许多人主动请求做他的部署兵卒。

      当刘秀一行来到邺城(河北临漳)时,他十年前在长安求学时的老友邓禹找到了他。刘秀见到老朋友非常高兴,与邓禹同食同睡,彻夜谈论天下大事。

       谈话中,刘秀询问老友:“我如今奉皇命管治河北,你远来投奔,想要我安排一个什么官职给你呢?”邓禹回答:“我现在不想做官。”刘秀很惊讶,笑道:“那 你甩下家人来找我,不会只是想追忆友情吧?”邓禹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心愿,就是你日后威加海内、一统天下,成为一代明君,而我邓禹能够在你身边为你所 用,以开国功臣名留青史。”

      邓禹的来到和他不加掩饰的直言,触动了刘秀的心思。跟着刘玄只能是重蹈哥哥的覆辙。他又想起了当年“刘秀得天下”的预言,不禁壮志满怀。

       来河北邯郸的时候,刘秀又招揽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才——巨鹿人耿纯。他是当地有名的豪族巨富,对刘秀的才干见识钦佩不已,甘愿投靠。与耿纯同来的,还有 一个西汉皇室后裔刘林。刘林一见刘秀,就把一个计划拿出来兜售:“如今赤眉军势大,我有一个好主意,可以把他们杀得干干净净——挖开黄河的堤坝,教他们有 死没生。”这个主意既狠且辣,刘秀悚然而惊,斥责道:“为了灭敌得富贵,堤岸两边的百姓和万千生灵,竟然全不在你眼里?你不觉得太过残忍了吗?我即使因此 得了天下,也无颜为人。”

      刘林对刘秀的“没有气魄”非常不满,转而决定自树旗帜自打天下。刘林找到了一个在邯郸街上算命卖卦的王郎,让他改名刘子舆,自称是西汉成帝流落民间的皇子。就在这年十二月的一天,刘林与王郎率领几百人,在邯郸城称帝了。

       汉成帝竟有皇子流落民间,这爆炸性的消息立即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邯郸汉帝立即大壮声威。刘林、王郎自立为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追杀刘秀,他们很清楚, 自己的对手玄汉王朝,真正的顶梁柱就是刘秀,只要除掉了他,自己这个天下就稳当了一大半。于是,他们发布命令,开出十万户侯爵的天价悬赏刘秀的人头。

      刘林确实是个有手段、会制造声势的高手,在他的运作下,邯郸汉帝的影响很快就水涨船高。刘秀再往前走,几乎是寸步难行了。

      公元24年春天,刘秀来到了蓟州(北京一带)。城内的汉室宗亲刘接,对十万户侯爵的悬赏垂涎三尺,派人迎来了王郎的使臣,想要关上城门活捉刘秀。刘秀带着忠心耿耿的部属,拼死从城南门打开一条路,才得以逃脱。

       他们一路忍饥挨饿,手脚都被冻得肿烂,好不容易才来到曲阳,又被王郎的兵马追赶上来。无奈之下,他们又冒险踏冰,过了将要开冻的滹沱河,在雨雪交加中来 到了河北冀县。冀县的太守任光,曾经在昆阳大战中与刘秀同生共死,对刘秀以一当十指挥作战的军事天才和品德十分景仰。听说刘秀前来投奔,他十分高兴,亲自 出城远迎。刘秀到冀县不久,和戎太守邳彤也闻讯前来响应。

      在邳彤和任光的倡议下,刘秀决定起兵与王郎对抗。他封任光为左大将军,派耿 纯返乡征兵。即使算上邳彤和任光的军队,刘秀此时手里的兵员也不足万人,怎样才能以一敌百获胜呢?首先,他让任光派人四处贴出榜文,声称玄汉政府派自己率 百万大军前来讨伐王郎。老百姓顿时四处哄传,把不知就里的官吏都吓得胆战心惊。接着,刘秀在黄昏之后率兵来到堂阳县,趁着天黑,让军队击鼓呐喊,马匹不停 地围着城池转圈狂奔,其他士兵则每人都扬旗举火。

      县城里的守兵和官员早被吓晕了,再加上刘秀百战百胜的威名远扬,他们根本不敢应战, 当夜便开门投降。用同样的方法,刘秀不费多少力气,就将堂阳、贯县、昌城都收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军队也越来越多。其中也包括耿纯从家乡带来的两千耿家 军。有了真正的军队,刘秀指挥作战更是得心应手。很快,赵县、卢奴、曲阳、中山都归附了刘秀。

      当刘秀的军队来到真定(定县)的时候,他遇到了另一个强劲的对手——真定王刘扬。刘扬与刘秀有一定的亲戚关系,是西汉末年的真定王,虽然王莽篡汉,他手里仍然控制有号称十万之众的军队。

      如果硬打,刘秀即使能够取胜,也势必伤损严重,这使得他非常忧虑。在这样的情形下,在昌城投靠他的刘植愿意以同宗的名义,前去游说刘扬,让他与刘秀联合作战。

       刘植很快就带来了刘扬的回音:刘扬对刘秀的才干非常钦佩,愿意主动归附,但是他不想做刘秀的部下,而是要刘秀做他的晚辈,也就是说,要跟刘秀联姻。刘秀 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这姻从何联起,惊讶之极:“我刚刚成亲,还没有儿女,而我的妹妹刘伯姬虽未出嫁却已经与李通有了婚约,我怎么能毁约呢?”

      刘植挠着头道:“去联姻的不是别人,就是主公你自己。刘扬有个外甥女名叫郭圣通,他愿意让你去做他的外甥女婿。这事确实有些不好办,不过我已经替主公应承下来了,你还是答应了的好。”刘秀一听,顿时窘迫不已:“我已经有阴丽华做妻子了,怎么还能娶别的女人呢?”

       刘秀与阴丽华两情缱绻,对于他的亲信部属来说,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所以刘植回报的时候,早已想好了一堆说辞。不过亲眼看见刘秀的表现,刘植仍然忍不住为 他的反应感到不解:“常言道,天子娶九女,诸侯纳三妇,主公你就算娶了郭圣通,加起来不过就是两个而已。再说了,这对你又有什么不好?难道这样的飞来艳福 不享,反倒要去跟刘扬拼个你死我活么?请主公好好考虑考虑。”

      刘秀的反应,别说刘植,恐怕就是如今很多男人看了也会想不通:娶一个美 娇娘,那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有什么为难的?但刘秀为什么就有抵触情绪呢?因为古代并不是一夫多妻制,而是一夫一妻,多姬妾制。妻子的名份只能属于一个女 人,其他的女人只能是姬妾。而姬妾在正妻面前是非常卑微的:她要向正妻跪拜,自称奴婢,她没有资格当亲生儿女的母亲,她的儿女只能喊丈夫的正妻为母亲。在 悍妒的情形下,正妻甚至有随意杀死姬妾的权力。

      毫无疑问,郭圣通是不可能做姬妾的。那么事情就明摆着:刘扬是在要求刘秀停妻另娶他的外甥女为正妻。而刘秀心爱的结发之妻阴丽华,即使不被休掉,也只能退为小妾。

      娶妻与纳妾,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刘秀还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别的女人凌驾于阴丽华之上。他对阴丽华苦恋多年,终于达成心愿之时,对阴丽华许下了海誓山盟。恐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居然会有人要他停妻再娶。

      不过眼下的情况是:要么娶郭圣通为妻当刘扬的外甥女婿,要么就来一场十几万兵马的混战。再三权衡,刘秀终于答应了这桩婚事。

      刘扬对刘秀的态度十分满意,亲自为他和郭圣通举行了婚礼。这场婚礼,毫无疑问是一场政治联姻,更令人产生一种逼婚入赘的感觉。当刘秀在尴尬中行完礼,终于大松一口气地进入洞房之后,才第一次有机会看清郭圣通——这个被硬塞给他的新娘。

       郭圣通的父亲郭昌曾经在真定郡政府担任过功曹,虽然官职不高,但是他的品行卓异,曾经主动将数百万的家产让给异母弟弟。出人意料的高风亮节,令人刮目相 看,于是他被相中,娶了真定恭王刘普的女儿、刘扬的妹妹。由于嫁入郭家,这位刘郡主被称为“郭主”,郭主为郭昌生下了儿子郭况、女儿郭圣通。

       郭圣通出身高贵,美丽动人,而且很有才学。刘秀虽然进洞房时多少有些不情愿,但是看见这样的美人,却也不禁动心。他刚娶了阴丽华,初识男欢女爱不到百日 就被迫分开,一年多来跟着一帮老粗在刀光剑影中混日子,如今在郭圣通这里又重新看见了万种风情,虽然心里对阴丽华万分愧疚,却也身不由己地又掉进了温柔 乡。

      天上的雷公,地上的舅公,刘扬成功地将外甥女儿嫁给了刘秀,使得自己虽然归附刘秀,却成了刘秀的尊长,好不舒坦。更重要的是,刘秀年轻有为,远远超过其他的各路首领,最有成就功业的可能。

      现在,刘秀不但避免了一场决战,还得到了刘扬的军队,顿时声势大涨,几天后便将元氏、房子、攻口、柏乡等地收入囊中。刘秀的大军威名远扬,很多人都主动前来加盟,其中包括不少刘姓的汉室宗亲。

      兵马多了,胡作非为的事情也就多了,各位刘氏宗王宗亲,以及各路豪杰,都是各自地盘上的一方人物,如今虽然归附刘秀,毛病却实在不少。

       不久,刘秀的一个族侄就因为违抗命令,被军纪官祭遵给杀了。刘秀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大怒:“这人竟敢杀我的侄儿?”立刻就要把祭遵杀了。主簿 陈副连忙进谏道:“主公你一直想整顿军纪,却苦于没有好办法,这个祭遵如此铁面无私,正是一个好人才,您怎么能因私废公呢?”

      刘秀怔 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不但不追究杀侄之事,还晋封祭遵为将军,统管全军上下的纪律。他还特地提醒手下那群剽悍的将领:“从今以后,你们凡事都要守规矩 了,可要小心祭遵,他连我家的人都敢杀,更不会对大家客气。各位还是小心些好。”将领们从此对祭遵畏如虎蝎,祭遵啥都还没干,整支大军就肃然严整起来。

      军队一路前行,势头越来越大。经过二十多天的围城,邯郸终于被攻破,在混战中,自称刘子舆的王郎被大将军王霸杀死。

      进入邯郸后,刘秀搜出了许多书简,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投靠之心不诚的部下暗中与王郎来往的信件。眼看行迹败露,骑墙派们忍不住心里打鼓。刘秀将将领都召集起来,将所有的信件不开封便当众烧毁。他笑着解释说:“让大家都睡个好觉。”从此就将这事丢到一边。

       消灭王郎、刘林进入邯郸,刘秀手里已经掌握了比更始帝刘玄更大的地盘、更多的兵马,但是他仍然向刘玄定期汇报工作,并且在攻下邯郸后,接受了刘玄册封的 萧王。他的部下们看见主公仍然安心地为玄汉王朝当牛做马,都忍不住了:他不想当皇帝,我们还想做开国功臣呢。于是,他们公推刘秀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朱佑去 劝说。朱佑对刘秀说:“刘玄根本就不配做皇帝,主公您才是真正有帝王之相的人,何况早有预言天命所归,您不必再耽搁,赶紧称帝吧。”刘秀还没等朱佑说完, 就笑着吓唬他:“再说下去,就叫祭遵将军,把你关押起来。”朱佑吓得魂飞天外,赶紧闭嘴。

      不久,将军耿彪来到邯郸温明殿见刘秀,对他 说:“王莽之败,是因为政令苛刻,如今刘玄政府尚未平定天下,苛刻无能便已经远超王莽,民怨沸腾,歌谣都唱: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 内侯。照此下去,玄汉灭亡也指日可待。而主公所到之处,声名卓著。如今您要得天下,只消发布一道榜文,就能得到民心归附。如果您再不起事,玄汉政府失尽民 心之后,刘家天下还能再振兴吗?”

      刘秀不出声。虎牙将军铫期在殿外听得心急,不等通报就跑了进去,附和耿彪,要求刘秀赶快拿定主意。刘秀被部下急不可耐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从此,刘秀正式与刘玄决裂。但是他仍然不愿称帝。

      正式割据一方的刘秀,河北是他的重要势力范围,因此他更进一步地讨伐河北境内的其他势力,并且很快将主要的铜马、高湖、重连收服,并且封他们的首领为王侯。

       降人们都害怕刘秀日后加害自己,人心惶恐不安,刘秀明白降部的心境,于是不带任何护卫,单骑巡视降部军营。降人对刘秀感激涕零,纷纷表示说:“萧王推赤 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以死相报)乎?”自此大家都对刘秀心悦诚服。刘秀将他们分配到各个军营中,人数达数十万。这下大大加强了刘秀的军事实力。

       刘秀重整军队,再次势如破竹地攻下了很多城池。一路上,将领们轮着班儿地劝他做皇帝。将军耿纯对刘秀说:“人们抛开亲人和家乡,跟从大王出生入死,本来 就是想攀龙附凤,实现封官拜爵的愿望,现在大王迟疑拖延,违背大家的心愿。我担心众人一旦对此失望,就会产生离去的想法。而人员一散,就难以再召集了。” 刘秀由此相信了将领们要他当皇帝是出于真心实意,而且是出于个人利益,并非虚让。于是表示说:“我会考虑这个问题。”

      来到棘城时,刘 秀听到了更多消息:平陵方望立西汉废帝刘婴重新登基,不久被李松杀掉;蜀郡公孙述也自立为皇帝。这些消息令刘秀很是感叹,对冯异叹道:“他们怎么也一个个 地都想当皇帝呢?”冯异趁机劝说:“他们怎么能比得上你?何况李松、公孙述都不姓刘,要想保住汉家宗庙,眼下只能靠您了。”

      正当此 时,有个名叫强华的儒生从关中来求见刘秀。强华将一本图谶《赤伏符》送给刘秀,上面第一页便写着:“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 “四七”是二十八,从公元前206年刘邦称帝至公元22年刘秀起兵是228年;火,指汉朝,按阴阳五行的说法汉朝属火德。这表明,刘秀乃“受命天子”,要 再不为天当子,那不仅违背群望,也要违背天意了。借着这本谶文的东风,众将再一次集体请愿,于是刘秀终于在公元25年6月,在河北柏乡登基为帝。

      就在刘秀称帝的当年,郭圣通为他生下了长子刘彊。当上父亲这一年,刘秀已经32岁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