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千秋功过

  • 发布时间:2015-09-26 22:36 浏览:加载中
  •   作为封建时代的一个开国君主,光武帝具有突出的个人品格。这种品格,既是他阶级性的体现,又具有自己的“特色”。他又是取得胜利的地主阶级总代表,因此,这种“特色”必然会“影响到社会的命运”。

      作为一个杰出的封建君主,他们的明智之处,往往就在于能采纳臣下的劝谏。光武帝虽不能算从谏如流,却也是善于纳谏的。先看政治方面:他经常召见臣下,“延问得失”,还要求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

       光武帝毕生喜欢读书,即使在繁忙紧张的战争年代,每天要处理的军政事务不下百数件,“犹以余暇讲诵经书”。天下统一后,更是孜孜不倦博览群书,积累了丰 富的学识。马援与他接触过后,不禁称赞他“经学博览,政事文辩,前世无比”。后世的叶适,也是赞叹不已,说他“平生雅言切中机会,笑谈戏剧必有可称”。由 于“博学多雅言,一时士大夫不能及”。

      无论是正式的诏书还是平时的言谈,光武帝经常引经据典,言辞幽雅,发人深思,颇值回味。为说服隗嚣诚意归附,不要听从别人的挑拨,他引用管仲之言:“生我者父母,成我者鲍子”,希望彼此理解,加深情谊。

       光武帝还经常运用各种比喻,十分妥帖生动。如:冯异入关中,初败于回谿,后大胜于崤底。光武帝下玺书慰劳赞扬曰:“始虽垂翅回谿,终能奋翼黾池,可谓失 之东隅,收之桑榆”。建武三十二年(公元56年),群臣提议封禅泰山,最初光武帝觉得自己不配,是“羊皮杂貂裘”。将领王霸从颍川追随他后,始终忠心耿 耿,光武帝把他比作是疾风中的“劲草”。吴汉等攻下成都大掠,祸及孩儿老母,光武帝以战国魏国将领乐羊啜食其子之羹为喻,痛责他们“不仁”。这些都是光武 帝的学识带来的气质的流露。曹植称赞他“精通黄中之妙,理韬亚圣之懿才”,“聪达而多识,仁智而明恕……旌德则靡愆,言行则无秽”。这些话,有溢美之处, 但是,称光武帝是一位文武兼备的皇帝,却不算过分。由于元首有这种学识和谈吐,其股肱也就会有“济济之美”了。

      感情方面,刘秀与阴丽 华的福分,在于他们的重情。他们就像一对寻常的夫妇,情洽意美,恩爱无间。从新野相知到垂暮之年,刘秀与阴丽华相伴三十多年,历经风雨,却始终相亲相爱, 可谓钟情一生。综观中国古代历史,历代帝王面对六宫粉黛,千百佳丽,无不卧花栖凤,尽享风流。像刘秀这样深沉专一的感情却是绝无仅有,令人感叹。而阴丽华 也以她的贤淑美丽,成为当之无愧的后妃典范。

      春秋之义,母以子贵,子以母贵。郭圣通被废之后,她的儿子刘强仍然还是皇太子,这种尴尬的局面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担忧。

       教授皇太子学习《诗经》的大臣郅恽预感到刘强的处境也将发生变化,他委婉地暗示光武帝不要马上更换太子,在国储问题上务必慎重,他说:“夫妇感情的好 坏,就是父子之间也不能勉强,何况君臣之间呢。所以微臣不敢多言。但尽管这样,还是希望陛下权衡得失,不要让天下人来议论社稷。”

      光武帝亦堂皇地表示,自己决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失天下公道。他立即让郭后的次子刘辅从右翊公晋升为中山王,以常山郡并人中山国;作为刘辅的母亲,郭圣通就成了中山王太后。

      古代立储制度中嫡长继承的原则是巩固君权的重要手段,“所以重宗统、一人心也”,非有大恶于天下,太子之位不可轻易动摇。如果一个君主因感情的偏爱而轻率地更换储君,那么太子制度也就名存实亡,只要身为皇子,人人可为储君,皇室又如何得以安宁,君权又如何得以稳固。

       深入光武帝的内心世界,可以发现一个神秘的幽灵总是阴魂不散。他是那样迷恋当时的一种神秘文字——谶纬,痴迷的程度超过了汉朝的任何一个君王。这种迷信 和愚昧,与他出众的政治理性,离奇地构成了明朗和阴暗的两面。谶是一种假托神灵、预决凶吉的隐语,预言人间的祸福,文字晦涩深奥。谶语的起源,似可远溯至 上古的《河图》、《洛书》和《周易》,不少古代学者认为它和孔子的弟子也有一定的关系。在周秦时代就已出现谶语,所谓的“赵谶”和“秦谶”就是著名的例 子。谶纬的成熟和兴盛,是在两汉之交。郑樵在《通志·艺文略》里说:“谶纬之学起于前汉,及王莽好符命,光武以图谶兴,遂盛行于世。”顾炎武的《日知录》 也说:“谶记之兴,实始于秦人,而盛于西京之末也。”西汉后期,儒术独尊,经学盛行,方士儒生将谶语附会儒家经典,产生了纬书。谶与纬虽有先后之别,然而 内容大同小异。汉代的谶纬编杂了古代的神话传说、神学秘典、灾异祥瑞,也包含了许多神化孔子及弟子的怪诞之说,又与阴阳五行、天人感应之说融为一体,在西 汉末年形成了包罗万象、体系完整的谶纬之学。

      谶纬之学不仅以神学色彩提高经学的权威,巩固经学的一统地位,这种神学的迷雾,也弥漫在 汉代的政治空气中。建平二年,待诏夏贺良等上言汉哀帝,说《赤精子》中有“汉家历运中衰,当再受命”的谶语,汉哀帝遂于六月甲子下诏改元太初元将元年,改 帝号为陈圣刘太平皇帝,以应谶语。王莽为了篡夺汉朝的天子之位,征集大批通晓天文、图谶、月令、兵法的异能之士,大量编造谶语符命,为他居摄称帝制造舆 论,致使谶纬之学广泛流传,大兴于两汉之交。

      在社会发生巨变的前夕,各种谶纬、符命和舆论都如空穴来风,从社会的各种黑暗处产生出 来。当暴动和事变的潜能聚集到足够的程度,图谶之类的神秘之物就成了星星之火。各种反叛力量都利用谶纬这一怪物,标榜正统,争取民心,兴风作浪。有的人清 醒地利用它,有的人深信不疑地把谶纬当作王者受命的根据。

      刘秀就属于迷信图谶的那一类人。他在衣食不愁的情况下,经过深思熟虑加入起 义的洪流,有长远的政治目标。在他起兵之前,有两条谶文对他起了重要的作用。如果说宛城的那位蔡少公先生所说的“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只是拨动了刘秀深 秘的心弦,那么李通在密谋起事时所讲的“刘氏复兴,李氏为辅”的谶文,则鼓动了刘秀的心,壮大了他的意志。

      刘秀在称帝之前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思索和彷徨,然而老同学强华所献的《赤伏符》,立刻使他的犹豫荡然无存。“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的谶文,坚定了刘秀称帝的决心,使他刻不容缓地披上了天子的龙袍。

       时隔不久发生的刘扬事件,也证明了刘秀对图谶的极端重视。真定王刘扬举兵十万归附刘秀,并把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嫁给了刘秀,可谓仁至义尽,但他编造的 “赤九之后,瘿扬为主”的谶文却把自己推向了绝路。汉高祖九世孙的宝座早已被刘秀占了,而现在这个脖子上有瘿瘤的刘扬却要做天下的主人,岂能不让刘秀感到 针芒在脊。所以尽管刘扬并无谋反之实,但这一惑众的谶文却要了他的命。正因为图谶的地位在刘秀的心中牢不可破,所以当益州的公孙述引用图谶为自己称帝作宣 传时,刘秀便坐卧不宁了。

      强缨在手的光武帝,竟然要在文字游戏上与对手一争高下,足见谶文在他心中的重要。而光武帝在信上称公孙述为公孙皇帝,更透露了他内心的复杂和矛盾。

       在国家最高行政官员的选任上,光武帝也参考图谶来封官晋爵,甚至不考虑是否用人得当。他即位之后,在考虑大司空的人选时,忽然想到《赤伏符》上有一句 “王梁主卫作玄武”的谶文,光武帝就让野王县的县令王梁当了大司空。从前卫元君曾徙于野王,玄武为水神之名,对应水土之官大司空。就凭这样一番牵强附会的 解释,王梁便从野王令一跃而为宰相,还封了武强侯。但王梁毕竟立有战功,众人亦无话可说。当光武帝又根据“孙咸征狄”的谶文委任其名不显的平狄将军孙咸为 大司马时,众将都纷纷表示不满,在大家的推选之下,光武帝才被迫改任战功显赫的吴汉为大司马。

      在光武政权建立的过程中,谶纬充当了活 跃的角色,尚能为人理解;而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研究图谶仍是光武朝政的重要内容,这就让人大惑不解了。光武帝不仅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博览谶记之文,乐 此不疲,读而忘倦,而且在处理疑难之事时,他也喜欢和大臣们一起参考谶纬中的文字来解决问题。那些通晓谶纬的大臣如朱浮、梁松之辈自然备受光武帝的重用, 而一些不善阿谀的官员却因对图谶表示反感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刘秀生前的最后一件大事——封禅泰山,也和谶纬密切相关。他在封禅一事上犹豫和克制了多时,但终究无法抗拒《河图·会昌符》中“帝刘之九,会命岱宗”这一谶文的诱惑,终于决定东封泰山。

      由于汉明帝、汉章帝的继续倡导,学者争学谶纬,引以释经(汉明帝诏东平王刘苍结合谶纬校正《五经》章句),学术思想与神学迷信合为一体,更为朝野上下所尊崇,既蒙蔽大众,又自欺欺人。这也使东汉一代的思想文化始终笼罩了神学的迷雾,难以取得有价值的发展和进步。

      汉光武帝陵,古谓原陵,俗称汉陵、刘秀坟,是东汉开国皇帝中兴世祖刘秀的陵园。始建于公元五十年,汉光武帝于公元五十七年归葬原陵。原陵由神道、陵园、祠园三部分组成。

       新中国成立后各级政府多次拨款整修,使荒野孤冢、破庙残垣的破败景象,得以彻底改观。今如登临邙山,鸟瞰陵园,已是碧瓦红垣、翠柏为冠,恰似一颗碧绿的 翡翠,镶嵌在黄河岸边。陵园内的古柏虬枝,历经千百年的自然造化,各具情态。如猴头柏、惊鹿探头,巨龙盘柏,赤胆忠心等,无不形神毕肖,妙趣横生。游客无 不称奇乐道。

      史称历代中兴之盛,无过于光武。刘秀际会风云,应运而起,其文治武功,臻于顶峰,可谓功业旷世,彪炳千古。后世评论光武者不绝于书,难于遍举;而系统评论光武之史家中,立论精当公允者首推陈亮、王夫之、赵翼诸家,兹摘引片断,以概其余。

      陈亮《酌古论·光武》云:

       自古中兴之盛,无出于光武矣。奋寡而击众,举弱而覆强,起身徒步之中甫十余年,大业以济,算计见效,光乎周宣。此虽天命,抑亦人谋乎!何则?有一定之 略,然后有一定之功。略者不可以仓卒制,而功者不可以侥幸成也。略以仓卒制,其略不可久;功以侥幸成,其功不可继。犯此二患,虽运奇奋斗,所当者破,而旋 得旋失,将以济中兴,难矣。

      人有常言:“光武料敌明,遇敌勇,豁达大度,善御诸将,其中兴也固宜。”吾则曰:此特光武中兴之一术也。 使其中兴止在于此,则是其功有时而穷也。西都之末,莽盗神器,群雄并起,相与图之。光武因思汉之民,举大义之师,发迹昆阳,遂破寻邑,百战以有天下。彼其 取乱诛暴,或先或后,未尝无一定之略也。

      何以明之?光武自昆阳之胜,持节河北,镇慰郡县,破王郎,击铜马,收复故地。凡所以经营河 北,而取河内为之根本也。河北平,河内服。自常情观之,当此之时,更始暗弱,可以西取关辅,疾据其地,俯首东瞰,以制天下。光武乃身徇燕赵,止命邓禹乘衅 西征。其意岂以燕赵为可急,而关辅为可后哉!吾尝筹之,关辅虽形胜之地,而隗嚣在陇西,公孙述据巴蜀,赤眉群盗蜂起山东。嚣述犹虎狼之据穴也,有物以阻其 穴,则彼不敢骋;不然,将何所惮!赤眉犹长蛇之螫草也,有物以肆其螫,则其毒无余;不然,将何所不至!光武之未取关辅,所以阻嚣述之穴,而肆赤眉之螫也。 故且身徇燕赵,使之速定,则自河以北,民心已一,而吾之根本固矣。及赤眉破长安,志满气溢,兵锋已挫,而邓禹得乘衅以并关中,冯异继之,遂破赤眉,而长安 平,洛阳固,而耿弁且定齐矣。当此之时,天下略平,嚣述虽有觊觎之心而不得复骋。光武定都洛阳,命将讨嚣平述,而天下遂一矣。此其有一定之略,而后有一定 之功也。

      使燕赵未平而光武西取关辅,则遂与嚣述为敌,而赤眉无所骋其锋矣。与嚣述为敌,则欲徇燕赵而彼乘其虚;赤眉无所骋其锋,则已 服郡县而或罹其毒。是燕赵未可以卒平,关辅未可以卒守,河北河内未可以卒保,而天下纷纷,将何时而一也!虽料敌明,遇敌勇,豁达大度,善御诸将,顾亦何用 哉!吾以是知中兴之君,略之不定,而侥幸于或成,则我欲东而盗据其西,我欲前而敌随其后,智谋勇斗,无一可者。今夫道路之人,侥幸而得千金,得之于此,则 必失之于彼。何者?千金不可以常侥幸也。千金之子则不然。致之有术,取之有方,成之有次第,不终年而其富百倍。此光武所以为中兴也。

      王夫之《读通鉴论·光武》这样评价光武帝:

       昆阳之战,光武威震天下,王业之兴肇此矣。王邑、王寻之师,号称百万,以临瓦合之汉兵,存亡生死之界也。诸将欲散归诸城,光武决迎敌之志,诸将不从,临 敌而挠,倾覆随之。光武心喻其吉凶,而难以晓譬于群劣,则固慨慷以争、痛哭以求必听之时也。乃微笑而起,俟其请而弗迫与之言,万一诸将不再问而遽焉骇散, 能弗与之俱糜烂乎?呜呼!此大有为者所以异于一往之气矜者也。

      寻、邑之众,且压其项背,诸将欲散而弗及,光武知之矣。知其欲散而弗 及,而又迫与之争,以引其喧嚣之口,相长而益馁其气,则不争而得,争之而必不得者也。而且不仅然也。藉令敌兵不即压境以相迫,诸将惊溃而敌蹑之,王邑无 谋,严尤不决,兵虽众而无纪,外盛而中枵,则诸将溃败之余,敌兵骄懈,我乃从中起以乘之,夫岂无术以处此?而特不如今此之易耳。诸将自亡,而光武固不可 亡,项梁死而高帝自兴,其明验已。一笑之下,绰有余地,而何暇与碌碌者争短长邪?

      而尤不仅然也。得失者,人也;存亡者,天也;业以其 身任汉室之兴废,则寻、邑果可以长驱,诸将无能以再振,事之成败,身之生死,委之于天,而非人之所能强。苟无其存其亡一笑而听诸时会之量,则情先靡于躯 命,虽慷慨痛哭与诸将竞,亦居然一诸将之情也。以偶然臆中之一策,怀愤而求逞,尤取败之道,而何愈于诸将之纷纭乎?

      天下之大,死生之 故,兴废之几,非旷然超于其外者,不能人其中而转其轴。故武王之诗曰:“勿贰尔心。”慎谋于未举事之前,坦然忘机于已举事之后,天赐帝王以智,而必赐之以 勇。勇者,非气矜也,泊然于生死存亡而不失其度者也。光武之笑起而不与诸将争前隙,大有为者之过人远也,尤在此矣。

      光武之得天下,较 高帝而尤难矣。建武二年,已定都于雒阳,而天下之乱方兴。帝所得资以有为者,独河北耳。而彭宠抑叛于幽州,五校尚横于内黄。关以西,邓禹虽入长安,赤眉环 绕其外,禹弗能制焉。郾、宛、堵乡、新野、弘农,近在咽颊之间,寇叛接迹而相为牵制,不异更始之在长安时也。刘永、张步、董宪、苏茂,横亘东方,为陈、汝 眉睫之患;隗嚣、公孙述姑置而可徐定者勿论焉。其视高帝出关以后,仅一项羽,夷灭之而天下即定,难易之差,岂不远哉?

      可以说:汉光武 帝刘秀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封建皇帝之一。他才兼文武,豁达有大度。他长于用兵,善于以少胜多,出奇制胜。在昆阳之战中,他知人善任,中兴二十八将大都拔擢 自小吏、布衣、行伍之中。他对待臣僚“开心见诚”,不念旧恶,但赏罚严明,虽仇必赏,虽亲必罚,如重用有宿怨的朱鲔。

      光武在战争中所 以能够克敌制胜,还在于他注意讲求策略,具有敏锐的政治眼光。他在统一战争中,善于采用政治攻势,如宣布释放奴婢、刑徒,减免赋税刑法,用以瓦解敌军,壮 大自己的势力。他还注意整饬军纪。早在他担任更始政权的将军时就注意约束部下遵守军纪,这就有利于取得更多的支持。

      在统一全国之后, 光武仍能兢兢业业,勤于政事,“每旦视朝,日仄乃罢,数引公卿郎将议论经理,夜分乃寐”。他所实行的各项政策措施,既维护了东汉封建统治,也维护了国家统 一,与民休息以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后汉书》作者范晔论曰:“虽身济大业,竞竞如不及,故能明慎政体,总揽权纲,量时度力,举无过事,退功臣而进文吏, 戢弓矢而散马牛,虽道未方古,斯亦止戈之武焉。”司马光也说:“帝每旦视朝,日昃乃罢……虽以征伐济大业,及天下既定,乃退功臣而进文吏,明慎政体,总揽 权纲,量时度力,举无过事,故能恢复前烈,身致太平。”他们对于光武帝在统一全国后的政绩都作了充分的肯定。光武晚年,虽因迷信图谶,宣布图谶于天下;贬 逐了桓谭、冯衍等直言敢谏之士,有拒谏之失;但大体说来尚能始终保持谨慎,兢兢业业,勤于政事,在封建帝王中还是难能可贵的。

      刘秀待 人敦厚,诚恳尚信,窦融、马援等诸将均由此归心。在新朝末年的军阀混战中,刘秀的军纪较其它割据势力为好。但一代帝王并非没有缺点,天下未定时期,刘秀仍 有将领行使屠城、暴掠之举,例如:吴汉军对其手下大将邓奉的家乡进行劫掠,最终使得邓奉忿而反叛。直到吴汉与刘尚攻灭公孙述,仍纵兵大掠成都,这时刘秀才 肯斥责他们。然而诏书虽写得文情并茂,但吴汉的官爵却丝毫并未受到影响。显见刘秀对诸将的约束力仍然不足。

      近世著名史学家范文澜评光 武帝说:“这个以南阳豪强为主体的刘秀军,在政治上有优势,在军事上有谋略,再加上禁止虏掠,争取民心,这就决定了它的必然胜利。刘秀既是地主阶级的代 表,自然是农民起义军的死敌;但是他也代表着社会的共同要求,完成了国家统一的伟大事业。他在推倒王莽的战争中,在削平割据的战争中,都起了极大的作用, 因此,他是对当时历史有重要贡献的历史人物。”

      黄留珠《刘秀传》:在中国古代的帝王中,刘秀是唯一一个有双重身份的帝王,即他既是 “定鼎帝王”(所谓“定鼎帝王”,就是开国皇帝的意思),又是“中兴之主”。南怀瑾《原本大学微言》:在中国两千年左右的历史上,比较值得称道,能够做到 齐家治国的榜样,以我个人肤浅的认定,大概算来,只有东汉中兴之主的光武帝刘秀一人。毛泽东也曾经盛赞汉光武帝“最会用人、最有学问、最会打仗”的一代君 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