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儒者风采

  • 发布时间:2015-09-26 22:35 浏览:加载中
  •   刘秀无论从他的日常生活,还是撰文的风采,还是外表气质,都可以称之为儒者。自少年时期,刘秀就是一位和他兄长刘縯不一样的士人。身长七尺三寸,美须眉,大口,隆鼻,日角,隆鼻是高鼻梁,日角是大脑门,可谓一表人才。

       他自幼是十分安分的少年,不像他的兄长一样“好侠养士”。王莽天凤中也即公元16、17年前后,光武20岁左右时,到当时的首都长安入太学,“受《尚 书》,略通大义。”从此成为正经的儒生。因光武是学《尚书》出身的,所以在东汉一朝,“政治上最得意的要算《今文尚书》的儒者了”。

       在乡亲的眼光里,光武帝一直是儒者形象,所以当他居然也参加了由兄长刘縯挑头的反莽起兵时,大家都为此很惊讶:“及见光武绛衣大冠,皆惊曰:谨厚者亦复为 之”,所以纷纷加入到义军中来。自小把刘秀兄弟抚养成人的叔父刘良,可以说是最了解光武的为人,看到他也参加了刘縯的起兵,责怪光武说:汝与伯升志操不 同,为什么也参加这冒险事业。所谓“志操不同”,当是说光武帝平日的儒家气派,和刘縯平时的表现不一样。

      无论在战争时期还是战后的时 期,光武帝保留其儒者气质不变。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与“宗室诸母”谈论“柔道治天下”时,诸母长辈对他的评价是:“文叔少时谨信,与人不款曲,唯直 柔耳。今乃能如此!”所谓“柔”,实际也应是儒家“和为贵”、“中和”思想、“中庸之道”的一种表现。在昆阳之战前后,光武帝所领一军从来“不取财物”, 对百姓毫无骚扰,以至王莽的大将严尤不禁赞叹说:“是美须眉者邪?何为乃如是!”这说明刘秀作战时,其部下纪律和装扮都和农民将领全都不同,自有一番古 风。

      史称更始政权时,绿林诸军开进洛阳,衣衫不整,五花八门,群众或有“畏而走者”,但是当光武所部进城,洛阳民众都表示特加欢迎, 有老吏甚至垂涕曰:“今日复见汉官威仪”,特别合乎儒家礼节仪表。由这些都可见,光武帝自少年到青年,不管家人、乡人、群众,甚至敌人,都将他看成是一种 非常有风度的人物,和一般的粗俗武将都很不相同,他的儒者气质是很浓的。

      在战后,光武帝对儒学更为重视,到了十分爱好的程度。他统治 的晚年,“每旦视朝,日昃乃罢”,不但如此到了晚上,还“数引公卿、郎、将,讲论经理,夜分乃寐”。他还对儿子刘庄说:“我自乐此,不为疲也。”前面我们 说过,在光武帝晚年,身边经常有儒家学者跟随左右,随时备问,桓荣、第五伦、宋弘等人都是经常在光武朝中、宫中经常受到接待的。

      到了 若干年以后,当和帝时邓太后临朝时,樊宏的曾孙辈樊准还赞扬光武帝的“东西诛战,不遑启处,然犹投戈讲艺,息马论道”的儒君风度。在他看来正由于光武帝和 明帝的大力提倡,东汉一朝才能形成“朝多皤皤之良,华首之老,每燕会,则论难浒,共求政化,详览群言,声如振玉”的文明气象。这都应当都是儒者皇帝光武所 一手创办的一朝朝风。

      光武帝在诏书中也常常浓厚地表现出他的儒家风采。光武帝给司徒邓禹下的诏中:“司徒尧也,亡贼桀也”的语言,立 阴皇后的诏书中有“贵人乡里良家,归处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的话,光武帝给侯霸的诏书中“崇山幽都何可偶,黄钺一下无处所,欲以身试法耶,将杀 身成仁耶?”等等,他认为“此等文词,亦必非臣下所代作者”。这些诏中的语言,不仅可以证明是光武帝平时的语气,而且无论从文采和语言中,都可看出他的儒 者特点。

      比如建武二年正月,光武帝曾给大司马吴汉等功臣封侯,诏文中有“人情得足,苦于放纵,快须臾之欲,忘慎罚之义”,又有“宜如 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日慎一日”等语,“慎罚”等词借用尚二渤“罔不明德慎罚”,“如临深渊”等句几乎全抄古兵书《太公金匮》。同年大赦天下诏有 云:“顷狱多冤人,用刑深刻,联多愍之。孔子曰:‘刑罚不中,则民所措手足’。”孔子的话出自《论语》,是孔子“仁”思想的重要名句。

       建武六年十月因日蚀下诏自责,诏文中又引用了《诗经·小雅》中旬:“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光武帝对太子“尝问攻战之事”回答说:“昔卫灵公问陈,孔子 不对,此非尔所及”。此典故出自《论语》:“卫灵公向陈于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这些就可以了解光武帝平时常读儒 经,儒家经典的名句格言都铭记在心,所以发言书写时才有可能做到信手拈来,顺理成章。光武帝运用儒家语言,有时在诏文中恰到好处,非常妥贴,就像赵翼所举 的“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后两句出自《诗经·豳风·东山》,用在此处,很自然地表达出光武帝对阴丽华的挚爱之情。在同一 诏文中,还用“既无《关睢》之德,而有吕、霍之风”来责备郭圣通,这里我们且不去追究夫妻恩怨责任,就用文遣字的儒家学术根底来看,光武帝可以说是很有才 华的。

      除了这些以外,在追认阴丽华父、弟为侯的诏文中,用了《诗经·小雅》:“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的句子,都 是很恰当的。赵翼所引光武帝的警戒侯霸的另一诏书所曰:“崇山幽都何可偶,黄钺一下无处所。欲以身试法邪?将杀身以成仁邪?”第一句是用了《尚书》中舜流 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的典故,第四句“杀身以成仁”则是儒家的名句格言。这一玺书,短小精悍,而很有分量,用典就有两处,真不愧为儒者皇帝。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