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平定北方

  • 发布时间:2015-09-26 22:33 浏览:加载中
  •   早在公元前8年,外戚王莽继任为大司马,开始在许多方面进行改革,以改造西汉帝国。但是,改革的结果引起了混乱,同时,由于王莽对少数民族的错误政策和不断战争,也激起了少数民族的反抗,这其中就包括北部边塞的匈奴。

       如果王莽的侵扰,仅仅是在长城的南边,也许,今天的匈奴帝国史会变得不太一样。自呼韩邪单于以来,安安静静、臣服汉朝的匈奴人,也许会继续安静下去,就 不会有后面吵闹纷争的故事了。可是,王莽偏不,他当权以后,先是为了讨好太后——自己的姑姑,命令匈奴单于遣送王昭君的女儿到长安来侍奉太后。接着,王莽 又觉得这个匈奴既然也是汉朝的臣民,单于又是汉朝的外孙,名字自然也得和汉人差不多,最好只用一个字。当时在位的单于名叫“囊加牙斯”,他贪图王莽的赏 赐,把名字改称了“知”。

      后来王莽自己做了皇帝,觉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匈奴单于怎么能和自己一样,也持 有玉玺,发号施令呢!于是,他派了个将军把以前汉朝颁发的“匈奴单于玺”要了回来,改称“匈奴单于章”,直接给单于降了级。到后来,他干脆把匈奴的称号改 为“恭奴”,单于改为“善于”。

      同时,对于西域的国王,王莽统统给他们降了级别,从王变成了侯。不仅如此,王莽还野蛮干涉匈奴的内 政,破坏汉匈和平共处三项基本原则:长城南,归天子,长城北,归单于;边塞有侵犯,及时告天子;匈奴不得接受汉朝的逃犯。一开始的几届匈奴单于,一方面迫 于王莽的强大军队,另一方面贪图王莽的赏赐,也都忍气吞声。

      王莽的胡闹导致天下大乱,自己也落得个被杀的下场,这对于匈奴人确实是个 好机会。他们趁机宣布独立,不再受制于南方的王朝。更始帝即位之后,向在位的匈奴单于归还“匈奴单于玺”,还送还了一批滞留长安的匈奴贵族。然而此时此刻 的单于,已不是匍匐在汉朝天子脚下的大臣,他要求恢复和汉朝间的兄弟关系,并且还将消灭王莽的功劳算到自己头上。后来,西汉宗室刘秀建立了东汉王朝,再次 派出使节到匈奴去。匈奴单于非常嚣张,甚至自比匈奴帝国的首任领袖冒顿,言辞之间,对汉朝的使者非常傲慢。不仅如此,匈奴单于还违背汉元帝时订下的和约, 援助叛乱者卢芳侵扰汉朝边境,甚至在公元44年及45年,亲自攻击汉朝的领土,作为帮凶的是东边的乌桓和鲜卑。

      到公元46年的时候,也就是呼韩邪单于降汉100年后,匈奴帝国已经重建起来,它的疆域基本上达到冒顿单于时的水平,大漠南北一统,东西部落降服。然而,与冒顿不同,它的复兴,不再是匈奴人自身力量的增长,而是汉人实力的削弱,这使他们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复国机会。

      公元46年是重建后的匈奴帝国最鼎盛的时期。前一年,它在侵汉的战争中夺得不少好处,而同一年,似乎也确定了乌桓和鲜卑的臣服。然而表面鼎盛的背后,早已深深种下祸根。

       原来,单于的弟弟、王昭君的儿子、右谷蠡王伊屠知牙师,按照传统应该升级为左贤王。左贤王就是匈奴的太子,未来的单于。然而在位的单于舆怀有私心,想传 位给他的儿子,于是害死了弟弟知牙师。知牙师死后,应当递补为左贤王的,是前任单于乌珠留的长子日逐王比。但是,单于舆却立了自己的儿子乌达侯。因此,日 逐王比心怀怨恨。到了公元46年,单于舆死去,他的儿子乌达侯即位,也许是上天的报应,乌达侯当了一年单于后,就死掉了。

      他的弟弟蒲奴立为单于,日逐王比再次与王位失之交臂。

       可能真的是上天在惩罚单于舆父子,替知牙师和日逐王比抱不平,单于舆父子统治的最后几年里,匈奴连年蝗灾,绵延几千里,草木全都枯死,发生了大饥荒,接 着是到处传染的瘟疫,人民和牲口死伤大半。这是呼韩邪称臣百年以来匈奴所遭遇的最大天灾!复兴的匈奴帝国大举入侵东汉的第三年(公元47年),即日逐王比 再次被剥夺王位的那年,他派遣使者,悄悄到长安请降,不料为蒲奴单于知道,于是内战爆发。蒲奴单于派出万余人马,前去捉拿日逐王比。当他们到来的时候,在 日逐王比强大的兵力面前,逡巡不进。第二年,南方亲汉的八位部落首领以古老的匈奴习俗,拥立日逐王比为单于。从这一天起,西汉末年再次复兴起来的匈奴帝 国,又一次在内乱之后,分裂为南北匈奴。

      这八部的首领,又称大人,其祖先曾经跟随呼韩邪单于降汉,之后在靠近汉朝的地方居住。一百年 来,一直和汉人和睦相处,过着富裕安康的生活。他们因为和汉人经常往来,渐渐汉化,不赞同单于舆父子的仇汉政策,决定再次恢复呼韩邪单于时代的和平。因 此,他们在拥立日逐王比的同时,让他继承了呼韩邪单于的称号。日逐王比于是成了第二个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即位后,上书光武帝,愿意为汉朝守卫边疆,抵 御“北虏”(北匈奴)。

      在小呼韩邪单于称臣的第四年,东汉送来牛羊35000头。27年后,草原发生大蝗灾,东汉皇帝赈济南匈奴的3 万饥民,还送来米粮25000斛(相当于今天的50万升)。每次南匈奴人被北匈奴打败的时候,东汉王朝总是帮助他们,替他们找到更安全、水草更丰美的地 方,让他们安居乐业。这些新的牧场,往往在汉朝的边郡,匈汉杂居,乃至互相通婚。祖祖辈辈马背上的匈奴人,开始放弃游牧生活,也像汉人那样,从事耕种,不 再四处流荡。

      南匈奴人降汉之后,遵守小呼韩邪单于所作的允诺,替汉朝抵御“北虏”。他们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对北匈奴实施打击。本来分 裂后的北匈奴,已经实力大损;再加上经常遭到南匈奴的攻击,处境更显狼狈。屋漏偏逢连夜雨,东边的乌桓和鲜卑——这两个曾经服服帖帖的部族,也开始骚扰北 匈奴。和百年前一样,北匈奴不得不离开故土,放弃蒙古高原的东部乃至中部,不久以后,北匈奴单于所能号令的地方,就只剩下高原西部了。

       在这样的困境里,北匈奴不思自己振作,反而去欺凌西域的小国,以补偿领地的损失。不过,确实也是事有凑巧,当时称霸西域的是莎车王。他原来是受汉的控 制,汉朝甚至让他做了西域都护,替汉朝打理葱岭(现在的帕米尔高原)以西的西域各国。不过东汉王朝后来可能觉得,把这么重要的职务交给一个外族人有些不 妥,就又把职位收了回去。这下可把莎车王贤惹火了,他一方面诈称“西域大都护”,另一方面大肆侵略周围的邻国。到了公元46年,匈奴帝国最为鼎盛的那年, 莎车王也成为西域各国的霸主。他和西域各国人一样,是一个白人。由此,西域第一次建成了统一的白人帝国。不过,这个叫贤的莎车王为人狂妄暴虐,经常欺压周 围的国家。那些不堪忍受的小国开始时还向东汉求救,由于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们纷纷投向西移的北匈奴。到了公元61年,这个恶贯满盈的暴君莎车王贤被于 阗王杀死。北匈奴趁机进入西域,再次控制整个塔里木河流域。之后,北匈奴也渐渐将统治中心移到准噶尔盆地,并定都在巴里坤湖附近。北匈奴再一次成了西匈 奴,西伯利亚南部的丁零人和坚昆人也再一次臣服。这种情形和百年前郅支单于的西匈奴帝国极为相似。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