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加强皇权

  • 发布时间:2015-09-26 22:33 浏览:加载中
  •   由于对功臣优崇的政策,光武一朝的功臣战将,基本上都能“保其福禄,终无诛遣者”。光武帝对诸功臣贵戚在建国后的要求可以概括为八个字:交权,下放,倡廉,习儒。

       鼓励功臣交权,“吏事责三公,功臣并不用”,这是与光武帝在厚待他们同时进行的一项国策。在建武二年刘秀发了一张诏文,内容是分封各功臣:“皆为列侯, 大国四县,余各有差”。但诏文所写的内容却十分值得深思。开头竟有这样几句:“人情得足,苦于放纵,快须臾之欲,忘慎罚之义”。接下来也多为双关语:

      惟诸业远功大,诚欲传于无穷,宜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日慎一日。其显效未酬,名籍未立者,大鸿胪趣上,朕将差而录之”。

       这纸有趣的诏文,形为重赏封功,却又深有警戒之意。这正符合光武驾驭功臣之道:既给予优厚待遇、尊崇的地位,却又不愿意他们握有实权。表现在诏文里,便 有两层含意:一方面封赏,另一方面警告他们不要得意忘形。此诏引起了一位名叫丁恭的博士的异议,他上书说:“古帝王封诸侯不过百里,故利以建侯,取法于 雷,强干弱枝,所以为治也。今封诸侯四县,不合法制”。这位博士大概没有弄懂光武帝的本意,所以反而遭到了一顿揶谕。光武帝说:“占之亡国,皆以无道,未 尝闻功臣地多而灭亡者”。随即遣谒者授与功臣们印绶,但在策中却仍含有鉴戒之意。策文曰: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敬之戒之,传尔子孙,长为汉藩。”

      高而不危,满而不溢,“长为汉藩”,是这篇诏文的中心思想。根据光武帝的这一思想,他制定了一系列鼓励功臣交权的政策:

       首先,让功臣主动交权。吏事责三公,功臣并不用。其实这句话并不是完全绝对的。光武帝一朝,大部分功臣不用来执掌朝政,但也有少数例外。这例外的是高密 侯邓禹、固始侯李通和胶东侯贾复三人。除此三个功臣能得以参预国事外,其他的功臣均以各种办法或提前退休,或遣至地方任职,调离中央。

      建武十三年天下略定以后,只有贾复、邓禹和李通三人“与公卿参议国家大事”。那就是说,绝大部分功臣都不参予政事。

       因为这样的政策,就鼓励了一批知趣的功臣纷纷主动交权请求退休。受到特殊荣宠的李通,首先就提出病休:“时天下略定,通思欲避荣宠,以病上书乞身”,后 来经过大司徒侯霸等极力挽留,“诏通勉致医药,以时视事”。但李通“生谦恭,常欲避权势”,“自为宰相,谢病不视事,连年乞骸骨”,这样经过几次申请,终 于同意了李通的病休请求,“听上大司空印绶,以特进奉朝请”,以后成为顾问一类的闲职了。

      重用功臣三位中的另一位邓禹,史称也是“天下既定,常欲远名势”。他早早地就罢去领军之职,“以特进奉朝请”,在这以后就在家颐养天年。“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艺。修整闺门,教养子孙,皆可以为后世法”。

      重用功臣的第三位贾复,前面已提到他与邓禹带头自削兵权,闭门自养。至于其他功臣,见三位重用功臣都是如此,那还不有样学样。

       其次,提前“致仕”退休。东汉开国功臣33人中,建武十三年天下略定前卒于任上或战殁的,有12人,占36%多;12年后卒于任上的有10人,占30% 多,确系退休的,有11人,占33%多。而这些退休致仕者,基本上都不到退休年龄都早早致仕了,有的五十多岁,有的才仅仅三十多岁。这种致仕退休潮,给恋 位的在职功臣极大的冲击。窦融最感到有压力的一个。陇、蜀平定后,窦融虽因立功,“赏赐恩宠,倾动京师”。“数月,拜为冀州牧,十余日,又迁大司空”。但 窦融的内心一直惴惴不安。史称:“融向以非旧臣,一旦入朝,在功臣之右,每召会进见,容貌辞令卑恭已甚”。他“久不自安”,数次辞让爵位,请求免职。终在 建武二十年获准。后虽又任卫尉等职,融仍不断请“乞骸骨”。这说明当时窦融等受到了很大压力。

      光武鉴前事之违,存矫枉之志,虽寇、邓 之高勋,耿、贾之鸿烈,分土不过大县数四,所加特进、朝请而已。在东汉建国之初,河北立下战功的原钜鹿大姓耿纯,到达京师洛阳后,就对光武帝表示:“臣本 吏家子孙,幸遭大汉复兴,圣帝受命,各位列将,爵为通侯。天下略定,臣无所用意,愿试治一郡,尽力自效”。

      光武帝对耿纯的这个要求感 到十分高兴,笑着对耿纯说:“卿既治武,复欲修文邪?”因拜其为东郡太守。耿纯在东郡任职十分卖力,“视事数月,盗贼清宁”,在东郡作出很大成绩,百姓对 他都非常爱戴。以致离任后,有一次光武帝过东郡见到这种情形,“百姓老小数千随车驾涕泣,云‘复得耿君’”。光武帝感慨地对公卿们鼓励耿纯,没想到耿纯年 少从军能战,治郡也是如此的有才华。数年后又任他到东郡任职,“吏民悦服”。最后卒于任上。

      乐于到地方任职的还有光武帝的姐夫邓晨, 本传称他:“好乐郡职”,光武帝拜为中山太守,“吏民称之”,在各州岁课中经常成为冀州第一。后来又调任汝南太守。他在任上,“兴鸿却陂数千顷田。汝土以 殷,鱼稻之饶,流衍它郡”,因此称邓晨为良吏。从中央下放到地方任郡守,是光武帝提倡的一种处理功臣的既定政策。光武帝“不欲功臣拥众京师”,鼓励他们 “剽甲兵”削交兵权。这第一种办法是安排他们早早“致仕”退休,第二种就是鼓励功臣离开中央到地方任职,这样既收回兵权,又使功臣们能适应新形势,学会管 理行政的本领。

      光武帝根据国政的变化,对功臣在时代的不同有不同的要求,从激烈战争年代的勇武有加,转而责成他们对新王朝的治理作出 努力,再立新功,以适应新时代的需要,这一政策的转变就当时情况是合情合理的。光武帝并没有像汉高祖那样对功臣一概杀戮迫害,而是量其适应与否,分别对 待。这其中,大部分给以厚赏高位后致仕,加以特进、朝请诸虚衔以保持荣誉,少量三两功臣仍参与国家大事,一部分能适应新形势发展者离开京师下任各地郡守, 总的政策是既减轻功臣因拥兵形成中央的威胁,同时也利用他们的威信与才智在地方任职中继续有功于国家,这样的做法最后终于使绝大部分功臣能养老令终,不至 于落得诛杀的下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