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整顿吏治

  • 发布时间:2015-09-26 22:31 浏览:加载中
  •   光武帝刘秀为了使施政的命令能在民间得到完全的施行,让老百姓得到休养生息。他亲自考察地方主要官员,选用最有能力的人担任独当方面的要职,充分发挥他们的才干。这种任用能者以改良吏治,在当时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当时刘秀任用为官的人才,可分作两种主要类型:循吏和酷吏。

      大量任用良吏、循吏,把他们委任到各地重要行政岗位上来,使当时社会风气,官场风气产生一个根本的改变,这是刘秀任用他们的原因。

      光武帝建东汉时,虽然腐朽暴虐的新莽政权已经摧垮,但是这只仅限于中央一级。在王莽统治的这些年里,由于他篡政的需要和吏治的腐败,曾经利用了大批贪官污吏。王莽逆天下行事的所谓各项“改制”,也造成了大量的冤狱和成批的酷吏。

       新莽始建国三年(公元11年),曾任命“七公六卿”皆兼称将军,然后用他们镇守各地名都大市,又派出“绣衣执法”五十五人,到各州郡,去监督当地的情 况,实则成为“扰乱州郡”的罪魁祸首,他们乘这个机会到地方大聚钱财,“货赂为市,侵渔百姓”,过了几年,到天凤二年(公元15年),地方吏治变得比以前 更加败坏,“贪残曰甚”,那些“绣衣执法”,“在郡国者并每乘权势”,地方官们“不暇省狱”,冤案大兴,而“冠盖相望,交错道路”者尽为“赋敛”之贪残官 吏,“递相赇赂,白黑纷然”,清浊不分。

      王莽统治之末,因为制度之烦碎,“课计不可理”,官吏得不到俸禄,因为这个原因更鼓励了郡县 官吏各“因官职为奸,受取贿赂,以自共给”。这样社会上形成了整整一批贪官和酷吏,他们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正如隗嚣在反莽起兵告郡国檄中所说的:那些上 下官吏们,“剥削百姓,厚自奉养,苞苴流行,财入公辅,上下贪贿,莫相检考”。人民在“法禁烦苛”的情况下“不得举手”,“力作所得,不足以给贡税”,而 “闭门自守”,却又常常坐邻伍连坐之罪,说不定哪一天横祸临头。

      王莽政权灭亡以后,这一批地方贪官污吏一时来不及清理。加之,更始政权和赤眉政权在进入长安后,根本不管全国治安,也很少过问吏治和民间疾苦,甚至因用人不当,或“庸人屈起,志在财币,争用威力”,或“虏暴吏民”,“剽夺”生事。

      从新莽政权到更始当政,全部都是以暴易暴。东汉初年,天下吏治的混乱,冤狱之滥,从这些情况就可以想像到。

       面对社会上的这种情况,光武帝立即着手解决两件事:一、大规模地平反冤案,把王莽以来的一切因政治原因入狱者全部释放。二、大规模整顿吏治,撤换赃官酷 吏,任用一批公正贤良的循吏。刘秀是在公元二十五年六月称帝的,第二年(公元26年)三月,就下了一道平反冤狱的诏书,诏书说:“顷狱多冤人,用刑深刻, 朕甚愍之。孔子云,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其与中二干石诸大夫博士议郎议省刑法”。光武帝准备用宽刑约法来代替王莽时期的酷政。过了一年,到建武三年 (公元27年)七月,光武帝又下了一道沼书。规定:

      吏不满六百石,下至墨绶长相,有罪先请。男子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妇人从坐者,自非不道,诏所名捕。皆不得系。当验问者即就验,女徒雇山归家。

      这个在前文中也提到过,这道诏令,其包含的意有罪先请。即治罪必须预先请示,不得任意冤屈好人。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地方官吏的胡作非为。

      而建武五年(公元29年)五月的丙子诏,更直接提出了平冤狱的具体措施:

      久旱伤麦,秋种未下,朕甚忧之。将残吏未胜,狱多冤结,元元愁恨,感动天气乎?其令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见徒免为庶人。务进柔良,退贪酷,各正厥事焉。

       天灾为由,很明显这是以天灾为借口。但这份诏书明确指出了当时“残吏未胜,狱多冤结,元元愁恨”的严重情况。诏书提出了两条具体解决方案:一、把都城和 郡国监狱中积案囚禁的案犯,除个别死罪犯,其余的全都释放出来,判为徒刑的一律放免。二、而今以后,一切地方执法者,进用循良,务黜贪酷,这才可以完全改 变官场恶浊风气。光武帝在短短的五年内的三道平冤狱,进柔良,退贪酷的诏书,明白地向人民表示了他的“柔道”施政方针。这对收揽民心,治理社会,使社会秩 序从此安定下来,无疑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公元三十一年诏文中所规定的“耐罪亡命,吏以文除之”,则有争取户籍的意味。“耐,轻刑之名”,“亡命谓犯耐罪而背名逃者”,现在下令叫吏记下他们的名籍,而免去其罪。这种方法是让这些轻罪逃犯能尽快安于生产的较好办法,对东汉初年生产的恢复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

       除了这些以外光武帝从中央一级政府的角度,在统治的后期,还陆续采取了某些减刑免刑的宽大措施,这样就使大批有用的劳动力安置到正常生产方面来。例如建 武十八年(公元42年),他下诏把原来规定的“边郡盗谷五十斛,罪至于死”的严刑“蠲除”,认为这是“残吏妄杀之路”。建武二十九年(公元53年)下诏: “令天下系囚,自殊死以下及徒,各减本罪一等。其余赎罪各有差”。这一年他又一次“遣使者,举冤狱,出系囚”。这一宽刑平冤的政策可以说一直坚持到他的终 年。

      光武一代任用了一大批循吏。当时把“退贪酷、进柔良”,调查民间疾苦,作为施政的一个重要方面。光武长于民间,颇达情伪。见稼穑 艰难,百姓病害。至天下已定,务用安静,解王莽之繁密,还汉世之轻法。刘秀经常到地方亲自深入地方了解民情,尤其访求贤良循吏的事迹。上每幸郡国,下舆见 吏,辄问以数十百岁能吏次第,下及掾吏,简练臣下之行。他在朝廷中,还“数引公卿郎将,列于禁坐,广求民瘼,观纳风谣”。因为这个原因,当此之时,“勤约 之风,行于上下”,“内外匪懈,百姓宽息”。

      地方官吏中清亮廉直,关心民情,形成风气,“自临宰邦邑者,竟能其官”。其中最著名的良臣循吏,有郭伋、杜诗、卫飒、任延等人。这一批循吏良臣,一般都具备四个特点。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 第六章 横扫千军
  •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