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基刘伯温之死!刘伯温是被胡惟庸杀害的吗?

  • 发布时间:2017-07-27 21:40 浏览:加载中
  •   〇淮右集团权势巅峰时刻——“小牛犊”胡惟庸的最后的疯狂

      第一,独断专行。“自杨宪诛,帝以惟庸为才,宠任之。惟庸亦自励,尝以曲谨当上意,宠遇日盛,独相数岁,生杀黜陟,或不奏径行。内外诸司上封事,必先取阅,害己者,辄匿不以闻”;“由是四方奔竞之徒,趋其门下。及诸武臣谀佞者多附之,遗金帛、名马、玩好不可胜数。”

      这是说,胡惟庸为相期间控制和垄断着大明朝政。凡是上奏的折子,一定要经他先过目,如果发现对己不利的,他就把奏折给隐匿起来而不上报。这样一来,各处仕途不顺的文武官吏争先恐后地前去贿赂他。他在这些年里收受的金银珠宝、名马和玩物多得数不胜数。

      ◎“大神人”刘伯温是被胡惟庸杀害的吗?

      第二,杀害异己。最著名的案例就是毒害刘基。由于刘基为人过于耿直,之前曾经在皇帝朱元璋面前说过胡惟庸作为宰相的不妥。胡惟庸知道后一直想要报复刘基,甚至想要置其于死地而后快,但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嗨,你还别说,说到机会,有时说来就来了。

      自从刘基与皇帝朱元璋之间弄得不愉快回家后,一直低调行事,就连家乡父母官造访也予以婉言谢绝,这才有了前面讲的青田知县夜晚扮作村夫前来探访一事。即使这般谨慎,但刘基最终还是没能逃出政治是非漩涡,真可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话说刘基回乡,时间一长,对周边的事情了解也多了。有一天他听人说起,就在青田不远处有个叫谈洋的地方,因为地处闽浙交界,元末天下大乱时,这里成了官府严厉打击的私盐贩子聚集的一个据点,这些私盐贩子后来投靠了方国珍,长期作乱,老百姓深受其害。即使大明开国了,但天高皇帝远,谈洋仍为私盐贩子的乐土,社会治安成了当地的一个严重问题。刘基虽说告老还乡,但不能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呀,于是他就上书给洪武皇帝,说明这里的情况,请求朝廷在此设立巡检司,加强社会治安管理。朱元璋批准了他的请求,命令地方有司着手办理。谁料当地的一些老百姓不干了,有人说这个谈洋地属温州府管辖,是民田,不是无主空地。如此一搅和,设立巡检司一事就泡汤了,地方治安依然如故。刘基实在看不下去,就赶写了个奏折,向皇帝做了详细的说明。写好以后,他反复叮嘱长子刘琏直接送给皇帝朱元璋,奏明此事,千万不能让中书省胡惟庸他们知道。

      再说刘琏到达南京时,正是淮右集团中坚骨干胡惟庸主持中书省工作之际,一个曾经在皇帝面前说过自己“坏话”的仇人之子莫名其妙地来南京,必定有什么紧要事情,胡相胡惟庸赶紧派人侦查,很快就获悉:刘琏好像代父来朝奏请什么事的,且他还想跳过中书省,直接向皇帝朱元璋奏报。这下胡惟庸发怒了,命令下属的刑部衙门,迅速将刘琏抓起来,随即来个恶人先告状,向皇帝朱元璋说,谈洋这个地方有王气,刘基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要把这里据为己有,以便百年之后留作他的墓地。可当地老百姓不答应,他才写了这本折子。朱元璋听了以后虽然没有立即给刘基定罪,但十分震怒,下令剥夺刘基的俸禄。而刘基虽然非常冤枉,却被迫以衰颓之身再次回到南京,引咎自责,并且从此再也不敢说回老家去了。

      此次来到南京,目睹了淮右集团中坚骨干、“小牛犊”胡惟庸所言所行,已经风烛残年的刘基不无担忧地说:“但愿我说的关于胡惟庸当宰相之后的国家命运的预言不要应验,那将是天下苍生的福气了!”忧愤之中,他疾病发作,且每况愈下,最终病倒了,且还病得不轻。作为大明朝的开国重臣、昔日朱元璋智囊的刘基本是个极受人们关注的“公众人物”。他这一病,不要说整个朝廷,就是南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皇帝朱元璋知道后就派宰相胡惟庸带了医生前去探望病中的刘基,这也实在是耐人寻味。“帝遣(胡)惟庸挟医视(刘基)”,即派了病人的老冤家去看病人,胡惟庸“遂以毒中之”。据说胡惟庸乘着这么一个“好”机会,叫医生给刘基开了一服药。刘老先生吃了药后,顿感腹中有巨块堵着,连喘气都成了问题,病情愈加恶化。洪武八年三月,皇帝朱元璋派人护送刘基回了老家。到家一月之余,刘基便告别了人世。弥留之际,他将自己一生在天文学上的造诣写成的心血之作交给长子刘琏,让他日后好生保管;同时交给次子刘璟一个奏折,说:“我本来是想将此作为遗表上奏给皇帝,可现在看来已经来不及了。我要奉劝皇上修德省刑,注重礼仪教化,少些严刑处罚,只有这样我大明朝才能永享天命。治国理政当以宽猛相济,天下各显要地势的守护,应该与京师南京连同在一起考虑。我死之后,皇上必定会问起,要是他一旦问了,你就把这个奏折秘密地呈上去!”

      一代风云人物、能掐会算的大“神人”刘基就此抱憾而亡,享年65岁。

      刘基走了,第二位敢于向淮右集团说“不”的大明朝廷重臣终于以悲剧告别了人世。不过,淮右集团的中坚骨干胡惟庸等并没有就此歇手。刘基死后,他的长子刘琏“为惟庸党所胁,堕井死”。

      第三,异想天开。胡惟庸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不仅明目张胆地扩充自己的势力,而且还“制造”出上天眷恋和垂青于他的种种“祥瑞”。一会儿说他定远老家的宅子里的那口老井里突然出奇地长出石笋,这石笋居然高出水面好几尺;一会儿又说他家的祖坟上每天晚上都有火光,火光烛天。人们纷纷议论开来了,这是非凡的“祥瑞”啊!胡惟庸听后更是沾沾自喜,自负不已,私下里开始密谋造反了。

      第四,陷害同僚。胡惟庸为相时,通过大明科举考试而崭露头角的新科状元吴伯宗很得宠,洪武皇帝朱元璋“赐(吴伯宗)冠带袍笏,授礼部员外郎,与修大明日历”。但因为吴状元不肯屈从胡惟庸而被“坐事谪居凤阳”。更为悬乎的是,胡惟庸还想对洪武皇帝的亲家、被誉为“大明第一大将军”的徐达下手。由于徐达为人正派,不为胡惟庸的淫威所吓倒,经常在皇帝朱元璋面前揭发其龌龊行为。为此胡惟庸恨得咬牙切齿,一直伺机报复。经过反复观察后,他打算收买徐达家的一个叫福寿的门人来共同“揭发”徐达的“不轨”行为,不曾想到自己看走了眼,这个福寿对徐达忠心耿耿,非但没被利用,反而将他蝇营狗苟的行为给揭发了出来。

      第五,结交“犯错误”的同僚,行为不轨。吉安侯陆仲亨从陕西办完公事后回南京,按照当时的规制,他是不能随便启用大明帝国驿道的。可陆仲亨就是不遵守规定,擅自乘用。皇帝朱元璋知道后相当恼火,狠狠地斥责他:“中原战争刚刚结束,百废待兴,老百姓才开始恢复家园,政府按照户籍让他们几家凑合起来购买良马,从而建起了驿站,畅通了驿道,多不容易啊,多苦啊!假如官员们都像你这样,那老百姓都得要卖儿鬻女!”随后,朱元璋责罚陆仲亨上代县去抓强盗。

      另一个叫费聚也是个人物,他的爵位是平谅侯,曾奉皇帝朱元璋之命去苏州抚恤百姓。可是当他看到苏州美女如云时,顿时就起了淫心,也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大明的法纪,擅自将看中的美貌女子强占为己有。有了美女,加上美酒,平凉侯费聚简直是掉进了蜜缸里了。皇帝朱元璋知道了后,非常生气,下令让平凉侯费聚到西北去招降蒙古残余势力,戴罪立功。

      可无论是吉安侯陆仲亨还是平凉侯费聚最终都无功而返,皇帝朱元璋为此大发雷霆,严加斥责。见此,两个侯爷害怕起来,就怕皇帝万一降罪下来,那就自己小命也不保了,怎么办?这急啊!整天急得像狗一样团团转。而这一切全被胡惟庸暗中观察到了,胡宰相以利害关系来“开导”两个侯爷。要说这两个侯爷向来以“戆勇”著称,说白一点就是脑子不会转弯的。他们看到胡惟庸是当朝的第一宰相,对他们俩这么“好”,不像皇帝朱元璋那样,高高在上,薄恩寡义,对比下去两人顿时都喜欢起胡宰相来了。而胡宰相也适时邀请他俩上胡府去喝喝酒。酒过三巡,正在兴头上,突然胡宰相叫周围的人全部退下,然后对两侯爷说:“我们这些人做的事情多是国法所不容的,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事情一旦败露怎么办呢?”两人听了这话,一下子慌了神,纷纷请求胡丞相指点迷津。于是胡惟庸就趁机告诉他们,迅速收集兵马,暗中扩张自己的势力,以做谋反准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