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邦的故乡行:从一个亭长变成了一国之君

  • 发布时间:2016-04-11 17:10 浏览:加载中
  •   刘邦由一个亭长,变成了一国之君,十多年不是衣锦还乡,而是以皇帝的身份回来看望乡亲。这是他善于为人处事的一个侧面。

      他所以能取胜,主要是用人和政策,得了民心才得了天下。身为皇帝,回归人的本性,不忘家乡,这是得民心的一种表现。

      刘邦亲征,没费多少功夫,英布的队伍就被击败了。

       刘邦班师回朝,一路上不断让御医四处采集医伤的药。这时,众人才知当初刘邦率军冲出庸城时,胸部中了敌军一箭。由于军情急迫,刘邦硬撑着没有泄露消息。 他深知英布的为人,若是让英布知道他受了伤,就定会猛扑猛打,加大征讨的难度。再说,箭伤不深,只流了些血,没伤到内脏。多亏是铁甲护胸,不然后果不堪设 想。

      来到沛县附近,刘邦决定回故乡探亲。

      从起兵算起,十来年了。从一个亭长成为当今的天子,他要去看看父老乡亲们。

      沛县官吏闻讯,急忙准备行宫,设立供帐。在刘邦距离县城还有五十里的时候,于是他便赶赴沛县而来。官吏们就等在了郊外。

      这一天红日高照,微风轻拂。官吏们身着盛装,满面红光,整齐地站在路两边。老百姓们扶老携幼,挤满各处,翘首以待。

      官民跪倒一大片。刘邦满面笑容,在车上答礼。

      “看,当今皇帝来了呀!”

      “那就是当年的亭长。”

      “刘家老三回来了呀!刘三当了皇帝!”

      “他老了不少。”

      “十来年了,怎能不老?”

      “气派了!”

      众乡亲叽叽咕咕说个不停,人人都是一副笑脸。

      刘邦进入临时行宫,就嘱咐官吏:“不必多礼,让乡亲们都进来吧。”

      一会儿功夫,行宫挤满了父老子弟。行宫门口,还有许多人拼命地挤着踮起脚尖向里张望。

      刘邦随口问起乡亲的生活,地里收成,劳苦状况。众人都一一抢着回答了,不时响起一阵阵欢笑声。

      中午,官吏准备了二十多桌大筵。刘邦首座,其余分列两边。

      听着亲切的乡音,看着亲近的笑脸,刘邦一下子想起了过去。他举起杯,大喝一口,啊,故乡的酒真香啊!

      不一会儿,一群精壮的青年边歌边舞,在门口舞起来、跳起来,为酒筵助兴。

      此时此刻,刘邦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放松。在故乡,你什么都不要防备,也不必挂心,他们是你的长辈、兄弟和晚生,有一种天然的亲情连着众人。在朝中,自己却是那样地孤单。身为天下之君,不知有多少人在威胁着你?想到这里,台下的人在高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听到这里,刘邦激动了,离座,下去也边舞边歌起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王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在座的有不少是读过书的人,他们听出了刘邦守天下的孤单和艰难,对未来的牵挂和担忧,知道这是胜利者的悲哀,人生的伤感。

      歌声停止后。刘邦说:“俗语说得好:游子归故乡。我当初以沛公名义起事,与天下各路英雄诛灭了秦朝暴逆,才夺得了天下。现在,我决定把沛县当做我休养的沐邑,免除县中百姓的赋役,世世代代不予征收。”

      在场的官民一听,欢快异常,一起倒地叩拜。

      酒宴持续到傍晚方才结束。

      众人散去后。刘邦才静下心来。这时,他突然想起了武负和王媪,他心想:

      前些时候,我曾暗中送些黄金给她们,想必她们也不用卖酒了。不管怎样,她们也与我有些情分。明天,我要把她们与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都请来。女人最重情,也不枉她们对我往日的一片关怀。

      第二天,武负、王媪与众多老妇一同来拜见刘邦。她们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那一张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有岁月的艰辛,也有对刘邦的关怀。

       她们也懂得拜见之礼,都跪在地上不起来。刘邦笑吟吟地让左右上前扶起,一一赐座。为了打破拘谨,他问起各人的儿孙状况,老妇女们渐渐敞开了话题,你一言 我一语地说开了,刘邦又提起了往日的旧事,大家记起了许多可笑的事,言谈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有人问起了吕后,刘邦说道:“她也老了,头发白了不 少。”

      刘邦和她们边唱边吃边聊,很是快乐。接着,刘邦从前的友人、远亲、村人来往不断,刘邦都一一赐宴,热情相待。

      农村人没有什么重礼,但来看刘邦的,都拿了些鸡鸭呀,酒呀,半口袋米呀,各条道路上,人来人往,老幼不断。

      刘邦在老家住了十多天。他对众人说:“我带着几万人马住在这里,衣食住行有劳乡亲。天更冷了,如果再不走,更会给父老乡亲们添麻烦,不能再停留了。”

       这时乡亲向他请求说“沛县承蒙皇上恩准不交赋税,皇上却没有恩准出生地丰县,希望皇上也能开恩呀!”刘邦说:“丰县是我的出生地。我怎能忘记呢?只是当 年他们都背叛了我,去跟随雍齿投向魏国,我心里有气,为难的时候他们都跑了,他们哪有良心?”刘邦说的是真心话。后来,经乡亲们一再请求,他还是下令也免 了丰县人民的赋税。

      刘邦离开故乡时,乡亲和官吏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十里之外。

      刘邦坐在车中,不时回头张望。故乡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最终消失在视线中。“今生今世,我怕是再也回不来了。”刘邦长叹一声,眼睛湿润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