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邦的忠孝仁义

  • 发布时间:2016-04-11 17:00 浏览:加载中
  •   孝敬长辈,这是中国的传统礼仪。刘邦身为皇帝,能在父亲面前尽孝子之心,这说明他没有忘记父亲过去的养育之恩。老人是过不惯宫里生活的,为了让他开心,刘邦让人仿造故乡小屋,虽是小事,却是布衣出身的刘邦重情义的一面。

      刘邦当年离开家长打天下,母亲早逝,留下父亲和自己的夫人在农村生活。后来他成了大事,坐上了皇帝宝座,就把父亲接到了洛阳过幸福生活。

       从感情上讲,他不太喜欢父亲。从前在家里时,他不务正业,父亲讨厌他,瞧不起他,总认为他是个不成器的儿子。在人前人后,不知骂过他多少次。但是,毕竟 自己成了天子,是天下百姓之父母,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人注视着。忠孝仁义,这几点都应做得周全。“孝”当然就在其中了。

      父亲来了,刘邦每天依旧照着故乡的风俗礼节侍奉太公,每天早晚问候,跟原先在家做父子一样。

       太公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个老实人。自从儿子做了皇帝后,他似乎有点儿无所适从。太公身边有个家令,姓张,人称张公。张公为人正直,又很有心计,对太公是 忠诚之至。他看到刘邦做了天子这么久,又封了大夫人尊号,都没有尊奉太公什么,心中有些着急:太公年纪这么大了,还能活几年?难道皇帝还要等到太公仙逝之 后再封他么?

      他这样想着,就想找机会向刘邦带话。

      刘邦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刘邦对太公的感情他也明白。想来想去,他都觉得不好明说。

      于是,他心生一计。有一天,他对太公说:“皇帝虽是太公您的儿子,却毕竟是个天子;虽然太公是皇帝的父亲,却还是个大臣。皇帝天天来拜见太公,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太公不知怎样才好。

      “太公行为应合人臣对人君之礼。”张公说。

      “什么样的礼仪是我该行的啊?”太公望着张公问。

      “每当皇帝来时,太公应拥帚而出,表示要为皇帝清阶除道,这才合乎礼仪。”

      太公听了,默念一遍,点点头,眨眨混浊的双眼,说:“我记住了。”

      第二天,刘邦前来拜见。他的车辇刚到跟前,就见太公手抱扫帚,正要扫台阶道路。他连忙下车来,上前扶住太公,问道:“太公这是干什么?”

      他身后的众多侍臣也吃惊。太公颤巍巍地说:“皇帝乃是天下入主,为天下人所共仰。不能由于我是皇帝的老爹,就乱了天下规矩,让皇帝来拜我呀!”

      刘邦脸上一红,赶紧搀扶着太公进入房中。他想:这不是给朕难堪么?太公为人老实,他自己是想不到这样做的,一定有人指点。

      “太公,我做皇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日拜见太公,太公都没有说过什么。今日为何这么做?”

      太公沉默不语。刘邦笑着说:“太公,您老对儿子有什么不好说的?这是在教儿子礼仪呀!”

      太公这才吞吞吐吐地说:“这是张公教我这么做的。”

      刘邦心想:多亏这个张公提醒。不然。我要被天下人指骂了。自己做了皇帝,怎么可忘了父母呢?再说,我已封先母为昭君夫人,却不曾尊奉太公,难道不是让人家觉得我轻视太公么?

      于是,他辞别太公,一面令左右取出黄金五百两,赏赐给太公和张公;一面让礼官拟诏,尊太公为太上皇。同时,还拟定了自己家中私朝的礼仪。

      做了太上皇的太公,脸上的笑容更少了。常常见他一个人在夕阳西下之时独自呆坐,看着天边,长久不语。张公心细,瞅着一个空儿问:“太上皇可是想家了么?”

       太上皇点点头,又深深叹了口气说:“在这里,一天到晚被奉承着,吃好穿好睡好,可心里却不好受。宫殿呀,绸缎啊,有什么意思?成天不见一个熟人,闷死 了。在丰邑,到处是乡里乡亲。每天闲来无事,从村东头溜到西头,从南面田地走到北面山坡。有花香,有鸟叫,那多好!张家长,李家短,坐到哪儿都够聊半天。 在这异乡,成天都是朝政呀,封赏呀,都是与我这个老头子无关的。古人说,叶落归根,我是快人士的人了,真怕死在没有乡亲的地方,多孤单!实话实说,我真想 回丰邑去。那里还有我的几间茅草房,有落脚的地方。”

      张公听了,心头不由一阵心酸。老人的心真是又朴素又超俗。于是,他把这一切说给刘邦听了。

      “这怎么行?”刘邦急忙说,“怎能让太上皇一个人回故乡呢?”

      “陛下,老年人最怕孤单,他在这里太苦了!”张公说。

      刘邦想了想,说:“这个不难,我想办法让太上皇高兴就是啦!”

      不久,他找到了吴宽。吴宽是个百里挑一的雕工巧匠。他令吴宽火速赶往他的故乡丰邑,把丰邑那一带的田园房舍、树林沟坡,都一一绘制成图,带人洛阳。

      在洛阳选择了一块荒野之地,照着图上的样子,建起了另一个丰邑。由于故乡的房屋都粗陋简单,不过是些竹林茅舍。只消两个月功夫,就都造成了。

      有了故乡的样子,还少故乡的人。刘邦诏令村里的左邻右舍、熟人朋友,迁来几十户在此。太上皇每天在此和乡邻说说笑笑,随着来往,还自己种点儿小菜,养养小鸟,心情好多了,从此,他也不提回老家的事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