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邦是怎么为自己造势包装的?利用相术!

  • 发布时间:2016-04-02 12:36 浏览:加载中
  •   刘邦利用相术,为自已造势,为自己包装,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翻开中国历史,人们才知道汉高祖刘邦是以布衣起家的皇帝。

      人们难以想象,一个农家子弟,后来却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平民皇帝,成了西方史学大师汤恩比眼中的“人类史上最有远见、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两位政治人物,一位是开创罗马帝国的凯撒,另一位便是创建大汉文明的汉高祖刘邦”。

      在神秘主义大流行的古代,对刘邦的成功,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生来就是真龙天子,天生就是做皇帝的料。

      刘邦是前247年,或前256年出生于沛县丰邑的。《史记》中的《高祖本纪》,一开始便有这样的介绍: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通,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在那个年代,身为良家妇女的刘媪,做梦和神相遇,雷电交加,天昏地暗,只见到一条蛟龙伏在她身上,因而怀孕,生出刘邦。人们可以推想,这绝不是真实的,刘邦后来成了大业,那些文人便杜撰出了这些神话,意在证明刘邦为真龙天子。这自然是不可信的。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有关刘邦生于神话中的蛟龙是什么意思?这里应有地方性图腾的意义,蛟龙是一种水蛇的神形象,换句话说,刘邦的先祖,是属蛇图腾的部族人氏。

      司马迁算是中国代历史上最有见地、最为严肃的史学家了,而在司马迁看来,刘邦却是真龙天子。

       根据当时方士人的迷信说法,“东南有天子气”。人们认为“五色具而不雨”的特殊云气,便是所谓的“天子气”。因此秦始皇非常担心出现“天子气的东南方下 面那块土地隐伏着将来可能要称帝的大人物,他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并且恨不得自己能长生不老,世世代代能称王。于是他经常巡行东南,目的就是为了镇伏这股天 子气。有记载说“秦始皇常说‘东南有天子气’,于是东游以厌之”。

      资料记载:秦始皇常说的“东南有天子气”,并不是他自己观察的结 果。而是秦帝国负责“侯星气”官员中的所谓“望气者”向他提出的观测报告。关于秦始皇常说的“东南有天子气”,其实是秦始皇对帝国的东南方很不放心,担心 那里会出现新的天子,夺取秦帝国的江山。果然,他所担心的事发生了,东南出了个刘邦——后来成了西汉的开国皇帝。

      也许望气先生们“东 南有天子气”的预言并不可信,但是在秦始皇死后的第十二个月,秦朝国土的东南方真的燃起了反秦的熊熊烈火。所谓“镇压力越大,反抗力也越强”。秦始皇活着 的时候,百姓在其淫威下苟延残喘。然而生老病死是谁也逃脱不了的生命规律,待暴君双眼一合,四肢朝天之后,各路英雄纷纷揭竿而起。

      当时许多地方都有起义军出现:陈胜、吴广起兵的大泽乡,刘邦起兵的沛县,项籍、项梁起兵的会稽,还有黥布与番君起兵的鄱阳湖畔,等等。但最终夺取全国政权的则是秦帝国东土沛县境内的一个小小的泗水亭长,此人就是刘邦。

      沛在秦朝时才建立县制,丰邑则是沛县的一个乡邑。沛县约在今天江苏省的北部,汉王朝以后,水郡改称为沛郡,原先的沛县县城则称为小沛,是徐州非常重要的粮食储存中心。

      沛的意思,是水源充沛之意。水流多,生物自然较繁盛。江苏省被长江由中间贯穿而过,长江以北部分古代属徐州。

      春秋时,这里是吴、梦、陈的交界,战国时代则是楚、齐的边疆。因此这个地方混杂有多种图腾部落的文明,也许是蛇图腾,但鸟图腾及火图腾的族文化,势必也对这个地方有不少的影响。

      长江北岸的众支流带来了不少沙土,堆积在江北较平坦的地方,形成了肥沃的平原。这种土质的生产力特别丰富,丰邑乡的名称大概便源自于此。

      刘邦的父亲是一个很老实的农民,刘邦排行老三,他还有两个哥哥。那时在中国民间,相命学是很发达的,刘邦形象出众,的确气度非凡,据说他身上长有七十二颗黑子。这七十二颗黑子就是一个很吉利的数字。

      当时,人们的迷信思想成风,对相术几乎达到迷信的程度。一个大家争着喜欢的小刘邦,在这样的气氛下成长,长大了,自然不会仅仅是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当然啦,人的长相是由遗传决定的,刘邦长得体面,相信刘家老大及老二也不会差到哪去。只是在当时的环境里,刘邦的成长条件要比哥哥们好得多了。

      在中国农村,老大、老二都是从小就必须和父亲共同下田劳动的。即使在家里,也逃不掉要做些较轻松的农活,日晒雨淋,土头灰脸,怎么看也不会“上相”,更不可能有时间去提高知名度,也不会有太多的朋友及人际关系了。

      身为老三的刘邦天生便不用干太多活。由于出生得晚,父亲的经济能力也比较好一点了,做不做“工”,也不在乎差他一个人。加上从小受到照顾较多,尤其腿上的胎记在乡人的相传下,刘家大大小小对这么个弟弟都必须另眼看待了。

      又有时间又不用劳作,自然可以仔细打扮一番,胡须要整理得配合脸形,穿着也要有一套。刘氏兄弟的底子可能差不多,但经过自己的“形象包装”,老三看起来的确是英俊体面多了。

      刘邦在长辈的溺爱中成长着,比较优越的环境给了他乐观、开朗而自信的性格。他的宽容、大方,在他广交朋友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但由于被过度纵容,加上自命不凡,因而也造成其懒惰、喜欢嬉游,而又浪荡成性,没有责任心等缺点。

      很多史学家认为刘邦出身于农家,加上天性懒惰、好玩,所以只是个在社会中混混的小文盲。其实,刘邦是受过教育的。

      《史记·卢绾列传》记载:“卢绾者,丰人也,与高祖同里。卢绾亲(指卢绾的家人),与高祖太上皇(指刘邦父亲)相爱,及生男,高祖、卢绾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贺两家。及高祖、卢绾壮,俱学书,又相爱也。”

      正好有同伴,家庭经济情况也还过得去,又没有特殊的工作压力,两家的长辈或许都觉得有意思,便送他们共同去接受教育。我们很难了解刘邦受多少教育,但据他日后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也绝非不学无术的文盲。在乡村地区的年轻人中,刘邦的确是位幸运儿。

      《史记》中还描述其个性如下:“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

      这的确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写照,虽然吊儿郎当,但还算善良、有气度。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年轻人自然不喜欢辛苦无聊的庄稼工作,只要有机会马上会偷懒往外跑。

      能改变历史的人,历史就会记住他的名字。事实上,的确是古代那种泛滥成灾的神秘主义,造就了刘邦。这种神秘主义的盛行,可以把一个人送上天堂,也可以把一个人打人地狱。刘邦恰好就是被送上天堂的那个人。

      刘邦出生那天,丰邑一户卢姓人家,也添了一个男孩。刘家和卢家关系一直不错,又是同一天得子,当然都很高兴,便商量着排场了一回,给两个孩子风风光光地过了一回“百日”。

      卢家的这个男孩,便是日后在战场上随同刘邦出生入死的卢绾。俩人因是同一天出生,算是缘份,从小感情就很深,虽然在后来的战场上,卢绾战绩平平,未曾建立过什么大功,但刘邦还是破格封他为长安侯,后来又再一次破格,将他晋封为燕王。

      刘邦小时候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要不是神秘主义笼罩下的相人术、相面术、相骨术给了他极大的自信,那么他极有可能就此平庸得如常人一般了。

      与卢绾的封侯封王相比,刘邦显然更为幸运,但这种幸运却和卢绾那种馅饼式的幸运完全不同。刘邦的前程是靠自己拼杀出来的,谁都明白,皇帝这块馅饼实在太大了,天上没有哪个神仙会随便就将这块超级大馅饼扔给一个平庸之辈。从这个理论来说,刘邦生来就不是平庸之辈。

      刘邦相貌非凡,是一个标准的美髯公。这种飘逸的美髯,颇能吸引相士们的目光,让相士们惊奇的是,这位美髯公竟是个“隆准而龙颜,左股何七十二黑子”的人。

      隆准是指鼻子高挺,两颊端正。这种面相的人,非常高贵。另外,刘邦除了鼻子高外,另一个突出特征就是颈子很长,加之“口角戴胜、斗胸、龟背、龙股”,这种面相,岂止高贵,简直是贵不可言了。

      凡是见过刘邦的人,都肯定地认为,刘邦将是一个非常非常高贵的人,高贵得让人都不敢说穿了。怕说穿了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在这种神秘主义气氛的笼罩下,刘邦自然成了众人心目中的宠儿,这个出身低微的乡下孩子在无形中不知不觉地滋生了一种优越感,同时也培植出了不可救药的自信心,觉得自己将来肯定是个大有作为的人,并不会像他的父辈那样,一辈子守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因此,他不会在家里安分守己地去种田了,他要创出一片与众不不同的生存天地,但是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农家子弟,想要成功,就得吃不少苦头,刘邦是有这种思想准备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