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高祖刘邦临终抱遗恨未能处置好吕后的问题

  • 发布时间:2015-12-12 13:01 浏览:加载中

  •   汉高祖刘邦已经六十二岁了,在病榻上已躺了很长的时间,望着吕后的眼神,他便明白自己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了。

      他诧异:今天为什么会 这么清醒?莫非是回光返照?为什么梦中,那么多无头的尸身提着血淋淋的脑袋向扑来,那腔腔鲜血喷溅弄得他胆颤心惊;同时,空中还回响着二种声音:流氓,流 氓!他略二定神,发现这异口同声竟是他的功臣从无身的脑袋上其中有二颗人头是韩信的,他看着不由得又是二惊,因为他太熟悉这颗头了。这个韩信,是他与楚霸 王争天下的主要大将,真如萧何所说:“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楚汉相争数年,南征北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是韩信;暗渡陈仓,大战章邯是韩信;

       进军中原,击破韩王是韩信;从成皋到荥阳,刘邦几次身陷绝境,都是靠着韩信统军百万拼死相救才安然脱险的。此刻,刘邦奄奄息了,明白韩信在另二个世界等 着他,他就要与这位立下汗马功劳的韩信相见了,面对这些熟悉的怒吼着的人头鬼,确实有二种愧对功臣的感觉,心中不免涌起二阵灰溜溜的忏悔,但他还是战战兢 兢地对幻觉中的韩信辩解说:“不是封过你最大的王吗?”

      “屁!”韩信头颅上的二张大嘴反驳道,“你最不放心的异姓王就是我。早在你杀白马,和群臣定下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诛之’时,就埋下杀机了。”

      刘邦无言以对。

      “我真后悔没能听人的话。”那淋着鲜血的头颅继续说道,“人家告诉我:‘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替你打下来了,可是那些同你打天下的功臣,一个个却都给烹了!”

      好像响应韩信头颅似的,那些昔日功臣:臧荼、卢绾、英布、陈稀……一齐都喊他:“无赖!”连那已被剁成肉酱的彭越也不知怎么弄的,竟留下了一张嘴巴,也一口一个“流氓”地喊个不停。

      韩信越发愤怒了:“你实在无耻之尤!杀我,还要让一个妇人替你背罪名。你那吕后跟你是一路货色,她把我骗到宫里去,在长乐宫的钟室里行凶,到底是何用意!”

      面对这一浪高过一浪的指责,刘邦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暗暗忏悔道:“那都是为了保住我的皇位呀!确实也是吕后给出的点子!”

       这时,人头鬼中仿佛有人看穿了他的心思,就愤愤揭露道:“你那吕氏,你是怎么将她娶到手的嘛!你那岳翁庆寿,萧何当总管,宣布:‘凡贺礼不满一千钱,都 坐在堂下。’你本来一文不名,却撒下弥天大谎:‘我贺钱一万!’吕翁一听,忙下堂相迎。谁能料到吕翁竟把你的撒谎当成一种胆量和气魄?于是你就成了他的女 婿。难道天底下还有比你还泼皮的人吗?”另一个接着揭露道:“你还是酒色之徒!替你生下长子刘肥的曹氏,就是你当时的情妇。别看吕氏奇妒,可她管不住你。 你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要怀拥美姬的,你说是不是?”

      这时,突然项羽在一堆血淋淋的尸体中站了出来:“你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早就该死了。濉水几十万人被杀,你扔下父亲、妻子,只数十骑逃脱;荥阳被围,你让纪信伪装成你,做了你的替死鬼。看看你在荥阳对阵时的表现,还不是一个十足的无耻小人吗?”

      面对项羽的指责,刘邦惴惴地辩解道:“难道你不知这都是为争天下被你逼出来的吗?”

      刘邦记得当时的情景,这项羽在荥阳阵前竟推出了他的父亲、他的妻子吕氏,对着他喊:“现在你不赶快投降,我马上就把你的父亲烹了!”

       面对城头上被缚的父亲,他不能不怦然心动,因为他知道项羽性情暴烈,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要父亲”还是“要天下”,其实当时在他心里的天平上是称了 又称的,最后决定还是要做帝王,于是他回答道:“我和你曾受命怀王,‘约为兄弟’,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如果你一定要烹你的老子,那么看在兄弟份上,也 分给我碗肉汤吧!”一番话气得项羽发昏。

      刘邦早就将这段往事忘却了,不想却在弥留之际竟恍恍惚惚地又被项羽人头提起了这段往事。此刻 他分外清醒,面对这些熟悉的人头鬼,他心中不免再次翻起一阵愧疚的情绪,他喃喃自语地辩解道:“古人云‘以信取天下’那是可能的吗?不管怎么说,我从丰西 大泽提三尺剑斩蛇起义,打下天下,我当天子坐了天下,这恐怕是天意,非人力所能挡。你们谋反是违天意。”

      “谁谋反?”

      “谁违天意?”

      “妄加罪名,无耻之极……”

      血淋淋的人头鬼更加愤慨地怒吼。

       刘邦默默思索:“平心而论,他们的指责,恐怕不无道理,比如那个刑白马时与群臣定下,‘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诛之’的盟誓,就有点不放心功臣,准备杀功 臣的味道。——可真要一个个把他们杀掉,变成人头鬼,也并非朕的本意。”这时他想起身边的吕后,“吕后为人刚毅,辅佐朕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之力。”

       恰在这时,刘邦想起吕后不久前问过:“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的话,这一想,刘邦心中急剧翻腾起来了:“难道吕后在我死后,有什么企图不 成?——早在选定太子的问题上,吕后与朕就心不合,我想那太子仁弱不类我,欲改立如意,可吕后坚决不允,并且联络大臣与我争闹。当时我还以为,她只是为维 护纲纪正统,并未在意;及至谋杀异姓王,诛杀功臣,我还以为她是为维护刘汉天下,更没放在心里;可前不久她这一问,问我百岁后的天下大事,不能不引起我的 警惕。太子盈儿仁弱,能驾驭了朝政吗?吕后的两兄长及诸侄子皆为侯王,重权已经在握……”

      想到这儿,汉高祖刘邦通身一阵冷汗,他后悔 没有把吕后的间题处置好,可此时,已无办法。他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前不久在回答吕后提问时,他按照曹参、王陵、陈平,这样的顺序做了安排,说在陈平任相国 时,由周勃任太尉。这样一种防变措施可能制约她想着想着,他无力地望了望坐在自己身边的吕后,悔恨不安地合上了眼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