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楚汉争锋笑到最后(一)

  • 发布时间:2015-09-26 13:05 浏览:加载中
  •   项王率领大军浩浩荡荡来到宛城外,大有马到成功之势。

      在离城一里路的地方,他勒住马的缰绳,细细向城上观望。城头上刘邦大旗呼呼啦啦迎风舒展,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城墙外围布满了高大的栅栏和深深的壕沟。

      “看来要冲过大桥,进入城内,确实不易呀。”项王边想边带马慢跑,绕城一圈,察看地形。

      “所有人马,就地安营扎寨,然后,选择有利地形,准备迎击城内汉兵。”说完这番话项王一勒马缰,休息去了。

      一晃两天过去了,城内的汉兵既不开城门,也不出击作战。

      项王本来性子就急,见汉兵连日来毫无动静,气就不打一处来。

      第三天天刚亮,他就催促十几名兵丁到城下骂阵。他自己也提戟呐喊:“刘邦小儿,快快出来,你这样躲藏着,算什么东西。”兵士们也你一句,我一句:“刘邦出来,有胆就跟我们项王较量一番,否则,赶快开城投降。”喊声四起,余音袅袅。

      任凭楚军喊破嗓子,汉军仍然不动。

      项王骑在马上,气得嘴歪眼斜,暴跳如雷。他胯下的良骑乌骓马似乎很理解主人的心情,前腿不停地捣地,鼻子一个劲地打响鼻。

      正在这时,远处大路上,一道黄土弥漫,飞来一位楚军信使。

      “报……”信使人还未下马站稳,报字就冲击了项王的耳膜。

      “报楚王,魏相国彭越已率大军渡过睢水,大破下邳,城内楚军大败而逃,守将薛公不幸以身殉国。”信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那彭越的军队此时在哪里。”项王紧锁眉头,咬牙切齿地问道。

      “彭越军队已进入下邳,来者不善,气势逼人呀。”

      项王一听大叫道:“哇呀!好个彭越,竟如此大胆,敢杀我楚将,夺我城池,真是气死我了!来人,命军队拨营出征,直开下邳。我要先拿下彭越小儿的颈上人头,再来收拾刘邦。”说罢,催马率军直奔下邳而来,人急马快一路驰骋,人马带起的尘土直冲云宵。

      大将彭越,自从接受汉王的使命,被立为魏相国,心中十分得意,将梁地十多座城池收归己有,但看到汉王兵败,退往睢水,楚军近逼梁地时,彭越自知不能久留,便率军北上。

      当项王进攻荥阳时,彭越趁机截断了楚粮的运输道路,卡了项王的脖子,你说这项王怎能不恨透彭越。这次彭越又斩杀了楚将,抢占了大片楚地,咋不叫项王愤怒至极,怒火中烧呢!

      为尽快消灭彭越,以解心头之恨,项王率兵分两路东进,一遇到彭越的军队,就像恶狼扑食一般,格杀勿论。

      彭越的军队毕竟不是项王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彭越收拾散军,渡睢水向北逃命而去了。

      项王杀红了眼,见追不上败逃的彭越,就又转过头来,追打汉王。

      这时,有探马来报,说汉王已由宛城转入成皋,与英布合兵一处,驻守成皋。项王听后,立即率兵西进,顺道决定先攻下荣阳。

      驻守荥阳城的是对汉王赤胆忠心的大将周苛和枞公,可是当时他们只想项王已率兵远离荣阳,可以高枕无忧了。所以就放松了警惕。他们正在梦想与城内人民休养生息,过几天安稳日子的当儿,哪知,忽一日楚军大兵压境。

      这一次,楚军有备而来,锐不可当。周苛和枞公仓促应战,想化险为夷,转被动为主动,然为时已晚。

      楚军从城的四面同时攻打,喊杀震天。守城兵士拼死抵抗、死伤无数。没过多久,楚军便冲上城头,活捉了周苛和枞公。

      项羽率大军浩浩荡荡开进城中。

      项羽一进县衙大堂,屁股刚一坐定,便迫不及待地命人将周苛押到大堂。

      周苛被五花大绑地推到项王面前。项王面带微笑,劝说周道:

      “你能坐守孤城,直至今日才被我攻下,可见你真是位难得的将才,只可惜你投奔了汉王,这是你的选择错误。”项王说到此,狡黠地看了一下周苛,接着说下去:

      “我很爱惜你的才能,不忍心将你杀死,如果你能投奔我,那我就授予你上将,封邑三万,你看如何呀?”

      项王说罢,暗自思忖:你周苛到了这般地步,肯定没什么话可说了吧。

      “呸,这话你也说得出口,当今汉王圣明,你不去投降汉王,反要劝我投降你,真是天大的笑话。”周苛又走前一步,瞧着项王的眼睛说:“你怎么能是汉王的对手呢?别看你现在猖狂,早晚有一天你会被汉王消灭掉!”

      项王本在得意,忽然被周苛数落一番,便气急败坏,拍案大骂道:

      “你这不识抬举的东西!我马上将你斩成两段,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左右,还不赶快去找一鼎大锅来,我要将你炖成肉酱,看你还嘴硬。”

      兵士抬来一口大锅,将周苛剥去衣服,投入锅中,锅中放好水,下面点起大火,一时间周苛变成了肉酱。

      这时枞公又被带了进来,他镇定地说:“我和周苛同守荣阳,现在周苛已如此惨形,我又如何能独自偷生。情愿同死,听任你处置罢。”项王一听,觉得枞公这人也算有义气,就命左右推出去斩首,总算使枞公免于烹死。

      在荣阳稍作休整后,项羽便下令进军成皋,这时警信已传人成皋城内。驻守在这里的队伍,不免有些惊慌,刘邦心中暗想:荣阳已失守,这小小皋城看来也难守住,到那时上哪再去找第二个愿替死的纪信呢?

      想到这儿,立即找来夏侯婴,率少数亲兵偷偷打开北城门,提前逃走了。

       等到后来城内守将知道汉王已逃走,便都不愿在此久留,于是纷纷出逃。英布一看,大势已去,只剩自己的人马,势单力孤,怎能是项王的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 策,干脆弃城逃吧!这样成皋很顺利就被项王拿下。取下成皋后,项王听说汉王已逃走,估计逃不多远,于是下令大军驻守成皋,休整兵力,准备追杀汉王。

      本来汉王逃出成皋后,北进修武,打算去投靠张耳和韩信的军队。

      这时韩信因赵地还未归服,就放弃攻打齐地的计划,联合张耳的势力,四处剿抚异军,驻守修武县内。汉王得知张耳和韩信的情况后,就率军星夜兼程,渡河到修武,等到了县城外,城门已闭,只好先在城外就地安歇。到第二天天刚亮,汉王就和夏侯婴直奔韩张的大帐中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