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早年逸事

  • 发布时间:2015-09-26 12:52 浏览:加载中
  •   《蝼蛄救命》

      战国末年,远在西北的秦国已经占领了楚国,并进一步做着吞并天下的美梦。为此,秦昭王赢则把自己搞得寝食不安,整日神秘兮兮的。

       这天到半夜了,侍女服侍他躺下不久,却梦见灵霄殿里一群侍女正在忙忙碌碌地从一间屋子里进进出出。那间屋有三层高,飞檐抱柱,巍峨壮丽,云雾缭绕,有点 像自己的皇宫,仔细看又不像。还能听见里面有嘈杂的声音。他正要问阉人莫兰这是哪里这么热闹,只听“哇”地一声一个婴儿落地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有一群男男 女女跪在他的面前向他道喜:“恭喜君王喜得龙子!”

      他一听哈哈大笑,伸出双手接住婴儿,高兴地说:“快来让我看看小王子。”

      昏昏沉沉中,他又乘着御辇走出王宫,前呼后拥,沿途的百姓争相观看,企脚眺望。只听有的人说:“国王好威仪啊!”他洋洋自得。

       很快,他来到一座山上。抬眼望去,周围祥云飘飘,一条条彩龙在云间穿行。看看周围随从都不在身边,独自走下车想长啸一声,刚喊出“啊—”,眨眼间一声巨 雷在耳边炸开,一条巨龙向他游来,他想躲已来不及,龙尾猛一摆,“啪”地一下,重重地打在脸上。他猛地坐起来,大喊一声:“来人啊。”

      听到喊叫声,侍女和侍卫们一群人火速地跑进来,齐声问:“君王,怎么了?”

      昭王出了一身冷汗,静了静神,瞅瞅他们,明白自己刚才是在做梦,挥了挥手说:“没事,你们都下去吧。”

      第二天早朝,昭王把昨天晚上做梦的事向魏冉、白起、范雎、司马错等一帮大臣说了,大家都感到不是什么好梦,但谁也不敢说真话,只是拿平常人们认为的“梦见生男孩主吉利”等套话搪塞国王。昭王半信半疑,命范雎等人观测天象,占卜吉凶。

      范雎带领负责星相、卜筮的演易官鼓捣了几天,果然发现东南有天子气,祥云蒸发,众星拱聚,正有新的人主降生,将来要和秦国争夺天下。并卜得国王的梦,飞龙在天,主主人大凶。这一结果让他们吃惊不小,马上向国王作了禀报。

       昭王自从那天做梦后一直浑浑噩噩,感觉要有大事发生。听到这一消息,顿时晕了过去。众人手忙脚乱地把他扶起,猛击后背,过了一会子才醒过来。他一只眼闭 着,一只眼半睁,一只手指着前方,口里狠毒地喊道:“快,快,快给我派大军去剿杀,把东南方新出生的婴儿都杀掉!”说完,猛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就在秦王做梦的那天夜里,沛县丰邑中阳里村的一间草屋里,几个女人正在忙里忙外,为刘田的第四个儿子接生。刘田的女人已生过几个孩子。女人一般都是头生孩子难些,再生孩子就容易了,因此他们没有请接生婆,而是由有经验的孩子的奶奶和大娘、婶子来料理。

      子时刚到,草屋里传出婴儿啼哭的声音。坐在西屋里等候的刘田听说又生一个男孩,“嗯”了一声。不知是喜是忧,也许他首先想到的是又多了一个吃饭的。

       天明一大早,刘田就起来了。他抬眼望去,见堂屋顶上有一只彩色的很俊的长尾雉站在屋脊上东张西望,见有人走动,振振翅飞走了。刘田想去堂屋看看女人和孩 子,但碍于嫂子和兄弟媳妇在场,就没有进去。他去庄前井边打水洗了脸,又把缸里的水也打满,告诉从堂屋里出来的人一声,就下地干活去了。

       刘家新出生的这个孩子排行老四,刘田按伯仲叔季的顺序给他取名刘季,(长大后自己改名为刘邦)。约莫小刘邦的肚脐刚灸干的日子,从西北乡传来秦王派大军 到东南灭杀婴儿的消息。刘田乍一听到这消息,心里为之一震,感到这就是冲着他们家小四来的。夫人孔含始更是吓黄了脸。因为在怀上这孩子的时候,孔氏曾梦见 自己蛟龙附身。他们当时正在田里干活,时近中午了,孔氏感觉有点累,歪倒在地头上睡着了。这时忽然晴天一声霹雳,“咔嚓”一声巨雷在不远处炸开,刘田忙向 孔氏望去,分明看到一只巨蟒缠在孔氏身上,顿时吓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直了腔地喊了一声“他娘”,奔跑过去,及近看时,什么也没有了。他摇醒孔氏,说 了这个情况,孔氏说她刚才梦中也见到有一条龙附在身上。这之后,孔氏就怀孕了。

      他们虽然没有文化,但也听到过一些人主都是天子下凡的说法。现在听到秦王扑杀婴儿,他们立即想到怀上这孩子时的异兆,以及生他时房子顶上飞来一只很好看的雉。直觉告诉他们,也许他们这孩子将来有些出息。

      乡里传说官军捕杀幼儿的消息越来越紧,刘氏夫妇万分着急。但由于孔氏刚生产过,走动老是腰疼,他们家又没有牛车,一时很难逃离家乡。还愁的是,躲又能躲到哪里去,即使跑难道他们的两条腿能比官军的车马快?

      夫妇俩正无计可施时,秦王的大军已来到丰邑北边的单父地界。小刘邦仿佛也感到了危机,一直不停地在大声地哭,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快带我走呀!”“快带我走呀!”

      刘田被搅得心烦,这时又犯了他的“牛劲”,对着一家老小说:“我就不信官军那么没人性,见了小孩就杀!”又说:“小孩要是有人主命,在哪里都会有人救,要是没那命,跑到哪里也白搭,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家呆着。”孔氏被他气得胸口疼。

      说时迟那时快,官军已扑到中阳里。他们找到里长周正,问谁家有新出生的男孩,并威胁说:“如说半句假话,把你一家全部杀掉!”

      周正哪经过这事,听这话早吓得屁滚尿流,哆哆嗦嗦地回答:“小人不敢有半点假话,我也说不清楚,只听说有几家可能生了小孩,也不知是男是女。”

      官军一把揪住他的衣服,狠狠地说:“你前面带路,我们一家一家地搜!”

      中阳里一下子来了几十个官军,头目安排一部分人把住村头路口,不叫有人走动,一部分人跟随里长到各家搜查幼儿,发现女孩就放过。男孩统统带走,没多大功夫就带走了五六个。

      小刘邦的哭声越来越大。孔氏抱起孩子正要喂奶,忽然听到外面吆吆喝喝的声音,赶忙抱起孩子躲到了堂屋西边的厕所里。刘田正在门口堆柴禾,官军冲上来就问:“家里小孩呢,抱出来看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