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邦传》第四十三章 吕后掌权 晋封吕氏王

  • 发布时间:2017-11-07 11:56 浏览:加载中

  •   曹参死后,吕太后认为吕氏在朝堂上已经占有绝对的优势,于是就想要把家族的成员册封为往,让刘氏与吕氏共同执掌政权的形势更加明确。

      刘盈去世的时候,虽然吕太后依照礼节进行了痛苦,但是很多人都能看出她对刘盈的去世并不十分伤心,甚至还有一些心不在焉,掉不出眼泪来。当时张良15岁的儿子张辟疆,正在宫中担任侍中,他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现象,于是告诉了右丞相王陵。王陵并不是诸侯,也不是刘邦的班底,只是在刘王朝的功臣中,他是比较独立的一个。

      不过王陵曾经在项羽的手中把刘邦一家人都救了出来,因此也深得刘邦和吕后的尊重。继承了丞相之位。因为王陵在处理政务方面毫无经验,而且不善于应变,于是刘邦就让善于谋略的陈平协助他。曹参去世后,刘盈就任命王陵为右丞相,而陈平则为左丞相。

      张辟疆对王陵表示:“太后只有孝惠帝这一个儿子,但是圣上去世之后,太后并没有悲意,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王陵坦白自己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张辟疆说道:“先帝的儿子中并没有年龄合适的孩子能够继承皇位,因为太后担心继承人的合法性不足,遭到大臣们的刁难,心中十分不安,因此并没有时间顾忌其他,你现在不如主动讨好她,并请他把吕氏一族的吕台、吕产、吕禄等人封为将领,让他们负责禁卫军的南北军,并让吕氏一党可以入宫用事,这样吕太后就会安心,朝堂上的众大臣们也安全了。”

      王陵听后觉得很有道理,就和陈平商量这件事,陈平与太尉周勃也都认同了这样的做法。于是王陵就马上按照张辟疆的建议,请求太后重用吕氏一党。

      太后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众大臣的危机也暂时解除了。吕太后在很久以前就命令张皇后领养他人的儿子,把这个孩子的母亲杀掉,让这个孩子作为太子。

      惠帝去世之后,太子就继承了皇帝位,因为年纪太小,由吕太后临朝称制。

      因为吕太后执掌政权,因此吕氏一党开始占有绝对的优势,于是太后就想要把诸吕氏封为王,确立了吕氏的地位。当时她在询问王陵的时候,却碰了钉子。王陵对此坚决反对。吕后因为也十分不高兴,但是她却拿王陵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只好向左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请教此事,没想到,这二人对整件事却十分赞同。王陵对陈平和周勃进行了斥责,但是陈平和周勃表示自己也是被形势所逼才会同意这个意见。

      王陵气愤地说:“难道你们这样就妥协了吗?”陈平表示:“如果要恪守原则,在朝堂上力争,我们都比不过君相,但是想要维持国家的安定,用计谋保住刘氏的后代,恐怕君相就比不过我们了。”

      王陵听到这里也沉默了,但是王陵一直是个赢汉子,不愿在这个问题上让步,于是就主动辞去了右丞相之位。随后,告老还乡,不再询问政事。

      随后,陈平被吕太后任命为右丞相,辟阳候审食其任命为左丞相。陈平开始处理所有的政事,审食其则依旧负责宫中监管,如郎中令。但是因为审食其是拥护太后一派的人,因此很多事公卿大夫并不询问陈平的意见,反而暗中与审食其商量。

      陈平对这些都十分了解,但是出于大局考虑,他也只好暂时忍气吞声。上党太守任敖原来曾经是沛县的狱吏,在刘邦一家陷入困境的时候,曾经伸出援手,因此太后将其破格任命为御史大夫。

      当时朝廷的最主要的三个官职就是丞相、太尉以及御史大夫,这里面有两人是由太后一派的人担任的,因此另外两个人也不敢对此表示不满,只好表示顺从。于是更加壮大了太后的胆量,让她想要趁机建立吕氏政权。为了安全起见,她先将已经死去的父亲追尊为宣王,以及已经去世的长兄吕泽为悼武王。因为这两个人已经去世,所以群臣的反对声音比较小,为以后封诸吕氏为王做好了铺垫。

      在正式晋封吕氏之前,吕后先立惠帝的养子刘强为淮阳王,把原来的淮阳王刘友改为赵王,将刘盈的另一个养子刘不疑封为恒山王。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对刘氏有个交代。随后,下令让大谒者张释提议,并让诸位大臣们一起签署,将齐国的济南郡割出来作为吕国,并封郦侯吕台为吕王。这样第一个吕氏诸侯王产生了,但是不幸的是,一年以后这位吕氏诸侯王就夭折了。

      为了对吕氏以及刘氏关系的强化,她又将楚王刘交的儿子刘郢客封为邳侯,将齐王刘肥的儿子刘章封为朱虚侯,并把吕禄的女儿嫁给刘章,让其担任宿卫,安置在自己的身边。

      不久恒山王刘不疑去世,再以刘盈的另一养子襄城侯刘山为恒山王。

      太后执政的第4年,晋封自己的妹妹——也是樊哙的寡妻吕嬃为临光侯。

      吕太后发动整肃刘氏

      这时候却又发生一件震撼朝廷的大悲剧。

      少帝已逐渐年长,有熟知内情的宦者密告之,他并非惠帝刘盈之子,而且生母已为吕太后所杀。

      在有心者怂恿下,这位不懂事的少帝竟公然表示:

      “太后杀了我的母亲,长大后我将会报复的。”

      吕太后一听,盛怒之下,便将他监禁于永巷中,并对外宣称皇上生病了,左右众大臣均不得见。

      但日子久了,总得有个交代。吕太后乃召议群臣表示:

      “如今皇上一病不起,失惑昏乱,恐怕无法再视事,为了国家稳定,似乎应该找个代理人了。”

      群臣不明就里,只得表示:

      “皇太后为天下万民计,一切作为都是想让宗庙、社稷能够永久安定,臣等没有意见,愿意奉诏行事。”

      吕太后见大臣们皆无意见,便废了少帝,并暗中诛杀之。五月,立恒山王刘山为皇帝改名刘弘。由于太后称制,所以不改元年,并以刘盈养子轵侯刘朝为常山王。

      御史大夫任敖不能胜任其职,吕太后也不敢包庇他,改以曹参之子曹窋为御史大夫。

      不久,淮阳王刘强去世,改为刘盈养子壶关侯刘武为淮阳王。

      吕王吕嘉骄恣闹事,吕太后虽有意培养吕氏,但仍以吕氏的形象为重,故废之,改以吕台之弟、吕嘉之叔吕产为吕王。

      吕产也逐渐成为吕氏一党的领导人。

      由于刘肥之子刘章表现颇佳,吕太后乃再以其弟刘兴居为东牟侯,亦让其入宫宿卫。

      太后称制第五年,其女婿——也就是鲁元公主的丈夫张敖去世。吕太后颇喜爱张敖,便赐谥之为鲁元王。

      赵王刘友娶吕氏宗族女为王后,却又另外爱上其他的妃于,引发了“家庭纠纷”。吕氏王一乃向吕太后谗言:

      “赵王曾经说过:‘吕氏怎能封为诸侯王,太后百岁后,我们刘氏诸侯必联合起而攻之。’”

      这些话自然不光是赵王心理才有的,相信有不少刘姓诸侯和大臣将领也作如是想,只是不敢公开表明罢了。

      吕太后便召见赵王,并将之软禁于宅邸内,不供应食物亦不得见人。赵王手下的群臣或有设法暗中给以食物的,便遭到逮捕,因而赵王友被活活地饿死了,并以民礼简单下葬于长安。

      这是吕太后继赵王如意事件后,再次以严厉手段来对付刘氏王族,并采取相当残酷的处罚,显示她的力量已遥遥领先于诸党派之上。

      于是又迁徙梁王刘恢为赵王,再将吕产调为梁王,吕氏力量完全控制住关中和中原地区。

      但吕产却不须到梁国就任,仍为皇帝之太傅。

      诸吕擅权,朱虚侯首先反弹

      樊哙遗漏吕嬃的女儿,嫁给营陵侯刘泽为妻,而刘泽在刘氏诸侯中,年纪和辈份最高。齐人田生便游说大谒者张卿:

      “吕氏封王的现象,仍不容易获得大臣让许,如今刘泽为刘氏诸侯之长者,又和吕氏有联姻关系,不如今太后晋封他为王,可以更巩固吕氏政权的力量。”

      张卿向吕太后建言,太后也让为有道理,乃割齐国之琅邪郡,封刘泽为琅邪王。

      赵王刘恢由梁王迁徙为赵王后,心中大不高兴。太后乃以吕产之女为其王后,而且带去了一大票吕氏官员,赵王恢有意无意间常受到冷落。

      刘恢的爱妃也被王后有意害死,身为诸侯王却毫无自由可言,刘恢深感悲哀,于是自杀而死。

      吕太后便以刘恢为女人而弃宗庙责任,废其嗣,不得继任赵王。

      连续三任的赵王,都不得“好死”。

      这段期间,也是吕氏一党最为嚣张的时刻,刘氏诸侯及功臣派,由于禁卫军完全掌握在吕氏手中而不敢造次,只得隐忍苟存。

      但却有位年轻的刘氏王族看不惯这种现象,决定给吕氏一党严厉的反击。

      他便是颇得吕太后欣赏并重用的朱虚侯刘章。

      刘章是齐王刘肥之子,年二十,有勇力,因此颇得太后之喜爱,为宫中宿卫,但刘章却很讨厌吕氏一党目无法纪的擅权作风。

      有一次,宫廷举办宴饮,吕太后以刘章为酒吏,负责饮宴礼仪及安全之维持。

      刘章乘机对吕太后道:

      “微臣是武将后代,请以军法来执行酒宴之礼仪!”

      吕太后觉得有意思,便当场批准了。

      酒宴进行中,刘章自请吟唱《耕田歌》,太后也许之。

      刘章便吟唱道:深耕概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

      语气中隐讽吕氏一党为诸侯王之不法,以及表达对这种现象的不满。

      吕太后当场却默然不言。

      不久,有一位吕氏官员酒醉,未向太后请示,便行离去。

      刘章知道了,竟拔剑追斩之,并取其首级回报:

      “有亡酒者一名,臣谨依军法处斩之。”

      太后左右皆大惊,但因准其以军法执行,亦无法罪责刘章。

      太后也深感刘氏党和功臣党对吕氏已有很大不满,乃嘱咐吕产应稍加约束。

      自此以后,吕氏一党对朱虚侯刘章敬畏有加,即使功臣派也欣赏刘章之武勇,皆依附之,刘氏党的士气也得到了不少的鼓舞。

      功臣派出预准备反扑

      由于吕太后的年岁已大,加以压力庞大,健康情况一日不如一日。

      右丞相陈平对吕氏力量的膨胀也颇疑虑,更害怕在自己任内发生巨变,因此常独居不上朝,为此事作深虑长考。

      陆贾以探病为由,前往丞相府,直入大堂后,却见陈平仍发呆长考中,未发现陆贾之到来。

      陆贾趋前打招呼,并开玩笑地表示:

      “有什么事情让丞相如此地心不在焉?”

      陈平:“您猜猜看呢了?”

      陆贾:“足下为右丞相,已是人间富贵之至极,应该没有什么忧虑才对,所以足下担心的必定是诸吕的擅权,和当今皇上的年少不更事了。”

      陈平坦然表示:“先生说对了,只是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呢?”

      陆贾:“天下安定时,执政的主权在丞相,天下不安时,执政的主权在大将。丞相能和大将协调合作,所有知识分子都会依附于您们。即使天下有变,力量也不会分散。”

      “如今为国家安定大计,一定要设法夺回南北御林军团的掌握权。”

      “我曾将这件事,以半开玩笑的态度告诉太尉周勃,太尉深知我的意思,立刻顾左右而言之,显示他也深知这层道理。”

      “君相何不与太尉多所联系,建立足够的默契,以为时机来临时,有足够的应变力量。”

      陆贾当场便和陈平商议,如何有效地对付吕氏一党的夺权计划。

      陈平和周勃原本无甚交情,两人的个性迥异,很少有往来。

      但为刘氏政权的安稳,陈平仍用陆贾之计,派人以五百两黄金为周勃祝寿,并馈赠很丰富的美酒、食物,邀请周勃饮宴。

      周勃在事先得到陆贾通知,深知陈平之意,也立刻回报,两人因而有紧密来往,常共思压制吕氏一党过度擅权的谋略。

      为了对陆贾的撮合表示感谢,陈平为陆贾送上了丰富的谢礼,其中包括百名奴婢、五十承车马以及五百万钱。

      在刘氏党和功臣党都想要有所作为的时候,吕氏党加紧了夺权的步伐。吕太后派遣使者同代王刘恒商议,想要将他改为赵王。这刘恒是刘邦的第四个儿子,刘恒目前是刘氏兄弟中的领导者。虽然个性温和,但是却也有自己的主张,他认为赵国与中央过近,很容易卷入战争中,于是婉言拒绝了赵王的职务。其实,这只不过是吕太后对他的试探,刘恒拒绝之后她自然高兴,于是就把兄长的儿子吕禄封为赵王,把她的兄长吕释之追封为赵昭王。

      隔月,燕王刘建去世,因为没有嫡子,仅有妃子所生的庶子,太后就趁机派人将他们家全都谋杀了,然后废了他的封国。

      不久,就让吕台的另一个儿子吕通作为燕王,吕通的弟弟继承了他原来的东平候的职务。通过这段时间的谋划,吕太后的吕氏诸侯王与张氏的诸侯王,在力量上已经逐渐把刘氏的诸侯王打压下去。

      吕氏一党在汉王朝的地位正式确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