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元璋竟然批评李世民不识大体,所为何事?

  • 发布时间:2020-07-11 08:55 浏览:加载中
  • 明君爱听逆耳之忠言,昏君喜欢谄媚之臣子。

    朱元璋虽然戕杀很多功臣,明初数大案,株连动不动就是上万、几万,脑袋遍地滚,但朱元璋还是可以算个明君的。

    说三个故事。

    吴元年,也就是1367年,有个工匠跟上司讲,他见到一个老人,说咱们的吴王啊,三年之内,必定扫平天下,一统河山。他问老人,你怎么知道的呀?这种事,谁说得定呢?老人讲,我说三年就是三年,因为我是“太白神”。说完这话,太白神突然不见。工匠抬头望去,只见大白天一颗亮星一闪,走远了……

    网络图片

    上司一听,这可是进身之阶啊。吴王一定会高兴。于是又报给他的上司,层层上报,就报到了朱元璋的案头。

    递上折子的大臣观察着朱元璋的反应,还以为他肯定会很高兴呢!这是上应天意啊,意味着他朱元璋要做皇帝呀!

    没想到,朱元璋压根没表扬他,反而一脸严肃地讲——此诞妄不可信!若太白神果见,当告君子,岂与小人语耶?今后凡事涉怪诞者,勿以闻。

    好一句当告君子,岂与小人!

    他猜中那工匠,是想拍马屁啊。不好意思,我朱元璋,不需要!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他称帝之后。

    网络图片

    一日,他对记录自己起居注的詹同讲,“国史贵乎直笔,是非善恶皆当书之。昔唐太宗观史虽失大体,然命直书建成之事,是欲以公天下也。予平日言行可纪之事,是非善恶皆当明白直书,勿宜隐讳,使后世观之,不失其实也。”

    什么意思?就是我的一切的一切,你都要秉笔直书,不管我做得对还是做错了,都要照事实写,不许给我找理由;更不许把我做错的事,写成没做错,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而且,你也大可放心,我是不会像唐太宗李世民那样,找你们要记录看的。你们要留下一部“直笔”的国史,让后世之人,能看到我们的真实情况!

    詹同口里称是,心中可能在想,哼,就算你不说,我也要直写,就算你想编,我大不了辞职!

    这是我的合理推测。

    据《明史》载,詹同学识渊博,“应教为文,才思泉涌,一时莫与并”,写文章,乃是当时大明的国手。

    可这不算出奇,历史上太多人才高八斗却没用在正途,最终遗臭万年。

    詹同呢?“操行尤耿介”,腰杆直,脖子硬,实在是大明之脊梁啊!

    网络图片

    因此,朱元璋对他,“至老眷注不衰”。名臣与明君,是配在一起的。昏君之世,虽有不怕死的谏臣,却不会有治世之名臣?

    第三个故事,朱元璋曾对中书省的大臣说,“古人祝颂其君,皆寓警戒之意。适观群下所进笺文,颂美之词过多,规戒之言未见,殊非古者君臣相告以诚之道。今后笺文只令文意平实,勿以虚词为美。”

    一句话,君臣贵在坦诚相对,不说假话。那些溢美之词,必然是假的。我朱元璋,要你们说真心话,要你们规谏我,少来赞美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