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朝好皇帝李世民为何要杀光所有亲兄弟?

  • 发布时间:2019-08-09 11:02 浏览:加载中
  • 历史上,干掉正统太子大哥而做了皇位“合法继承人”的那些次子幼子们,属于“后太子”一列,他们几乎拥有一个共性,即大都是关键时刻敢犯浑者。这是一种典型的流氓性格。为什么这些历史上的“后太子”都具有流氓性格?而具备这种性格的人往往都成功地升为“后太子”呢?就几个熟悉的例子品析有助说清。

    扶苏是胡亥的大哥,秦朝那时虽然尚未建立儒家“长兄为父”的纲常传统,但是长幼依然是有别的。胡亥起初对大哥也是毕恭毕敬,但自从受了奴才赵高的蛊惑打了争皇位的鬼主意后,他的流氓本性就暴露无疑,并成为与大哥博弈的优势。对比小弟,扶苏大哥实在太仁慈,仁慈得近乎优柔寡断,于是乎一个小流氓轻而易举地干掉了仁厚的大哥。虽然扶苏是秦始皇皇位的合法继承人,但胡亥却是秦始皇灵魂的合法继承人。扶苏与胡亥来比,残暴嗜杀的胡亥更接近秦始皇的流氓本色。从灵魂与精神底色而论,应该说,胡亥与秦始皇一拍即合。

    只不过从才华与能力而论,胡亥对比其父,只配称小流氓。虽然他实行大清洗,屠兄弟十二人,杀股肱大将蒙恬,使刑罚更加严厉,挥动大棒毫不手软,但毕竟不能做到其父那样一边残忍一边雄霸天下,他力不从心。胡亥胜扶苏,就继承了秦始皇的精神衣钵——残暴嗜杀的流氓本色,而扶苏的人性化品格却成为造茧自缚,在与哪怕是小流氓的竞争中也败下阵来。再说隋朝皇位继承人争夺战中,大哥杨勇为什么斗不过二弟杨广?因为杨广是个五毒俱全的流氓,而杨勇比起弟弟来,尚不够一个流氓的标准。

    杨勇性格直率,不善伪装,喜怒哀乐溢于言表,他为人宽厚,宽接大臣。作为长子,这样的性格,在二弟面前,即呈完全劣势。杨广的最大能耐,一是伪装,二是敢下黑手。前者赢得了父母对他的欣赏,后者直接助他夺得皇位。在杀父弑兄等残忍的事情面前,杨广没有半点犹豫和拖泥带水,可见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即便是李世民之于李建成,也是前者狠于后者。千古一帝当然不能说是彻头彻尾的流氓,但在干掉大哥这件事上,至少也使用了流氓手段,只不过比起胡亥杨广这些纯流氓来,高超许多。

    李建成的性格脾气和杨勇相仿佛。但是他二弟李世民却比杨广高明得多。明明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却在史学家的笔端变成被迫反击干掉太子大哥。而在玄武门事变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只见二弟排兵布阵,却丝毫见不到大哥军队的半点身影。高素质的流氓莫过于二弟李世民这样吧,杀了亲兄弟,还要得到“迫不得已力挽狂澜”的美名。从才华而论,李世民应该胜过大哥李建成,而始乱终弃的胡亥与杨广注定不如扶苏与杨勇,却为什么也在夺位游戏中胜出呢?

    胡亥淘汰扶苏,杨广淘汰杨勇,从人才优劣的角度竞争而论,呈现的是反向的游戏规则。本来中国历史的天子之位,非偷即盗。鸡鸣狗盗之徒胡亥与杨广夺嫡,偷无忌,盗无道,达到了浑不吝的地步,反倒成为太子的不二人选。具备流氓性格的皇子们能够灭大哥继大统,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浑者通吃”是贯穿中国历史的一个游戏规则,纵观中国两千年封建历史舞台上,最吃得开的角色就是流氓。流氓的生存哲学是不仅与大侠相通,而且还与“天子”一脉相承。如果说封建社会是个大笼子,那么,唯有英雄与流氓可在笼子外蹦跶,而良民与仁者则望尘莫及,画地为牢,永远不敢跳出牢笼。

    其间,流氓与英雄的角色也是不停转换的,以成功论英雄,以失败唤流氓。当天子涉及流氓与英雄的评价时,除了利国利民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外,是否坐稳皇位实为检验的唯一标准。

    所以说,同样是干掉大哥,功败垂成的胡亥与杨广是流氓,而“千古一帝”李世民则是大英雄。历史之扮相,何其囧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