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征死后李世民为什么要推倒魏征的墓碑?

  • 发布时间:2019-01-30 10:29 浏览:加载中
  • 贞观十七年,即公元643年,一代名相魏征病逝,终年63岁。

    在魏征病逝前几天,李世民带着小女儿衡山公主到魏府探望,将衡山公主许配给魏叔玉,并深情而痛心的说:“您的儿媳妇儿来看您了。”气若游丝的魏征激动得无语以对,泪流满面。

    然半年后,唐太宗下令推倒了魏征的墓碑,还解除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约。缘何这对贤君直臣的楷模,在魏征死后不久便反目成仇?

    1

    魏征多年直谏,使得李世民心中积怨颇深。在后人眼中,李世民是一代明君,但也有普通君王爱听恭维话、贪图享乐、好大喜功的一面。

    唐太宗得到了一只上品鹞鹰,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高兴地玩耍,当看到魏征向他走来时,连忙把鸟藏在怀中。魏征看到这一切,故意奏事很久,使鹞鹰闷死在唐太宗怀中。唐太宗宁可失去心爱之物,也不愿让魏征抓住他玩物丧志的小辫子。

    唐太宗想要去秦岭山中打猎取乐,行装都准备妥当,但却迟迟未能成行。魏征问及此事,唐太宗回答:“当初确有这个想法,但怕你又要直言进谏,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从这两件事来看,唐太宗很是忌惮口无遮拦的魏征。

     

        魏征的直谏,有时让唐太宗很没面子。唐太宗对魏征说:“你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应付一下,等其他时候再提意见不行吗?”魏征说:“以前舜告诉大臣,叫他们不要当面服从,背后却有意见。假如臣当面答应了,以后又来提意见,这就是背后有意见。这可不是稷、契对待尧、舜的态度。”唐太宗是个很理智的人,自然不好再怪罪魏征。

    尽管如此,唐太宗还是有怨言的,有一次,唐太宗退朝回宫时,十分生气的说:“早晚杀却此田舍汉。”长孙皇后问:“谁触许陛下?”李世民说:“魏征每庭辱我,使我常不得自由。”可见唐太宗对魏征的怨念颇深,只是为了维护明君形象,不得不继续隐忍。

    2

    魏征给唐太宗出了一个两难选题。魏征请求唐太宗要让他作良臣而不要作忠臣。唐太宗询问二者的区别,魏征答:“使自己身获美名,使君主成为明君,子孙相继,福禄无疆,是为良臣;使自己身受杀戮,使君主沦为暴君,家国并丧,空有其名,是为忠臣。”

    这就是说:如果魏征因直谏被杀,就是忠臣,君主就成了暴君;如果魏征因直谏身获美名,成为良臣,君主则成为明君。他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使唐太宗处于守势,唐太宗只有成全他的直谏,君臣二人才能双赢。

    魏征自以为聪明,拿到了免死金牌,却不知唐太宗内心对他拿捏君王很是气愤。在古代皇帝的龙颜是不容冒犯的,挑战天子的威严,是导致魏征死后受辱的深层原因。

    3

    魏征识人有误,荐人失当。魏征曾向唐太宗极力推荐杜正伦和侯君集,说二人有宰相之材。因魏征的推荐,杜正伦被提拔为兵部员外郎,侯君集也官至检校吏部尚书。两人在魏征死后,因牵连到太子李承乾密谋反事件,一个被流放,一个下狱被杀。

    唐太宗虽然表面上从谏如流,对魏征信任有加,但作为一代君主,他对任何人都存有戒心,杜正伦和侯君集的倒台使唐太宗倒吸一口冷气,怀疑魏征和他们一起结党营私,妄图谋反。唐太宗开始彻查魏征,这一查竟查出了大问题。

    4

    魏征将奏疏底稿交给了史官,犯了历代君王的大忌讳。这须从唐代的世家大族矛盾说起。山东的世家大族,与李氏赖以起家的关陇集团水火不容,而这种矛盾,由来已久。几百年来,不管是从地望上,还是从文化上,山东贵族的心里实际上都很鄙视关陇集团。

    朝廷一直在打击山东的世家大族,甚至想要利用山东的世家大族对高丽用兵,魏征自小遭受离难之苦,不想山东河北一带(魏征为河北邢台人)人民遭受流离之苦,反复劝说唐太宗吸取隋朝灭亡的教训。

     

        在唐太宗看来,魏征成了山东世族大家的保护伞,因此魏征在当政后期逐渐受到唐太宗的冷落。贞观十二年,即公元638年,唐太宗命令高士廉等撰写《氏族志》,确定天下世家大族的门第等级。将老牌山东世族降为第三等,而将皇室成员列为第一等的世家大族。

    朝堂之上都知道魏征是山东河北一带世族的代表人物,唐太宗此举,显然把魏征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深通帝王心事的魏征自以为此劫难逃,竟然将劝诫的奏疏底稿全数拿给了史官,一来唐太宗问罪时,可向天下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二来纵然身死,也可以青史留名。

    唐太宗彻查魏征,褚遂良不敢隐瞒,便把此事招了出来。唐太宗勃然大怒,历朝历代以来,哪有给皇帝上奏章私留一份底稿的先例?竟然还把底稿交给了史官,魏征居心何在?况且有些事唐太宗是不想史官知道的,这下史官如实记载下来,全天下都知道了。

    5

    唐太宗一气之下,取消了魏叔玉与衡山公主的婚事,还不解气,又下令推倒了自己亲笔书写的墓碑。魏征死后第二年,即公元644年,失去约束的唐太宗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发动对高丽的战争,结果却以失败而告终。

       从东北回来的路上,悔恨交加的唐太宗又一次想起了魏征,如果魏征在世,必定会反对出兵高丽,自己可能就不会如此鲁莽,发动这起劳民伤财,却徒劳无功的战争,而这些悔恨的情绪都转化成了对魏征深深的思念。

    在回京的路上,唐太宗千里急诏京城的官员,让他们重新为魏征树立墓碑,回京后第一件事就是召见和奖赏魏征的遗孀和孩子们。

    唐太宗作为一代明君,对于魏征死后的态度很值得玩味。魏征生前反复强调不要征兵作战,唐太宗似乎也听进去了,但魏征一死,他就立马跃跃欲试,发动了对高丽的战争,可见,对于魏征的有些建议,唐太宗是不以为然的。

    征讨高丽失利使唐太宗重新认识到了魏征对于李唐江山的重要性,对魏征的多年积怨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只是皇帝一言九鼎,魏叔玉与衡山公主的婚事既然已经解除,又怎能如儿戏般再恢复呢?他只好多给些赏赐,弥补一下内心的那份愧疚了。自此唐太宗与魏征这对“圣君贤臣”的形象重新树立,并成为后世君臣的楷模,在史海上空经久不息的被传颂着,一心想要名垂千古的魏征如若九泉有知,应该是倍感欣慰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