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世民夺嫡篡位之谜:唐太宗是否真的谋权篡位?

  • 发布时间:2017-06-25 03:06 浏览:加载中
  • 李世民

      在我国的历史上,“贞观之治”可以说是封建治世的楷模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是“贞观”。在他在位22年中,知人善任、轻摇薄赋、锐意改革、发展经济文化,国家一片兴旺,国力非常强盛,政治很清明,社会也很安定,可以说是民殷财阜的气象。

      据说,唐朝国家的监狱几乎是空的。贞观四年,全国判以死刑的仅仅有29人。社会秩序很稳定,几乎“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行人旅客来往于各地,不用自极带干粮,路上随时可以得到相应的供应。农业生产连年丰收,可以说是国富民强。

      贞观时期的国家版图很大。太宗指挥灭掉了东西突厥,稳定了对在大西北的统治,扫除外族侵扰之害。他把文成公主嫁到吐番,嫁给松赞干布,以巩固西南边疆。那时候与我国通使的国家就已经有70多个了,强大的唐成了亚、非各国经济和文化交流的中心。唐太宗被少数民族尊称为“天可汗”。

      传说中的“玄武门之变”

      李世民,如此一位文治和武功都能彪炳千秋的君王,却曾是经过一场腥风血雨的“玄武门之变”而登基的。

      一日凌晨,李世民与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等一行9人带兵埋伏在玄武门内,守玄武门的主将是常何,他也已经被李世民收买了。李世民在这里等着,是想将前来上早朝的太子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杀死。天刚亮,李建成和李元吉就来上朝,等走到临湖殿时,感觉到气氛有些反常,正当他们要拨马回府时,突然,李世民带领着一行人马狂奔过来,一箭就将李建成射死了。李元吉也不幸被尉迟敬德射中,当场就死了。随后,李世民一行人提着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头赶到了东宫和齐王府,把两家不管大小老少,全部杀死,以斩草除根。李世民又派尉迟敬德带兵冲进父王李渊的殿堂。李渊不得不下诏书,叫东宫和齐王府的将士不要再为了太子和齐王而争仇泄愤了,各路兵马交给李世民累指挥。2个月后,李渊被迫下诏传位给了李世民。

      后人认为,太宗李世民惨杀太子,自立为帝是无君无父的行为;而杀死自己的弟弟,更是穷凶极恶,惨无人道。但据有关史料看来,这起凶杀事件并非“蓄谋已久”,而只是临时应变;不是“违反父意”,而正为了合父王之意;不是“夺嫡篡位”,而是合情合理,该登帝位。真是如此吗?

      史书中“玄武门之变”的记载

      对于玄武门之变,一些史书内容是这样的:

      有一年的夏天,突厥兵南下,李渊就派李元吉为元帅,帅兵敌敌。李元吉和李建成商量着先让父王李渊从时为秦王的李世民府里把大将尉迟敬德、秦叔宝等及部分精兵调出来,随军作战,来削弱李世民的力量,以后再伺机杀李世民。可这个消息被密探得知,告密,李世民无奈,也只好当下就铤而走险了,来了个才先发制人,发动玄武门政变。

      也有书上称,因李世民屡屡建立战功,李渊本已有意将太子之位传给他,李建成和李元吉就要联合谋杀李世民,以保住自己太子之位。有例证,在武德七年时,趁着李渊在外地避暑的机会,李建成留守在长安,策划起兵变,想用武力来把李世民除掉。但兵变未能成功,李建成还受了到责罚。又例如,同年的7月,李渊在城南校猎,让建成、元吉和李世民3人比赛骑射之术,建成、元吉故意让李世民骑一匹劣马。因为李世民很机灵,跳离了马背,才得以躲过一劫。再例如,武德九年时,建成、元吉合谋,在李世民的酒中下毒。李世民酒之后,竟然吐血数升,差点就丢掉了性命。如此种种例证,使人相信,李世民发动兵变是 不得不做的“自卫”行为。

      关于立太子问题,有史书说,李渊曾经多次想要立世民为太子的,但李世民没有当太子的想法,没有接受。《资治通鉴》写着,李在晋阳骑兵,其实是世民的主意。那时李渊对李世民许诺,成功后,一定立他为太子。但李世民坚决不接受。也就是说,李世民从来就没有过想将李建成的之位取而代之,从来就没想过要夺权。

      唐太宗是否真的谋权篡位?

      还是那句话历史是胜利者所写,也就难免会粉饰李世民,而对李建成和李元吉进行栽赃诬陷。但仍旧可以在史书中找到李世民曾经预谋夺权的丝丝痕迹。有如下几个例子:

      第一:在武德四年时,李世民听一位道士说他会作太平天子,要好好珍惜。李世民很是得意,对此念念不忘。若是他没有强烈的权力欲望,又何必对当皇位如此倾心。

      第二:李世民曾经设无策府,网罗了很多谋臣,一天到晚一起研讨经义,纵横得失。若是没有想当天子的意愿,又何必下如此大的功夫。

      第三:他一面坚持不要太子之封,另一面又大结死党,处心积虑作兵变准备。他把妻子安排到皇宫父王的身边,虽然名义上是“孝事文王”,但实际上是要去刺探内情;他还收买太子李建成手下的人来作他的内线,他还私下结交玄武门的主将常何以方便控制宫廷。若是这些不是为夺权,又能有何目的?

      第四:来分析唐高祖李渊对李世民的态度,也能看得出把皇位让给李世民并不是自愿。因为李渊立李建成为太子的想法从未没动摇,对李世民却是不放心。在起义初时,他就让建成去统率左三统军,而让李世民统率右三统军。进封为唐王以后,他又让建作“世子”,只是封李世民为“秦王”。在称帝之后,他也是一直坚决要立长子李建为太子,觉得李世民独断专行,人很坏,不再像自己以前的儿子了,也就是说几乎连做他儿子的资格都没有了。

      发生兵变以前,他就发觉了几个儿子之间水火不相容的局面,但还是决定让李建成接替皇位。李世民最多就是在洛阳掌管半壁江山,做个不登基的“皇帝”。

      由此可见,李渊在“玄武门兵变”后亲自下的诏书,很有可能是被迫的顺水推舟之术,他自己退位也是迫不得已的。

      但是,要拨开层层的迷雾还是需要确凿的历史证据,缺乏详细记录,谁也不能说清。纵然如王夫之曾说:“太宗亲执弓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斯时也,穷凶极惨,而人心无毫发之存者也。”但是李世民当皇帝毕竟开创了我国封建社会难得的一个盛世局面。

      相关链接——女皇武则天的墓碑为何无字

      唐朝女皇武则天执政以后,通过科举制度,大量吸收新兴地主及有才能的文人武将,知人善任,不拘一格,提拔了一大批能干臣下,如姚崇狄仁杰、裴行俭、刘仁轨、李昭德等,她还奖励农桑、兴修水利、减轻徭役和整顿田制,使国力日益增强。继贞观之治,启开元全盛,政绩斐然。虽然武则天在夺取帝位时诛杀了一些李姓皇族,但她的历史功绩却是不可埋没的。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不仅她的生活让人关注,就连她死时立的“无字碑”也引起无数后人的猜测和争论。

      传说武则天年近70时,齿发不衰,丰肌艳态,宛若少女。她除了注重颐养,还欲心转炽,她所宠幸的面首有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及侯祥、僧惠范、柳良宾等人。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因为“阳道壮伟”而得到武则天宠爱的“男妃”。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更是凭借女皇宠爱权倾朝野,骄横无比。

      唐神龙元年正月,宰相张柬之和崔玄啤、桓彦范等乘武则天年老病危之机,率左右御林军发动了政变,诛张易之、张昌宗于迎仙院,迎中宗李显入朝,逼武则天让位给李显,恢复国号“唐”。武则天从长生殿搬进上阳宫。该年的11月,已经82岁的武则天在东都洛阳上阳宫的仙居殿病死。死之前,她留下遗诏:“去帝号,称则天大圣皇后。”第二年的5月,武则天遗体与高宗被合葬在乾陵,并且仅仅留下了一块无字碑。

      这块儿无字碑与高宗的碑并列在一起,都矗立于乾陵朱雀门外。西面那块是“述圣碑”,是武则天撰文,唐中宗书写的,内容是歌颂了高宗的文治武功;东面那块就是武则天的“无字碑”,高大雄浑,矗立在朱雀门外司马道东侧,与西面颂扬高宗文治武功的“述圣碑”比肩而立。

      无字碑是由一块完整巨石雕刻而成的,高共7.53米、宽是2.1米、厚是1.49米,总重量有98.84吨。碑头刻着8条螭龙,互相缠绕,碑的东西两侧各刻着一幅腾飞的“升龙图”,龙高有4米、宽有1米,它的扭动的身躯很矫健,神态飘飘如仙,线条流畅美丽,可将雕刻人刀法之娴熟。碑的阳面是一幅狮马图,是线刻画,上面的狮昂首怒目,威严地挺立着;而马却是屈蹄俯首,在悠游地进食。整座碑又高大又雄浑,雕刻得非常精细,可以称得上是历代石碑的巨制。

      令人感到奇怪,当初立此碑时,碑上竟然没有刻一个字。后人试图加上的文字,也都是斑驳陆离,若明若暗,模模糊糊。那么武则天立这块空白石碑,如此异乎寻常,用意是什么呢?这成了千百年来让人们不断猜测、不断探究却又无法找到答案的谜。

      纵观诸说,大致有以下几种说法。

      一种说法称武则天立“无字碑”是自视德高望重,无言可书。千古功德远非一块碑文所能容纳。

      第二种说法是说武则天自知罪孽太大,无颜为自己立传。她骗得高宗的信任后,废唐改周,自称则天女皇;为巩固帝位,她又任用酷吏,铲除异己。《隋唐五代史》中,武则天被说成“暴君”,她“使滥刑,任酷吏”。

      第三种说法称武则天聪颖过人,立无字之碑,意在千秋功罪让后人评说。但是一些学者对她评价还是很高的,认为唐太宗打下的是盛唐基础,而武则天则巩固了统治基础,是国家得以发展,若没有她统治的50年,也就很难有唐玄宗时期的的开元盛世。

      还有一种说法称,虽然唐中宗李显是武则天的亲儿子子,却是长期在她的淫威之下惶恐度日的,对自己母亲滥施酷刑的行为也是异常憎恨。武则天先毒死太子李弘,后废太子李贤为庶人,又逼其自杀。中宗李显的长子李重润、女儿李仙蕙都因说话不小心被武则天处死了。有这么一番饱受折磨经历,中宗重登皇位之后虽不公开对母亲发泄憎恨,但是确实也无法违心讲出为她歌功颂德的话,碑上也就只好一字不刻可,为她留下一块“无字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