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太宗为什么支持玄奘西天取经?

  • 发布时间:2015-11-08 12:02 浏览:加载中

  •   李世民由早年的抑佛到晚年虔诚信佛,由贞观初年的闭关锁国到后期敞开国门,这既是贞观朝实现大治的需要,也是开疆拓土实现对西域大一统的需要,同时也还包含着李世民个人自身的原因。

       魏晋以来,由于历代帝王的大力提倡,佛教在中国发展很快,几近凌驾于道教和儒家学说之上。大唐立国之初,上层权贵大都崇佛。“天下僧尼,数盈十万;窃人 主之权,擅造化之力”,大量人力、物力被寺院侵吞,给新朝带来危害。武德八年,唐高祖李渊正式宣布道教第一、儒学第二、佛教第三,实行崇道抑佛政策,推崇 老祖宗李聃的《道德经》和道教,立足以德治国。到太宗贞观初年,李世民对崇道抑佛更为坚决,这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李世民父子皆以道教创立者李聃为陇右李 家的始祖,傍上这一位大名人,对雄心勃勃的李世民号令天下无疑有好处;其二是李世民要开创贞观盛世,必须要有足够的劳动力供驱使,而隋末多年战乱使人口大 量减少,故“贞观元年,二月丁己,诏民男二十、女十五以上无夫家者,州县以礼聘娶;贫不能自行者,乡里富人及亲戚资送之;鳏夫六十、寡妇五十、妇人有子 者,若守节者,勿强。”(《新唐书·太宗本纪》)

      李世民发出这样一份干涉人家婚姻、鼓励早婚早育的诏书,目的就是希望尽快恢复繁殖人 口,以增加劳动力发展社会经济,所以他严禁年轻男子剃度入佛门为僧。在取缔一些佛寺以后,保留下来的寺庙僧人名额都有规定。总之,佛寺不能与社会争劳力。 贞观元年,洛阳沙门玄奘等一批僧人为解决佛教门派林立、教义纷争的问题,向朝廷上表提出去西天取“佛法真经”的请求,一再遭到唐太宗的拒绝,或置之不理。 跟玄奘一道上表的僧人,一个个退却了。最后剩下玄奘一人,不顾朝廷的冷遇,于贞观三年秋八月,借长安灾民可以去外地就食之机,从长安跟着商人的驼队,偷偷 溜出长安西行,开始了他历经磨难和冒险的五万里西天“求法取经”之行。

      玄奘到了大唐西域边境的凉州,朝廷还曾传旨给凉州地方官,要捉 拿准备偷越边关的玄奘归案。玄奘在当地僧人帮助下,偷越边关成功,经九死一生到达高昌国,受到高昌国王麹文泰的礼遇,并结拜为兄弟。高昌王一再挽留玄奘未 果,最后资助这位“御弟”马匹驼队、丝绸、金帛,并派遣四名沙门弟子和兵卒护送唐僧西行。玄奘一行经西突厥、中亚的凌山、热海之险,过素叶水、旦逻私诸 城,折而南下到达迦湿弥罗,参谒佛祖出生之地及寂灭之地,最后到达天竺(今印度)那烂陀寺,从戒贤大师学习佛法。最后游历天竺各地,与当地僧众辩论佛法, 名满五天竺。

      贞观初年,李世民对西域采取闭关锁国的政策,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了开边拓土,准备对西域的西突厥、高昌等小国用兵。闭关是为了防止敌方的特务间谍进来刺探军事情报,除了唐军的情报人员可以进出关,其余商业往来和玄奘那样即使佛学取经,也是在绝对禁止之列。

       大唐立国十几年了,如果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好突厥问题,贞观大治必然受到干扰和破坏。薛延陀毗伽可汗遣胞弟统特勒入贡,李世民曾赏赐宝刀、宝鞭,对统特 勒道:“朕赐你宝刀、宝鞭,卿所部有大罪者,你可斩之;小罪者,你可鞭之,务使其宾服。”后来兵部尚书兼定襄道行军总管李靖、李世勣、柴绍、薛万彻合十万 余众讨伐突厥,就充分发挥了军事间谍提供情报、挑拨离间敌军的作用。李靖三千铁骑,自马邑进屯恶阳岭,夜袭颉利可汗驻军的定襄。颉利可汗从梦中惊起,十万 大军顿时崩溃,他遂率数万骑连夜逃窜,一日数惊,最后逃入茫茫千里沙漠的碛口,最终被俘。

      此后,突厥俟斤九人率三千骑来降;拔野古、 仆骨、同罗诸酋帅众来降;突利可汗入朝进贡。接着来降的有:突厥郁射设帅所有部众,靺鞨人远道来入朝。还有南方的东谢酋长、南谢酋长;有地域达三千里的党 项酋长细封步赖帅所部来降;牂柯酋长谢能羽及充州蛮入贡……是岁,户部呈奏,中国人自塞外归来及四夷降服者达男女一百二十余万口。远方诸国来长安朝贡的路 途络绎不绝。长安城胡汉混杂,服装诡异。中书侍郎颜师古去大街上图画各国奇装异服,称之为《王会图》,献给长孙皇后

      到贞观五年,大 唐内外安靖,风调雨顺。大唐国力充实,外国绥服,开始出现民丰物阜、海内繁荣的大好景象。从贞观十四年(640年)起,唐朝经过七八年的经略,先后占领了 高昌、龟兹、焉耆、于阗、疏勒等地,设立了安西都护府。这些城镇成为唐朝屯军开垦经营西域的军事基地,对统一西域发挥了重要作用。唐高宗显庆二年(657 年),唐军俘虏了西突厥可汗,西突厥国灭亡。至此,唐朝完全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原来受西突厥役属的中亚诸国也都归属唐朝。长安二年(702年),武则天 在天山以北设置了北庭都护府。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是唐朝设在西域的最高统治机构,前者管辖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及葱岭以西、楚河以南的广大中亚地区, 后者管辖天山以北及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广大游牧地区。

      贞观十九年,唐玄奘从西天取经回到长安。当时李世民不在京城,正在远征高丽 返京的旅途上。玄奘在天竺佛教圣地游学17年,成为瑜珈学派宗师、戒贤大师的首座弟子,成为戒日王设法会于曲女城的论主,讲经十八日,无有诘难,佛国服 膺,今古罕闻。李世民对此早听禀报,曾赞叹道:“鹿死苑鹫,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玄奘载誉归来,到达于阗,即遣人上表皇帝。

      唐太宗看到表文,对玄奘申述的自己九死一生的奇特经历,赞赏不已。何况玄奘游历的经历对大唐经营西域有益,遂一改当年阻挠玄奘西行的态度,发出敕令:“于阗等道使诸国,送师人力鞍乘,应不少乏。令敦煌官司于流沙迎接,鄯善于沮末迎接。”

       贞观十九年玄奘回到长安时,此时的长安京城跟他19年前离开时有天壤之别了。这个城垣巍峨、街道纵横达80多平方公里的大都市,一条笔直通向皇城的朱雀 大街,竟有130多米宽,比如今北京的东西长安街还要宽。这个大唐盛世的京城,比明清时代的北京城大一倍多,比当时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大六七 倍,是名符其实的国际大都会。城市的繁华与富足,无与伦比。听到高僧回京的消息,那一天,长安城和城外远近的僧人、俗士、庶民百姓倾城而出,万人空巷,焚 香散花,顶礼膜拜,盛况空前。玄奘取经,历时19年,行程5万余里,带回经论657部,另有佛像、舍利、花果、作物种子等,为印度与中国文化交流做出了巨 大贡献。

      贞观二十年二月,李世民车驾返回洛阳,还未到达京师,就急不可耐地在洛阳宫召见玄奘。玄奘的陈述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他对近臣说:“昔荷坚称释道安为神器,举朝尊之。朕今观法师词论典雅,风节贞峻,非唯不愧古人亦乃出之更远。”

       玄奘在陛见皇帝时,提出选贤译经的要求,得到首肯,“爰召学人,共成胜业”。鉴于西域诸多小国均已纳入大唐版图,但大唐对西域中亚少数民族地区一无所 知,要希望巩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和别国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发展与中亚、南亚及西亚各国的友好往来,就迫切需要了解西域广大地区情况。所以李世民要求要求 玄奘在译经同时,写一部《大唐西域记》,尽情记录玄奘在西域的所见所闻。同时李世民还希望玄奘还俗做官,对此玄奘没有答应,但在回长安后第二年,即把洋洋 十八万言的《大唐西域记》完成,介绍了西方一百三十六个大小方国和数百个地区、城市的风土人情。玄奘完全按照皇帝旨意撰写,在上表书中说:“班超侯而未 远,张骞望而非博。今所记述,有异前闻,虽未极大千之疆,颇穷葱外之境,皆存实录,匪敢雕华。”

      李世民拿到这部书稿后,高兴而谦虚地 道:“法师夙标高行,早出尘寰,泛宝舟而登彼岸,搜妙道而辟法门,宏阐大猷,荡涤众罪。是故慈云欲卷,舒之而荫四空;慧日将昏,朗之而照八极。朕学浅心 拙,在物犹迷,况佛教幽微,岂能仰测。请为经题非以所闻,新撰《西域》记者,当自披阅。”

      贞观二十二年,皇太子治为母亲文德皇后修建 的大慈恩寺落成,唐太宗敕令玄奘和其弟子住进大慈恩寺,潜心翻译经卷。可是经卷浩瀚,才分高的译经弟子少,译述进度十分缓慢。愁肠百结的玄奘信步走出大慈 恩寺,来到曲江岸上踯躅徘徊,忽然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在水边舞剑,只见这少年剑法精绝不俗,英姿飒爽,颖悟聪慧。玄奘心中不由得一动,如果能将此儿收 为徒弟,教会他西天梵语,那么帮助和继承译经的人才便有了。这时,那少年收剑准备离开,玄奘匆忙上前道:“公子,你姓甚名谁,能跟老僧谈谈吗?老僧是刚从 西天佛国取经回来的玄奘。”

      那少年听说是玄奘大师,十分高兴,便坐了下来。一老一少有问有答,谈得十分投机。原来少年名叫尉迟洪道, 是大唐开国元勋尉迟敬德的侄子,京兆长安人。他出身将门,不仅武艺精绝,十八般兵器样样皆通,而且满腹诗书,聪颖异常,对玄奘法师的考问,对答如流,很有 见解。玄奘恨不得立即将自己平生所学的全部教授给他,让他做自己的衣钵弟子,继承自己的译经传法事业。当天,玄奘就拜访了尉迟洪道的父亲——左金吾将军开 国公尉迟宗,向他说明想收他爱子洪道为衣钵弟子的来意。尉迟宗原想要儿子洪道习武,承袭自己开国公的爵位,但觉得玄奘是皇帝敬重的大和尚,又去西天取过 经,做他的衣钵弟子也是极光彩的事,便很快答应了玄奘的请求。李世民听尉迟敬德说起此事,极为欣慰,便降旨正式宣布尉迟洪道为玄奘的衣钵弟子,赐法号为辩 机。辩机来到慈恩寺出家,跟玄奘学习梵文,日有所进,很快成为译经高手。

      后来玄奘还收新罗王子圆测为弟子。玄奘在世时,与弟子译经十 九年,共译佛经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对后世宗教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玄奘、辩机、圆测师徒亦成为名垂后世的高僧。李世民对译经非常关注,多次发 诏,“载令宣译”,在长安建大雁塔以藏佛经。李世民在长春宫制《三藏圣教序》,凡七百八十言。在“圣教序”中,他对玄奘的人品、风采、学问多有褒奖:

       盖闻二仪,有象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有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贞敏,早悟三空之心;长契神 情,先苞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霞明珠,讵能访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行,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往游西域,乘危远迈,杖策 孤征。积雪晨飞,涂间失地。惊砂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探赜妙门,精穷奥业。

      李世民由 早年的抑佛到晚年虔诚信佛,由贞观初年的闭关锁国到后期敞开国门,这既是贞观朝实现大治的需要,也是开疆拓土实现对西域大一统的需要,同时也还包含着李世 民个人自身的原因。贞观十九年前后,废立太子,致使骨肉相残,酿成离散悲剧;东征高丽失误,致使无数生灵身殁异域,顿怀忧生惧死之慨;再加上精力衰耗,体 力骤降,疾病缠身,使他减却了叱咤风云的锐气,精神陷入空虚境地,而萌发礼佛的灵魂慰藉之念。他从灵州返还京师后的冬末,由于风寒劳顿,精神疲惫,便欲专 事保养。李世民曾对玄奘多次说:“朕与法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

      这种相见恨晚的心绪,正是对玄奘西天取经的最好褒奖。

       贞观二十一年(648年),李世民五十大寿,西域各少数民族回纥、仆骨、多滥葛、拔野古、同罗、解薛、思结、阿跌、奚结、契苾、白霫等酋长来朝,为皇帝 祝寿,称颂李世民为“天可汗”。唐太宗赐宴于芳兰殿,命有司对这些少数民族国王、酋长厚加招待,每五日一宴,由皇太子或司徒长孙无忌等大臣作陪。

       正月末,诏回纥部为瀚海府,仆骨为金微府,多滥葛为燕然府,拔野古为幽陵府,同罗为龟林府,思结为卢山府,浑为皋兰府,解薛为高阙州,阿跌为鸡田州,奚 结为鸡鹿州,契苾为榆溪州,思结别部为跪下滞林州,白霫为寘颜州。各以其酋长为都督、刺史,各赐金银缯帛及锦袍。敕勒各部酋长大喜,欢呼拜舞,掀起滚滚尘 埃。皇帝在天成殿设宴,歌舞吹奏大唐十部乐招待。诸酋长称颂道:“臣等既为唐民,往来天至尊京畿,如诣父母,请如回纥以南、突厥以北开一通道,谓之参天可 汗道,置六十八驿,各有酒及马肉以饷过往使臣,岁贡貂皮以充租赋,仍请能属文人,使为表疏。”

      皇帝欣然应允,于是西域北漠安宁,驿道通达。李世民深有感慨地对近臣道:“朕于戎、狄所以能取古人所不能取,臣古人所不能臣者,皆顺众人之所欲故也。昔禹帅九州之民,凿山槎水,疏百川注海,其劳甚矣,而民无怨怒,因人之心,顺地之势,与民同利故也。”

       李世民以一生的征战和安抚,开边千万里,打通了通往西域乃至欧洲的丝绸之路,诚如他自己所说“皆顺众人之所欲故也”“与民同利故也”。丝绸之路的开通, 不仅促进了中国与西方各国的商贸往来和经济交流,还带来了京都长安的繁荣。斯是时,长安城往来着来自西域、波斯、地中海沿岸的驼队。长安街头万人攒动,红 男绿女,服饰各异,肤色不同,一派国际化大都市的景象。

      到了是年初夏,李世民感染风疾,苦京师盛暑,命修缮终南山太和废宫为翠微宫。五月,入住翠微宫。

       贞观二十二年春正月,李世民御制《帝范》十二篇赐给太子,曰《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戒盈》《崇俭》《赏罚》《务农》《阅 武》《崇文》。这是根据他做了22年皇帝的切身体会写成的,希望太子能从中获益。李世民不同于历代皇帝的最可贵之处是,把自己精心撰述的《帝范》十二篇交 给太子治时,谆谆教诲道:“修身治国,备在其中。一旦不讳,更无所言矣。你当更求古哲王以为师,如朕,不足法也。夫取乎于上,仅得其中;取法于中,不免为 下。朕居位以来,不善者多矣,锦绣珠玉不绝于前,宫室台榭屡有兴作,犬马鹰隼无远不致,行游四方,供顿烦劳,此皆朕之深过,勿以为是而法之。顾朕弘济苍 生,其益多;肇造区夏,其功大。益多损少,故人不怨;功大过微,故业不堕;然比之尽美尽善,固多愧矣。你无朕之功勤而承朕之富贵,竭力为善,则国家乂安; 骄惰奢纵,则一身不保。且成迟败速者,国也;失易得难者,位也;可不惜哉,可不惜哉!”

      是年三月,隋萧皇后国夫人卒于长安。诏复其位号,谥曰“愍”;遣三品官员护葬,备卤簿仪卫,送至江都与隋炀帝合葬。这也体现出李世民一代开明君主的君子风度。贞观二十三年,李世民驾崩于翠微宫,葬于昭陵,庙号太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