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古圣君唐太宗真的比暴君隋炀帝好很多?

  • 发布时间:2015-10-12 17:27 浏览:加载中
  •   西方大哲学家黑格尔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东方各国,从古到今只有一个人(指专制帝王)是自由的。”这种自由包括物质上和言论乃至道德上的自由。纵 观中国历史,“强权就是公理”的事例比比皆是,也就是吴思所说的“血酬定律”,谁用血去拼,拼出来的江山就是谁说了算,谁就是“救世主”,可以支配天下人 的命运。只要专制帝王能坐上龙椅,坐稳江山,他就可以开动各种宣传机器美化自己、丑化政敌,这些都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不成其为“问题”。这样一来,任 何“大逆不道”的人都可以受到天下臣民的“衷心拥戴”,坐稳龙椅。这就是所谓的“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或“胜者王侯败者贼”。胡适比较文雅,说历史是个 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脸谱化”是我们理解历史人物的重大误区:提起来某人,要不就是明君、贤臣,几乎不知道他的任何缺点;要不就是昏君、佞臣,又完全不了 解他有什么缺点了。公式化是我们理解王朝更替的基本出发点,凡是那些末世的君主将要被替代的君主们一定是昏君,如此才导致朝代的更替,而开创新一代王朝的 肯定是明君。通过隋唐两代君王杨广与李世民在史学家笔下的遭遇可见一斑。封建史家似乎更愿意“跟红顶白”,对于明主,他们不遗余力地美化赞颂;对于昏君, 他们则毫不留情地丑化贬低,对于前者永远是锦上添花,对后者恨不得痛打落水狗,人为地造成明主愈明、昏君愈昏的历史迷雾。


     

      相对于被美 化者的偏偏一律,被丑化者可谓花样百出,历史上的这类冤假错案种类繁多,“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怕你再有神通,也让你永世不得抬头。最早的被丑化者当 属蚩尤,在有关的文献记载中,蚩尤的形象是暴君和乱贼,是相当丑恶的,蚩尤原为“九黎之君”,是九黎部落联盟的首领,只不过他与轩辕黄帝发生了矛盾,被史 家看成是“作乱”,那只不过是为了烘托出黄帝的高大形象,敢于向黄帝挑战的蚩尤自然就成想当然的反面人物了。事实上,蚩尤形象是在后来有了华夷之辨后才被 丑化的,在儒家文化没有取得大一统的地位前,蚩尤的形象并不坏,甚至一度成为被顶礼膜拜的崇拜偶像。战国时齐国祭祀八位神仙,其中第三位就是蚩尤,号称兵 主,仅排在天、地之后。

      丑化的典型代表是商纣王,纣王是商代最后一位皇帝帝辛,史上也称之为殷辛。三千多年来,殷辛一直是个非常有争 议的人物。后人对殷辛最早也最可信的历史记载、评价出现在东周人所作《周书·牧誓》中。书中记载,周武王讨伐殷辛时,为了出师有名曾绞尽脑汁找出了殷辛的 全部罪行:听信妇言,不用贵戚旧臣,信任任用奴隶、下等人为重臣,轻视对祖宗的祭祀。这四种所谓的罪行一看就是牵强附会,按照这个标准,无论如何也不能把 殷辛定性成暴君。真正商周史料《今文尚书》之《商书》、《周书》诸篇中,均未见商纣王失道失国的罪状,也无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记载。但是历 史是累加的,罪行也是如此:在春秋时期,关于纣王的罪状又多了“比干谏而死”,到了战国,比干的死法就生动起来了,屈原说他是被扔进水里淹死的,吕不韦说 “杀比干而视其心”,到了汉朝,刘向更进一步说纣王剖开他的心是为了满足妲己的好奇心,想看看“圣人”的心是不是七窍。到了东晋,就成了“刳剔孕妇、剖贤 人之心”。至于纣王最著名的“酒池肉林”、“炮烙”等暴行,不但不见于周朝文献,就是春秋时代也没有,只是到了战国末期,韩非子的书中才首次出现“纣为肉 圃,设炮烙,登糟丘,临酒池,翼侯炙,鬼侯腊,梅伯醢”的描述。过了几年,吕不韦再添上“截胫观髓、刨孕妇、筑顷宫”。到了西汉,司马迁在“酒池肉林”的 基础上又加了“男女裸奔其间,为长夜之饮”的生动描写,而刘向又把纣王鹿台的规模升级为“大三里,高千尺”,到了晋朝,皇甫谧更把纣王鹿台的建筑规模,比 汉朝又提高了十倍,达到“高千丈”的地步。凡此种种,有史学家做过统计,见于史书殷辛的罪行最初有6项,后来战国增加20项,西汉又增加21项,西晋再增 加13项。就这样,经过几千年文人、政客在“添枝加叶及随心所欲丑化炉”中的“千锤百炼”,一个暴君典型诞生了。这种情况,就连当时的人都看的很清楚,子 贡曾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类似被丑化的,还有秦始皇、王莽、曹操和隋炀帝。当然,和李世民相对立的李建成也成为了被丑化的对象之一。

       远的不说,我们来看看杨广和李世民这两位表兄弟的对比就可一目了然。从政绩方面来说,炀帝干了几件惠泽千秋的“形象工程”,他首开科举,凿通大运河,开 发西域,仅以运河的实际功用来看,功胜长城;唐太宗除了造反成功,有一些四处杀戮的战功和所谓贞观之治外,实在例举不出具体的政绩,从“贞观”经济来比, 隋朝实际上也富过唐太宗。从败笔方面看,两人是半斤对八两,两人都曾夺嫡,把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皇位抢了过来;在对待父亲上,炀帝疑杀其父隋文帝(无确 证),太宗则幽禁其父致死(有明证);再对待兄弟上,炀帝对作乱的四弟五弟未杀,太宗则不仅杀了其兄斩了其弟,还杀了自己的侄子,还兄夺弟妇,纳李元吉的 正妃为杨妃;两个人都征伐过高丽,都以大败而归。以具体数字为例,以基本国情的户口来看,隋炀帝大业二年(606)有890余万;而唐初仅200余万,贞 观中不满300万,至高宗永徽三年(652)才有380万。可见,贞观末期其实远不及隋炀帝时兴盛。但是,隋炀帝的苛暴弊政如好大喜功、刚愎拒谏、奢靡无 度、穷兵黩武、赋役繁剧等,在唐太宗身上皆有不同程度的表现。

      这样比较下来,似乎杨广的正面效应要高于李世民,而负面影响更低于李世 民。那为什么这对“表兄表弟”比起来相差无几,而形象落如此之巨?这是有原因的。炀帝为亡国之君,太宗近乎开国之帝,史家为弘扬正气,树立典型,当然要以 前者为借鉴,后者为表率,而更重要的是隋炀帝爱搞“形象工程”,却不太会维护“自家形象”;唐太宗不爱搞“形象工程”,却特别注重树立“自家形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