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克萨之战和尼布楚条约介绍

  • 发布时间:2017-03-20 19:51 浏览:加载中
  •   康熙皇帝亲政后,就留意于抗俄斗争,三藩乱平、台湾回归后,又怎能不集中全力来驱逐侵略者!

      原来,正当清朝全力攻打明朝,中国国内很乱的时候,俄国侵略者却闯进了满族的故乡、清朝的祖宗发祥地之一——黑龙江流域。

      不甘屈服的黑龙江各族人民,始终对沙俄侵略者进行着英勇的反抗。清政府抗击沙俄侵略的斗争,从顺治九年(1652)到康熙皇帝亲政之前,规模较大的也有七次1652年的乌扎拉之战,1654年的松花江之战,1655年的呼玛尔之战,1657年的尚坚乌黑之战,1658年的松花江口之战,1659年的古法坛之战和1664年的黑喇苏密之战。之多。这些战斗,虽曾给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并使其渐在黑龙江下游敛迹,但却未能剪除雅克萨和尼布楚的盘踞者,他们的捣乱仍很猖狂。

      为了彻底驱逐侵略者,康熙皇帝进行了长期而充分的准备工作。康熙十年(1671)、康熙二十一年(1682),他两次巡幸东北。第二次东巡后,即派郎谈等以打猎为名,对雅克萨的俄军进行侦察,随后派萨布素等在额苏里和新、旧瑷珲驻兵、屯田,康熙二十二年(1683)10月,又命萨布素为驻守黑龙江等地将军。他还派遣大员到吉林督造战舰和运粮船,开辟由辽河、松花江到黑龙江的水陆联合运输线,开设从吉林到瑷珲、从墨尔根(今嫩江)到雅克萨的驿站,筹措大军需用的军粮和牛羊等。雅克萨战役油画

      康熙二十四年(1685)6月20日,郎谈、萨布素等率领的大军,开到雅克萨附近。22日,派俄俘进城晓谕,盘踞雅克萨的侵略军头目托尔布津,还是不肯撤走,清军才于24日夜里,对雅克萨进行了包围:东南是战船,城南是步兵,城北是红衣大炮,城东城西是神威将军大炮,城上游则埋伏了骑兵和藤牌兵。

      盘踞在尼布楚的侵略者,派了100名援军,坐了木筏乘流而下,前来增援,銮仪使侯林兴珠立即率领藤牌兵截击。藤牌兵们一个个脱了衣服,跳入水中,头上举着藤牌,手里拎着砍刀,潜到筏边,见人就砍,俄军顿时就被砍死30多人,还被活捉了十多个。而这藤牌,无论双层或单层的,里面都夹着或贴着丝绵,俄军的火枪打不透,因此,只得惊呼着“大帽鞑子来啦”,逃回尼布楚去。

      被围在雅克萨的托尔布津,强迫军役人员、商人、猎人“出击”,也被清军击败。

      6月26日黎明,清军的大炮开始轰击了。炮弹,轻的每颗十来斤沉,重的每颗重十六七斤,威力很大,顿时打得敌人塔楼、城堡、教堂、钟楼、店铺和粮库全都起火,头三天就损失了100多人。有两个神父,一个叫叶尔莫根,一个叫伊凡诺夫,最初曾鼓动俄军反击,现在,反倒带头鼓动托尔布津出城投降了。

      7月6日,在雅克萨盘踞了40多年的俄国侵略者,终于打着白旗向清军投降!7月14日,托尔布津稽颡而去。中国的第一次雅克萨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

      然而,托尔布津回到尼布楚后的第5天,即7月25日,却又派了70个兵卒来雅克萨侦察。13天后,盘踞尼布楚的俄军头目闻报清军已撤、庄稼无恙,又打发托尔布津和拜顿重来侵占雅克萨。托尔布津和拜顿带了671人(后增至826人),五门铜炮、三门铁炮以及大批枪支弹药,在被清军摧毁的城堡稍下面一点的地方又重筑了一座“设有全套防御工事”的城堡。

      康熙二十五年(1686)春,他们强种了粮食,还窜扰了呼玛河及其支流,袭击了清军一支由40人组成的侦察队,打死了其中的30人。

      7月17日,清军被迫再次包围雅克萨,晓谕托尔布津撤走。托尔布津不但不撤,反而首先开炮遥击清军,连续四次出城,与清军打了四天四夜。清军把他们杀回城中,炮兵又进行了还击。托尔布津在塔楼指挥,被清军一炮打断左腿,四天后,死掉了。拜顿指挥俄军反冲锋,也被击退。俄军与清军一交手,就死了130多人;而到12月,城中就只剩下150人,而且不少是得了败血症的,能站岗放哨者不过45人了。拜顿本人也受了伤,他向尼布楚报告:“目前,我和哥萨克们生活在恶臭的横尸当中,大人,……即使现在允许安葬,也已无人筹划此事。”

      康熙二十六年(1687)5月,拜顿已经只能拄着拐杖蹒跚了,而他手下,也只剩下66个患着马腺疫、败血症的士兵。但是,在清军进行的第二次雅克萨自卫反击战,眼看就要取得全胜的去年11月,沙俄政府就派了信使乞解雅克萨之围,并表示俄国愿意和谈,因此,12月10日,清军就已解围,等候中俄大使谈判。

      康熙二十七年(1688)4月,俄国请求在色楞格河附近的楚库柏兴(色楞格斯克)谈判,5月30日,清朝的代表团即出发,途因噶尔丹的叛乱、交通受阻而返回。

      康熙二十八年(1689)6月,俄国请求在尼布楚谈判,7月31日,中国使团便已全部到达,而俄使8月18日才姗姗来齐。8月22日谈判开始,但由于俄方一再无理纠缠,所以,直到9月7日下午6时,中俄间第一个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才诞生。

      条约规定:外兴安岭以南、格尔毕齐河(在东经119度处流入石勒喀河)和额尔古纳河以东至海的整个黑龙江流域、乌苏里江流域的土地,全部属于中国;外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的地区,暂行存放,留待以后再议;凡一二人越界捕猎或盗窃,立即械系、送回本国处罚,凡数十人结伙,持械越界、杀人劫掠者,捕拿送回本国,处以死刑;两国人民持有护照者,可以过界往来贸易互市;订约以前的逃人不必遣返,订约以后,两国不收逋逃。

      《尼布楚条约》的内容,曾用满文、汉文、蒙文、俄文和拉丁文五种文字,刻成了界碑。两边的界碑,耸立在格尔毕齐河东岸和外兴安岭的南麓;东边的界碑,耸立在乌第河与土古尔河之间的运输线上。在额尔古纳河口的石壁上,也镌刻过五种文字的碑文。

      尼布楚谈判,中国让出了尼布楚地区。《尼布楚条约》,保证了中俄东段边境一百六七十年的和平,对中俄两国都有好处。而黑龙江将军之设,加强了中央对黑龙江地区的管辖,初步奠定了后来行省的规模。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