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熙平定三藩之乱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7-03-20 19:48 浏览:加载中
  •   顺治十八年(1661)2月5日,顺治皇帝福临死,继位的是他的第三子玄烨,这便是有名的康熙皇帝。

      康熙像康熙皇帝即位时,还差三个月才满八周岁,因此,由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大臣共同辅政。四人中,鳌拜武功最多,本人又是“巴图鲁”(勇士)出身,所以,结权内外,意气凌轹。他叫自己的儿子那虖佛做领侍卫内大臣;矫诏杀了直隶、山东、河南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和户部尚书苏纳海后,还强逼着康熙皇帝表态,处死了苏克萨哈,独揽了“辅政”大权。大臣议事,稍有不顺,他便当面呵斥;科道人员条奏,他即阻止;文武官员,非亲他而不任;凡事更是在他家议定了才施行。他还支持三藩,鼓励吴三桂铸钱、圈地,甚至叫云贵总督、巡抚听吴指挥。苏克萨哈死后,他常常称病不朝,要康熙皇帝亲去问疾。一次,康熙皇帝去看他,侍卫和托见他神色不对,揭开卧席,竟发现一把刀子。总之,鳖拜是没把娃娃康熙皇帝看在眼里!

      康熙六年(1667),玄烨亲政。亲政不久,便以下棋的名义,召索额图入宫商定,日选小内监之强有力者以练习布库戏“布库”,满语“相斗赌力”意,又谓之“撩脚”。壮士二人,伺机蹈瑕、专赌脚力。戏者穿窄袖白布短衫,衣领很长,用七八层布密密缝好,结实耐扭。戏始,两两作势,各欲乘隙取胜,继则互相扭结,以脚相掠,仆地者为败。这本是皇帝巡幸、筵宴中合欢的四事之一。为名,准备除掉鳌拜这个权臣。康熙八年(1669)6月14日,鳌拜奉诏入宫,刚满16岁不久的康熙皇帝,便指挥一帮“娃娃兵”将他拿了,斩了他的党羽,牢牢地掌握了朝政大权。

      康熙皇帝亲政数年,习知了中央与地方的利弊与前代方镇的得失。而久握重兵,世镇云南、广东、福建的三个藩王(指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已经势成尾大,甚非国家之利了。他们握有独立的军队(吴有53佐领计12 000兵,耿、尚各有15佐领,计六七千兵),享有独立的财权(用财不受户部的稽核,而且朝廷每年尚需拨给他们军费2 000余万两,占去全部收入的88%,而其本省的收入,朝廷不得征收),甚至还有独立的任免权(吴三桂用人就不受吏、兵二部掣肘,自行任选,号为“西选”,甚至还有权将西选官派向藩外各地,督抚们必须格外礼遇)。

      三藩中,以吴藩实力最强、野心最大。三桂手下有个福王的遗臣叫查如龙的,曾写血书叫他造反,被朝廷破获后,三桂又听了吕忝子的建议,表面上大修园庭、广罗歌童舞女,装成心无大志的样子,暗地却加紧派兵守关、操练军马、修造战舰器械、“储将帅之选”、购买战马、潜积硝石琉磺、广殖财货,待机欲动。

      耿精忠袭爵其祖仲明,顺治六年(1649)死于江西古安的行军途中,其父继茂袭爵,继茂死后,精忠袭爵。后,也怀异志,又有不肖之徒告诉他:纤纬中有“天不分身火耳”之言,将来“耿”必当位,于是,其野心也就更大起来。

      尚可喜年老多病,长子之信总理藩事。尚之信嗜酒嗜杀,纵狗食人不说,连老子的话也不听。一天,可喜派宫监传他有事,他竟指着这个宫监的大肚皮说:“此中必有奇货”,说着说着,就用刀戳开了这个宫监的肚子。尚可喜不甘受制于其子之信,不得已听了幕客金光的话,于康熙十二年(1673)4月上书乞归辽东、留子镇藩。朝廷遂令其尽撤藩兵归籍。吴三桂和耿精忠闻知,各不自安。为探朝旨,七月,耿精忠“仰恳皇仁,撤回安插”;吴三桂也听了幕客刘玄初的劝告,“冒干天听,请撤安插”。议政王贝勒大臣议,仍持两端,20岁的康熙皇帝却竟“特诏:从其所请”,并派了傅达礼去云南、梁清标去广东、陈一炳去福建催促。

      吴三桂弄巧成拙,只好阳为恭顺,阴事迁延。他一方面派人与耿、尚密谋,一面封闭所有要隘:只准进人,不准出人。他原是主动绞死桂王的逆子,现在又装成忠臣的样子,提出撤行之前要谒永历皇帝的陵墓,并指着头上的冠冕对部下说:“先朝曾有这样的帽子么?”又指着身上的衣服对部下说:“先朝曾有这样的衣服么?”然后说:辞行当以故臣的衣冠相见。吴三桂斗鹑图于是,他戴了方巾,穿了素服,伏陵痛哭,哭得竟站不起来了!傅达礼见他赖着不走,就要回朝报告,但只走了一百多里,就被把关人员截了回来。康熙十二年(1673)12月28日,吴三桂捆了巡抚朱国治,杀了他;又拷打了傅达礼等,置之“瘴地”;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声称要“伐暴救民,顺天应人”,还诡称遇到了“先王之三太子”,要“恭奉太子”为明朝复仇,总之是扯起白旗首先发难了!

      康熙十三年(1674)4月,耿精忠反;康熙十五年(1676)3月,尚之信接受了吴三桂的“招讨大将军”的封号,也反了。先后反的,还有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云南提督张国柱,镇守广西等处将军孙延龄、提督马雄,四川巡抚罗森、提督郑蛟麟、总兵谭洪等。襄阳总兵杨来嘉、河北总兵蔡禄、陕西提督王辅臣、察哈尔蒙古旗的上层分子等,也在北边响应。

      三藩乱起,举朝震骇。京中一些官僚“未知所归”,有的甚至“即遣妻子回原籍”。而原来反对撤藩的大学士索额图,则请杀主张撤藩的明珠(兵部尚书)等以谢三桂。康熙皇帝深辟其说,宣谕撤藩是自己的主意,不准委罪他人,并决定以打击吴三桂为重点:命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遣将驰荆州、守常德,赴武昌、守岳州,防三桂东犯湖广;又叫西安将军瓦尔喀进驻四川以绝三桂自滇入蜀之望;同时,还以莫洛为经略,率精兵驻扎西安节制西北诸军,并加强了安庆、南昌等地的防守。

      然而,吴三桂起兵之后,立即分两路北进:马宝率领的一路,由贵州攻湖南,很快就攻下沅州、常德、长沙、岳州、澧州、衡州等四州一府;王屏藩率领的一路,进入四川,在川北几次截断清军的饷道,迫使瓦尔喀部退回广元。三桂本人,亲自督战于常德、澧州,并派西藏的喇嘛致书康熙皇帝,要求“裂土罢兵”、划给他长江以南。而清军将领贪生怕死、不敢进击,勒尔锦驻在荆州,听说吴三桂要来,竟吓得埋了传教士南怀仁新铸的大炮首先逃跑,有的官僚也主张把襄阳以北让给吴三桂。但是,康熙皇帝毫不动摇。他斥退了喇嘛的斡旋,提出要御驾亲征,并命贝勒尚善为安远靖寇大将军,协助勒尔锦攻取岳州。

      裂土议和不成,吴三桂就派兵由长沙进攻江西,与耿精忠的叛军合作,攻陷了三十余城;同时,叫王屏藩等由四川进攻陕、甘,威胁清军后方。康熙毫不示弱,派岳乐出兵江西,再由袁州直取长沙;派洞鄂与莫洛由陕攻川;派杰书等由浙攻闽;派金光祖等由粤攻桂。

      康熙十四年(1675)1月,吴三桂的义子、顺治五年曾反清起事的陕西提督王辅臣,在宁羌发动叛乱,打死经略莫洛,迫使洞鄂退守西安。吴三桂闻报,立送犒银二十万两,封他做“平远大将军陕西东路总管”,还派王屏藩前去接应,不久就攻陷了秦州、兰州、巩昌、定边等地。三桂也亲往西边赶来,扬言要决江坝灌取荆州、拿下北京等等。康熙皇帝先是派了王辅臣之子王继贞抚谕王辅臣,不成,即派大学士图海为定远大将军进击,迫使王辅臣投降、王屏藩退守关中。康熙十五年(1676)清军光复陕西。与此同时,杰书等也用剿抚结合的办法,克复了江西、浙江,迫使耿精忠投降。

      侧击吴三桂东、西两翼成功之后,康熙皇帝命令岳乐等专攻湖南。康熙十七年(1678),清军收复了浏阳、平江以及湘、赣许多城池,因而,屯兵进入衡州的门户——永兴城,还招降了驻在湘潭的吴三桂的水师将军林兴珠。

      吴三桂见大势不好,终于撕下“复明”的假面具,3月23日,冒着大风雨,登上衡山新筑之坛,草草祭天成礼,即位当了皇帝,改元“昭武”,改衡州为“定天府”,无奈此时他已67岁,又得了“病噎”(大概是食道癌一类的病),所以并不舒服。他叫马宝去攻永兴,没攻下,八月里,就一命呜呼了。

      吴三桂一死,马宝便撤回衡州。十月里,大家把三桂的孙子吴世璠从云南接来继位,改元“洪化”,还想挣扎挣扎。早先,吴三桂曾置地图,祈祷过衡州岳神庙里的小灵龟在图上指示自己的前程。小灵龟蹒跚循走,不出长沙、常德,返至南边而止;再拜再祷,龟复如是,三桂与其党相顾失色。如今,世璠即了位,也恰好只得退回贵阳。

      清军解了永兴之围,加强了水陆攻势,康熙十八年(1679),收复了岳州、常德、夷陵、澧州、长沙、辰州、沅州,拿下了衡州,剿平了湖南。广西方面,清军取得了进展;四川方面,清军大败了王屏藩,年底,屏藩被迫自杀。清军随后收复成都、重庆,平定了四川。

      康熙十九年(1680),康熙皇帝命清军三路进攻云、贵。彰泰一路由湖南攻贵州、云南;赖塔一路由南宁攻云南;赵良栋一路由四川攻云南。康熙二十年(1681)2月,彰泰军大破夏国相象阵于盘江西坡,尽复贵州,吴世璠逃往昆明。3月,彰泰与赖塔两军汇合于曲靖,进至昆明附近。吴世璠迎战于30里外,用大象拒战。清军猛攻,自晨至午,终于击溃象阵,大象狂奔而返,反践了吴军的队伍,吴军大溃,清军进扎归化寺。吴世璠忙召先前派往四川阻敌的藩兵回救,被清军狙击在城外;吴世璠又向西藏喇嘛乞师,也不果。十月,赵良栋军也齐集城下了。不久,昆明南门守将开门迎降,吴世璠只得服毒自杀。那个陈圆圆也上吊而死有人说陈“先死”、“不食而死”,也有人说她早已因色衰失宠而出家。。吴世璠被函首送京,吴三桂被掘坟折骨。而尚之信则早在康熙十九年(1680)8月,康熙胜算在握之时被赐死。九月,耿精忠亦被囚系待罪,云南平定后的1681年11月也被寸磔而死。吴三桂等发动的三藩之乱,乱了八年,折腾了十余省,终于以自己的粉身碎骨而告终。

      年轻的康熙皇帝,顺应人民的统一要求,坚定不移地平叛,先后曾两次要亲征(第二次在吴三桂称帝时),采取了擒贼擒王的方针(重点打击吴三桂,而对耿、尚则以先不撤徙、后加抚谕、最后收拾的策略处之),剿抚结合、起用大批汉族将领(如赵良栋等),终于力挽危局,结束了南方分裂混乱的局面,巩固了南部大陆的统一,加强了中央集权,逐渐把多民族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推向了一个新高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