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熙一生的丰功伟绩以及不受虚名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6-01-22 12:57 浏览:加载中
  •   康熙一生所建的丰功伟绩,足可夸耀。纵观历史,身处天子之位,纵无功业,臣下争相献媚、歌功颂德者又岂在少数?然其始终能自省其身,讳言功德而察知不足,拒虚名而图实务,此等虚怀若谷,又岂为他人所可及?霸而不骄,非一般帝王所能比。

      三藩平定后,各方官兵从优议叙,加重奖励,而给最高统帅康熙帝上尊号之事,也被提到了议事日程。

      康熙二十年(1682)十一月十四日,八年的平叛战争终于胜利结束。消息传到北京,年轻的康熙帝自然非常高兴,他立即传旨,表彰云南前线官兵。

      他在谕旨中说:“看到你们统领满汉官兵,遵照朝廷命令,收复云南省城,疆域荡平,可见尔等筹划周详,调度有方,剿抚并用,立见成功。朕非常高兴!特此命令从优议叙。加重奖励。”

       康熙帝说完,立即着人将其特大喜讯报告给太皇太后、皇太后。然后,王公贝勒及以下文武各官齐集在乾清门举行庆贺典礼。捷音传遍,普天同庆。皇上亲自到孝 陵致告,上慰世祖章皇帝在天之灵,下遂中外臣民的热烈期望,万众欢呼。接着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并决定东巡盛京,拜谒祖陵,庆祝天下大定。

      该行礼的行礼了,该谒拜的拜谒了,该庆祝的庆祝了。所有这些礼仪做完之后,有的官员就想到康熙了,认为作为一代明君,指挥调度有方,处心积虑操劳,所有平叛的功劳应归功于皇帝,建议给皇上加至高无上之称号,即上尊号。

      十二月九日,湖广道御史何嘉枯上疏,说:天下荡平,皆赖皇上一人功德所致。请加上两宫徽号,以宣扬圣孝;上皇上尊号,以彰功德。

       康熙对大学士说:“加上太皇太后、皇太后徽号,前已有旨,朕表示同意。但若说天下荡平都是朕一人之功,朕就坐卧不安了。此奏无益,今乱贼虽已削平,而战 争所带来的破坏尚未完全恢复。君臣之间,应该更加修省,恤兵养民,宣布德化,必须是廉洁为本,才能共享太平,若遂以为功德,崇上尊称,滥邀恩赏,实在是无 益。”

      为了让康熙帝同意上尊号,又有大臣补充说:“吴逆反叛以来,看到一切军事指挥,不是臣下意见所能左右的,都是皇上指挥有方,确 是皇上立功德,理应崇上尊号。”其他官员亦有同奏。康熙帝见疏后仍然不允。他说:“逆贼吴三挂一倡变乱,遂至涂炭八年。幸赖上天眷佑、祖宗威灵、满汉兵士 之力,才将其歼灭而地方子靖。考虑到数年之中水旱频仍,灾异迭见,军队疲于征调,被创者未起,闾阎敝于转运,困苦者也还没有复苏。每每想到这里,朕就感到 非常遗憾。若大小官员们人人廉洁奉公守法,假如生民得所,风俗淳厚,教化振兴,天下共享太平之福,即便不上什么尊号。也能获得更多的好名声。如果一切政治 不能修举,那么上尊号又有什么用呢?朕坚决不接受这样的虚名。”

      康熙说到此处颇为动情,又说:“朕自幼读书。看到古代人君行事始终如 一者太少,便经常作为鉴戒,唯恐政治有失,不能保持晚节。正因为如此,早起晚归,奇寒盛暑,不敢少闲,偶有身体不适,也勉强支持,上朝听政,或午夜有重大 事情发生,不能不披衣而起。朕并非不知安乐休息。原来所爱不在一身,总是为天下人民百姓着想,政事的处理务求得当,官员之任命必须是人尽其才,盼望家给人 足,百姓乐业。目前的情况是,官吏中很少有廉洁办事之人,老百姓的生活还没达到康乐的程度,君臣之间全无功绩可记。若又给朕上尊号,给你们加官进爵升级, 则是徒有虚名,更加问心有愧。还谈得上什么尊荣?其上朕尊号之事,断不可行,这是朕的真心实意,并非粉饰之词。从今以后,大小官员,应当各自加强道德修 养,廉洁奉公,休养人民,培植元气。尔等可向朝廷各部官员完全传达朕之意思,不必再行陈请。”

      几天后,即十二月十九日,为满足群臣之意愿,太皇太后出面。提出给皇帝上尊号。

      太皇太后谕曰:“自吴三桂叛乱以来至今八载,皇帝焦心劳思,运奇制胜,故得大盗削平,海内安宁。皇帝应受尊号,以答臣民之望。”

      康熙回奏太皇太后说:“臣虽无尊号,传示中外,亦有荣光。至此太皇太后再劝,康熙帝仍然力拒。”

      康熙帝说:“自从寇乱用兵以来,将士疲劳,生民困苦,战争之创伤尚待恢复,喘息未定。虽然军事行动已经停止,疆宇初步得到了安定,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正应当进行整顿,地方元气正宜培养。臣何敢安然自处,以为太平无事而受纳尊号?”

      不久,诸王、贝勒、贝子、公、满汉文武官员及远近士民,共赴畅春园,恭请皇上接受:神圣文武大德广运尊号。

       皇上说:“朕当政四十年,虽然是自始自终,孜孜不倦,而天下尚未澄清,老百姓的生活还没达到富裕程度,士卒尚未休息,风俗还没达到淳朴,的程度,而且旱 涝灾害,不断出视。当今外寇既然已经消灭,正当休养生息的时候,徒有虚名,加上尊号,对治理国家有什么好处?朕荡平噶尔丹,一切政务的抄理,未曾有失,如 果天下都能知道,朕的愿望就满足了。崇尚尊号,不必执行,不要再上奏了。”

      在康熙的一再要求之下,太皇太后不得不放弃劝谕,表示皇上既然恳请再三,我等也不能固辞,可照礼仪行。

      结果是太皇太后加上徽号,而皇帝仍不上尊号。

      其实,康熙拒上尊号,不图虚名之荣,又何止一例。

       康熙三十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因噶尔丹已灭,礼部奏请给皇帝上尊号,康熙断然拒绝。同日,和硕显亲王丹臻等疏称:皇上圣德神功,超越千古。臣下私意,请崇 加尊号,以光大盛典,未蒙批准。我们回忆十多年来,皇上永清四海,亲致太平,下台湾,歼灭察哈尔,定鄂(俄)罗斯,收喀尔喀,从古未经服属之疆土,悉隶版 图。其顽固不化者,只有厄鲁特的噶尔丹,在朔漠以外游荡又被消灭。其同族的青海台吉,皆刻期来朝。又向来臣服于厄鲁特的哈密请回族人民,也都忠心耿耿,效 命王朝。治化的隆重,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昔年三逆荡平,群臣请崇上尊号,皇帝不允许。及收服喀尔喀,又经上请,也没有批准。当时 廷臣再三要求,曾有谕旨,因噶尔丹尚未消灭,命令将原奏收贮在内阁之中。现在噶尔丹已经消灭,群臣生在昌明之时,高兴看到盛事,联合上请,实在是出自内 小,敬请皇上体会大家的好意,特批允行,臣下们高兴已极,天下臣民们都会兴高采烈。”

      康熙接奏后下令,所奏已完全明白,令仍照以前谕旨办。

      大学士们又奏请上尊号,再三陈奏,恳求要求。

       康熙断然谢绝。他说:“朕览史书,帝王的事业,贵在始终如一,不以徽号为贵。远的不说,就是明代也没有接受尊号的,后人并不批评他们。朕自当皇帝以来, 从来不考虑自己,只为天下的生民们着想,夙夜焦劳,唯恐一时意乱情迷,不能保持晚节。何况噶尔丹的灭亡,那是上天的保佑,祖宗的赐福,众将士的勤劳。朕有 什么功劳可言?朕的尊号不能加,也不要再上奏陈请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