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根火腿的疏忽——庐山刺蒋案

  • 发布时间:2015-12-18 12:42 浏览:加载中
  • 第1节 派系之争

      1931年6月,庐山上发生了一起刺杀未遂案件。然而,当时一向对重大新闻极为敏感的新闻界,却未披露只言片语,此事十分蹊跷。历史沧桑,真相毕现。这起鲜为人知的庐山刺杀未遂案件渐渐得到披露,其中刺杀的对象就是蒋介石,原因是因为宁粤两派的矛盾及权力斗争。

       1931年6月14日早上,这时候虽到了夏天,但是庐山上面依然是十分清凉。这天,在太乙峰的登山古道上,七八个人簇拥着一副滑竿慢慢地走着。滑竿上所 坐的人,看着沿路的风景,十分悠闲。突然,从树丛中闪过一条人影,他手举着把手枪,猫着腰一步一步朝滑竿方向蹑行过去。

      双方距离越来 越近,树林中的那人在一棵树后潜伏下来,等待着那群人向他走近。滑竿上的人依然悠闲地看着风景,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这时候,树后面那人突然冲出 去,对着滑竿上坐的人连开了两枪。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情况紧急来不及瞄准,两枪都未打中。树林中的那人见没击中,正想掏出怀中的手榴弹时,树林里冒出大批士 兵,朝他就是一阵乱枪扫射,当场被击毙。

      坐在滑竿上的人就是时任国民党总统的蒋介石。是谁胆大包天,敢刺杀总统?而且,当时蒋介石在 山上,庐山上面肯定是三步一哨,十步一岗,这刺客是怎么把手枪带上山去的?更为奇怪的,这次刺杀事件发生后,没有人去追究,翻遍当时的报纸,也找不出与此 相关的消息,就好像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次刺杀行动,史界公认是场政治谋杀,行刺的对象是蒋介石,祸因是宁粤两派的矛盾及权力斗争。

       1931年,胡汉民与蒋介石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两人的关系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其主要原因是,在1930年11月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上,蒋介石想要 通过《训政时期约法》,设置总统,置五院院长于总统之下,遭到了胡汉民的强烈反对。胡汉民是立法院的院长,而且是跟着孙中山出来的元老,威望极高,他站出 来一反对,蒋介石一点辙也没有。更有甚者,根据当时提交上来的选票统计,胡汉民的支持率超过了蒋介石,而且超过的还不止一点,据说是68%。

       随着胡汉民的势力越来越强,蒋介石越来越觉得被动。因为胡汉民不只在言语上公然反蒋,还体现在了具体行动上,他甚至与粤系首领孙中山的儿子孙科联起手 来,要在广州成立第二个政权,与南京政权对立。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既然你不把我放在眼里,那我还对你客气什么呢?

       1931年2月6日晚,蒋介石邀请胡汉民到南京陆海空总司令部来喝酒。胡汉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差点就回不来了。刚到宴会厅,一大群荷枪实弹的人 就把他给围了起来,随即有人给了他一封蒋介石的亲笔信。信里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胡汉民太目中无人了,处处与蒋介石作对,还要在广州成立第二个民国政府,既 然这样,他这个立法院的院长就不要当了吧。胡汉民无奈,只得写辞呈。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蒋介石不会因为他辞了职就放过他,既然来了,那就在这里住下吧, 把胡汉民软禁在了南京汤山。

      胡汉民的妻子陈淑子左等右等没等到丈夫回来,后来一打听,是让蒋介石给软禁了。陈淑子不是普通的女人,她 曾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和胡汉民一起参与过黄花岗起义,她有一定的政治头脑,所以马上就意识到,如果不尽快把胡汉民救出来,他的生死就难料了。可她毕竟 是一介女流,该怎么去救呢?情急之中,她想到了亲家林焕庭。林焕庭知道后非常焦虑,当时也传闻蒋介石要杀胡汉民以示报复广州政府。林焕庭昼思夜想挽救亲家 的办“暗杀大王”谋刺蒋法,虽然他也只是一介书生,但胆子却是十分大,最终给陈淑子出了一个主意,刺杀蒋介石。这话一说出来,陈淑子吓住了,蒋介石是国民 党的总统,岂是说杀就能杀的?再说,万一刺杀不成,全家人的脑袋都得搬家。可是,再仔细一分析,这或许真的是唯一的办法了。而且胡汉民是反蒋的,这一做法 也能得到反蒋人士的帮助。孙科也答应出巨款20万元来组织这场刺杀行动,那么该派谁去刺杀呢,谁有这样的胆识、勇气和本事去干这种掉脑袋的事呢?林焕庭想 到了一个人,此人叫王亚樵。

      王亚樵在上海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号称“民国第一号杀手”、“暗杀大王”,连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这上海三大亨都得敬他三分。

       20世纪20年代初,王亚樵组织了一帮安徽民工,成立了“安徽劳工上海同乡会”,他们人手一把斧头,几百把斧头顿时把上海滩搅得昏天黑地,“斧头帮”从 此声名鹊起,王亚樵此后也就干起了刀口舔血的营生。此人要么不做,做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第一个死在他斧头下的就是淞沪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而巧合的 是,他对蒋介石也没什么好感,是个名副其实的反蒋人士,于是刺杀蒋介石的事情,也就爽快地应承了。

      王亚樵接了这任务后,就派出眼线, 打听蒋介石的行踪,没多久他就接到消息,蒋介石要去庐山避暑。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王亚樵马上就着手准备。本来按照计划,是要在蒋介石从机场下车后,登 机前行刺。可没想到的是,蒋介石坐飞机去庐山只是个迷雾弹,其实是暗中坐船去了。王亚樵白忙活一场,扑了个空。

      王亚樵早就想到,刺杀 蒋介石肯定不容易得手,所以这次扑了个空,他并没有在意,随即谋划第二次刺杀方案。在打听到蒋介石到达庐山的时间后,他上下疏通,打点关系,弄到了去庐山 的特别通行证,然后就带了华克之、陈成、刘刚三人前往庐山。但是,到了那边后,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

      蒋介石到了庐山以后,这山上面警 戒十分严密,别说带枪上去,就算带把剪刀上山都不行。但是如果不能带枪上山,要想成功刺杀蒋介石是不现实的。经过反复思考和模拟、试验,王亚樵决定买来 10只金华火腿,用利刃剖成两片并把当中挖空,再把枪支拆开,将零件和弹药用油纸包好,放进火腿中间,然后用雨针线缝合,涂上薄薄的盐泥,密封得天衣无 缝。

      一切准备妥当以后,行动开始了。

      这一天,在庐山脚下出现了一副滑竿,上面坐着位贵夫人,其后跟了几个随从模 样的人。卫兵看她的打扮,估计是哪家高官的太太,按说在平时,绝对不会盘查什么,可这时总统在上面,该查的还是得查。这位贵太太十分通人情,任由他们检 查。结果卫兵们只看到些贵重的首饰和几根金华火腿,其他什么也没查出来,于是就放行上山了。这位贵太太就是王亚瑛,其他几个随从模样的即是华克之、陈成和 刘刚。王亚樵本人可能是怕自己名声太大,被人认出来,所以没有出现。

      上山后,经过几天的观察,他们发现,蒋介石喜欢坐着滑竿去太乙峰散心,而且身边没带几个侍卫。于是,他们每天埋伏在太乙峰的几条路上,只等蒋介石出现。敌暗我明,蒋介石根本不知道危险临近,所以,华克之等人信心十足,认为蒋介石这次死定了。

    第2节 一根火腿引发血案


      果然,机会来了。1931年6月14日早上,蒋介石坐着滑竿出现在了太乙峰的古道上,而且,跟之 前一样,他没带几个侍卫。陈成的心情十分激动,蒋介石现在就在枪口底下,一旦他刺蒋成功,不但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更为重要的是,今天这个日子将永远 被世人铭记,而他陈成也将随着今天的事情留名青史。陈成的确留名青史了,只是跟他想的却不一样,他不但没打死蒋介石,反而被蒋介石的卫兵乱枪击杀。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奇怪,王亚樵的计划如此周密,就算是陈成一时心情激动,枪打偏了,不出意外的话,他扔颗手榴弹上去,蒋介石也必死无疑。但是,还没等陈 成把手榴弹扔出去,蒋介石的大批卫兵就从树林中冒了出来,看这架势,分明是事先埋伏好的,只等着凶手现身办事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他们中间出了 叛徒了吗?

      这次的刺杀行动的确是败露了,蒋介石也确实得到了消息,于是派人在此埋伏,只不过泄露消息的不是人,而是他们带来的火腿。 原来,这伙人上了山后,兴奋不已,从火腿里取出了枪后就把它们扔在山上,恰巧被巡山的卫兵给发现了。奇怪的是,火腿中间被人挖空了,里面还有一些残留的铁 锈,嗅之有黄铜味,卫兵们感到此事不寻常,就回去告诉了蒋介石。据说蒋介石听了之后,断定有人利用火腿夹带武器上了山,便不动声色地派了一小股部队埋伏, 然后就以自己做诱饵,把凶手给引了出来。可惜的是,陈成当场被击毙,这事根本无从查起,只得不了了之。

      陈成死后,华克之等人虽还想再 进行第二次行刺,但是,蒋介石加强了戒备,再也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们只好下山。几天后,华克之、刘刚安全抵达上海,他们把庐山刺蒋的行动经过向王亚樵作了 汇报。王亚樵也唯有感叹,如此周密的计划竟然失败于这么小的疏忽,他一面给予陈成家属优厚的抚恤金,一面筹划着新的刺蒋方案。

      广州政 府的孙科等人也在焦急地等待刺蒋的消息,如果此次刺蒋成功,那么届时南京国民政府必然会群龙无首,广州国民政府则将名正言顺地取得新政权,中国的历史也将 因此改写了。只是这一切的假设都因刺蒋的失败而暂时无从实现了。留给历史的是一宗庐山谜案,当场毙命的陈成至今也无人知晓他被葬在何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