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介石日记·1926年

  • 发布时间:2015-09-30 23:38 浏览:加载中
  •   【1月1日】

      中央党部举行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九时,开幕行礼。参加毕,莅东校场阅兵。

      下午,为孙文主义学会事,痛诫惠东升等。

      1926年1月1日,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此次大会,以国民党左派和中共党人占统治地位。大会主要是处分西山会议派的反共分子和选举新的中央委员会。

      在这次大会上,蒋介石第一次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全体委员共三十六名,其中有中共党人九名;候补中委中有中共党人六名。22日,蒋又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全会常委之一,步入中央领导核心组织。下一步是挤掉常委谭平山、林祖涵,以及其他中共党人。

       这一时期,蒋成了广州的政治新星和新闻人物。他作了不少报告,喊了不少口号,尤其高喊联俄、联共,拥护第三国际的口号,“左”得热辣辣的,令人信以为 真。广州政界和苏联顾问们也真诚地为有蒋介石这样的左派而庆幸。殊不知,广州的国民政府正在接受一个大独裁的控制。对此,斯大林当时也完全没有料到。

      蒋介石已经成了实权的铁腕人物,可以为自己打天下了。

      【1月4日】

      晚七时,国民政府公宴,即席演讲本党必可统一中国。

      曰:“古来贤豪,多为舍身济世,求立其志,今欲求主义实行,国家独立,则一身之荣辱生死,尚有顾虑余地乎?”(原为:“古来贤豪历世,本多忧而少乐,有苦而无甘,欲求主义实行国家独立,民族复兴,一生之荣辱生死,皆为一心中事,安有顾虑乎?”)

       1月4日,蒋介石专门谈到打倒军阀,统一中国的问题。他认为,打倒军阀是先打倒帝国主义代理人,实质上仍是打倒帝国主义。因而中国革命的任务是打倒帝国 主义,不承认有反封建的任务。从此,蒋开始向封建主义的立场作公开地转变。对此,中共有不同意见,曾与蒋发生争论。后来(1928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济 南制造惨案时,他又害怕、妥协、退缩了,连反帝也不敢坚持了。

      附蒋介石即席演讲节录

      今天主席与各位同志集合一 堂,我初返省城,与各位同志相别已久,因乘这个机会,略抒一点意见。刚才主席与季将军都已讲过,去年广东军事、政治的成绩,全由各位同志能实行四个字得 来,这四个字,就是“亲爱团结”。各位同志能相亲相爱,倘若我们依照这四个字继续下去,果能永远亲爱团结、则去年可以统一广东,今年即不难统一中国。我对 于今日中国全国的局势,以及本党的前途,都曾仔细观察,常常抱着极大乐观与希望,深信我们中国国民党必能统一中国,而且在本年内,就可以统一。此种工作, 除了中国国民党以外,也再无别个团体可以胜任。因为我们从客观的地位观察,凡无主义者,虽胜必败,而民众已渐渐接受本党主义,所以知道本党能成功。现在我 们的敌人,国内就是一般不明主义的军阀,他们将倒未倒,或已倒而有复起之势的,似乎还有许多。但我们试看任何军阀,都不能在最近时期内继续存在三年以上, 他们没有三年以上的命运。去年此时,奉张的势力可说大到极点,他占领京奉、京汉、津浦三条大铁路,兼并江苏、安徽,直欲由东三省达到长江上下游,然而他现 在已几乎灭亡了。军阀自身的崩溃,即是本党主义的开张,现在种种事实与消息,都可证明本党打倒军阀的目的必可达到,所以中国大小军阀均将倒下,只看本党能 否统一中国。我们因统一广东稍迟,不能利用此次郭松龄倒戈的机会,直捣北京、天津,这是十分可惜的。从敌人内部看去,崩溃一天快似一天,本党今年再加努 力,即可将军阀一概打倒,收复北京,奉迎总理灵榇至南京紫金山安葬。军阀的势力,即使侥幸延长若干年,也断不能统一中国,统一中国的,只有本党。军阀有必 败之道,致败的原因甚多,最大的,就是他们内部自相冲突。内部利害冲突,是因为无主义做中心,一切都以自己利害作主体,所以无论军队,无论什么,都须有主 义。讲主义,中国自然以三民主义为唯一的主义了……不过广东的事,虽然已告一段落,但前途还是很远,而且责任更加重大了,要比去年更努力百倍,方才有成功 的希望。各位同志,去年团结亲爱,今年更加热心努力,我们的革命,必定成功。敬祝各位同志健康。

      【1月6日】

      向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军事。

      晚,出席中央党部政治委员会。

      军校举行第三期学生毕业试验。

      附蒋介石向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军事

       各位代表,今天军事委员会委任谭延同志和中正报告两年来广东军事的经过情形,现在谭同志委托中正来报告,因为军事和政治、经济都有密切关系,如果详细的 报告,那不是一两个小时能报告完的,并且上半天汪主席报告政治的时候,已将军事上重要之点说过一大半,现在中正只可将两年来军事经过大略,及以后军队的组 织和将来进行的方针,向诸位同志说一说。要报告两年来的军事,先要知道两年来广东的敌情。我们对于两年来的军事,可分两个时期来讲,杨、刘未倒以前为一个 时期,杨、刘既倒以后又为一个时期,敌人方面的情形也是如此。杨、刘未倒以前,广东的敌人,势力已是不少,杨、刘既倒之后,敌人的势力便更加集中来压迫 了。我们都知道广东的敌人有内外两部分,内部的敌人,东江有陈炯明、林虎、洪兆麟辈,南路有邓本殷、申保藩辈,大概东江有三万人,南路也有三万人,合计共 有六万人。但当杨、刘未倒以前,除了这些以外,我们政府所在地之下,也有许多的敌人,在那个时候,几乎不能分别谁是我们的敌军,谁是我们的友军,不但外面 的人看不清楚,即军事当局也没法辨清。在这样纷乱之下,稍不留意,军事上便不能处置,实是危险万分,这样不但政府容易摇动,就是本党也非常危险。至于外部 的敌人,那不消详说。第一个要算香港,香港差不多是一切省内外敌人之巢穴,他们政府的兵力,虽只有六千余的陆军和三万多吨舰艇的海军,实力并不怎样强大, 但因为香港是世界帝国主义压迫中国的中心点,他们种种的势力,实在可制我们政府的死命。这两年来,广东的敌人差不多都以香港为反动策源地,陈炯明当然做主 脑,北洋及西南的军阀,亦参与勾结,一切的反动势力都聚集在香港,他们的司令部、参谋部,几乎都设在香港。买办阶级陈廉伯等受帝国主义者的嗾使,密购大批 军械,谋倒革命政府,也是在香港定谋的。除了香港以外,我们的敌人当然是北京政府。北京政府原稿为“吴佩孚”。都帮助陈炯明,想推翻革命政府。以北方军阀 的力量算起来,在广东邻近的福建《周荫人》,有兵力两万人;江西《方本仁》,有两万五千人;湖南赵恒惕,也有兵力两万五千人,其他如云南约有四万人,这些 军队,或帮助陈炯明,或勾结杨、刘,都是受北京指使的。他们又时时运动省内的军队,所以在他们看来,广东已在包围形势之中,不难一举扑灭。尤其是香港和北 洋的海军力,是广东所不能有的。在这样情形之下,我们的革命政府是危险极了。然而本党仰仗先总理之灵,政府至今天天稳固,而且增加了许多的力量,省内外的 敌人已消灭不少,就是香港也想来和我们政府调和,湖南、福建和江西的当局,都派代表来和政府商量共同解决国是,这完全是同志们努力的结果,更可以说是三民 主义的力量战胜一切此着重号为蒋介石所加。现在要报告前年和去年的军事经过:十三年的军事,是继续十二年的军事状态来的,所以我们不能不先提十二年的情 况。在十二年的时候,有一最危险的时期,就是那年冬天粤、滇、桂各军相继退守广州,陈逆反攻直到广州近郊,幸赖大元帅之威力,将敌击退。十三年春,得湘 军、豫军加入,克复淡水、河源,恢复了十二年的形势。唯其时滇、桂两军分驻西、北两路,受了陈逆的运动和香港政府的挑拨,已不想作战了。他们不但老师糜 饷,而且日日设谋推翻政府,替帝国主义者做工具。当时总理看见这种情形,深知此种假革命式的滇、桂军,再不足恃,几乎没有一天不想离开广东,另谋发展,而 滇、桂军在那时候,还是耀武扬威,他们的目光中,简直没有党、没有国,大胆去做种种不法的事,所到的地方,没有不被蹂躏的,不特政府不能命令他,他直要来 命令政府了。在这样的骄兵悍将之下,广东人民的痛苦当然不消说得,十三年中的罪恶,真是描写不尽,凡看见这种情形,有良心的革命党员,如何能不悲愤而立誓 消灭他们呢?在本党改组的时候,中正从莫斯科回来,总理知道要发扬革命事业,非有忠实的党军不能成功,欲使党军根本坚固,必须党军军官彻底了解主义,于是 在未练党军以前,有先练党军军官的必要,所以总理就任命中正筹备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民国十三年五月,在黄埔开学,但其时只有学生四百六十几人,军械 既少,经费又没有着落,因为所有的广东财政,都由滇、桂军把持去了,因之什么事不能做,不但学生求学不成,学校全部都几乎不能支持。当然这里面有许多曲 折,更有许多障碍,因为反革命的军队知道了军官学校的目的,就深怕我们成功。他们知道我们成立这个学校之后,一定要消灭他们,他们就不能再搜刮人民脂膏 了,所以千方百计想来破坏。总理虽然想处置他们,但也没有方法,后来得了一块试金石了,就是当曹、吴将倒的时候,总理就主张北伐,总理明知北伐没有把握, 然而与其坐而失败,不如出兵北伐,来死中求生,还可试验他们军队是否能受指挥,借此且可分别清楚。所以那时受总理指挥去北伐的几枝〔支〕军队,我们知道他 们是真革命的,此外就可断定他是不能服从政府的了,所以北伐虽然没有效果,但在认清敌军、友军这一点上是很可纪念的。北伐的时候,在省的滇、桂军颇起恐 慌,因为他们做贼心虚,深恐北伐军成功,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初闻北伐军胜利,几乎如丧考妣,后来北伐军失败,便高兴到了不得,中正那时在广州,看见这 种情形,已断定像他们这样叛党的军队,非消灭不可了。还有商团购械事件,现在也须补说一下:那个商团,本不是代表全体商人利益的机关,他们受了英帝国主义 的嗾使、买办阶级陈廉伯的愚惑,密购大批军械,想推倒革命政府,而来组织商人政府。这个问题,汪主席报告中已经说过,现在中正只借来证明滇、桂两军的态 度。当时陈廉伯密购军械,总理早已知道,在两星期以前,即吩咐我注意来往商船及一切船只,要缉私运军火,我接到了命令,就留意往来的船只。果然两星期后, 挪威商船装了许多枪械来了。该船开到广州,总理即令其停泊黄埔,遂将军火起存军官学校。那时做税务司的英国人,表面上虽说是中立,事实上还是来设法阻挠, 并拿出强硬的手段,说这些枪械是有护照的,要用他的海军来保护。我对他说,“若是你拿海军来保护,我就可以拿黄埔要塞大炮来打你海军。”到后来滇军还要出 来干涉,说这些枪械是滇军领有护照,政府不能扣留。先大元帅处此骄兵悍将淫威之下,也没办法,只好曲予优容,到底将枪械交还商团。不想商团把军械弄到了 手,就在广州市中密布侦探,监察各机关的行动,演出种种轨外不法的事情,后来滇军无法,只好让革命军来进攻商团。然而我们要明白商团敢于谋叛,实在是滇、 桂军造成的,商团缴械以后,黄埔军校就应用这批枪械,成立了一个教导团。那时滇军仍然极力设法,想破坏军官学校收用此种枪械,我们也绝不让步,对他们说: “你们如果有本领,就来打黄埔,否则你们不要讲话。”总括民国十三年一年的经过,可以说是党军之军事准备时期,东江逆军军事苟延残喘与反革命者军事勾结的 时期。我们有了彻底解决的觉悟,乃作彻底解决的准备,有了这民国十三年的准备,乃有民国十四年的新发展。现在再说民国十四年的军事:民国十四年第一件重要 的事是东征,因为当时陈炯明得到了北京伪政府与香港帝国主义者之帮助,便来反攻广州,当时省内谣言蜂起,差不多广州是必失的样子,现在看来固然可笑,但当 时形势确是很严重,所以开了一个军事紧急会议。且因黄埔教导团成立,第一期学生毕业及第二期在学的已有一千一百人,入伍生已有一团,而粤军也竭力整顿,所 以分兵三路东征。粤军及黄埔教导团任右路,攻淡水;桂军任中路,攻惠州;滇军任左路,攻河源。各军于1月20日以后开动,黄埔教导团于2月1日出发,次第 克复东莞、石龙,13日攻淡水,14日拂晓完全克复,然其时中路和左路并未前进。19日,右翼军由淡水前进,与敌人的援军洪兆麟遭遇,又攻破之,相继进克 平山,直下海丰,而中、左两路仍未发动。三月上旬,右翼已完全占领潮、汕,13日,破林虎主力于棉湖,15日,又进安流,17日,克五华,19日,复兴 宁,林虎乘夜逃去,粤军亦沿韩江克梅县、大埔以达蕉岭。这时候,中路和左路依旧没有发动。我们当初很奇怪,其实他们早已私通了陈、林,以为右路让你去攻, 中、左两路已勾结妥当,任你右路如何得胜,只要中、左两路一退,敌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广东政府是不直〔值〕一击的。他们不料三民主义的党军进行得那样迅 速,以致诡谋失败,这实在是总理的威灵,也是各同志为主义而努力的结果。但省城外的敌人虽然减少了一部,而省城附近的敌人实在没有减少。杨希闵总滇军,刘 震寰总桂军,借革命之名,行军阀之实,养寇自重,既不戳力于东江,还要北联段、吴,南联滇、唐,谋叛之心,蓄积已久,到我军克复兴宁,搜得林逆与他们密电 底本,反革命的阴谋,越发暴露了。那时政府,已知非打倒杨、刘不可,其他各军也觉得忍无可忍,再不同心协力,则政府必不能存在。朱益之、谭组安两同志代表 都来汕头会议,廖党代表及汪精卫同志也来列席,大家一致决定讨伐杨、刘,于5月下旬发动,到6月13日那一天,便大破逆军二万余于广州近郊,不及六小时, 完全消灭了杨、刘反革命势力,这是本党的一个生死存亡关头最重要的纪念。杨、刘已倒,论理敌军与友军可明显分别了,但实际上还不能真正认识,因为较大的势 力虽已铲除,而许多不好的零星部队,还是跃跃欲试。尤其以廖案发生后,发觉内部叛逆分子的阴谋,失意的政客与跋扈的军人勾结起来,想推倒我革命政府,于是 八九月之间,将东莞郑润琦部、石龙莫雄部、省城梁士锋部及江门梁鸿楷部,皆于最短时期内解决。到了那时,除了东江陈逆余孽再想反攻外,其余的确都是我们政 府所能命令的革命军了。我们知道反革命扫除以后,应在整顿及建设方面赶快去做,就将一切名目不同军队重编,因为本党是为国民革命而奋斗,所以就总称为国民 革命军。当时分为五军:第一军,为黄埔的党军,加以忠实的粤军;第二军,为谭延同志的湘军;第三军,为朱培德同志的直辖滇军;第四军,为西江粤军;第五 军,为河南李福林同志的福军。国民革命军既成立,国民政府便更加巩固了。现在要报告国民革命军成立以后的情形,除了上段所说解决各种反革命军以外,还要补 讲一件事。那时魏邦平受了香港政府二百万的贿赂,假装来入党,阴谋推翻革命政府,同时川军熊克武所部,又突然来粤,政府虽早得有种种报告,但因川军远道来 归,不惜曲予优容。不料事实相逼而来,缉获了陈炯明代表张炽万,得到确实的供证,送于9月20日将熊克武扣留,其所部亦由二三两军协同解决。魏邦平本为廖 案要犯,梁鸿楷等都与有关系,这已由汪主席报告。但还有一点,是很重要的,就是廖党代表被剌以后,政府发觉了朱卓文主谋,即发令缉捕,但梁鸿楷竟敢说“杀 廖仲恺有什么稀奇呢,若是朱卓文为反对党而行刺,那么朱卓文尽管出来,一切由我担保”这句话,实在可以表示他们反革命的证据了。当时内部既已肃清,政府便 决定二次东征。东征军各部,自10月1日陆续出发,8日以前,在增城、石龙、茶山一带集中完竣,按照作战计划,首攻惠城。12日晚,合围,14日午后,即 告克复,团长刘尧宸等死之。惠州即下,遂令第一、二、三各纵队分途前进,第一纵队出海丰,第二纵队出三多祝、紫金,第三纵队出河源,限各纵队于22日以 前,占领海丰、高潭、紫金、河源之线;11月3日以前,第一、二纵队占领潮汕,第三纵队出五华、兴宁,向梅县、大埔追击。各纵队均本此计划前进,协同作 战。安流、双头之役,破林虎主力万余,缴械达六千余枝,洪逆所部,在海丰、河婆亦迭为我第一师所挫,第三纵队亦屡破熊逆部于五华、兴宁,逃窜闽边之残敌, 复被我追击队大破之于永定,肃清潮梅,为期仅一月耳。至于肃清南路,也很迅速,邓逆本殷,当东江战事紧急时,勾结魏邦平、梁鸿楷等部下,大举来犯,进迫江 门,初由陈铭枢师长率部进剿原稿为“独立支持”,蒋介石改为“进剿”。后有二、三两军相继加入,东征军亦抽调第四军由紫金班师回援,朱培德、李济深两同志 先后为总指挥,我军军威大振,屡次大破敌军,高雷、钦廉,次第肃清。现在广东全境仍被逆军盘踞的,仅余对海之琼州,势穷力蹙,也不难指日荡平。最后要报告 今后军政的进行计划。现在的国民革命军,完全在政府管辖之下,一个命令出来,可以动员的人数,有八万五千人,枪械也有六万杆。士兵的饷额,有一定的预算, 士兵的生活也较前改善,又有各学校陆军学生六千人,足抵一师之数,再用些精神,积极整顿,本党的力量就不难统一中国。现在当先专力于肃清土匪,使省内以后 虽无军队,亦可无虞,我们便可实行打倒一切军阀的工作。所以我们在今日,不怕一切的反革命派,只要我们一致团结起来努力奋斗,就可以完成总理未竟之志了。 我现在敢说一句,我们的政府已经确实有了力量,来向外发展了。还有云南的唐继尧,他也野心很大,没有一天不想推翻革命政府,来攻广东的,但是他的实力很有 限,内部也不一致,已成强弩之末,即使他不顾后方,竟向广东来攻,广西的兵力也尽够应付。现在广西当局,是很忠实于我们国民政府的。这两年中的军事,总括 起来说,有13年积极的准备,才有14年统一广东的成绩,我们从今以后,只要接受总理的遗嘱,继续努力奋斗,国民革命的成功,当不在远。最后还有要声明一 句话,这两年来国民革命军小小的成效,实在是三民主义的力量来战胜的,革命军所到的地方,人民都来切实帮忙,不仅表示热烈的欢迎而已。所以革命军实在是人 民的军队,革命军的武装实在是人民的武装。

      【1月10日】

      晚,在军校宴大会代表,即席讲演各代表对本党负继往开来的使命与解决本党纠纷的意见。

      附蒋介石在军校宴大会代表,即席讲演

       本党不幸,我们总理死了,可是他的精神还是长存不朽的。现在总理的精神,寄在哪里呢?就是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诸同志的身上。今天我对诸同志的报告,就和 对总理报告一样,不敢有丝毫文饰,因为大会是秉承总理遗志,继续总理生命一个关键,各位同志,对于本党负有继往开来的责任。本校是党的学校,是第一次全国 代表大会的产物。可以说无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即无黄埔军官学校,并由此可以明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使本校滋养生长的一个机会……第一期学生,原只有 460名,但连第二三四期已毕业未毕业的,今天共有5540名学生了。可是第一期学生而今只存140名了,其余的都是非死即伤,其中派去外省宣传的,不过 是最少数。不幸学生们死伤了这许多,而且今天各位到此,已不见总理和廖党代表,与我们奋斗不怕死的已死学生同志们。我们想到这点,实是说不出的悲痛,想各 位代表的感想,亦是如此的。我们的革命口号“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都是总理生前定下来的……我们大家明白,现在中国问题完全是一个世界问题。你 看现在北京的段政府,虽然是北方各省所承认的政府,实际并不是中国政府,是一个各国帝国主义者的政府。我们由此可以看明白革命的意义,用兵的意义,以至联 俄的意义,无论对内对外,都不过是单纯的打倒帝国主义的意义而已……可是本党却为此已起纠纷,尚希各位在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里设法解决这一点纠纷。不幸总 理已长逝了,各位代表同志,以及本党全体同志,不能使总理复活,问他到底谁是谁非,但是总理虽已不在,我们可以推想总理如果今日还在,当着本党这样纠纷的 时候,是怎样一种心理呢?我敢代表总理的心理,贡献于各位同志之前。如果总理处此难境,一方面对于违反纪律的党员,固是很痛恨愤激,然而一方面对于本党分 裂的险象,尤必是很悲哀悯惜,而且是很不安的。那么,究竟有什么方法来解决这纠纷呢?我以为只有两种办法:一方面是要整饬纪律,对于犯法的党员,是要严重 处罚;一方面是要安慰总理的灵魂,不使本党分裂。这样既可以整顿纪律,又可以团结同志,我希望代表诸同志,对于本党内部要如此着想,来处理一切,则各种纠 纷不难迎刃而解了。此次全国代表大会,是本党百年大计所托的大关键,这个责任,是比总理存在时候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更加重大了。各位代表同志,对于我今天 的话,不要看做是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所说,要看做是一个本党同志对于各位亲爱的全国代表同志,关于本党生存存亡的关头,所贡献的几句说话。还希望各位同 志在大会未议决以前,各个发表意见,但既经议决以后,务要全体服从,不能再有异议。今天最痛心的是我们总理已死,使得我们说话没有根据,弄得本党如此情 形。总之,我们只有谨守总理生前的策略和死后的遗嘱,务要以总理之心为心,总理之志为志,切不可使总理在天之灵稍有不安,这是兄弟对各位同志最忠实的贡 献。知我罪我,在所不计。今天各位既已到此,多请指教。

      【1月11日】

      上午,主军校总理纪念周,讲明举行此纪念意义。

      呈请任命刘效龙为入伍生第三团参谋长,该团第一营营长陈复兼团附。

      孙科由沪返,下午,来谈团结本党办法。坚决主张西山会议案不提出于此次大会,或竟保留至第三次大会再决也。

      对第三期学生临别讲话,解释生活与生命的意义。

       1月11日孙科从上海来到广州参加二全大会,下午蒋介石就找孙科谈“团结本党办法”,实际是设法帮助右派抵制大会对西山会议分子的制裁。蒋介石是根本不 赞成处分西山会议分子的,开始他主张“西山会议案不提于此次大会,或竟保留至第三次大会再决”,先将这个问题搁置起来,等时过境迁,不了了之。可惜西山会 议影响太大,与会代表不可能不闻不问。迫于形势,蒋介石阻挠不成,便设法减轻对这些右派分子的处分。当大会正式讨论制裁西山会议分子提案时,蒋介石利用汪 精卫出面,以第一军及黄埔军校代表的名义,首先对“弹劾西山会议案”提出修改建议,主张只开除邹鲁、谢持两人的党籍。林森、张继、居正、沈定一、石青阳、 茅祖权、付汝霖、石瑛、覃振、邵元仲等人,只给予书面警告,叶楚沧只免除上海民国日报总编职务。戴季陶训令处分,但仍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其他重要右派人物 如孙科、吴稚晖等,完全未受任何处分。并且还要其他参与西山会议的右派“都回来”。

      从宽处分西山会议分子的修正案,完全是由蒋介石一 手炮制,由汪精卫出面,迫使大会通过的。蒋介石建议从宽处分右派,还打着孙中山的旗号,他说这个从宽的主张是“以总理之心,设想总理还在”而提出来的。其 实这是对右派的妥协,为多数西山会议派分子开脱罪责。可是这时右派分子正在上海筹备他们自己的“二全大会”来和广州的国民党中央唱对台戏,同时右派分子通 过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看到了中共的让步,汪精卫的软弱和蒋介石的逐步得势与向右转,于是右派分子更坚定了“联蒋倒汪”的策略,并加紧了对广东革命 政权的分化破坏活动。

      附蒋介石对第三期学生临别讲话节录

      在本校一年当中,本校长对于各同学不能照预定的教育方 针,常常亲自指导,不能使各位得到充分的学问,这是自己责任上觉得很抱歉的。本校已办过两次毕业,第一期学生可说由我个人亲自指导出来的多,其中虽不能完 全照预定计划做到,但只在精神上说,差不多有十分之八,做到原来的希望了。到了第二期学生时代,因有东征之役,驱逐杨、刘之役,就不能专心一志,如教育第 一期学生一样,我已是很抱愧了。现在第三期学生快毕业了,无论精神上、学术上,都觉得不能照本来的希望切实做到,深怕各位出校之后,到各军队里,或到社会 上服务,不能完全做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现在各位差不多就要离校,与我见面的机会更少了,所以这几天中,抽出若干时间和大家讲讲,请留意记着,并且实实在 在照我所讲的话去做。一、二、三各期同学的工作比较起来,第二、第三期差不多,如出征东江、驱逐杨、刘都参加的,第三期同学虽未全数参加战斗工作,但是经 过杨、刘之役、沙基惨案这二次奋斗,在事实上有很大的价值,在历史上有很大的光荣,所得的各种经验学问,比较在书本上、操场上所学得的,更加切实些。这是 很不容易得的机会,不好当作极平常一回事,反将自己经历过的宝贵而光荣的历史不牢牢记着。其余在各舰上,或要塞上,作种种勤务警戒的工作,事实上亦可得到 许多经验和学问,所以第三期同学对于各种学科,虽不能完全依照计划去做,而实际的工作却比旁的军官学校两年、三年毕业的好多了。各位关于自己在校的历史, 要从头回想,未进本校之前做过了什么事,进了本校之后又做过什么事;未进本校之前我的思想怎样,习惯怎样,行动怎样,进了本校之后我的思想怎样,习惯怎 样,行动怎样。现在一点一点笔记下来,五年十年之后,拿来比较印证,于人生有很大的关系,很大的趣味。所以我说各位学生未进本校之前,是一个人,既进本校 之后,另外又是一个人了。别说五年十年之后,就是现在闲暇时候,能拿出笔记来看看,也是很发警悟的。如果自己的思想、习惯、行动有不对的地方,就要在事实 上改正,若是得过且过,苟且敷衍,不但枉过了从前辛辛苦苦的生活,而且做人没有根据,没有把握,甚至潦倒一生,这就不对了。以下再讲我们怎样做人,怎样能 尽我们做人的责任。我们人生最要紧的就是人生的“生”字,分析开来,有二大别:一曰生命,一曰生活。生活的目的究竟是怎样呢?如果一个人的生活,只管他自 己个人生活,而不问团体的生活怎样,全人类的生活怎样,这是一般动物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所谓人的生活,是要以增进全体人类的生活为目的的。讲到我们个 人的生命,今天死或是明天死,是不知道的,像第一、二、三各期学生,已死了不少,东江之役,沙基之役,杨刘之役,死了许多同学,我们要是不明白生命的意 义,就是为奋斗而死,也要觉得冤枉。我相信已死的同学都明白我这话,并且都是很快活的,因为我们的生命不是片段的,而是继续的。比方总理死了,而我们不 死,总理的事业仍旧有人继续下去,这就是总理的生命不死。比方我死了,而你们大家不死,我的事业有人继起,那就是我的生命不死。大家能明白这点,生死念头 就可打破,并且要知道我们做人,就要做个气节,若被人压迫,受尽种种痛苦,种种耻辱,而不自振作,这样就算你活到一百岁,对于国家、人类有什么益处?倘若 我们死后对于本党及人类能有益处,立即去死,也可以的。所以古人云:“生而辱,不如死而荣”。又云“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们的死,只要有光荣, 只要重如泰山,那就随便什么时候可以死的……为什么人才这样缺乏,要知时代不同了。因为从前的陆军学校,如保定、云南各处军官学校的学生,学问很好的,固 然是很多,但是明白现在时代的趋势,及了解现代政治经济及革命主义的人,就很少了,因此本校毕业学生更要努力用功,来为革命使用,革命才有希望……第三期 同学的责任很大,因为这期学生不毕业,军队、学校的官长就无法补充,亦就无法整顿。将来分发各队各部处去见习,总要真心实力的去做事,要革学校和各军队窳 败的命,不要学不好的榜样。现在军队里习惯、行动渐渐变坏了,像早间晏起,夜晚外宿的,是常有的事,再不注意改良整顿,长此下去,我们革命的精神就没有 了。所以希望第三期同学不要看不好的样子,要实行真正的革命。第一、二期同学的勤劳和勇敢,兵不向前,自己向前去等等,是很可效法的,但有许多弊病,渐渐 发生,若没有第三期补充上去,就怕和北洋军阀相同了。这样不特革命无望,总理生命也快断绝了。所以我很希望第三期同学努力奋斗,彻底做到我的话。

      【1月12日】

      坚决主张西山会议不必提出于此次大会,或竟保留至第三次大会在决也。

       蒋介石企图采用阻挠、拖延的办法,抵制大会对西山会议派的严肃处理。但蒋介石的主张,没有被大会采纳,“弹劾西山会议派”的议案终于列入了议程。蒋介石 眼见阻挠不成,为了设法减轻对西山会议派的处分,并准备下一步的中委选举,又于1月12日晚即大会正式讨论此议案的前夜,急匆匆地召集了国民党军第一军及 黄埔军校出席大会代表的紧急会议,并邀请汪精卫列席,讨论“对第二次大会提案及选举名单”,直到次日凌晨一时后始散会。这次派别会议由蒋介石统一了各人的 思想步调,决定一致要求大会应从宽处理西山会议派案,并请汪精卫出面向大会提出建议。

      1月13日,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讨论 “弹劾西山会议”案,首先由路友于代表提案审查委员会提出四项处理意见:(一)谢持、邹鲁拟以永远开除党籍处分;(二)居正、石青阳、石瑛、茅祖权、覃 振、傅汝霖、沈定一处以暂时开始党籍一年之处分;(三)张继、林森、邵元冲、叶楚伧、张知本拟以用书面警告处分;(四)戴季陶拟由大会训令促其猛省,不可 再误。路报告之后,汪精卫即按12日晚黄埔军校会议的决定,向大会提出修正意见,建议“把第二项暂时开除党籍的都并入第三项办理”。此案经过激烈的争议, 由大会作出了“弹劾西山会议决议案”,于16日会议正式通过。依照大会决议案,分别给予谢持、邹鲁二人永远开除党籍的处分;给予林森、张继、居正、沈定 一、石青阳、茅祖权、傅汝霖、石瑛、覃振、邵元冲、叶楚伧等12人书面警告;戴季陶仍按原议由大会予以恳切之训令,促其猛省,不可再误。

      这个从宽处理西山会议派的决议案,是由蒋一手策划,并由汪精卫出面建议大会通过的。

      【1月13日】

      上午,向全国代表大会指改良士兵经济生活案。

      下午,点第三期学生名(凡九百人)。

      晚,对第三期学生讲明白自强之道。

      曰:“谁人可侮,(因而侮之,故)人类自强耳。”

       蒋介石抓到党权之后,更没有放松抓军权,在他掌握的第一军中,所有掌权的队长几乎都逐渐换上了他的亲信。1月13日,他又向国民党二全大会提出了“改良 士兵经济生活案”。他在提案中说:“本党革命,原为求大多数民众之生存,三民主义,自重民生,士兵为农工化身,为民众之一部,且为革命前途之一员。无论平 时战时,实较其他民众为尤苦……若不急速从事实际上之改善,为士兵者,将不免对革命事业的所怀疑……一官所得,数十倍于一兵,虽事有劳逸,级有高低,而何 至若是悬殊,若不急速从事饷章之改革,为士兵者,对革命之特点,即将无所认识。”蒋介石这样做,一来从财政上为他掌握的军事方面多争得了军费,又在广大士 兵面前树立了爱兵的形象,进而巩固自己军界领袖地位。

      附蒋介石向全国代表大会指改良士兵经济生活案

      本大会依照第 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所决定之对内政策第八条,及关于感化游民、土匪,及殊遇革命军人之决议案,应决定责成国民政府,在最短时间内制定改良士兵经济生活方案, 并颁布施行。列强帝国主义者,以经济侵略为目的,用政治、经济、文化各种手段侵略压迫,中国因此沦为次殖民地之国家。帝国主义利用军阀与军阀间造成内争, 中国因此又形成军阀及帝国主义共同捣乱之残局。外货大量侵入,手工业工人、小商人无力竞争,生活品价格日昂,农产品价格不能与之促进,因此手工业工人、小 商人、多数之农民,皆被迫失业,饥寒交迫,非劫掠以图苟全,即从军以求生存。军阀从而利用之,组成军队,以少数金钱,操其生死,饷值固低,又加以虐待剥 削,当兵者不但不能养父母妻子,甚至不能自养。此即中国一般士兵之生活状况,亦即本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之所以有对内政策第八条之规定,及殊遇革命军人之 决议案也。年来本党革命进程已有一日千里之进展,虽系乎大多数民众奋斗之结果,而革命军人,尤其是最可敬可怜之士兵,出生入死,亦不为无功。现革命军之士 兵,除增高革命地位及人格,不受官长苛刻剥削外,而其经济报酬仍低于极点,即能按月发饷,每月所得者,上等兵亦不过十一元,一等兵十元零五毫,二等兵仅十 元。粤省生活程度之昂,每日粥食一餐,蔬食二餐,每月至少须费六元或七元,所余者仅三四元。被服虽由公给,而添置鞋袜,理发洗衣,以及一切零用,所得实不 敷所用,遑论其有家有室,而为仰事俯畜之资也耶?人莫不求生存,革命原基于生存上之要求,主义实为救生之工具,当兵者处处皆有死机,非为求生,岂为求死? 其所以舍生而求死者,亦即所以由死而求生也。本党革命,原为求大多数民众之生存,三民主义首重民生,士兵为农工化身,为民众之一部,且为革命前途牺牲之一 员,无论平时战时,实较其他民众为艰苦。事业之辛艰如此,生活之低落又如彼,若不急速从事实际上之改善,为士兵者,将不免对革命事业有所怀疑。革命军中官 兵之报酬,不应相差过远,现尉官薪饷尚属平允,而自校官以上,少者一百六十元,多者竟至四五百元,一官所得,数十倍于一兵,虽事有劳逸,级有高低,而何至 若是悬殊?若不急速从事饷章之改革,为士兵者,对革命军之特点,即将无所认识。本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虽订有改良士兵经济生活之政策,及殊遇革命军人之议 决案,卒以事实之限制,迄今尚未有改良士兵经济生活之具体方案。现革命根据地之广东,将近统一,革命基础逐渐巩固,行将秣马厉兵,出定中原,革命军效死疆 场之精神,深赖本大会有以鼓励之。且士兵对于本身生活问题业经有所感觉,军中各级党部及小组,皆已有深刻之提议及讨论矣。缘此代表等本诸士兵舍生求死之目 的,士兵生活之现状,及本党之精神,提议本大会依照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所决定之对内政策第八条,及关于感化游民土匪及殊遇革命军人之决议案,应决定责成国 民政府,在最短时期内,制定改良士兵经济生活方案,并颁布施行,此关系国民政府全体行政,故必要政府全盘筹划,审慎制定,以不碍全体行政为主眼,代表等躬 参行伍,目击士兵生活现况,本士兵之要求,认为本大会应本本党之精神,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决议案,作进一步之议决,俾在最短期内,国民政府得有改良士 兵经济生活之实施,不但使本党旗帜下之革命军得继续努力革命,即全国军阀统制下之军队,亦将闻风兴感,不战披靡矣。爰作建议,敬候公决。提议人蒋中正。

      附蒋介石对第三期学生讲明白立自强之道节录

       各位进了本校,校中不能照原定的教育方针实施,致使大家没有得到什么学问,并且还染了许多不良的习惯,这尤其是我所最不安的。各位要自己明白,你们现在 虽然毕业了,而实际程度还比不上陆军中学,不但学术科差得很远,就是政治思想,党员责任,也没有什么彻底了解……教育目的最大的一点,就是要希望受教育者 自己去研究,自己去管理,才有进步,不是硬要靠教育者来监督的,否则教育结果必定不好。我希望各位以后无论在何地何时,要时时自知政治知识不足,军事学问 不够,再自己努力研究,才有进步。若是没有本事,将来去打仗,无异把自己生命送给敌人一样,不但把自己生命送给敌人,连本党生命、同志生命也要送给敌人 了……我们更要觉悟,教育这件事,一定要被教育者自立自治自强,因为他人是不可靠的,如校中官长对于学生生活非不关心,要是学生自己不注意卫生,不保重身 体,无论长官如何关心,也要害病。非特官长不可全靠,就是自己父母,也不可全靠的。因为自己不能自立自强自治的人,一定不会有根本觉悟的人生观,来改造他 自己恶劣的习惯和环境,这样就是到老死了,也是个冤枉虫,决不会有成功的。各位出校以后,就要教人管人了,最要留心的,是将本校的种种缺点,自己亲历过的 种种苦痛,彻底研究他的原因,不要使受教育者将来也受著和自己受过的痛苦。若以为现在毕业了,像还债一样,已算是还出头了,这些事一点不留点研究,那就不 行了……我们更要明白,中国的现状已纷乱极了,军阀的横暴,百姓的苦痛,都到了极点了,看了这种情形,就知道革命已到了成熟的时代了。古人说“乱极必 治”,这个因果律是决不会错的。本党既要革命,就要拿平治国家的责任和事业担负起来,本党的教育基础是在本校,所以本校的主人翁——学生,就要担负这平治 的责任……大家不要以为改革政治或武装打仗的时候,才算是革命,须知革命的范围是很广的,饮食、起居、言行都在革命范围之中。如果革命不在生活上习惯和社 会制度著意,而专在军事上、政治上注重,那就不是真正的革命了,在战场上打敌人,不过是革命之一种,至于打破自己的恶环境、恶习惯、恶思想,在革命工作 中,更是占最重要的一部分。凡自己承认是一个人的人,就要求进步,就要实行革命,因为不革命不能进步,不进步的人,就像死人一样,不能算是人。何况现在的 时代比20年前总理恶战苦斗的时代,是容易得多了,而且我们总理为我们造成现在这样已成的局势,我们如果承认是总理的学生,就要来自立自强,不要把总理所 造成的革命基础,由我们手里来破坏了。革命固然不能带一些英雄色彩,来想成一个伟人,但是我们先要承认自己是豪杰,并且要明白革命是非常的事业。革命工作 只有豪杰才能担当得起来,只有豪杰才能百折不回,生死如一。孟子说:“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我们生在现在的时代,不要以为自己才力不足,学问不 好,便生了灰心,我们若要担当非常事业,非常使命,定要发奋自强,才可算是革命党。凡是一个人,父母生下来的,全是有血性有志气的,只要我们不消磨这志 气,直养无害,自强不息,那什么事业都做得成功。我常说外国人是人,中国人也是人,总理是一个人,我们也是一个人。俄国人能在6年之中,创建苏维埃共和 国,打倒他国内专制魔王及一切军阀资本家,并且打退国际帝国主义,这并非俄国革命家有三头六臂,实在他们能自立自强。我们革命革了十几年,还不能成功,并 非我们总理不如列宁,实在我们中国社会与环境太坏,有血性的人,亦变成惰性了,有志气的人,竟变成暮气了,只知自私自利,不能自立自强,简直变成了一个半 死半活的人,被别人压迫欺侮,也不以为耻辱,毫无血性,毫无志气,这样革命怎能成功。官长和学生共同奋斗,来完成革命,这并不是靠官长,实在是靠你们学 生,如果没有你们学生继续上来,革命事业就无希望,既无希望,还要枉费许多精神做什么?本校长所以要这样很严厉的督促你们,全是要你们事业赶紧成功,亦是 要希望从速实行主义,完成大家革命的责任。我希望各位以后无论在何时何地,总要把个人权利放在后面,遵守纪律;对于同志,相亲相爱,团结精神,万众一心。 果能这样,不怕他敌人如何坚强,没有不被我们打倒的……我相信各位现在都是很廉洁很高尚的青年,决没有贪利营私的思想,并且相信各位都是一个豪杰,必能担 任总理遗下来的责任。但是各位要知道现在我们党军里,已有许多的坏现象,像嫖赌、奢侈、骄矜、贪黩、懒慢,种种的怪象逐渐出来了……我们要作为自己的一个 宝鉴,时时牢记我的话,打破恶环境,创造新生命,这样,我们革命军才有希望。我每天接到的信不下数百封,但没有可以使我快乐的,唯有得到学生报告本校的弊 病的信件,如获至宝……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