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介石日记·1925年

  • 发布时间:2015-09-30 23:37 浏览:加载中
  •   【1月1日】

      上午,军校开纪念南京政府成立,阅操,施训。十一时,率第五、六队学生,经黄花冈七十二烈士墓前宣誓,并遍拜史(坚如)、邓(铿)、朱(大符)、伍(廷芳)四先烈圹。四时,在粤军总司令部宴会。九时,回校。

      附蒋介石训话节录

       今天是民国14年起头的一天,我们革命军上自官长,下至士兵,所有主义、学问、志向、思想都要像今天元旦日新起来。从今天1月1日起,我们革命军的口号 是杀陈炯明,无论是起居、饮食、上操、受课,都要念念不忘的……今天元旦日,本校长特祝贺官长们、士兵们,大家身体健康,革命成功;并且大家家里父母妻儿 都得安乐。中华民国万岁!孙大元帅万岁!万万岁!黄埔陆军军官学校革命军万岁!万万岁!

      【1月3日】

      对军校第五、第六队学生演讲种种教育。

      附蒋介石对第五、六队学生演讲节录

       今天第五、六队学生搬到北校场分校里去,以后教育可以集团,对于管理上,教育上一切都方便了……本校的特点优过别的学校的地方,就是精神教育。第二总队 精神教育太缺,所以纪律太差,这是本校长同教职员应当抱愧的。我现在因为事务太多,时间太少,不能像对于第一总队,至少每星期抽出一两个小时来讲思想、主 义、军纪、风纪,但是我的精神更萦绕于各位身上,不能须臾或忘了……现在中国的社会制度,是一种宗法社会制度,是一般自私自利的人组织一个统系,使百姓们 受痛苦,如军阀中的曹、吴等。他们只知道割据地盘,以少数人为中心,不顾国家的危亡;要是打了胜仗,就分别委某某为某省督军,人民的租税,国家的经济,都 受他们支配中饱,使人们痛苦流离。我们如不打破这种封建制度,终究是要亡国的……社会的进化,是天天在那里革命的,革命如停止了,社会就不能存在,试看历 史上没有哪个时代不革命的,所以我们非革命不可……我们的生活不是单为一人一家求生活的,是要为增进世界上一般人类的生活平等,所以要革命,要认定主 义……革命党所做三民主义的革命事业,就是杀身成仁的圣贤事业,所以我们要做圣贤,就要入革命党,不做革命党成仁取义的人,就要做反革命党不是人做的事 了。还有各位在学校里,极要留心校训“亲爱精诚”四字,谨记勿忘。我们校里为什么要集合全国的青年在一块儿,就是要思想统一,精神团结,同生共死,万众一 命,要是革命同志不能相亲相爱,便完全背反本党的主义、本校的宗旨。“精”是精益求精,“诚”是诚心诚意,大家同志,要同手足一般,同一目标,同一主义, 向革命路上走。祸福生死尚且要同,还有什么可以不同呢……各位人校时候,是在预备教育期间,当然是很严的,预备期满之后,便要学生养成自治自动的能力,不 必等官长来监督。但是现在我看见你们寝室外面的草鞋和里面的毯子,乱七八糟地放着,而且尘土满地,还有小便不在小便池里,如此全无军人的人格了。因为尊重 人格,就是提起精神,无论官长在否,都是同他在旁监督一样。革命军要尊重纪律,尽忠职务,这两句话切不要忘却了。外面有四十几万革命党员,但都没有受过党 的训练,所以我们革命没有结果,我们受过训练的学生,若也是如此,革命党就要破产了。你们还要知道同学和同志的关系,我们校里有一千二百多学生,有一个坏 的,就将全体的学生累坏了,同学总要同生死、共患难,和衷共济的去革命,这才是本校教育的方针……

      【1月6日】

      编《精神教育》完帙。

      制定革命军连坐法。

      在分校对官长学生讲演。

       蒋介石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采取种种措施,企图建立一支效忠他们个人、任他们驱使的私家军队。正是在这一点上,蒋介石的思想和他们最合拍。蒋介石在解释 革命军的官兵关系时,就毫不掩饰地宣扬这种封建观念,他说:“只要带兵官长,待遇士兵像待遇自己子弟一样,诚心御下,实力奉行”,就可以“把所带的兵放在 自己掌握之中,叫他东就东,叫他西就西,叫他生就生,叫他死就死”。所以,蒋介石本人从一开始就极力以黄埔军校为中心,建立他这个校长和广大学生的特殊关 系,宣扬他对自己的部属和学生有如自己的子弟,以便把黄埔培养的官兵变成他的嫡系军队。这时期蒋介石在黄埔军校也制定了各种法令条律,其中他最得意之作, 就是1925年1月亲手制定的《革命军连坐法》。连坐法规定,“与敌交战时,无论若何危险,不得临阵退却”,如果“班长同全班退,则杀班长”,“排长同全 排退,则杀排长”,连、营、团,师直到“军长亦如之”;反过来“军长不退而全军官兵齐退,以至军长阵亡,则杀军长所属之师长”,以下类推,师长、团长、营 长、连长、排长,直到“班长不退,全班齐退,以致班长阵亡,则杀全班兵卒”。

      《革命军连坐法》的问题不在于它严令不准临阵退却,而在 于制定这个法令所反映出来的蒋介石的治军思想。蒋介石说“这个连坐法一行,就是全军之中,人人似刀架在头上,以绳子缚着脚跟,一节一节,互相顾瞻,连坐牵 扯,谁亦不能脱身”,就可以做到“万众一心,万人齐力”。这就说明了当时蒋介石在训话时,虽然满口革命辞藻,必谈革命军要自觉自愿为主义献身,但在他思想 上是不相信革命道理能教育广大官兵,认为不用刀架绳缚,不以杀头相威胁,官兵就不能拼命杀敌。这与旧式军阀的治军思想,实质是相同的。

      【1月17日】

      手定(革命军编制草案),令参谋处列号分送各团,转发所属各营连遵照办理。

      军校学生队第五、六、七队改转步兵第一、二、三队。

      下饬守礼节令。

      军校组织检阅委员会。

      晚七时,会集各部队见习官以上官长,讲演各恪守在校规则。

      附守节令

       为会遵事,照得……乃查多数见习官、学生等,每对官长、同学,礼节异常疏忽,又对各友军官长及各军事学校学友(如滇军干部、粤军讲武及西路各军官等学 校),更属视若途人,甚有人先敬礼不知答礼者,似此傲慢性成,实与本校纪律有碍。须知我能教人,人亦教我,彼此酬意,何损何辱?故虽世界同盟国军队必须互 致敬礼,况均隶革命旗帜之下,危难与共,主义相同,岂可等诸秦越?嗣后各见习官暨学生在外,除遇本校官长同学,无论识与不识均应一律敬礼外,即遇友军官长 及各军事学校学友,亦必互相敬礼,以表亲爱。倘有仍前疏忽,毫不留意者,一经察觉,或由各官长、学生报告,定当从重处罚,决不宽贷。如有少数学生礼节尚不 纯熟,仰各该队官长于每星期放假之前,督全演习,俾资矫正。除令教导团各团一并遵照办理外,为此令仰本校各见习官学生等,一体遵照。勿违,切切!此令。

      【1月18日】

      复黄郛电,请始终扶持本党。

      军校政治部组织血花剧社,始对本校学生士兵表演现身说法,继向民众公开,利用宣传。

      附蒋介石复黄郛电

       手亦诵悉。自闻北京政变,各军改称国民军,不问而知为兄之主张,可知人分南北,而彼此精神贯注,始终如一也。英兄虽死,孙公犹在。吾党成败终不能离打铁 约言。请兄以英士之事孙公者事之,则他日安危倚仗有人,英士不殆,介石苦志乃伸。对于时局,祈坚持到底,以期贯彻主张,并请加入本党。是否。此复。

      此与1924年11月18日电大意相同。

      军校政治部组织“血花剧社”,是落实蒋介石于1924年12月28日对第一期学生讲明本校环境与党军性质,及练兵要素、战斗心理训话之精神。他说:“我对于士兵教育的方法,可谓用尽心思了,但还怕他们听不懂,我想要政治部编剧做给他们看,或比讲演容易感化些。”

      【1月20日】

      呈请任命王懋功为军校检阅委员会委员,陈继承为入伍生队第一营营长,陈翊忠为日文编辑官,调任文素松代理管理部主任,刘峙为教导第一团第二营营长。

      复黄郛书,望以全力事总理。

      编就《立志歌》与《放枪歌》。

      晚七时,集合各部队见习官以上官长,讲演军事务守秘密,礼节不拘阶级。

      与谭延书,请湘军加作战。

      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会任命为东征总指挥。

      附蒋介石复黄郛书

       接诵手教,怆念无穷。昨撰复电至中段,凄然泪下,未知兄又作如何感想耶?民国存亡,全在中师一人,英兄为民国而死,亦为中师而死,英兄不死,中师至今或 不至卧病京中,时势所趋,而使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言之殊堪痛心。今弟既不能随中师北上,英兄亦不能复生以佐中师,中师来京,当非偶然,而兄自不能不以英 兄与弟之事中师者事之也。兄与弟如果能以英兄之心为心,则英兄诚不死。而其目乃瞑矣。粤中纷乱,日甚一日,要想于纷乱中理出一个头绪来,恐非朝夕所能为 力,然粤治之时,即为国治之日,此时要知治国非难,治粤为难。望兄在京以全力事中师,使弟在粤专心灭贼,则党事庶有豸乎。并问何时入党,翘首北望,神驰何 似,伏维心照不宣。

      附蒋介石致谭延书

      今日以回校时间匆促,不克详叙为憾。此次粤军之所以加入左翼之帮,想在洞鉴 之中,而其不忍始终患难之友军,困顿其中,独任其难,实出于至诚,故决心前往,以促进战机,唯当时计划本以湘军为主力,而粤军不过为之援助已也。今知湘军 困难情形,而粤军仍敢直前赴难,其决心可以想见。然观此情形,实有不能不以助为主之势,而与其初心已不相符矣,初本期以粤军促湘军之作战,今乃不能不期湘 军促粤军之作战矣。弟意无论为大局计,为湘军与粤军计,而湘军不能不速下共同作战之决心,况所望于湘军加入兵数并不在多少乎。弟敢断言此次粤军赴战,湘军 如不加入,殊无胜算可操,而湘军亦必大受影响。倘湘军果能加入,无论多少,总得决胜之成算,此种加入作用,不唯壮湘、粤两军之气,且足杀逆敌方、张之焰。 否则粤军加入东江,令其单独作战,而湘军坐守不进,以不知者之目光观之,何异于袖手旁观,而湘军将何以保向来百折不回、忠义奋勇之荣誉耶?如先生以为粤此 去必败,则湘军唯有设法补救,尽量加入,以挽此危局。弟以为粤军不加入则已,如果加入,则湘军唯有与之共同生死,至于豫军之能否加入,是另一个问题,而先 决问题,则固在湘军也。弟意无论前方病死兵士如何之多,而只要求湘军抽出一部,协同作战,以振声威,殊不过难也,如并此而不能允诺,似乎不合情理。弟为是 言,并非不知前方困难之状,而亦决不敢有所越分苛求于长者之前;至于弟对湘对粤,决无轻重厚薄之见,而对于长者,尤不敢知而不言,言之不忠,以自负爱我者 之所期也。临颖神驰,不尽所言。何日驾来黄埔,俾可扫榻以待,并乞裁复为祷。

      【1月22日】

      呈请任命罗为雄兼军校教导团暂编独立营营长,调任孙常钧为教导第一团团长,朱棠为教导团参谋长。

      军校下支发见习官薪饷令。

      附军校下发见习官薪饷令

       查本校见习官已分发各部队,或代理职务,或未任职,其薪饷之分发,应按照左之规定,仰即转饬遵照:一、已代理职务者,按编制表支本职八成薪,每月伙食照 扣,冬季服装费分三个月扣清。二、未任职者,一律支少尉三等薪八成,冬季服装费亦按三个月扣清,除在本校各部服务者扣伙食半数外,其余在各团营者,伙食照 扣,此令。

      【1月24日】

      阴历元旦,放假。开会追悼去年双十节被叛团惨杀诸同志,犒赏官生兵夫。晚,血花社演剧。

      自撰革命军格言。

      军校举行政治分股实习,第五、六、七、工、辎各队,于每星期六晚七时行之。

      蒋介石自撰《革命军格言》大概的意思为:激励军校同志扑杀陈炯明。

      【1月26日】

      总理入协和医院,西医诊断其症为肝癌,施手术。

      陈炯明军向虎门侵入,东江战事又起。

       盘踞在惠州的叛徒陈炯明,认为孙中山在北京病情严重,孙中山的北伐军谭延部湘军和朱培德部滇军刚由江西战败,滇桂联军的将领杨希闵、刘震寰等又都态度不 明,广州政府群龙无首,大有可乘之机,因此在1月7日下了反攻广州的命令。这时的英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更想利用陈炯明这股反革命力量来绞杀广东革命政府, 于是大力给予支援。陈炯明又收罗了东江一带的许多土匪,号称拥兵十万,陈自作“援粤军总司令”,声势颇为猖獗,于1925年1月27日向虎门要塞发起进 攻。

      【1月28日】

      军校饬勤务兵习操令。

      晚,往分校开会,痛述总理病状危险。

      附学校发布勤务兵习操令

       查分校勤务兵操法未谙,礼节罔知,亟应设法训练,以资勤务。如各处有勤务兵二名者,上午应以一名出操,一名留充勤务,下午亦然,晚间点名,亦应一概到 齐。如在上操点名时间未经主管官长允许,且无允许证呈验而不到者,从重处分。各部队值星官及司务长,尤当不时督责,以助本部之不足。兹特规定出操点名时间 如左:上操上午10时至11时,下午4时至5时;点名,下午8时30分;地点,在管理部左侧空地。

      【1月30日】

      上午七时,(举行东征军总指挥就职式),集合各处及教导团入伍生队官生,讲明讨贼责任。部署出发事宜。

      呈请任命胡谦为军校留守。

      在粤军总司令部开军事会议,通过五路进兵计划:滇军任左翼,由河源、老隆以趋兴宁、五华,当林虎防地;粤军任右翼,由海陆丰以趋潮汕,当洪兆麟防地;桂军仍令围攻惠州。

      徇军校全体学生参战要求,令加入右翼。

      军校订立第二次编制表,改部为处,教授、教练二部合并为教育处。

      手订《革命暂行陆军士兵开补规则》、《革命军士兵逃亡惩处赏罚条例》、《陆军军官学校请假及休假规则》。

      政治部规定任务。

      附蒋介石通电

      (衔略)钧鉴:本月二十一日奉中央执行委员会开: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蒋中正为东征军总指挥。此令。等因。奉此。中正忝厕戎行,才辁任重,于外侮纷乘之。

      会,当百粤多难之秋,急浪试孤舟,罔知所届量才犹不敢就论,义复不容辞。兹于一月三十日就职,本护国卫民之精神,尽革命军队之责任,先清内奸,继御外侮,尚望时赐南针,免贻陨越。临电屏营,伫候明教。中正。陷。

       政治部规定任务:(甲)工作的分配:1.本部担任对内训练工作,特别区党部担任对外宣传工作;2.于必要时,本部得与特别区党部合作。(乙)对于士兵的 训练:1.将平时训练材料改为战时训练材料,由编纂股编纂小册子;2.通报参谋处,请供给战事必要消息,使训练工作适合于战事的要求。(丙)对于学生政治 训练:1.除壁报及壁报特号外,发党报及小册子;2.前方发出报纸,须由本部检查盖章,方准管理部派发;3.请中央送上海民国日报及广州民国日报各一份, 给本部分发前方。

      【2月1日】

      在长洲巡视各炮台与炮兵营及病院。

      下动员令(共七项)。

      第一次东征实行动员,军校教导第一团乘舰出发,集中虎门,粤军第二师(师长张民达)及第七旅(旅长许济),由广九路向石龙前进。

      呈请任命李济深为军校监督,周骏彦为军需处处长兼驻校秘书,俞飞鹏为运输总站长,文素松为管理处处长,王若俨为代理军医处处长,派张总队附治中兼代入伍生队第二营营长,入伍生队第一、二、三连编为第一营,第四、五连编为第二营。

      教导团暂编独立营留校训练,直属校本部。(向归第二团节制指挥,现因该团出发,故改隶之。)

       为了抵抗陈炯明的进犯,广东革命政府实际能动员的兵力只有许崇智率领的粤军和黄埔军校的教导团与学生军。2月1日广东革命政府发布总动员令,第一次东征 陈炯明的战争开始了。由许崇智的粤军,刘震寰的桂军和杨希闵的滇军,共同组成东征联军。杨希闵为总司令。原计划分兵三路:

      左翼为滇军,以增城、河源为进攻目标;中路为桂军,主攻惠州。

      当时的黄埔军校有教导团官兵及学生2000人,组成两个团,他们以“校军”名义自动参加以粤军为主力的右翼军,愿为“联军”的先锋队。

       教导团是根据孙中山意愿,以军校教员和第一期毕业生为骨干,从广东农团、工团和浙江、江苏、湖南等地招募的一批青年工人、农民,于1924年底组成。仿 苏联红军的三三编制,每团3营,每营3连,每连3排,每排战斗兵约30名;连以上设党代表。初编两个团,何应钦、王柏龄分任一、二团团长。1925年初, 从苏联运来火炮若干门,成立了炮兵营,以军校二期在校学生为基础,蔡忠笏为营长,陈诚为该营一连连长。稍后的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就是由黄埔教导团发展起来 的。

      蒋以黄埔校长兼粤军参谋长的身份,独立指挥“校军”和许崇智交给他的部分粤军。嘉伦将军等几个苏联顾问参加了这场战争。周恩来担 任前方政治部主任,旋升为政治部主任,随军出征,主管政治工作。中共党员金佛庄、茅廷桢、蒋先云、严风仪、董石泉、李之龙、陈赓、曹渊、许继慎、唐国德、 彭干臣、刘畴西等担任营、连、排指挥员或党代表。

      【2月3日】

      上午九时,下令(凡十一项)后登福安舰,率校队出发;午后一时,过虎门,各炮台鸣炮敬礼;二时,到太平圩,各界会集欢迎,该校本部行营于方家祠。

      饬各官长严束所部令。

      呈请任命胡公冕为教导第二团第一营营党代表,季方为第二营营党代表,郑洞国为第三营营党代表。

      新春伊始,民间正处阴历的喜庆气氛中。此时,黄埔军校以教导团和学生军,迅速地组织两个团的精锐之师,配合粤军组成东征军的右翼军,在蒋介石的指挥下,于2月3日上午,从黄埔港出发,登上“福安”舰,向淡水出发,迎击陈炯明叛军。

      附饬各官长严束所部令曰:查本城市居民叠被敌军抢掠,市面萧条,亟应设法维持,以安民心。兹由本部派队梭巡,如遇有不肖士兵在外骚扰情事,陈将该犯兵带部惩罚外,各该主管官长亦不得辞其咎。着即严束所部,毋得放纵,除分令外,仰即转饬一体遵照。此令。

      【2月4日】

      巡查虎门寨东驻守炮队,又诣高等小学校视察学生队。

      晚,蹑虎门山顶,眺揽形势。

      校军与粤军攻东莞克之。上午九时,粤军王若周旅与东莞城逆部首先接触于万江洲,逾时敌退,王旅渡河,发炮追轰,张我东团及教导第二团邀击其西南,敌向寮步溃窜。王旅于四时入城。

      粤军第二师及第七旅占领石龙,逆敌向三江圩及常平圩奔逃。

      诫勉将士令。

      派入伍生护送军用品。

       由于黄埔军校所组成的“校军”是效仿苏联红军的建军原则,中国共产人和国民党左派在军中起骨干作用的新式的军队,斗志昂扬、军纪严明,不抓民、不扰百 姓,并有宣传队沿途向民众宣传,得到了群众的拥戴。东征右翼军出师的第二天,即2月4日,未遇抵抗即占领了东莞县城。旋再下石龙镇,旗开得胜。在石龙公园 举行了工农兵学商联合大会,校军官兵都参加了,周恩来即席登台演讲:

      “我们这次东征,完全是为人民幸福而来,人民要与革命军联合起来,如同兄弟一样,互相亲爱,互相提高,将敌早日打倒。”

      关于东征军纪严明一节,当时报纸舆论有这样的记载:

      “军行所至,不扰民间一草一木,老妪妇孺,喜而挤观,东江人民父老,谓民国以来,仅此次所见,乃是真正革命军,真正卫国保民之革命军。”

      附诫勉将士令

      (一)国家存亡,主义成败,在此一举,望各将士万众一命,协力同心,奋勇前进,歼灭叛逆,以副我大元帅之期望。

      (二)本党练兵以救国救民为宗旨,战时更应严守纪律,无论何时,遵守本军所颁发各种条例为要。

      (三)战争以歼灭敌军主力为主,切不可徒贪缴枪,致误军机。如有得枪匿不报告,概照军法从事。此令。

      【2月6日】

      教导第一团向寮步、第二团向温塘、良平乡前进,炮兵营开赴石龙。粤军张我东团暂驻东莞城维持治安,王指挥体端所部,保护虎门东莞之后方交通。

      傍晚,游东莞公园,其境幽雅,有红棉山庄,结构精致,庄外木绵,三百年旧物也。

      战地赏景,可谓悠闲之至!蒋介石游山玩水之雅兴伴他一生,不管何时何地,不舍此好。

      而此时他全然不知北上的孙中山于本年1月26日住进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为肝癌末期。医嘱准备后事。

      【2月7日】

      上午十时,搭船由莞启碇,时河流甚浅,常患搁滩。追忆往年扈帅旆至此,风景依然,举目有今昔之感。下午三时,到石龙;三时许,胡省长、廖党代表,许总司令、俄嘉伦将军均来会;六时后,由石龙上车,九时前到常平站宿营。

      派胡总队长树森率队赴石龙。

      是晚,教导第一团驻常平,第二团驻东坑。

      本日,粤军务部在横沥附近待命。

      逆部练演雄、吴柏尚在樟木头一带,老虎坳仍为敌占领。

       触景生情,令人伤感。想当年(1922年6月29日)他蒋介石由香港冒险,雇了一条小艇,穿过零丁洋,直开黄埔岛,登上了永丰舰。在孙中山最需要帮手、 最需要朋友、最需要同志的时候,是他蒋介石驾一叶扁舟,穿过千层波浪来到他的身边,彼此“相顾愕然”。患难之交情谊深哪!

      孙中山信任地授予蒋以海上指挥大权。孙中山和蒋介石在永丰舰上风雨同舟、朝夕相处,共同度过战斗的42天。孙中山后来写道:“陈逆之变,介石赴难来粤,人舰日侍予侧;而筹划多中,乐与予及海军将士共死生。”……这段往事,蒋介石一直为之自豪。

      【2月9日】

      晨起后,准备行阵各事,下令(凡十四项)。

      上午九时,在郊外集合所部,演讲出动经过及革命军职务。

      拟定东江作战计划方案。

      逆谢文炳部千余人、尹骥部二千余人,经海丰向淡水迎击。

      附蒋介石演讲此次东征经过及革命军职务节录

       本校学生和教导团,此次出发东江,算是第一次奉命讨贼,从本月一日出发到今日,已有九天了。我现在将九天经过的情形,同大家讲一讲,望各位留心听着…… 这次我们出去打仗,一定可以杀灭陈炯明,肃清东江,因为我们处处爱护百姓,百姓也处处帮助我们。军队只要百姓帮忙,必打胜仗,这是天经地义,不能更改 的……我们这次出发,为什么这样快?是因为孙大元帅的病症很重,恐非药石所能医治,就是因为他革命几十年,没有一个军队能照他的主义去做,所以抑郁成了这 个肝气病。我们既是大元帅最信任的真正革命军,眼看着大元帅这样的病症,兼之国家贫弱,人民痛苦,江河日下,不能不攘臂奋兴,所以我们这次一定要救国救 民,并且要救大元帅无药可医的病症。昨天接到大元帅来电,不但是嘉奖我们兴师讨贼,他的病也好了大半,所以我们宁可自己去死,来救大元帅的病……还有大家 要记着的,是前次在大操场对大家讲的连坐法。我们革命无论如何,第一要服从长官命令,第二要记着革命的连坐法,第三要爱护百姓。这几天来,各士兵没有进到 百姓家里去过,买东西照给价钱,公平交易,尤其是炮兵队和机关枪队,没有挑夫能自己挑担,这是我很喜慰的……如有骚扰人民,违犯军纪的,上自校长,下至士 兵,都要枪毙,因为法律无情,能守法就是革命军,否则就是反革命军,人人都可以杀他……这几天来,我们辛辛苦苦走了几百里路,急急想要同敌人打一仗,但总 没有看见一个敌人,这是非常不快的事,觉得沉闷万分……我们革命军宁做光荣的革命鬼,不要活在世上给人家笑骂侮辱,做没有廉耻的俘虏囚犯……还有一句话, 我们见了敌人,千万不要惊慌,要照着孙大元帅所讲“藏隐瞄准”的方法,沉着忍耐去打仗,尤其是长官的精神态度,要坚决勇猛,做学生和士兵们的模范,官长勇 猛、学生和士兵没有不更加向前努力的。如果本校长偷生怕死,口是心非,不肯向前努力,全体官兵都可以杀我;如果大家不向前努力,也要照律枪决,决不徇情。 今天所说的,大家能记着实行,一定可以打胜仗,打了胜仗,不但是救国救民,也就是救你们自己,不然你们自己的生命都要保不住了。

      【2月10日】

      晨起,准备各事,发令毕,泪涔涔下。火车机坏,煤又不济。闷坐常平站久候。因感吟一绝曰:“亲率三千子弟兵,鸱鹗未靖此东征。艰难革命成孤愤,挥剑长空涕泪横。”九时开车,下午一时到塘头厦。

      教导第一团由常平圩向天堂园进占平湖。

      步兵学生队及机关枪连、炮兵营,沿铁道输送至塘头厦,教导第二团向石鼓前进。

      粤军第二师及余团,由横沥车站出发,经樟木头、塘头厦,其主力向清溪前进,张团及许、王两旅,由常平站出发。

      蒋介石所吟一绝,可见其“挥剑长空”之宏愿。

      从“亲率三千子弟兵”又可窥到他向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学生视为自己的亲兵的心理。确实如此,后来的黄埔生,多指嫡系部队,嫡系部队多黄埔出身。黄埔出身的学生叫他一声校长,比叫他委员长、总裁、总统都来得亲切,他乐意听。

      【2月11日】

      请许总司令收回指挥粤军成命。

      上午十一时半,宣传团第一组抵王家村,村民见戎装惊避,及闻歌声,又渐集,组员演说“本军与人民之关系”,听众鼓掌,并祝革命军胜利。少顷,入平湖市,踏歌行,有童子百余,环绕欢和,歌已,组员相继演讲,听者七八百人。濒散,齐声高喊“杀陈炯明!”“孙大元帅万岁!”

      午正,学生第三队进至深圳,敌望风逃后,乃约各界在平湖东站开军民联欢大会。

      下午二时,校本部行营移平湖,炮兵营随进,驻刘姓私立纪劬学校。下令七项。

      此日记写得很生动,且有情节,煞是感人。

      又可证明:由于东征军纪律严明,有坚强的政治工作保证,因此深得群众拥护。

      东征初战告捷,部队已经推进到九龙“新界”之北的深圳,湖九线遂为校军控制。

      【2月12日】

      上午十时前,由平湖站率校部行进,夜驻南满床铺,过塘沥,见其村大,炮楼林立,指而叹曰:“即此可知匪之多也。”至回塘圩,山水幽胜,碧桃盛开,流涟不忍去,南满床铺地面辽阔,称为一练兵场云。

      教导第一团进至下排围附近,第二团由塘沥出发,暨步兵学生总队及炮兵营并向回龙圩前进。

      粤军许济旅到达龙冈圩。

      逆敌沿广九路者,多编匪成军,无战斗力,至此全告肃清。

      张贴劝逆归顺布告。

      附劝逆归顺布告

      为布告事:东江人民久被陈逆煽惑,以致盲从子弟所在皆是,本军为超拔此辈,廓清间阎起见,故特出示布告,仰尔曾入陈逆军籍者,限即日出而自首,本校长、校党代表一概免究,予以自新之路。若仍怙恶不悛,希图亡命,一经查觉,定当尽法惩治,其各懔遵毋违,切切!此布。

      【2月13日】

      昨晚以事多未妥,睡去辄梦惊,晨起,研究地图,决定作战计划,召各团长来与俄史顾问会议进攻程序,下二令(第一次五项,第二次七项),复令何团(凡三项)。十一时,由回龙圩出发,约行八里许,至龙冈村憩止,驻节于二帝庙。

      拂晓,敌在新圩反攻粤军第二师,何团长应钦当电第十三团驻往策应。我督分三路围攻淡水城,教导第一、第二团,由平湖、龙冈前进在其南,粤军第七旅由药阳圩前进在东北,第二师由新墟前进在其西北,教导第二团占领牛鼻湖、松子坑等地。

      午后四时,宣传团在坪山宣传,宣传队第三组至坪山之南市,民众云集耸听,并争述逆部横暴,颂革命军仁恩。

      对于没有实际战斗经验的学生们,蒋介石做了这样的教导:“见到敌人,千万不要惊慌,要先把自己隐蔽好,沉住气,瞄准射击。”

      13日,东征军向敌军重要据点——淡水进军。教导第一、二两个团由平湖、龙冈突击淡水南西;粤军第七旅征东北面粤军第二师自西北面进击,展开三面包围的态势。

      【2月14日】

      晨五时起,率校部由龙冈圩行至新桥围,令(凡七项)本军由龙冈尾敌,进攻淡水城之东南;粤军第二师及第七旅,由新圩东边东尾敌,进攻城之西北。

      六时,逆敌由淡水、莲塘面镇隆圩,向新圩粤军反攻,经张师、许旅及余团迎击,激战三小时,敌败退,追至距淡水城仅七里。(是役荻熊略股旅长、团长各一,官长十余人,毙百数人,俘三百余人,夺枪三百余枝,机关枪四挺。)

       下午一时,率校部至白云坑,闻枪声甚烈,乃即匹马驰入南门外炮兵阵地,指挥教导团占领淡水城西南大钯坳各高地,第三营前进至企岭下,敌闭门拒守。(以校 军第一次参加作战,士气虽振,而经验不足,地形不熟,饷馈不济,及后方运输困难。逆敌兵力较弱,而有坚城及优越之地势,兼以惠州之有力援军,自念胜负未可 必也。)

      晚,见林烈等用竹油火烧城脚通明,及探照灯闪射,乃曰:“此敌粮已尽,坚壁待援之计也。”夜分,发限翌晨攻克淡水令(凡七项),挑选奋勇队毕,卧于阵地玉虚宫。

      14日清晨,东征军与来迎击的敌人遭遇,经过激烈战斗之后,虽被击退,但敌军在淡水城内坚闭城门,负隅死守。

       守备淡水城的敌军,是陈炯明部副总指挥洪兆麟部下的翁辉腾所属精锐部队,构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城垣有基层可以伏射,中上层可以立射的三层射击阵地;为 防备夜晚反击,在城墙高处更有强力照明设备,夜晚照射城外四周,皎如白昼,进攻部队一迫近到200公尺左右,城垣上的三层枪眼便喷射出火网。此外,他们更 用洋铁罐装入爆竹,点火燃放,劈啪连响,是伪装发射机关枪的疑兵之计。

      相对来说,敌军方面则有坚固城垣为之屏障。可以预料,一旦攻防胶着持久,敌方可由根据地惠州派遣有力部队驰援前来;而“校军”在敌人顽强抵抗之下,弹药损耗甚多,故有速战速决之必要。

      【2月15日】

      下令激励将士。

       晨五时,至南门外炮兵阵地(那大钯坳之高地)指挥攻城;七时,炮兵开始射轰,步兵继之,奋勇队又继之,城坚不易拔,有一掌旗兵乘墉左右麾,中路冲夺而 入,左路缘梯以进,遂陷。巷战良久,敌纷自夺门窜逃。十一时,入城,驻节于崇雅学校,令第三营追击前进,第一、二营搜索城内,敌自永湖来援不及。俄而骤 集,势甚猛,急令(凡七项)迎击,双方激战至午后四时,右翼许旅少却,追击队亦不支,何团长应钦督队暨粤军第二师接应,故沮退。旋洪部又突进东门,乃调第 一营加入抵拒,即在玉虚宫收拾各部,准备续攻。观察城内无异状,而右翼高山已为逆敌占领,复命顾营登高仰攻,敌始宵遁,向平山白芒花以去。

      东征最艰苦的一战,当是淡水之役了。

      淡水为惠阳所辖,是惠南的一个乡镇。麻雀虽小,肝胆俱全,筑有城垣,构有工事,陈炯明在这里驻兵数千。

       2月15日拂晓,发起攻击。蒋介石在炮兵阵地督战,用炮兵掩护“奋勇队”(即自动请缨的敢死队,为苏联顾问建议蒋所建立,由官长10人及士兵100人组 成,官长10人中有中共党员8人)攻城。上午7时许,校军教导第一、二两团,占领了淡水,俘获了大部敌军。何应钦是第一团团长,王柏龄、钱大钧、刘峙等均 是校军的中级指挥员,陈诚是一个炮兵连长。

      可是校军还没有来得及喘息,敌人便反扑过来:好几千援军从惠州方向压境,锐不可当。驻守淡 水东北的粤军第七旅,弹尽力疲,败下阵来,一直退到淡水东门附近。校军经过重新部署,与友邻取得联系并得到友邻的援助,经过一场连续苦战,至下午四、五点 钟,才再次占领东北和正北的高地,把阵势稳定下来。

      附蒋介石下令激励将士令

      陈贼余孽,久稽天诛,本校长、校党代表率师申讨,经于本月十四日兵临淡水,胆敢据城抵抗,本校长、校党代表不忍我将士旷日相持,爰特挑选奋勇队,誓于最短时间攻破淡水。尔等务体此意,共矢为党为国之决心,奋勇无前,可进不可退,则克城在转瞬间也。其各勉旃。此令。

      【2月16日】

      以彻夜无声,料敌退远,黎明,乃率校部人员回城。令教导第一团迅速补充,与第二团俱屯城外长山仔附近,炮兵营在玉虚宫附近,步兵学生总队担任行营及大小南门守卫,并梭巡城内,维持治安。粤军在城西北河川以北地区,分任警戒。

      午正,驰电总理告捷。

      令造册具报战况。

      下午,在长山仔训话教导第一团官兵绩,嘉其战绩,勉其兵功。

      五时,开追悼阵亡将士会。

      晚后,召集营长以上官长,开会讨论进行战略,十一时零散会。

      16日淡水城在校军戒备之下,恢复平静。这一仗的战果:俘虏敌军官兵2000多人,缴获枪械1000多枝。午间,发电报向孙中山报捷。

       淡水之战,对于黄埔军官学校的学生们来说,是在初次正规战斗中旗开得胜。不过,正因为是初次受到战火洗礼,也难免会有预料不到的情况发生,如教导第二团 第七连连长孙良,在苦战正酣之际,擅自退却。也许处置过严了一些,但蒋介石为了严格执行军纪,不得已而宣布处以死刑,并对官兵作了如下的训示,以振作士 气:“这次打淡水,是我们最起头的第一仗,不过是发展的第一步,我们的大事业还在后面;有了这样的战绩,将来得个天下无敌的美名,实行我们的三民主义,为 国为民:做个真正的革命军。”

      【2月18日】

      颂颁条谕(凡元条)。并发奋勇队赏银(每名三十元)。

      决定进攻平山计划。

      是时,桂军顿兵惠州城下;滇军徘徊于增城、博罗间,与河源林虎默契。以当面之敌尚未肃传,而孤军深入,左翼失期,危险特甚,故为此作断然迅疾之处置。

      【2月19日】

      晨,诣病院慰劳伤兵,以卫生队逃亡,医治无人,伤者饥痛呻号,见之欲泣,乃曰:“军医不良,经理无方,军队要素三失其二,准备久周,咎在予一人也。”

      下午,对校部官长讲明应各自勉诸端。

      五时,对军校及教导团全体官长演讲打仗及办事。

      晚,与粤军总司令部人员谈话,剖解敌情。

      是日,撰发追悼蔡光举通告。

      附蒋介石对校部官长讲明应各自勉诸端节录

       我们明天就要出发向海丰前进,大家都要预备妥当,行李以少带为佳,以后前进的情形比由黄埔到此地还要困难些。我们这次出征,不比别的军队可以随便的,真 是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我们这次打仗,不独关系于国家和本党之存在,我们自身的关系之成败生死也非常之大,要以必死之心去奋斗,才可以打破险恶的环境,达到 我们所抱负的志愿。在司令部办事的人员,第一要镇静,如果遇着一两个败仗或危险的报告,或敌军逼近司令部,就惊慌起来,这样的司令部一定会影响到前方作战 的军队,前方军队更要不镇静了。我们是全以良心、道德来做革命的基础,所以不讲客气,不尚浮文,如同家里父子兄弟一样,有话直说。如其不然,和别的司令部 一样,不知主义,不讲道义,专以饭碗势利相结合,这样还算是个革命军么?凡是遇着越困难的地方,越可磨炼自己的志气,古人云:“穷且益坚,老当益壮”,我 们遇到困难益当发奋,逢着危险,应该更加勇敢,更加镇静。这次我们出发,因为太匆促了,各事都未计划周到,现在各种事务要特别整理才好。各位立志要大,目 光要远,虽不可妄自尊大,亦不要枉自菲薄,革命事业是不止于此的,将来扩张范围,不知要大过几倍。现在校部尉官的人数,预备将来升补将官的缺额,恐怕还不 足数,现在大家要尽力磨炼胆气,得到经验,尤其在战时更可以增进经历……

      【2月20日】

      晨,下令总攻平山。十 时,率部出淡水城,即闻左翼枪声,侦知洪逆以全力来袭,自谓昨料有遭遇战,果不误也。乃又令急进,教导第一团首先与敌抵触,何团长指挥第一、二营力摧敌之 右翼;第二团与粤军张师、许旅迎击其中、左两部,鏖战二小时,敌败退,乘胜追至平山、白芒花,又下令(凡三项)。是夜,校本部行营宿营于永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