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世祖忽必烈临终遗恨文治不能与武功相比

  • 发布时间:2015-12-27 20:48 浏览:加载中
  •   至元三十一年(公元1294年),大一统的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八十岁了。他自景定元年(公元1260年)即“可汗”位,已经做了三十五年皇帝,从至元 十六年(公元1279年)荡平南宋,建立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国王朝——元朝算起,也已经十五个年头了。年已耄耋,行将就木,突然又患重病,只等死期。这时, 他想到自己的戎马一生,想到自己的“文治”,想到了“祖述变通”,不由得哀叹:“人都是从昨天走出来的。我是蒙古人,再怎么想实行‘汉法’,也脱离不了 ‘蒙古包’的影子。”

      他即位的时候,他的祖父铁木真,他的伯父窝阔台,已经刮过了两次“黄色风暴”,蒙古铁骑已经抢掠过欧亚大陆,幅 员极为广阔的大蒙古帝国出现在地球上。可是,“天下可在马背上得之,却不能在马蹄上治之”,那种带着浓厚的草原奴隶制因素的“军事旋风”只能制造一片焦 土,却无法长治久安。“汉地不治”却无法维系蒙古帝国的统治,军事征服活动一结束,下一步怎么办?直接的抢劫只能进行一次,可庞大的帝国要延续下去,却要 源源不断的物资供给。无论是谁做了“大汗”,都得为帝国提供强大的物质基础,他忽必烈也是如此。

      为此,他在即位之前,掌握漠南汉地军国庶事时,就已拉拢汉族士人,任用熟悉“汉法”的宋金官僚,采纳他们的意见,采取了“招抚流亡”,屯田积粮、整顿财政等一系列措施,积聚了雄厚的物资。

      在争夺汗位的战争中,他征调了数以万计的粮食、马匹、羊裘、皮帽、裤靴等,使他处于优势地位。加之又得到蒙古诸王的支持,他终于战胜了对手阿里不哥,登上了大汗之位。然后离开了世代居住的草原,迁都燕京,这标志着他要全力治理中原。

       通过十几年的征战,他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空前大统一的元朝,疆域十分辽阔,“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梅表”。宋、辽、夏、金、蒙古几个政权并 存的三百年的分裂历史宣告结束,连吐蕃也纳入了中央王朝的版图。忽必烈以一个新雄主的姿态登上了历史舞台,他要在全国推行“用汉法”的施政方针。

      “这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呀!”他在弥留时还依稀记得他的谋臣郝经所说的话:“蒙古累朝勋贵们看惯的是黄沙绿草,听惯的是马啸羊啼。要让他们听从臣仆的计谋,改从被他们灭亡了的国家的习俗,实在是太困难了。”

       “郝经说得太对了。”忽必烈当时和此刻都承认,“但是,我只能用陈佑写的《三本书》中的话来回答时人:‘天下是太祖成吉思汗的天下,律令也是祖父辈留下 来的,难道我心甘情愿地改变祖宗的成法另行一套,让天下人看笑话吗?’不!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对的世事不同,为了江山社稷的长治久安,我不得不实行汉 法呀!”

      “治汉地当用汉法”,“因为我们不再过那种食肉寝皮,不需耕织就可解决温饱的生活了。所以那种‘军政合一’的体制必须得改, 得像汉人那样有一套严密的国家机构和法律制度,不能再实行‘分封采邑制’,让‘黄金家族’的所有人都拥有一个独立王国。这种家族平均共权的旧俗不会使天下 太平,须得夺印削爵,建立一个大汗至上的宗室金字塔秩序才行。这是至关重要的。富庶的中原让我开阔了眼界,我得‘以农桑为急务’,颁布禁令,限制牧场侵占 农田。”

      在忽必烈执政的三十五年里,居然命令习惯于游牧和征战的蒙古军队进行屯田,任命郭守敬等水利专家规划全国的水利建设,把劝农成绩列为考核官吏的标准。不仅如此,还承认和提倡以儒学为主体的汉族传统文化,兴办学校,征用汉族儒生学者,这些措施都受到汉族读书人的欢迎。

       那个在他的王朝里做了十年官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曾告诉他回国之后要写二部《游记》,将他行汉法的丰功伟绩传播到全世界去。他读过这本《游记》的二部 分草稿,书中说他的大都“百货输人之众,有如川流不息。”外国巨价异物及白物之输人北城者,世界诸城无能与比。“他相信这不是”面谀“,因为他重视商业, 取消了对商贩的限制,让商旅在全国境内自由往来,颁布了斗斛权衡,定度量,降税率,还疏浚了大运河,开辟了南北海运,二道令下在全国就造船三千艘。在全国 最大的海港泉州设立了管理海外贸易的”行泉府司“忽必烈与乃祖比较,就不仅仅是”马上风采“了,他可以说是一个拥有”全球意识的统帅。

      但是,他自己也明白他的“行汉法”是很有限度的。在《即位诏书》中他就明确宣布过“祖述变通”是指导他治国的理论核心。所谓“祖述”就是继承大蒙古国的一些原始制度;所谓“变通”就是采用中原地区行之久远的封建统治制度。

       为了取得蒙古贵族们的支持,他在大张旗鼓地推行汉法的同时,继续保留了许多蒙古贵族的特权。他不敢完全取消“分封采邑制”,在“削藩”的同时又增加了一 些贵族的食邑户。他保存了古老的“掌印官”制度,在中央的各部、院、司及地方的路、府、州、县中,遍设此官而且为正职,自己抵消了他推行政权机构改革的成 果。

      蓄奴制度,野蛮之至,哪个儒生不反对?可是蒙古的骑士们所以攻城略地,就是以掠夺人口为目的的,“祖述”之法是以兵数多寡为爵秩 崇卑的,所以才有万户、千户、百户之分,怎么可能废除呢?可以颁布诏令,限制掳良为奴,但是那不过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的,谁当真去限制?他知道,奴隶广泛被 使用于农业、军工业、手工业等各个领域,尤以从事农业生产者最众,奴隶还像牲畜一样被投放市场,进行买卖。这是应该纠正的,但这些均无碍他政权的稳定大。

      所以他在这些地方只好向蒙古贵族作些让步,而得到的却是他汗地位的永固。这个“帐”是要算清楚的,归根结底他的政权机器运转还是要靠他的贵族同胞来推动的。

       因此,他在全国推行了民族分化和民族压迫的政策。人分四等:一等蒙古人,是“自家骨肉”,杀死一个汉人,受的惩罚不过是打五十七鞭子;二等色目人;三等 汉人,杀了蒙古人则立即处死;最差的是南人,也即最后被征服的原南宋境内的汉人。虽说三四等皆汉人,但如此一分,他们也就再也成不了“兄弟”,“你们相互 歧视,朕也就坐收渔翁之利了。”

      忽必烈费尽心机地统治了一个庞大帝国整整三十五年。现在即将死了,他在弥留期间想起自己一生的文治武 功。关于武功,很明显,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帝国摆在那里;可这文治呢?核心便是“行汉法”,实在说算不得“彻底”,与他的武功不可同日而语,应该说这不能不 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

      至元三十年(公元1294年)他静静地离开了人间。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