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智能双全承汗位

  • 发布时间:2015-09-27 19:53 浏览:加载中
  •   蒙哥汗二年(1252 年),蒙哥大汗命令忽必烈率兵远征大理。这是忽必烈总领漠南后承担的第一次重大军事征伐活动。

      依照总领漠南军国重事的使命,忽必烈负责经略征伐的目标是整个南部中国。然而,十余年来蒙古军对南宋的进攻,因在江淮和四川遭到顽强抵抗而显得举步维艰。

      阔端大王对吐蕃的征伐却连连告捷,乌思藏已逐步划入蒙古军队的控制范围。

      远征大理,从西南包抄夹攻南宋控制区长江中游,便成为经略南部中国战略计划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是与征服吐蕃相辅相成的部分。另外,雄居西南三百余年的段氏大理国,此时由于国君段兴智孱弱,大臣高氏专权,国势已走向衰落。

      这又是蒙古军发动远征的一个天赐良机。

      夏六月时,忽必烈正式授钺专征。

      当晚,忽必烈宴请各部属侍从,姚枢趁机给他讲起宋太祖遣曹彬取南唐未尝杀一人的故事。

      第二天清晨上路,忽必烈兴奋地在马鞍上向着姚枢大声喊道:“汝昨夕言曹彬不杀者,吾能为之,吾能为之!”

      七月,远征大军由漠北杩牙祭旗出发。遵照蒙哥汗的旨意,全军军事由速不台子、大将兀良合台节制管领,忽必烈负责居上统辖。

      征云南大军数达十万之多,主要由兀良合台的蒙古千户军、诸王抄合、也只烈所部军、汉军及王府侍从等组成。

      随同忽必烈远征的侍从主要有:刘秉忠、姚枢、张文谦、廉希宪、贺仁杰、董文用、董文忠、许国祯、赵秉温、郑鼎、解诚、贾丑妮子、孛儿速等。董文用、董文忠兄弟负责督办粮草,赞襄军务。其兄长董文炳则自率义士四十六人,尾随其后,受到忽必烈的慰劳和褒奖。

      忽必烈不令姚枢等侍臣离其左右,临行前还特意把原先姚枢教授皇子真金的

      任务,转交给留在北方的窦默。

      冬十二月,浩浩荡荡的大军渡过黄河。

      第二年春,经原西夏盐、夏二州。夏四月,出萧关,于六盘山驻军。

      京兆雩郡县人贺贲修建房屋时从毁坏墙烜中获白金七千五百两,以“殿下新封秦,金出秦地,此天以授殿下”为由,持其中五千两呈献忽必烈以助其军。

       某军帅怨贺责不先禀告而直接献银,将贺贲逮捕入狱。忽必烈得知此消息,十分恼怒,下令捕捉该军帅欲杀之,后念其勋旧家世而饶其性命。由此可见,忽必烈对 远征大军将帅的生杀予夺有着极高的权力。而主动呈献白金的贺贲,后受到忽必烈任用和提拔,其子贺仁杰也应召进入了忽必烈宿卫。

      二十年后一日,忽必烈将贺仁杰召至御榻前,拿出白银五千两,对他说:“此汝父六盘山所献者,闻汝母来,可持以归养”。

      贺仁杰推辞不收,忽必烈不允。这足见忽必烈念念不忘臣下旧日之贡献,且能予以适当报偿,体现了他较高的信誉和十足的人情味。

      蒙哥汗三年(1253 年)八月,忽必烈率大军至临兆,九月,到达忒剌。

      随后,大军兵分三路,兀良合台率西路军,诸王抄合、也只烈率东路军,忽必烈亲自统帅中路军。

      四川中南部大部分地区仍被南宋所控制,三路蒙古军队只能从吐蕃东部等人迹罕至的地区绕道而行,一路上艰难跋涉,部队推进缓慢。

      途经雪山时,山路曲折盘旋,包括忽必烈在内,都必须“舍骑徒步”。因忽必烈患有足疾,不得不由随从郑鼎等背负而行。遇敌军据险点扼守,郑鼎等奋不顾身,力战而护之,受到忽必烈赐马三匹的奖赏。

      十月,蒙军过大渡河,又在山谷中行进二千多里,忽必烈率领的劲骑部队走在队伍最前列。

      进人大理境内后,大军行至金沙江畔,忽必烈无限感慨地立在马江边巨石之上,俯视波涛汹涌的金沙江水。许久,经随从提醒,才乘马回归军队。

      蒙古军队乘革囊和木筏渡过金沙江,陆续攻下了负固自守的许多砦栅。

      冬十二月,忽必烈所率中路军率先包围大理城。兀良合台的西路军也在攻取龙首关后,抵达大理城下。

      大理城倚点苍山,傍洱海,依仗得天独厚的天然地理条件,相当坚固,极难

      攻克。开始时,忽必烈曾派玉律术、王君候、王鉴三人为使者,劝说大理归降,却都有去无还,音信全无。

      大理国王段兴智与权臣高祥背城出战,以失败而告终。忽必烈下令攻城,并亲自登上点苍山临视城中战况。

      当夜,大理守军节节溃败,段兴智和高祥率众逃跑。忽必烈命大将也古领兵追击,高祥被擒杀于姚州。

      蒙古军入城后,忽必烈说:“城破而我使不出,计必死矣。”遂令姚枢等搜访大理国图籍,搜访时发现了三使者的尸体。

      掩埋三使者遗体时,忽必烈又命令姚枢撰文致祭,以表哀思。另各赐民户数十,以抚恤死者家属。

      见使者被杀,忽必烈非常愤怒,一度想屠城以泄怒。侍从张文谦、刘秉忠、姚枢等劝谏说:“杀使拒命者,其国主尔,非民之罪”。忽必烈接受了他们的意见,这才免下了一场杀掠。

      还让姚枢尽裂所携之帛为帜,书写止杀之令,分插公布于街衢。

      如此一来,蒙古军士便都不敢进城抢掠,大理城民众的身家性命及官民财产才得以保全。

      公元 1244 年春,忽必烈班师北还,留兀良合台统兵戍守,又以刘时中为宣抚使,继续经略抚治云南。

      之后不久,被俘归降的大理国王段兴智面觐蒙哥汗。在其协助之下,蒙古军队较快地征服了云南全境。

      忽必烈远征大理的成功,使蒙古国疆域又向西南扩展了一大块,称得上蒙古征服南部中国的一次较大的胜利。

      它完成了对南宋的战略性迂回包抄,同时也打开了向南亚、东南亚扩展的通道。

      远征大理的成功,使云南“衣被皇朝,同于方夏”,纳入了蒙古王朝的直接统治,加强了云南“新民”与蒙、汉等民族之间的联系,促进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发展和壮大。

      远征大理的成功,使忽必烈成为蒙古征服东方的大赢家。它不仅使忽必烈在艰苦的征战中经受了剑与火的庄严洗礼,也向黄金家族乃至整个大蒙古国显示了

      他卓越的军事征服才能。

      这对忽必烈在后来的汗位争夺中能赢得相当多蒙古诸王贵族的拥戴,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二十多年后,忽必烈本人对征伐大理之行,一直记忆犹新,异常重视。忽必烈感慨万千地说:“昔从太祖饮水黑河(班朱尼河)者,至今泽及其子若孙。其从征大理者,亦朕之黑河也,安可不录其劳?”忽必烈对当年随从征伐大理的旧臣,都给予了极其丰厚的赏赐。

      1304 年,元廷还命令在忽必烈曾经登临俯视大理城中激战的点苍山崖上镌刻“平云南碑”,以纪念半个世纪以前世祖远征大理的伟大功业。

      公元 1251 年,蒙哥汗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委托忽必烈掌管,忽必烈在姚枢的提醒下,辞去管民权,只掌军权。

      然而后来答剌罕昔里吉后裔请求忽必烈帮助他管理封地邢州(今河北邢州),忽必烈推辞不下,便接管了邢州地区民政事务。

      翌年,蒙哥汗又把河南地区交给忽必烈试治。公元 1253 年,蒙哥汗大封同姓,让忽必烈在南京、关中两地之中选择其中一块作为封地,忽必烈根据谋士姚枢的建议,挑选了“厥田上上,古名天府陆海”的关中地区。

      蒙哥汗以关中地区人户较少,又将怀孟地区加赐于忽必烈。于是,忽必烈一举取得了这三个地区的治民权。

      当时,“汉地不治”的现象十分严重。蒙古是一个以游牧经济为主的民族,经济文化发展比较晚,比中原汉地落后许多。

      蒙古族初人中原之时,只知游牧经济重要,并不懂得对农业经济进行利用和保护。因而,蒙古兵所到之处,见人就杀,见物就抢,动不动就“屠城”,要把汉族人民赶尽杀绝,军队所到之处,吏卒“以杀为嬉”,“不问老幼妍丑贫富逆顺皆诛之”。

      他们这样做也并不奇怪,他们将中原地区弄得一片荒凉,是为了便于其放牧所需。

      到窝阔台汗继位时,大臣别迭仍然向窝阔台汗提出建议说:“尽管我们征服了汉人,却毫无所获,汉人对国家没有一点用处,不如将他们去掉,让土地上长起繁茂的青草,好让我们放牧。”很明显,他依然主张继续实行杀掠和变农田为

      牧场的政策。

       这种做法严重破坏了社会经济的发展,汉化了的契丹人耶律楚材坚决反对此次提议,他对窝阔台说:“陛下要大举南伐金朝,必须有大量军费供应。若把汉人保留 下来,让他们进行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政府向他们征收地税、商税、盐税、酒税以及铁冶税等,每年可收入银五十万两、帛八万匹、粮食四十余万石,足以供给军事 需要,怎能说汉人对国家没用呢?”

      窝阔台听耶律楚材所言,依然不太相信地说:“那就请你替我试着去办吧。”

      于是,委任他管理中原汉地并征收中原地区的赋税。

      耶律楚材受命之后,设立燕京等十路征收课税使,依中原地区生产方式经营管理,成效显著。

      后来,窝阔台到云中(今山西大同),耶律楚材将各路征收到的白银和记录各地仓库收藏粮食的帐簿给窝阔台看。窝阔台见到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非常高兴地对耶律楚材说:“你每天都不离我左右,怎么弄来这么多银子和谷物呢?”

      没等耶律楚材作出回答,又接着问道:“南国是不是还有你这样的人材?”

      耶律楚材回答说:“我在南国算不上什么人材,有许多比我还强的人材。”窝阔台很赞赏耶律楚材的谦逊,当天就把中书省的大印交给了他,委其负责中原汉地之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