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阿娇为求宠幸千金买赋

  • 发布时间:2016-07-05 14:31 浏览:加载中
  •   汉景帝去世后,刘彻即皇帝位,就是汉武帝,他立原配嫡妻陈阿娇为皇后。汉武帝即位初期,刘彻在政见上与祖母窦太皇太后发生分歧,建元新政更是触犯了当 权派的既得利益,引起一些人的强烈不满,窦太后也很不顺意。但汉武帝有赖于皇后陈阿娇渡过了险境,因为阿娇是窦太皇太后唯一的外孙女,极受她的宠爱,加上 陈家以及长公主的全力支持,窦太皇太后便不想废去汉武帝,所以他的改革才清除大贵族势力的行动才得以实行。

      祖母窦太皇太后去世后,汉武帝亲政,终于得以大权独揽。可叹的是,因为陈阿娇出身显贵,自幼荣宠至极,难免娇骄率真;且有恩于武帝,不肯逢迎屈就;与汉武帝渐渐产生裂痕。兼岁月流逝,却又没有生育,汉武帝渐渐疏远了她。

      馆陶长公主想帮助女儿,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在女儿的生育能力方面努力。她四处求医问药、重赏厚赐,前后足足在医生身上花费了九千万钱之多。然而,不知道是医生医术平庸,还是陈阿娇是先天性不能生育,或者是刘彻已经太少光临皇后宫,总之,陈皇后始终没有怀上孩子。

      而就在陈娇怀孕的希望一次次落空的同时,卫子夫却在不停地为刘彻生孩子,前后生下了三个女儿:卫长公主、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她虽然一直生女儿,武帝对她仍然偏疼偏宠,大有不让她生出儿子誓不罢休的势头。

       这样的情形,比那些苦不堪言的中药汁更让陈娇难以承受。于是她转而乞灵于巫术。在众多巫师中她选中了女巫楚服,希望能够借助神灵的力量挽回丈夫的爱情。 ——楚服的巫术水平多高,事实俱在不用多说,但是她蛊惑人心的本事肯定比她的巫术高出一大截。楚服不但为陈娇举行巫祭之礼,还把自己打扮成男子模样与陈娇 同吃共寝。陷于绝望的陈娇对她言听计从,将她看成了自己各方面的抚慰和依靠。两人刚开始她倒还知道掩人耳目,但日子长了,陈阿娇越来越离不开楚服,而得意 忘形的楚服和女徒弟们更忘了皇宫是什么地界,一天天肆无忌惮起来。

      后来终于东窗事发,元光五年(公元前130),汉武帝刘彻对陈阿娇女巫事件大发雷霆,他将这案子交给著名的酷吏张汤办理,而且下令要穷究到底。

      这时,陈娇的外祖母窦太皇太后已去世五年,馆陶长公主失势已久,局面已今时不同往日。张汤的追查雷厉风行,很快就有了结果。楚服被定下“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的罪名,而辗转牵连的小巫以及皇后宫相关的人都被处死。

      对于陈阿娇。刘彻也颁下了废后诏书:“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十几年的夫妻情分,至此戛然而止。

       这消息对馆陶长公主来说不异是晴天霹雳,她害怕女儿惹下的大祸继续牵扯下去,连忙赶进皇宫向自己一手扶立起来的皇帝侄儿下跪求饶。这时的刘彻还年轻心 软,想到从前的情分,承诺绝不追究姑妈和表兄一家,更表态会照办当年“金屋藏娇”的许愿,阿娇虽然不再是皇后,仍然享有和从前一样奢侈的物质待遇。

      大松一口气的馆陶长公主对于侄儿的答复已是感恩戴德,不敢多说便返回了侯府。

      虽然妻子带回了口信,堂邑侯陈午却始终对事情会如何演变担惊受怕,他很快就病倒了。就在女儿陈娇被废的第二年,陈午就一病而死。

       丈夫死了没多久,新寡的馆陶长公主就和自己的养子董偃之间发生了不伦之恋。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漂亮小伙子身上,一门心思地想让侄皇帝认可自己的第二 春。何况如今新后已立,旧事重提不但于事无补,更会得罪侄子,自己得不偿失。所以她根本无暇去关心女儿,一心只想着风流快活。

      汉武帝在这方面也和姑妈很有默契,乐于姑姑不提阿娇之事,于是姑侄感情又好起来。而陈娇却在母亲和丈夫的心领神会中,变得无人问津。

       然而,关在长门宫里的陈娇仍然对初婚时的旖旎温情念念不忘,她痴心地盼望丈夫能够有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她听说刘彻非常喜欢蜀郡司马相如的文采,对他的辞 赋都加以诵读,于是便拿出黄金百斤,让人送给司马相如,请他为自己做一篇赋,希望能够让丈夫回忆旧情。重赏之下,司马相如果然妙笔生花,写了一篇凄恻动人 的名作《长门赋》出来: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 亲……

      据《长门赋序》称,这首赋被刘彻看了之后,感动无比,虽然不能复立陈娇为皇后,却又重新与她旧情复燃,共享天伦之乐,但终究因阿娇不能生育,小姐脾气又难改,武帝待其已难如以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