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武帝历史功绩:雄才大略汉武帝的六个“第一”

  • 发布时间:2016-01-08 11:12 浏览:加载中
  •   对一个皇帝来说,“雄才大略”是把双刃剑。它既代表着非同一般的才智、谋略以及不可一世的功绩,还反映着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像是孩子们玩的跷跷板, 哪头高,哪头便占了上风。纵观这些皇帝,他们统治下的臣民都因他们的智慧和谋略而受益匪浅。但同时,也必然要承受着他们为建立功绩而带来的战争、杀伐、控 制。

      一个帝王的伟业,需仰仗百姓的万全。他高踞于王座之上,俯看着自己的臣民,眼睛穿透帝都的长空,以一种纵览天下的视角雄心勃勃地 规划着帝国的发展蓝图:开疆拓土、富国安民、天下归心。皇帝笑了,笑得志得意满、胸有成竹。未几,马长嘶、狼烟起,嘹乱的战歌划破寂静的长空,那是皇帝的 军队踏上了征程。战争,是那么的诱人。它是藏在每个人心里的火种,以一种“潜伏”的姿势流淌在热情的血液中。一经点燃,便一发不可收拾。战争为何,理由不 一,皇帝的雄心如同战旗,猎猎作响。

      皇帝的野心和谋略,让人又爱又恨。

      历史反光镜

      “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他给了一个族群挺立千秋的自信,他的国号成了一个伟大民族永远的名字。”

       这是电视剧《汉武大帝》片头的三句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字幕隐去,一段铁马倥偬、热血沸腾的历史,追随着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坚强的脚步,张扬出大汉 民族的雄风。“威武强睿德曰武”,汉武帝刘彻,以长达54年的铁腕统治让汉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他,也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皇帝之一。

      他的一生,留下了太多让人谈论、感慨的话题。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他重用人才、招贤纳士,他严刑峻法、重用酷吏,他穷奢极欲、巡游无度,他信惑神怪,他“用剑犹如用情,用情犹如用兵”,他拓展了中国的版图。

      汉武帝创造了六个“第一”:

      第一个用儒家学说统一思想的皇帝。

      第一个创立太学培养人才的皇帝。

      第一个大力拓展中国疆土的皇帝。

      第一个开通西域的皇帝。

      第一个用皇帝年号来纪元的皇帝。

      第一个用“罪己诏”形式进行自我批评的皇帝。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公元前134年,各地贤良方正文学之士齐集长安,进行了一场影响历史的对话。发起者是汉武帝刘彻。之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八个字迅速诏令全国。儒学成为封建正统思想,专制“大一统”的思想作为一种主流意识形态成为定型。

       汉初,在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经济上实行轻徭薄赋,思想上主张清静无为和刑名之学的黄老学说受到重视。文景崇黄老,宽厚无为,垂拱而治。汉武帝即位时, 从政治上和经济上进一步强化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已成为封建统治者的迫切需要。主张清静无为的黄老思想已不能满足这种政治需要,更与汉武帝的好大喜功相抵 触。而当时主政的窦太后偏爱黄老,对儒学多加打压。

      窦太后去世前,汉武帝就暗度陈仓,设立五经博士,为尊儒打基础。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儒家势力再度崛起。汉武帝则一反祖宗定法,尊儒术以约束官吏,效法家而严惩贪官,王道霸道交错为用,对后世影响深远。

       据此,汉武帝创建太学、乡学,设立举贤制度,形成了中国独特的文官制度。秦代至汉初,选拔人才用的是军功爵制。到了汉武帝时代,逐渐转变为察举征辟制, 从根本上解决了大汉人才匮乏的局面。从此,儒家终于取代了道家的统治地位,人治社会的政治理想第一次因为有了一套完备的仕进制度而得以确立。

      抗击匈奴

       汉武帝在即位的第八年,就正式拉开了对匈奴作战的序幕。他抛弃了从汉高祖开始,奉行了七十多年的和亲政策,正式对匈奴宣战。年轻的皇帝诏令一出,满朝哗 然。韩安国、汲黯等前朝老臣,公孙弘、主父偃等当朝新锐,纷纷高唱反调。群臣应者寥寥,首战无功而返。而这一切,并不能影响到汉武帝的决心。作为一个雄心 勃勃的年轻帝王,他断然无法忍气吞声地用“和亲”的被动手段来换取短暂的和平。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财力和人力去征服和开拓,他要树立大汉朝的尊严,他要兴扬 大汉天子的声威!

      早在汉武帝即位的第二年(公元前139年),他就派遣张骞出使大月氏,希望借此形成反击匈奴的战略联盟,压缩匈奴的 生存空间,实现对匈奴的战略包围。年仅18岁的帝王竟有如此眼光!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千古丝绸之路,促进了东西方经济与文化的交流。中原汉族政权力量延 伸到了今天新疆以西。

      汉匈战争,是汉武帝一生中最辉煌壮烈的诗篇。自元光二年的马邑之战始,至征和三年发起最后一次燕然山远征,四十 余年之间,汉武帝倾全国之力发动了对匈奴的十五次远征。其规模之大,气魄之雄伟,在世界军事史上均属罕见。其中,尤以元狩四年汉匈漠北大战最为惨烈。此战 后迫使大单于向西方远遁,匈奴内部发生分裂。由此,开始了古代史上一次重大的自东向西的民族大迁徙。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召集群臣 商议对匈奴的政策。主战派大行(官名,主管对外联络)王恢说道:“听说战国时的代国是个小国,还能抗击匈奴。现在陛下神威,国家统一,匈奴却侵盗不止,就 是因为不怕我们。我认为对匈奴应该抗击。”御史大夫韩安国连连反对,他说:“汉高祖当年打匈奴即遭到围困,7天没吃东西,只好‘和亲’,至今已五世平安 了。还是不打为好。”王恢严厉驳斥了韩安国的论调,建议采取诱敌深入,以“伏兵袭击”的作战方法。汉武帝支持王恢的抗战主张。匈汉战争由此开始。

      从公元前133年至前119年,汉武帝派兵和匈奴进行了多次作战。其中,决定性的战役有三次: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公元前127年,匈奴贵族以两万骑兵入侵上谷(今河北怀来县)、渔阳。汉武帝派青年将领卫青率3万骑兵出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县),西至陇西(今甘肃东 部),收复河套地区,扫除匈奴进犯的军事据点。卫青采取迂回进攻的方法,从后路包抄,一举赶走匈奴的楼烦王和白羊王,解除了长安的威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