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武帝刘彻临终追悔莫及不该下那个《轮台诏》

  • 发布时间:2015-12-12 13:03 浏览:加载中

  •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汉武帝刘彻在这年春天的五祚宫里驾崩。死前他追悔的是不该在两年前在轮台下的那个诏书。

      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汉武帝下了一道罪己的诏书——

      《轮台诏》,这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大事,一个帝王竟公开承认错误。诏书目:“乃者弍师败没,军士死亡,离散悲痛,常在朕心……”

      这道诏书是一个震惊朝野的消息,是因武师将军李广利投降匈奴引发的。

      李广利本来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宫廷侍从,可因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姐姐李夫人,汉武帝眷恋李夫人的美貌,便在太初元年给了李广利一个垂手可得的“武功”。当时,大汉帝国已经威震域外,四海咸服。西域三十六国中有一个大宛,藏善马于武师城不来朝献。

      汉武帝拜李广利为武师将军,率六万囚徒,十几万牲畜前去征讨。

      尘埃起处便见降旗,未见厮杀已奏凯歌,李广利举手之劳即扬名边陲,旋即被封为“海西侯”。

      然而,不久便有了李陵之败。

      以汉武帝半生戎马生涯的经验,他何尝不知道李陵蒙屈?李陵以步卒五千,出征绝域,陷十万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罪在主帅。

       可主帅是弍师将军。汉武帝不能忘怀李夫人,这个多姿的美人在垂危之际,为了把自己的兄弟托付给汉武帝,执意不肯让汉武帝看她一眼。她说:“上所以恋恋顾 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见我毁坏,颜色非故,必畏我唾弃我,意尚肯复追思闵录其兄弟哉?”这种良苦用心,使汉武帝心动。所以汉武帝就不愿意降罪李广 利,只好迁怒于李陵(当然李陵本身也有过错)。

      可是现在,倒是李广利本人兵败投降,这不但对专到盱震动颇大,而且对汉武帝本人刺激尤甚。

      他恨李广利:这侏儒小人!我对你隆恩有加,可你……一那是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汉武帝脸色铁青。怒目灼灼,在空旷的未央宫中踱来踱去,活像一头狂怒的雄狮。

       往事像被狂风戏弄的败絮残叶,忽而杂沓纷至,拥挤在一起,忽而四散开来,漫无一点头绪。他的视听已经完全处在幻觉之中了,时而是美女的冶容、娇喘、艳 笑;时而又是罪巨的咸容、乞求、狷傲;时而是边疆尸横遍地的惨景;时而又是民不堪重赋的怒怨之声;时面是方士女巫的蛊惑……他刚想要捕捉住一点儿什么,倏 地又被囚犯的哀号和惨叫给搅得一塌糊涂。他往狠地歪了一下干瘦的大腿,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炽烈的火焰冉冉上升,要扑向什么燃烧,要把波及的一切烧成灰烬。可 是,烧什么呢?这熏佳全然没有目标,这又使他越发烦躁了。他大声地诅咒着李广利的名字,眼前倏地又闪过李夫人妖媚的笑靥。“魔障!”他狠狠地吐出两个字, 立即降旨尽戮李氏一门,然而,那团火依然越烧越炽,似乎在嘲弄他的无端发怒……

      蓦地,他意识到了,原来胸中的这团火正是烧向自己的,仅仅因为找不到突破口发泄才变得如此地烟盛火大,令他愤懑不已。

      于是他呆住了。

      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雄才大略”背后还隐藏着那么多的畏惧。于是他的思路就是异常镇静地思考起自己。

       他未曾登基,孩提之年便立志干一番事业震铄古今。一经践阼,便颁下诏书:“令公卿、大夫郡守等,举孝廉荐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于是各地有名儒生同 时人都,进献策文。他对这些儒生的文章逐篇披览,夤夜不倦,在数千文卷中独对董仲舒的策文特别欣赏,召对之后,立即采纳:“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 绝其道,勿使并进。”这样,“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后世立下“修身治家立国”的纲纪根本。他兴太学,修郊祀,改正朔,定历法,协音律,作诗乐,建乐 府……应当说,这些“文治”在历史上算有功了。

      至于“武功”,他知道朝野呶呶,谤议丛生。可是他不能忍受“城下之盟”。中原之主,岂 能守土待辱?他把毕生精力用来四方征讨,如今已大大开拓了版图,建立了威震四方的大汉帝国。他回忆道:四十三年前,还是元光二年,他在平定了两越之后决心 挥师北上,曾经下诏征询群议:“朕依据祖训,奉行和亲。举国择美,整饰娇艳,赠于单于,又厚赂金币丝绸以遗部属。然而边祸日炽,边民苦不堪言。朕于心不 忍,想改变和亲,兴兵伐罪,何如?”

      诏书二下,众臣颤抖。御史们连叫不可:“匈奴之性,兽聚鸟散,跟他们作战,就好像跟影子搏击。”

      和众臣相反,当时的百姓却不这样看,河南有一个靠牧羊致富的卜式,愿意把一半家产“输作边用”,就是典型的例子。当时,他立即派人赶赴河南,向这位长者致敬。使者回报他们的对话,真正使他感动。

      使者:“你作此豪举,莫非想做官吗?”

      ト式:“自幼牧羊,不习惯于官场。”

      “难道你家有冤,想借此上诉吗?”

      “平生与人无争,何故有冤?”

      “那你究竟怀何意?”

      “天子正要讨伐匈奴,我这个愚笨的人就想:好官应该为国不怕牺牲,有钱的百姓应该捐助钱粮,这样才能消除边患,永立国基。我已经老朽,只好捐一些钱,为天下倡导此志。”

      汉武帝觉得卜式的这段话里有一股奋起的力量。他想:滔滔然天下之众,竟有不少人能与自己心心相印,更有不少人能如此了解他的征战,不免十分振奋。

      “是的,是的。”汉武帝自言自语,汉家庶事草创,四夷侵凌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

      是的,是的,朕在同仇敌忾的气氛中,从微贱中选拔了良将卫青,七次出击匈奴,斩捕首虏五万余级,尽收河南地;之后又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六出大漠以北,把匈奴逐出塞外几千里,弭除了历来的边患。

       “如今,近五十年过去了,是我汉武帝一扫国耻,树威四夷;是我汉武帝征伐四方,令东西南北,胡骑蛮酋闻讯逃遁;也是我汉武帝,挥戈拓疆,如今四域凡三十 六国,数千里土地尽归大汉版图,建立了东起朝鲜,西抵波斯,南至交趾,北过小海(贝加尔湖)的空前大帝国;当然,我汉武帝恩威并重,让西南诸部落千百年来 的纷争消弭净尽,四海之内,唯我独尊……”

      思绪到这儿,他停住了。他自问:“我这是头脑清醒吗?恐怕不是清醒,又在发烧了,尽想些冠 冕堂皇的事。”他忏悔道:“正是自己利用了百姓的振兴心理,长年累月征战不已,正是这种好四夷之功,给百姓带来了不堪重赋。现在,现在呢?现在大将接而连 三投敌,当年的同仇敌忾不复存在,连年征战,劳师靡饷,海内虚耗,人不敷出。减捐御膳,取出内府私帑,作为弥补,然而也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民怨沸腾,皆由朕好大武功罪咎引起,加之多年以来信方士女巫胡说,到处求仙觅药,弄得民不聊生,妖术四起。”想到这儿,他极清醒地自怨道:“朕即位以 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早该罢之……”想着想着,他援笔濡墨,借丞相复桑弘羊言轮台事,下诏日:“深陈既往 之,悔日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本弱孤独也。又今请遣卒回轮台,轮台西于东师千余里,前击东师,虽降其主,以辽远之食道死者数千人,况益 西乎?匈奴尝言汉极大,然不耐饥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武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又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本所以安民也,朕不忍 闻……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以备缺毋乏武备而已……”

      两年前那个不眠之夜的思索鼓舞了他,他终于下了一道这道诏书——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盛世之君的公开检讨。

      应该说,这道罪已诏在当时已经起了很好的作用。可躺在五祚宫的汉武帝,要为自己的身后名,追悔这道诏书了。异常看重身后之名的汉武帝,经历着生平最后一个不眠之夜,他自我忏悔,自我折磨,折磨得五内俱焚,灵魂出窍……

      天亮了,霞光镀上了五祚宫的亭台楼阁,描清了金铺玉户,玉饰雕楹的轮廓,映得那黄金壁带刺目耀眼。碎步疾跑的臣僚们发现,昨夜驾崩的汉武帝,灰黄的脸上那两个眼窝突然又下陷了许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