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数汉武帝刘彻时期的几场著名战役

  • 发布时间:2015-11-13 22:23 浏览:加载中

  •  
      汉武帝刘彻是一个“雄才大略”力图有所作为的帝王。他十六岁登基后,面临的重要难题就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匈奴犯边。在他之前,由于 秦、汉之际的长期战争,使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汉王朝还无力反击匈奴,所以一直采用和亲政策,但匈奴贵族统治者,既不愿放弃和亲的利益,又不肯放弃武力 掠夺,以致这一问题始终不能解决。刘彻对这种消极防御与和亲政策极为不满。经过文、景两代的休养生息,社会经济大有发展。这时不仅“人给家足”,“都鄙廪 庾皆满”,而且“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所以刘彻很想采取新的战略,以改变现状。

      从元光二年到元朔二年(公元前133年~前127年),经过五年探索、研究、准备,刘彻对匈奴的情况,对塞外沙漠草原的地形,对这场战争的目的、规模和艰巨性,对所需的兵力和应准备的事项,都已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匈奴是我国北方的一个强大的兄弟民族,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楚汉相争时,冒顿单于崛起,把匈奴各部统一起来,建立起一整套从中央到地方的军事行政 组织和法规制度。有“控弦之士三十万”。他把全部领土分成三部:中央部由单于直辖;东部设左贤王庭;西部设右贤王庭。上谷向北之线以东归左贤王管辖,上郡 向北之线以西归右贤王管辖。

      刘彻在诏书中说:“今中国一统而北边未安,朕甚悼之。”他的战略企图是消除边患,统一北方。

      ①河南战役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春,匈奴大举侵上谷、渔阳(北京市密云西南)。刘彻为争取主动,派卫青、李息率主力部队由云中出发,沿河套北岸西进,至高阙 (内蒙杭锦后旗东北,折而南下,大破匈奴右部之楼烦、白羊王部于河南地(内蒙伊克昭盟),歼敌五千余,获牛羊百万头,收复了秦时故地。

      ②袭击右贤王庭战役

      元朔五年(公年前124年)春,刘彻因匈奴右贤王多次侵扰,命车骑将军卫青率十余万人,从朔方出发,袭击右贤王庭。另以李息等出右北平(辽宁凌源),以牵制匈奴左贤王所部及单于本部。

       卫青率军对右贤王庭(侦知当时在高阙以北六七百里处)实施远程奔袭,于夜间到达目的地,立即包围了右贤王庭。右贤王以为远在塞外,汉军不能到达,因而毫 无戒备,仅率数百壮骑突围北逃。汉军共俘获裨王十余人,众一万五千人,畜数十百万头。基本上歼灭了右贤王本部,达到了把匈奴分割为东西两段的目的,创造了 下一步再次进行各个击破的有利条件。

      ③袭击单于本部战役

      元朔五年秋,匈奴万骑侵入代郡,杀死都尉朱英,掠千余 人。次年二月,刘彻命大将军卫青率六将军统兵十余万人,自定襄出发,袭击单于本部。因未遇匈奴主力,暂回定襄休整。四月,刘彻命卫青率六将军再次出击,右 将军苏建与前将军赵信率三千余骑,在主力右侧掩护,与单于本部遭遇,激战日余,全部被歼,赵信投降匈奴;但卫青所率主力却大获全胜,歼灭匈奴一万九千余 骑,重创了匈奴主力。从此单于远遁漠北。

      ④袭击河西战役

      河西包括黄河以西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是通西域的交通要道。所以也称河西走廊。匈奴驱走月氏后,占据酒泉一带。他们控制西域,结好羌族(青海一带),常向东侵扰汉朝边境。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刘彻以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万骑击河西匈奴。霍去病从陇西出发,向西北挺进,历五王国,过焉支山(甘肃山丹东南)千余里,大破匈奴,斩折兰王、卢侯王,俘获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及休屠王祭天金人等,斩获八千九百余人。

      当年夏,刘彻命霍去病及公孙敖率数万骑,改由北地(甘肃庆阳西北)出发,大迂回经居延(内蒙额济纳旗东南),再击河西匈奴。同时派张骞李广率万余骑出右北平对左贤五部进行牵制性进攻。

       霍去病率部向北渡黄河,越贺兰山,过居延,深入迂回一千余公里,向西南直插祁连山(甘肃张掖南)地区,大破浑邪王、休屠王所部,斩首三万两百余人;俘五 王、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单桓王、酋涂王及相国都尉以下二千五百人投降,河西匈奴只剩十分之三。

      右北平方面,李广率四千骑先到,被左贤士率四万骑围攻,李广沉着奋战,激战两日,死伤过半,杀敌亦相当。张骞军到,左贤王解围而去。

      当年秋,浑邪王率四万余人降汉。河西问题彻底解决,刘彻置酒泉、武威二郡。

      ⑤漠北大决战

      赵信投降匈奴后,向单于献计:“益北绝幕(到大漠以北去),以诱罢(疲)汉兵,徼(抄袭)极而取之。无近塞。”单于同意他的建议,徙至漠北。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刘彻对诸将说:“赵信为单于画计,常以为汉兵不能度幕轻留,今大发卒,其势必得所欲。”乃令大将军卫青与骠骑将军霍去病 各率五万骑,带私负从马四万匹,步兵携辎重在后跟进的又数十万人,度沙漠与匈奴主力决战。霍去病从代郡出发,求单于主力决战。卫青则指挥李广等,并携带大 量武刚车,从定襄出发,求匈奴左部兵决战。

      匈奴单于用赵信建议,将辎重远送更北处,以精兵列阵漠北,卫青出塞后,由俘虏处得知单于所在,遂分两路挺进。命李广等出东道;自率主力出西道直奔单于所在地。

       卫青出塞千余里,过沙漠后,见单于主力正陈兵以待。卫青即以武刚车构成环形阵地,以防匈奴骑兵冲击。派出五千骑冲击敌阵,日落时大风骤起,砂砾击面,两 军互不相见。卫青令左右翼前出包围匈奴军。单于见汉兵多而士马强,自料不能取胜,遂率数百壮骑,突围向西北方向逃走。余众溃散。汉军歼敌一万九千余。卫青 追击至真颜山(杭爱山南端)赵信城(赵信降匈奴后所建),获匈奴大批屯粮。东道李广军,因无向导迷路,未能参战。

      霍去病率五万骑从代郡出发,前出一千余公里,度漠后遇匈奴左部兵,大破之。一直追到狼居胥山,姑衍(均在乌兰巴托东),祭告天地而还。俘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人众七万四百四十三人。逃走者不过十分之二。

       漠北决战后,北部边疆的形势,暂时稳定。刘彻遂将战略重点转向南方。我国东南沿海一带,早在秦始里时,即已统一。秦亡后,又相继出现了东瓯(浙江)、闽 越(福建)和南越(广东)等一些地方性政权。自立为王,割据一方,互相攻战,并攻扰汉统治区。汉初时王朝中央无力顾及,刘彻即位后,为避免两面作战,虽曾 不顾太尉田、淮南王刘安等重臣的强烈反对,利用矛盾、两次出兵东南,但因当时主要精力用于对付匈奴,所以未能彻底解决问题,仅依东瓯要求,将其军民内徙于 江淮之间,和迫使闽越、南越臣服,以保证战略后方安全。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南越丞相吕嘉举兵叛乱,刘彻即征发江淮以南楼船十万人,命伏波将军路 博德及楼船将军杨仆统率,分道进攻南越,于元鼎六年消灭了这一割据政权,建置了南海等九部。次年,又消灭了闽越,完全平定了东南。与此同时,刘彻还进一步 开发了西南,消灭了且兰(贵州黄平西南),等割据政权,建置了柯等六郡。

      在漠北决战中被赶至阿尔泰山一带的匈奴各部,经过五年多的休养生息,又逐渐聚集起来,恢复了战力。于是又开始对汉边进行攻扰、掠劫,并破坏通西域的河西走廊通路。

       刘彻为进一步打击匈奴的犯边和确保西域,先后又五次派军出击。但由于前期对匈奴的作战,损耗过大,国力已大为下降,马匹严重不足,加以用人不当,战役组 织缺点甚多,所以不是无功而返,就是损兵折将,甚至全军覆没。当然,匈奴在长期战争中,损失也极为惨重,内部矛盾加剧,更是日趋衰落。

       刘彻长期用兵和连年封禅、大修宫室等的结果,使社会经济遭到破坏,国力急剧下降,人民生活困难,出现大批流民,几乎动摇了西汉王朝的统治基础。幸而刘彻 在第五次出击之后,觉察到自己的错误,下诏自责,力求改正,以后再未出兵,虽然为时较晚,但毕竟还是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他认为当前的迫切任务是“禁苛 暴,止擅赋,力本次,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他甚至在群臣面前自责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 天下者悉罢之。”从中可以看出,刘彻的态度是诚恳的。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刘彻病逝。临终前指定霍光、金日、上官桀辅佐其子刘 弗陵。这三人都能兢兢业业地贯彻武帝终前规定的“与民休息”政策,逐步改善了局势。至汉宣帝时,又出现了生活安定、生产恢复的局面。所以司马光说他:“晚 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