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武盛世的背影:百姓流离,起义频发

  • 发布时间:2015-10-31 12:03 浏览:加载中
  •   中国古代被后人称为“盛世”的,倒有那么几个时期,所谓汉唐气象、宋明初治、大清百年之类。通常,作为一般规律,盛世往往有被过分夸耀的一面。在美国 著名汉学家孔飞力的眼里,盛世不过是人们的一种惯用称谓,是对德政的一种护符,是对官方文书的一种装饰。他还讲到一个观点,对当时百姓而言,盛世带给他们 的真实感受究竟如何呢?我们现代人很难断言。由此我想,对汉武盛世的历史真相,我们也应注意这个角度,那就是不要被过去的官方文书所蒙蔽,要超出这个之 上。我们要看待盛世的问题,就得从社会底层、从百姓的自身感受来关注。在这个视野之下,我想,汉武时期的盛世,是在“盛世”光环之下掩盖着许多的社会问 题,甚至有的是政府危机。百姓流离,起义频发,这就是汉武盛世的背影。

    汉武帝
     
      首先是兵连祸结,百姓因此付出惨重代价。汉武帝的军事征发,前 文曾经讲到,这是他建立强国优势的必要组成部分。但同时,它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是极为明显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战争所需要的人力财力物力,最终都要转嫁到 百姓头上。那么,生活在汉武统治下的臣民,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过残酷。看看贾捐之的一番话:“寇贼并起,军旅数发,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女子乘 亭鄣,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妇饮泣巷哭,遥设虚祭,想魂乎万里之外。”父子都上阵,或死或伤,女的被动员起来去守边防,孤儿寡母在家里无人倾诉,就是说哭告 无门,他们要给阵亡的亲人祭祀都找不着尸首,只好遥拜,这是何等悲惨的局面!所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我们要看到。

      其次就是汉武帝 穷奢极欲的生活,加大了政府的经济开支,导致了民众生活的困苦。我们试举几个例子。汉武非常喜欢搞大型土木建设工程。汉初建的宫殿很少,因为萧何建了个未 央宫太过壮丽,还受到汉高祖刘邦批评,此后文景时期基本没有大宫殿建筑出现。但是到了汉武时期,这位好大喜功的皇帝,大兴土木,建造了若干宫殿群,把原有 的甘泉宫扩大,又兴建了建章宫、明光宫等,规模都非常大,气势宏伟。甚至,他还在建章宫、明光宫和未央宫三者空中建成了相连的阁道。汉武率领着他的一批后 宫佳丽游走其间,可以不经过地面的道路。这是何等大的工程!要费多少人力财力物力!所以,汉武时期的社会危机,有的是属于与国家有关的举措,有的纯粹是汉 武自己出于专制君主一人的私欲。此外还有求仙。汉武为此被多少方士骗过呢?但是他一直乐此不疲,国家再穷,也要想办法搜刮民脂民膏,供养这批方士。其中的 那个栾大,汉武还封他做什么五利将军、天道将军、地道将军,并封了侯,又把自己女儿下嫁给这位,亦即招了驸马。到了这种程度,花钱花得是太多了,还赔了女 儿!所以,汉武时期经济的困境,与长期战争有关,也与这种专制君主个人奢侈腐化的生活直接相关。

      因为统治者的暴戾恣肆,奢侈糜费,连 年征战,导致老百姓徭役繁多、负担沉重,加上水旱虫疫等自然灾害、疾病死伤等罹遭大难,广大农民生活艰苦、人亡家破,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处流亡。公元前 138年,“河水溢于平原,大饥,人相食”。史书上类似记载还不少。而且农民起义不断爆发。汉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原齐、楚、燕、赵和南阳等地, 即今山东、安徽、江苏、河北、河南一带,都有贫苦农民揭竿而起,打击当地官府和豪强。虽然最终他们都被镇压了,但都是对汉朝统治者的抗议和斗争。

       第三个危机爆发在统治集团上层,即戾太子兵变。这也是汉武晚年一场最大的政治惨案。戾太子刘据为人排斥,但这也与汉武不愿交出自己的权力直接相关。汉武 做了那么久的皇帝,其太子做继承人也很久,到后来竟被人诬陷,说他用巫蛊之术陷害父皇。汉武对他产生了怀疑。太子要面见父皇给予解释,汉武却根本不给他这 个机会。英明睿智之君,竟也有如此糊涂的时候,“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看来人毕竟是人,不是神,怎么可能时时刻刻都很清醒?人到暮年,难免昏聩啊!太子 在情急之下,无计可施,狗急跳墙,只得起兵捍卫自己的生命。汉武下令征讨平叛,一场上层军事滥杀由此产生。一番战乱下来,几千人被杀,百官牵扯其中很多, 事后朝廷臣工位置半空。在后来追查处理案件的过程中,各地又有上万人被株连。这直接动摇了汉武后期的统治。

      汉武帝和秦始皇有许多相似 之处。但是,秦皇最后导致亡国,而汉武尽管晚年也有这样那样的社会矛盾、政治问题,却还是平安地把政权过渡给了后继者。为啥?应该说,汉武晚年尽管有些昏 聩,却也不乏英明。他搞的“轮台之诏”,就是由桑弘羊等人奏请,在西域轮台继续屯田。汉武是想说,他对以往多年的征伐已有悔恨之心,对战争带来的社会危机 他意识到了。现在不再是进行战争的时候了,应恢复重视农业生产,鼓励农民重新休养生息。这标志着国家的发展重点已从原来的扩疆拓土回归到正常的经济建设。 尽管这个诏书公布后不久汉武本人就去世了,在他有生之年并没看到它直接产生的作用;但他的后继者却因为有了它的存在,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国家的施政方针大 纲转向和平建设。所以后来出现了一段恢复发展时期,也就是西汉第二个盛世——“昭宣中兴”。汉武有秦皇之失而无秦皇之败,关键就在他最终仍能审时度势,向 着正确方向转轨,及时调整统治政策。我们再次看到了一个对时局仍了然于胸,尽管已垂暮的有为之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