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武帝时期汉朝空前的黄金岁月

  • 发布时间:2015-10-31 11:54 浏览:加载中
  •   公元前140年刘彻登基,即我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汉武帝。他在位54年,大刀阔斧,励精图治,对内创设制度,广揽人才,发展经济;对外征伐四夷,开通 西域,使大汉王朝走向鼎盛。汉武是一位雄才大略、具有进取精神的帝王。他第一次实现了中西方大规模的文化交流与融合,第一次确立了儒家在国家思想文化领域 的主导地位。班固高度赞扬汉武,说他继位之初就卓然罢黜百家,兴太学,修郊祀,改正朔,定历数,协音律,作诗乐,礼百神,他所开创的功业有上古尧舜前贤的 遗风。汉武的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的传统美德,在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评价之高,世所罕见。历史上把他在位这段时期称为“汉武盛世”。

       到汉武登基时,经文景之治的休养生息,大汉王朝国力不断强盛,为刘彻执政奠定了坚实基础。刘彻在位时干了几件大事:废黄老“无为而治”,重用董仲舒,罢 黜百家,独尊儒术,加强中央集权;削减丞相之职,将官吏任免权牢牢操纵于自己手里,并大力削藩,巩固统一成果;鼓励吏民直接上书,并由他亲自处理,一定程 度上广开言路,选拔民间贤良之士;将全国分为12州,打击豪强,实行盐铁官营、加强水利建设。这些举措使国力更加雄厚。汉武又发兵征匈奴、平百越、收西 羌,开疆拓土,威及四方。与历史上其他几个“治世”相比,汉武盛世在气势恢弘、开拓进取等方面确有卓绝之处。历史学家早就客观评价:古代中国政治、版图的 统一,完成于秦始皇;而文化、制度的统一,则完成于汉武帝。汉武时代功业显赫,垂范后世。

      单纯描绘汉武时期恢弘盛大的繁荣景象,流于千篇一律,也许不足以表现出他的伟大业绩。从汉武盛世的内在因素来分析,或许更能凸现其卓然脱俗之处。

       功绩首推制度创新。汉武帝即位后,继承了文景之治的全部历史遗产,其中既有社会稳定、人心归向、经济富裕的优势,也有制度残缺、国家控制能力薄弱的遗 憾。文景之治时期奉行的无为政治,有助于经济与社会的恢复和发展,可以导致社会的安宁,但不足以开启一个大有作为的时代。

      真正的时代 伟人,在于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突破,脚踏实地地站在前代伟人肩膀上,敢于打破常规,谋求更高的政治追求。在是否需要改革政治的关键问题上,汉代强调“以 孝治天下”,对祖宗的成规遗意,后人只有恪守的义务,而无变更的权利。儒学大师董仲舒关注时政,却有勇气蔑视政治禁忌,他在呼吁以改革求治方面无疑站在时 代前列。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汉武自己也在积极谋求变法,他认为汉王朝在仓促当中建立,加上战争频繁,如不变更制度,后世将无法令可依。一时君臣都把变法求 治、造就盛世作为自己理应承担的历史使命。而且,在励精图治的进程中,汉武得到了一批时代精英的拥戴甚至是推动。纵观汉武时代的基本走向,特别是将它与此 前的文景之治相比,我们不难看出这个趋势:不屑于追求稳定和“守成”,而立足于“更化”以求强盛。汉武与他的统治集团,为了国家的振兴和强盛,敢于知难而 进,不怕承担责任,并有驾驭大局不使失控的能力。

      善用人才,万马奔腾。国势强弱取决于人才去留,在竞争激烈、事功显赫的年代尤为如 此。让不同风格的英豪俊杰各尽所能,是汉武成就盛世大业的一大保障。班固曾大力赞扬武帝时期人才之盛,称为“群士慕向,异人并出”。汉代人才的繁盛,以汉 武时代为最。他所论列的时代精英有:卫青、董仲舒、主父偃、公孙弘、桑弘羊、司马迁、司马相如、东方朔、枚皋、霍光、霍去病、李延年、张骞、苏武、卜式、 金日磾、儿宽、石建、石庆、汲黯、韩安国、郑当时、赵禹、张汤、严助、朱买臣、唐都、洛下闳等。这些人真正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光辉业绩,尤其在制度创新方面 树立了不朽的典范,堪称千秋万代的楷模。

      汉武时期部分文士,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事情上,表现出超乎常人的预见性、判断力和操纵能 力。在提高儒家学术影响直到确立其独尊地位的过程中,辕固、赵绾、王臧、董仲舒、公孙弘都各有历史贡献。主父偃堪称汉武时代的纵横之雄,他分析政治利害鞭 辟入里,而其敢作敢为的性格更使人敬畏有加。在削弱藩国的进程中,他提出的“推恩令”具有根本性意义。董仲舒不仅建议独尊儒术,从而奠定了儒家的政治地 位,且对当时的政治弊病颇多中肯的批评。如针对西汉前期“任子制”与“赀选制”等产生的流弊,他就在对策中提醒过汉武。他还提出要及早解决土地兼并之害, 统治者未加采纳,结果到西汉后期竟然成为无法解决的痼疾。司马迁的史学贡献,使他成为我国正史的开山鼻祖;他的治史宗旨和批判精神,都被后世奉为楷模而难 以企及。司马相如的辞赋,纵横挥洒,为百代楷模;同时,他服务于汉武开发大西南的两篇文告,文辞犀利,充满雄迈之气,不失为汉代政论妙文之一。东方朔号称 “滑稽之雄”,在百代雄主汉武之前,或直言进谏,或以玩世不恭的方式嬉笑怒骂,实则忧国忧民出于至诚。即便是在军事领域,汉武时期的文人也有不俗表现。严 助在用兵越地时表现出的决断力,在朝廷群臣中罕有其匹;平越之后奉旨向淮南王刘安申明朝廷用兵必要性,又表现出他擅长辩论的能力。

      汉武时代文士中多一流人才,这与其雄健豪放的时代精神直接相关,也说明汉武破格用人的雅量。他还鼓励毛遂自荐式的人事手段,一时间“上书拜官”成为竞进者步 入官场的捷径。主父偃等人上书论政,当日就得到汉武召见,并慨叹相见恨晚,求贤若渴溢于言表。汉武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思想和实践,自有其值得发掘的价值。

       与时俱进的政治变革。汉武时期政论家严助,特别推崇制度变革,以立法削弱藩国势力。汉初推行的郡国并行制,容易造成尾大不掉的流弊,其危害性在吴楚七国 之乱中已充分暴露出来。因此,汉景帝挟平叛之余威,颁布过贬抑藩国地位的新规定。汉武继之创设诸多制度法令,极大地削弱了藩国势力,使之无法再与中央政府 分庭抗礼。他还采纳主父偃建议实施推恩令,把本属于王国的部分领土新立为侯国,并改变其原来的隶属关系,使之归属附近汉郡。其客观效果是诸侯王将土地分与 子弟,用和平手段削弱了他们的势力,中央政府名利双收。此外,阿党法、左官律、附益法等相关立法适时出现,交互为用,使诸侯王国受到根本抑制,地方势力坐 大的局面一去不复返。

      完善监察制度。汉武为强化对百官的监察,增设司隶校尉和十三部(州)刺史。前者主要监察京畿地区,甚至皇太子、 三公也在其监察范围内。后者则“以六条问事”,除一条是监察地方豪强,其余都是针对郡国高级官员的不法行为。汉武时期吏治较为清明,与多层次强化对官僚队 伍的监察和监督制度密切相关。

      推行垄断经济政策。汉武一改前人法度,推行一系列国营垄断经济政策。特别是官营盐铁、垄断货币的铸造权 与发行权、推行“均输”和“平准”等与经营相关的新法规,成为汉武时期增辟财源的有效途径。藏富于民,百姓赋税不增加,而国库丰盈,财富足用。如果没有这 些制度革新,就不可能出现名垂千古的汉武盛世。制度建设对国家的稳定与发展是最根本的,它的影响之巨大,远超出明君个人作用之上。

      以 战争促革新。凡涉及制度、政策的重大改革,往往会受到持重者反对,进而表现为层层阻力。可汉武时代先后推行过那么多新政,却没引发多少争议,个中原因何 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长达30多年的战争,使得国家处于长期战争状态,在一切服务于战争的体制下,国家的管理者最容易把全国的人力物力动员到一起, 随意加以调拨和使用。开动战争机器,从来都是强化集权制统治的有效手段。

      国营垄断经济政策的实施,涉及多方面利益矛盾,也是汉武身后 引发争议最多的问题。理财大臣桑弘羊作为政策主要制定者,在著名的盐铁会议上,为回击论敌的批评,分析了导致经济变法的主要原因:长期的边疆战争耗费了国 库积蓄,汉武不得不寻求新的财政来源,以支撑大量军费开支。这一理由使得他气势大增。可以想见,在削弱地方力量、剥夺宰相职权及开通西域、整肃游侠等方 面,汉武都有理由借助于战争体制。

      由上种种分析可见,汉武开创了真正的盛世时代,其成熟不仅体现在社会经济的全面繁荣,更重要的是为千秋万世创立了不朽的制度财富。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完善合理的制度体系,是盛世永葆青春的法宝。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