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 冯太后身边的美男子

  • 发布时间:2015-09-29 19:03 浏览:加载中
  •   冯太后守寡时年仅二十二岁,她还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妇,不论是身体还是心智,都在逐渐成熟。随着拓跋弘大婚生子,冯太后的生活虽然增添了些许乐趣,但 无论如何,都无法克服深夜里的寂寞与孤独。在幽幽深官之中,只有她自己跟自己的影子,所有的痛苦和压力都要她一个人承担,肩上的担子和责任没有人为她分 担,也没有人能给她带来宽慰。

      当她看到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拓跋弘,与自己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她的内心充满了羡慕与嫉妒。除了政治上为自己谋划的目的之外,妒忌也是冯太后坚决除掉李氏的原因之一,久居深官的女人,心理已经有了很严重的扭曲。

       冯氏一直在想,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必须要恪守妇道?鲜卑人认为“子承父妾”这种乱伦纲纪之事是天经地义,那为什么一国太后,身边就不能有几 个男人聊以慰藉?这也是冯太后之所以被后人诟病的原因。很多野史都称冯太后“秽乱官闱”“淫乱后宫”,与武则天的经历颇为相似。从人性角度来说,这种行为 确实可以理解,而在当时,冯太后亲近男宠也算是追求人性的急先锋吧!

      李氏诞下麟儿之后,冯太后甚是欢喜,马上下旨宣布大赦天下。而心腹张佑也为她带来了好消息,当年与冯太后失散多年的哥哥冯熙终于有了音信。

      冯太后简直不能相信,这么多年来,哥哥一直音信全无,她一直以为哥哥早已不在人世了,甚至已经为哥哥建了一座衣冠冢,与父亲埋在了一起。

      冯太后从小与这位大他四岁的哥哥感情甚笃,常常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习字,她喜欢在杨柳青青的河边,看哥哥舞刀弄剑,想起了哥哥,她仿佛又回到了幼年时的幸福时光。

      当年抄家时,哥哥被父亲的亲信带着一路向西逃命,经过种种磨难,冯熙终于被羌族部落收留。羌族部落当时也是兵强马壮,并不畏惧北魏王朝,冯熙也在羌族奋发向上,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事,想来日为父母双亲及妹妹报仇雪恨。

      没想到,老天跟他们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他此次来北魏,本是想为父亲报仇,没想到,他听说当年的太武帝已死,现在临朝称制的皇太后,居然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

      于是他决定先与妹妹见面。兄妹二人一见面,两人都端详着对方,在冯氏的眼中,哥哥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年稚嫩的脸庞,但眉宇间的神情是绝对不会错的!她终于有了一个亲人,相认后,两个人抱在一起放声大哭,从此后,她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待两人平静之后,便纷纷倾诉多年彼此的情况,当冯太后得知哥哥仍有报仇之心时,便仔细劝解道:“如今拓跋焘已经死去多年了,如今大魏统一天下之势锐不可 当,你我二人不过是两枚小小的棋子,父亲从小就以孔孟之道教育我们,不可不顾天下苍生。如今我掌握着大魏的国运,我们对他们的最好的报复,就是要让拓跋氏 子孙中一直流着我们冯家人的血!”

      冯熙看着妹妹如此坚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知道妹妹的脾气,一旦认定了的事就很难改变。冯熙突然说,妹妹可曾记得李奕?冯太后一愣,不知哥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哥哥一说到此人的名字,她又感觉很熟悉。

      冯熙跟她解释道:“李奕就是当年经常和我们一起玩耍的那位大哥啊,你当年总是缠着人家,你难道忘了?”

      儿时的幸福时光,是冯太后一生中最深刻的伤痛,那些快乐的日子不能常常拿出来回忆。在她的记忆中,确实有一位翩翩公子,一身白衣,风流倜傥。想到这儿,她的脸突然红了,冯熙看她这样,便解释道,这次自己能够回来,多亏李奕帮忙。

      李奕本是西凉贵族世家,保持了良好的汉文化,李奕本身也是极为儒雅的一个人。与冯家的命运十分相似,西凉国运仅仅二十有余,出身世家的李奕也是父母双双亡故,自己栖居人下,与大哥一起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奕认识了冯熙兄妹,三人很是投缘,当年小小的冯氏就对李奕非常眷恋,常常做他的“小尾巴”,李奕对这个聪慧伶俐的小妹妹也非常喜欢, 对她格外疼爱,甚至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情,只可惜,冯府遭遇突然的变故,李奕居然失声痛哭,他很害怕看到小冯氏那张明媚如花的脸孔,在命运的作弄中凋零。

      文成帝即位之后,李奕也不知道,朝中皇帝身边的红人冯贵人,就是当年那个常常拉着自己衣袖的小女孩。他明明可以入京为官,可是一想到冯氏当年被驱赶着千里奔赴京城的场景,他就难过,主动要求调往雍州任司州录事。

      听到李奕的名字,冯太后心中如小鹿乱撞,冯熙还是自顾自地说:“如今妹妹在北魏实行汉制,正是用人之际,李奕的才情你也知道,何不召入京中任职?”

      冯熙的话正说到了冯太后的心坎里,如今自己还政于皇帝,但皇帝似乎已经对自己不再如以往那么敬重,还有意排挤那些与自己亲近的老臣,冯太后今日也一直为这些事头疼。如今哥哥归来,又带来了年少时的好友,正好一文一武,可以巩固冯氏在朝中的地位。

      很快,冯太后就封哥哥冯熙为大将军,爵位肥如公,并将先太妃遗留下来的尚博陵公主许配给了哥哥冯熙,继而升任驸马都尉。之后,冯熙又晋升为太子太傅,封爵黎王。

       在冯熙的举荐下,雍州司州录事李奕也被皇上调回宫中,冯太后以旧相识为名,将其调入宫中,任宿卫监。前来叩谢皇恩的李奕还是一身白色朝服,颇有当初翩翩 公子的风范,但眉宇之间却更多了一份沧桑和从容。两人多年未见,目光接触时,冯太后的心突然就一紧,不自觉地心神摇曳,脸上好像发烧一般。

      拓跋弘已经感觉到了冯太后与往常不同,但又说不清哪里奇怪。李奕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对国家大事、周边局势见解独到,学问涵养颇深,拓跋弘对他也很满意。

      上任后的李奕果然没有让皇帝和太后失望,对自己分内之事处理得井井有条,朝中大臣也逐渐开始注意起了这匹黑马。

       冯太后本就有心拉拢李奕,见他才干非凡自然高兴,封了李奕的兄长李敷为秘书令兼前将军。她也开始以此为由头,大肆搜罗汉人新贵、良将和对她忠心不二的太 监们,壮大自己的羽翼,如封赏张佑为散骑常侍建尚书左仆射,并加封新平公爵位,王遇、王质也都得到了升迁,汉人赵黑则选任礼部尚书等。她将这些人都放在了 朝中重要部门或在北魏关卡之地任重要职务,从而加深了冯太后对全国政治的影响。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