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丧子之痛

  • 发布时间:2015-10-01 19:22 浏览:加载中
  •   陶朱公到陶地后,又生了一个小儿子,算起来这些陶朱公应该六十多岁了,还能够出出儿子来,显示他的健康状况很好。这样陶朱公就一共有了三个儿子。

       小儿子长到成年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陶朱公的二儿子在楚国杀了人,被抓了起来。陶朱公说:“杀人偿命,这是天理,可是我听说,富贵人家的子弟, 杀了人之后还是有办法可想的。”于是他就让他的小儿子,带了一千两黄金,装在粗布袋里,用一辆牛车拉着到楚国去活动活动。

      小儿子将要 上路的时候,大儿子坚决要去,陶朱公不答应。大儿子说:“家中的长子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现在二弟犯了罪,父亲不派我去,却派三弟去,肯定是认为我不中 用。”于是就装模作样地要自杀。他的母亲也帮他劝说陶朱公,陶朱公无奈,只好派大儿子去。他写了一封信要大儿子送给他的老朋友庄先生,并叮嘱大儿子说: “到了那里,把千两黄金送给庄先生,一切听凭他去办理,遇事千万不要和他争论。”大儿子于是就出发了,还私自另外带了几百两黄金。

      到 了楚国,大儿子去拜访庄先生,他看见庄先生住在城外,门前有一大片野菜地,居住条件相当艰苦。大儿子照他父亲吩咐的那样,把书信和黄金都交给庄先生。庄先 生说:“你赶快离开,不要停留,即使你弟弟从监牢里放出来了,也不要去问为什么。”大儿子离开庄家后,没有听庄先生的话,而是悄悄留了下来,把他私自带来 的黄金送给楚国当权的贵族。

      庄先生虽然住在贫民窟里,但是他的廉洁正直在全国是出了名的,楚王及楚王手下的官员都很尊重他。他并不是 有意接受陶朱公的金子,而只是想在事情办成之后再还给陶朱公,以作为已经帮过忙的物证。所以金子送到后,他对老婆说:“这是陶朱公的金子。如果我病死了, 来不及提前交待你,你一定要记得还给他,不要动用它。”陶朱公的大儿子哪里明白这其中的曲折,只以为送他黄金便是向他行贿。

      庄先生找 了个合适的时机进宫去见楚王,他说:“天上某星的位置移动到了某处,这对楚国不利。”楚王向来信任庄先生,就问他:“该怎么办呢?”庄先生说:“只有做好 事,才可以消除它。”楚王说:“先生请回吧,寡人这就照办。”于是楚王就派使者封闭了楚国的金库。楚国那些受了陶朱公的大儿子贿赂的贵族就去告诉大儿子 说:“国王就要大赦全国了。”大儿子问:“何以见得?”那人回答说:“国王每次大赦的时候,都要先封闭金库。昨天晚上,国王又派人把金库给封闭了。”大儿 子心想:既然大赦,弟弟本来就该释放了,庄先生也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他很吝惜送给庄先生的千两黄金,于是就又去见庄先生。庄先生吃了一惊,说:“你还没 走吗?”大儿子说:“我确实没有走,当初是为了弟弟的事而来,现在听说楚国将要大赦全国的犯人,弟弟自然就会释放,所以来向庄先生辞行。”庄先生明白他的 意思是想拿回他的黄金,就说:“你自己进屋去把金子取回去吧。”大儿子就自己进屋取出金子走了。他还很高兴,自己省下了千两黄金。

      庄 先生被大儿子的行为激怒了,就再次进宫去见楚王,说:“我上次说某星的位置移动那件事,君王说要用做好事来消除它。现在我在外面,听路人纷纷传说陶朱公的 儿子杀了人囚禁在楚国,他家用了很多钱贿赂大王身边的人,所以大王现在再进行大赦,动机已经不纯洁了,上天一定不会领情的。”楚王大怒,下令先杀了陶朱公 的儿子,第二天才开始大赦。陶朱公的大儿子终于只能带着他弟弟的尸首回家了。

      到家以后,家里人和街坊邻居都很悲痛,只有陶朱公一个人 笑着说:“我本来知道他一去一定会致弟弟于死地的。他不是不爱他的弟弟,只不过他有些舍不得花钱。他小时候和我在一起,受过苦,知道谋生的艰难,所以不轻 易花钱,至于小弟弟,出生以来就看到我富有,只知道吃喝玩乐,哪里知道钱财得来的辛苦,所以大手大脚地花钱,毫不吝惜。原来我要派小儿子去,就是因为他舍 得花钱的缘故。而大儿子却做不到,结果救不了他弟弟的命。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什么好悲痛的,我本来就日日夜夜等着二儿子的尸体运回来了。”

      即使年岁这么大了,陶朱公清澈的智慧仍有如壮年时期,一点也没有退化。故事虽是传说,司马迁仍特别将之放入《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其可信度颇高。

      陶朱公最终老死在陶地,但他的名声却一直流传到今天,后代的人们都很推崇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第五节 猗顿求富
下一篇:范蠡大事年表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