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文种来访

  • 发布时间:2015-10-01 19:20 浏览:加载中
  •   到了下午,一些大夫和亲朋好友陆续前来拜见。此后一连几天家中宾客络绎不绝,府内顿时热闹起来。虽然比平日忙碌很多,但家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

      到了晚上,待客人都离去了,范蠡才得以与夫人、孩子相聚一会儿。毕竟父子相亲,两个儿子很快和范蠡重新变得亲近了。

      过了几日,家中客人日渐稀少,范蠡便抽空回拜了文种。

      文种听说范蠡前来拜访,非常高兴,亲自到门口迎接范蠡。自范蠡回来后,两人还未曾有机会详谈。范蠡攻打吴国期间,全靠文种在后方的大力支援,保证了越军粮草、军备的供应。范蠡见到文种,首先表达了谢意。

      文种连忙摆手说:“我说老弟,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再说这本来就是我份内的事。你能打败夫差,灭掉吴国,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事,说起来该我谢你才对。”

      两人相视而笑,一同往厅堂走去。落坐后,两人又闲谈了几句。文种有话要问范蠡,便让旁人退去,然后轻声问范蠡:“听说你将夫差的嫔妃都沉江了,却是为何?”

      范蠡沉呤片刻,决定还是如实相告,“将她们沉江也是迫不得已,一是怕她们怀有夫差的血肉,要是生下一男半女的,总是后患。二是不想让越王知道西施的下落。实不相瞒,我已将西施送到齐国去了。”

      “我猜你这么做必和西施有关,果不其然,她还好吗?是不是还想着你?”

      范蠡让他问得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安置她?”文种关切地问。

      范蠡并不直接回答,反问文种:“你说我们打败吴国后,还有何事可做呢?”

      文种不知范蠡是何用意,疑惑地问:“现在越国一下子多了吴国那么多地方,你还怕无事可做吗?”

      范蠡摇了摇头说:“你没看见庆功宴上,当越王说要把越国分给我们时,那班大夫、国戚的表情吗?要打吴国时他们怕得要死,惟恐打不过吴国,反而连越国都保不住了。如今去分现成的吴国,他们肯定是积极的很,只怕去晚了抢不到好地方。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去管。”

      文种闻言皱紧了眉头,想了一想对范蠡说:“难怪我这几天去见越王时,总有很多人围着越王,似乎在和越王商议什么事情,见我来了就都不说话了。幸亏你提醒了我,我本想给越王提些治理吴地的建议,这样看来,也不用我提了。依你之见,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文兄当年决定冒死帮越王时,是为了越国之地吗?”范蠡试探着问文种。

      文种看了一眼范蠡,说:“那种情况下,哪有想那么多。当时只想着身为越国之臣,自当为越国尽力,决无任何非分之想。”

      “那就好办了,越国之地,任他们去争好了。就算越王要分给你,也一定推辞不要。在这里,我们毕竟是外人,犯不着跟他们争。”

      文种缓缓地点点头,对范蠡说:“你说的对,犯不着跟他们争。我老了,也干不动了,正想在家养老呢。就算越王给我什么封地,我也不想要了。对了,你还没说西施的事呢?”

      “我看老兄最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免得越王以后说你知情不报。”范蠡半开玩笑地说。

      “你呀,少跟我来这一套,当年要不是我,你们两个会好吗。说实话,这些年我总觉得对不起西施。她一个人在吴国,做了我们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为越国立了大功,要不是她,还不知何时才能灭吴啊!可如今,她却有国不能回,我实在是有愧于她啊!”

      “这不怪你,是我不让她回来的。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她竟一直在等着我,我决不能再辜负她了。不过以她现在的身份,我又怎么能聚她呢,所以只好先送到齐国去。”

      “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那以后你们怎么办呢?”

      范蠡想了想,觉得对文种什么都不说也不好,但又不想将自己的计划合盘说出,还是稍微露个口风为好。就说:“其实这几天我也在考虑这个事,我想过几天向越王请求辞去大将军之职。”

      自吴国回来后,越王念范蠡长期辛劳,特让他在家休息一个月,所以这几日范蠡未曾去见越王。

      “什么,你要辞去大将军之职,你是不是想去齐国陪西施?为了美人,连家也不要了?”文种一连声地问范蠡。

      范蠡一时也想不好该怎么说,只好敷衍说:“这事我还没最后决定,让我好好想想,等过几日再说吧。”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