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 徐州会盟

  • 发布时间:2015-10-01 19:20 浏览:加载中
  •   越王勾践分别派大夫送国书给齐、晋两国国君,邀他们在徐州会盟。又派人前往周边各国邀请他们参加会盟。

      得到齐、晋两国同意结盟的回复后,勾践便由范蠡陪同,亲率越军渡过淮河,前往徐州。

      齐平王、晋出公也陆续到达徐州,宋景公、楚惠王、鲁哀公也应邀前来参会。越王勾践与各位国君是初次见面,大家以礼相见,甚是客气。

      吴国是新任的霸主,此次越国一举灭掉吴国,使齐平王、晋出公和其他国君对越国刮目相看。又见越军军容齐整,武器精良,可知打败吴国绝非侥幸,因此对越王勾践很是尊敬。

      随后几日,越王勾践相继和宋景公、楚惠王、鲁哀公达成友好协议,退回以前吴国侵占他们的土地,又割让淮上之地给楚国,泗水东岸之地给鲁国。

      齐平王、晋出公又推越国为新的霸主国,其他各国也都承认越王勾践为霸王,越军在长江和淮水以东可以畅行无阻。

      勾践推辞一番后接受了盟主之位,随后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周元王也派人向勾践赐胙,任命他为伯。

      此时的勾践可谓是春风得意,风光无限。

      勾践非常满意会盟的结果,对范蠡说:“孤有爱卿,如齐恒公之有管仲,孤要与你共治越国。”

      “臣怎敢与管仲相比,大王过奖了,臣愧不敢当。”范蠡有些惶恐不安。

      “不是你不能和管仲比,而是我不能和齐桓公比。不提这个了,回国后,孤要重重赏你。”

      随齐平王一同前来的齐相田恒,与范蠡是旧识。五年前范蠡访齐时,两人相见甚欢,相互称兄道弟。在徐州再度重逢两人都很高兴。但由于各随其主,会盟时两人只是进行了礼节性的问候。

      仪式结束后,田恒邀范蠡晚上一聚,范蠡也正想见他,便欣然同意。

      两人见面后,田恒首先给范蠡贺喜:“范兄此次一举灭吴,劳苦功高,我敬范兄一杯。”

      范蠡也举杯说:“没有齐国和贤弟的支持,越国岂能顺利灭吴,该我代表越国敬贤弟一杯才是。”

      两人相视大笑,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田恒对范蠡说:“范兄如今贵为上将军,在越国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不知以后有何打算?”

      范蠡笑了笑,说:“飞鸟尽,良弓藏。如今既已灭了吴国,也算对得起越王的知遇之恩了,我想也该辞官谢恩了。”

      田恒听了很纳闷,疑惑不解的问:“范兄何出此言。越王刚刚称霸,正需范兄的大力辅佐,而且我看越王对范兄甚是尊重,范兄借机大展手脚才是。”

      范蠡笑着摇摇头,说:“以前越国弱小,遭吴欺辱,我有心助越王一臂之力,也验证一下自己的治国之道。如今越国已强大,也不再需我相助了。再说,我本就不喜为官,还是做平民实在。”

      “这未免太可惜了。好好的上将军不做,为什么要做平民呢?”田恒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范蠡就对他说了几句真心话:“以前越王一心灭吴,只要事关灭吴,必不遗余力,所以我做事也尽心尽情。如今吴国已灭,越王心事已了,如今又做了霸主,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不如早点离去,以免自取其祸。”

      田恒摇摇头说:“真不明白大人是怎么想的。你这么大的功劳,越王给你多少奖赏都不为过。怎么会嫁祸于你呢?”

      范蠡笑笑,说:“功劳太大了不一定是好事,所谓盛极必衰,物极必反,做人也应见好就收。再说了,当初我帮越国,本就不为做官,但求做事。既然事已成,又何必再为官呢。”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多劝了,范兄如来齐国,一定要来找我。”

      “会的。”范蠡答道。

      “以后的事先不说了。今天我们难得相聚,一定要尽兴而归,来,我再敬你一杯。”田恒举杯说。

      范蠡也举杯应道:“好,干杯。”

      田恒唤上随行的乐工和舞姬,和范蠡在乐舞中尽兴畅饮。

      第二天,越王与各位国君一一道别,然后班师回越。

      越王率领越军返回会稽的那天,文种早已带着越国的臣民在会稽城外五里之处迎候越王。君臣见过礼后,一同前往会稽城。

      会稽城内早已是万人空巷,全城的居民都涌到城门到王宫的主道两旁,夹道欢迎凯旋归来的越国大军,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简直比过年过节还开心百倍。

      范蠡穿戴着上将军的铠甲,站在马车上,显得威风凛凛,气概非凡。所到之处,万众瞩目,大家都用充满敬意的目光看着他。

      看到每个人都显得情绪激昂,范蠡的内心却异乎寻常的平静,仿佛是位过客来到一座正在狂欢中的城市,虽然情不自禁的为人们的欢乐所感染,但心里清楚,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他含笑注视着兴高采烈的人们,在人群中不时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无不绽放着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喜欢这些纯朴善良的人们,想着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们 了,心中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那些欢声笑语似乎近在耳边,却又是那么飘渺,总是无法到达他的心灵。

      达到王宫后,越军在宫前的广场上整齐列队。越王率众大夫先到祖庙告慰祖先,举行了隆重的祭祀活动。

      一系列活动结束后,最后便是盛大的庆功宴。席上众大臣不断的给越王勾践敬酒,勾践此刻也是非常开心,开怀畅饮,很快便酒意浓浓。

      他拿起酒杯对范蠡和文种说:“你们二人从楚国来到越国,成为孤的左膀右臂,随孤辛辛苦苦二十多年。没有你们,岂有越国之今日。孤要重重的赏赐你们,要把越国的土地分给你们。”

      文种和范蠡赶紧起身对勾践行礼,说:“大王,臣等承蒙大王不弃,为越国效力是臣的本份,决不敢再要大王的赏赐。”

      勾践摇摇头,说:“你们不要越国的土地,就是看不起越国。今日先不谈这个,来,把酒端起来,我们一起喝一杯。”

      文种和范蠡就只好端起酒,和勾践一起干杯。众大臣见状,也纷纷给文种和范蠡敬酒。

      夜幕降临时,全城点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篝火,全城的民众和士兵一起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彻夜狂欢。

      庆功宴上,范蠡喝了不少酒,众大臣皆来给他敬酒,他自然不便推辞。等他醒来时,发现天已大亮,自己竟躺在床上,头还隐隐作痛,晕晕沉沉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