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再攻吴国

  • 发布时间:2015-10-01 19:20 浏览:加载中
  •   三年后,也就是公元前479年,吴国发生了饥荒。夫差派人向勾践请求援助,勾践不但不管应,还向吴国使者怒斥夫差的无道想借此激怒吴国君臣。

      文种建议勾践趁机讨伐吴国。勾践有些迟疑,他似乎忘不了当年夫差对他的宽大。文种见状,严厉警告道:“大王千万不可懈怠,让吴国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近年来,吴国连年向北用兵,现在又发生饥荒,国内空虚,正是讨伐他们的良机啊。”

      勾践向范蠡用计。范蠡微微一笑,不置一词。范蠡的态度难以捉摸,勾践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有位贵客从远方来到越国,他就是和吴国有灭国之仇的大名士——楚国大夫申包胥。

      此时的申包胥年纪也大了,鹤发童颜,精神瞿铄,与勾践一起喝酒,纵论天下大势,宾主甚欢。

      酒过三巡,勾践对他讲了自己讨伐吴国的打算。申包胥问道:“吴国乃当今霸主,能够广征天下贡赋,请问大王凭什么与他们作战呢?”

      越王答道:“我平时生活节俭,把酒肉布帛都分给左右属下,与他们共享。求以报吴,愿以此战。”

      “善则善矣,未可以战。”

      “我平时广施仁爱,修法宽刑,施民所欲,去民所恶;称其善,掩其恶。求以报吴,愿以此战。”

      “善则善矣,未可以战。”

      “我很讲究公平,富者安之,贫者济之;救其不足,损其有余,使贫富不失其利。求以报吴,愿以此战。”

      “善则善矣,未可以战。”

      “邦国南则距楚,西则藩晋,北则望齐,春秋奉币玉帛子女以贡献,未尝敢绝。求以报吴,望以此战。”

      “善哉!无以加斯矣。犹未可战。”

      “夫战之道,智为之始,以仁次之,以勇断之。君将不智,既无权变之谋,以别众寡之数;不仁则不得于三军同饥寒三节,齐苦乐之喜;无勇,则不能断去就之疑,决可否之仪。”

      终于,申包胥以智、仁、勇的阐述,令越王口服心服。

      越王勾践听了申包胥的意见,心中有了数,又召来朝中几个大夫,再次听取意见。他对几位大人说:“伐吴之事,吾已听过申包胥的说法,如今想听各位之高见。”

      曳庸先讲:“审尝则可战也。审其尝,明其信,无功不及,有功必加,则士卒不怠。”

      王曰:“圣哉!”

      苦成曰:“审罚则可战。审罚,则士卒望而畏之,不敢违命。”

      王曰:“勇哉!”

      文种曰:“审物则可战也。审物,则别是非。是非明察,人莫能惑。”

      王曰:“辨哉!”

      范蠡曰:“审备则可以战也。审备,慎守以待不虞,备设守固,必可应难。”

      王曰:“慎哉!”

      皋如曰:“审声则可以战也。审于声音,以别清浊。清浊者,谓吾国君名闻于周室,令诸侯不怨于外。”

      王曰:“得哉!”

      扶同曰:“广恩知分则可以战矣。广恩以博施,知分而不外。”

      王曰:“神哉!”

      计倪最后讲:“侯天察地,参应其变,则可以战也。天变,地应,人道便利,三者前见则可。”

      王曰:“明哉!”

      经过统一思想、整顿内政之后,勾践这才真正感到出征的时机已经成熟。

      他给军队命名为北征军,勾践自命大将军,统领全军,命范蠡、文种为副大将军。

      夫差得知后,急忙召集军队进行抵抗。这次范蠡采用稳扎稳打的策略,待吴军赶到后,以逸待劳的越军一举杀出,大败吴军。此后吴军溃不成军,剩下的将士全部退守姑苏城。

      范蠡却并不攻城,而是令两万大军将姑苏城团团围住。命令随后赶到的军队分成几路,继续攻占吴国的其他城邑。越军所向披靡,几个月后便占领了吴国全境。

      武丘甲以为这下可以进攻姑苏了,可范蠡却依然命令军队围而不攻,武丘甲不解地问范蠡:“大人,为什么不攻占姑苏?”

       范蠡笑了笑,对他说:“我们这次不是要打败吴国,而是要将吴国变为越国的一部分。如果现在攻占姑苏,杀了夫差,吴国的百姓一定会立新的国君,他们会在各 地反抗越军。而只要夫差还在,他们就无法立新君,而吴国的百姓憎恨夫差,就不会去帮助他。如果其间我们在吴实施仁政,让吴的百姓安居乐业,时间一长,吴的 百姓就会知道越王的仁慈,他们就不会再想立新的吴王,而愿意当越王的臣民了。”

      武丘甲点点头,说:“我明白了,那要多长时间呢?”

      范蠡说:“民心的转变非朝夕之功,至少需要两年以上。我要让夫差眼睁睁地看着吴国怎么变成越国。”

      武丘甲应道:“我想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范蠡听了,不由地笑了。

      城中的夫差犹如困兽,脾气也日益暴躁,宫中的奴婢、宦官在他面前尽管倍加小心,但还是轻者挨驾,重者受鞭笞甚至处死。

      见到伯嚭,便想起当初正是他劝自己在会稽放过勾践,就忍不住痛驾。伯嚭连忙跪地谢罪,说他想办法和越国议和。

      伯嚭出城来到越国的军营求见范蠡,士兵便押着他来到范蠡的大帐。

      范蠡对伯嚭向无好感,看到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既厌恶又觉得可怜。想想二十多年前他对待自己是何等傲慢无礼,趾高气昂,可见人生无常。而夫差居然会如此信任这种人,真是难以理解。

      他不动声色,客客气气的问:“太宰大人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伯嚭毕恭毕敬的对范蠡行过礼,语气谦卑的说:“大人,吴王以前是做了对不起越王和您的事情,他深感后悔,希望能得到越王和您的宽恕。只要您从吴国撤军,吴王愿率吴国子民做越国的臣民。当年在会稽时,吴王不是也曾这样答应你们的请求。”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