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勾践尝粪

  • 发布时间:2015-10-01 19:08 浏览:加载中
  •   争取夫差完全的信任,是勾践脱离虎口的唯一机会。但是光相信是不够的,相信是脑部作用,是会改变的,只要稍有疑心,就会出现猜疑。因此要让夫差放松戒心,勾践就必须表现出完全的诚意。

      夫差有意向北争霸,为了避免腹背受敌,所以先解决南方的越国,对他来讲更显重要。因此,不抓住这个机会,或许以后永远不会再有了。

      范蠡决定让勾践以最激烈的手段,来制造必要的气氛。他对勾践说:光是强力忍辱,是无法争取对方信任的。唯有完全臣服对方,杀掉自己的‘心’,才能酝酿出这种彻底投降的气氛,微臣大胆建议主上,放下一切,用您的心完全臣服于吴王。

      “连脱离吴国的这种想法都不能有,完全把自己交给不可知的命运,未来怎么发展就怎么接受,不要有自己的意志,随着自然的命运漂浮吧!”

      勾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即又很快地摇摇头表示不解。

      “请不要惦记着您曾是越国君王,把自己试想成吴王的奴仆,记住吴王的恩典,由内心真正地去感激他,让自己的心急着想要去为吴王做任何事。”

      “这……这要怎么样才做得到呢?”

      “修道有一种静心的方法,先在密室中用大声喊叫去除心里的压抑,再静坐下来,调整呼吸,让心整个静下来,然后冥想着吴王的好处,让这种感觉出现在您的脑海中。”

      勾践知道范蠡不是在开玩笑,从他的表情和语气可以看出他相当地认真,便决心向范蠡学习这种几近催眠的静心和冥想的技巧。

      “完全放弃过去的记忆,让那个‘我’的感觉消失,杀掉心中那个‘我’,您才能得到再生。”

       经过三个多月的练习,勾践内心中那股忍辱的“心火”逐渐不见了,他非常认真地扮演着奴仆的角色,不论是表情或行为都愈来愈像个单纯朴直的奴隶。夫差终于 对勾践渐渐放心了。这期间夫差一直生病不愈。勾践于是询问范蠡:“吴王已经病了三个月还不见好转,我听说为臣之道在于君主生病时,为人臣者会感到忧虑。况 且吴王极为厚待我,吴王的病不见痊愈,希望你能帮我占卜一下。”

      范蠡道:“很显然,吴王不会病死。只要到了己巳日那一天,吴王的病情就会好转,希望大王能留意。”

      勾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翌日,勾践前往问候夫差的病情,在门口遇上正端着吴王刚刚解了大小便的便盆走出来的太宰韶。勾践于是要求尝一尝吴王的粪便,以判断病情。说着,勾践便直接以手取了吴王的粪便尝了一下,尝完之后便去觐见吴王。

      勾践说:“下囚臣勾践恭贺大王,大王的病至己巳日就会开始好转,到了三月壬申日病就可痊愈。”

      夫差问:“何以见得?”

      勾践回答说:“下臣曾经拜善于闻粪便者为师,知道粪便与谷物味道一致。其味与季节气味相悖逆的会死亡,而与季节气味相一致的就会存活。我刚才私底下尝过大王的粪便,味苦且酸,这是顺应春夏之气的味道,我因此知道大王的病将会痊愈。”

      吴王听了非常高兴,直称赞勾践是个仁义之士,于是下令勾践夫妇及陪伴他们的范蠡,可以离开石室,转住到宫室之中,负责放养牲口的工作。

       不久,夫差的病果真如勾践所言转好,为感谢勾践对他的忠诚,夫差下令恢复上朝的第一天,就在文台阁大摆酒席以为庆祝,且很高兴地说:“今天要替越王安排 北面的座位,吴国群臣应以宾客之礼来对待他。”这个令人震惊的宣布意味着勾践不但即将被释放,而且也可以很快地恢复越王的身份。勾践的苦难过去了,虽然仍 身处吴国宫室之中,但已由奴仆转换为宾客的身份。夫差此举令伍子胥感到愤怒和不安。这是夫差因恢复健康而临朝的庆祝酒会,伍子胥深知此刻不宜发表太过强烈 的意见,因此一言不发地快步离开座位,步出会场,回到家中,并没有在吴王身旁陪酒侍坐。

      伯嚭怕夫差和勾践难堪,立刻站起来打圆场表示:“今日的宴会,将会是不仁者走避、仁者留下的场面。我听说同声相和,同心相求。今相国乃为刚勇之人,想来是因为有像越王如此仁者的存在而自觉惭愧,才不愿陪酒侍坐!”

      夫差甚觉无趣地回了声:“那当然!”

      勾践和范蠡立刻起身,向夫差祝贺:

      下臣勾践从小臣范蠡,奉觞上千岁之寿。辞曰:皇在上,令昭下四时,并心察慈仁者。大王躬亲鸿恩,立义行仁,九德四塞,威服群臣。于乎休哉!传德无极,上感太阳,降瑞翼翼,大王延寿万岁,长保吴国。四海咸承,诸侯宾服。觞酒既升,永受万福。

       这番祝辞听在夫差耳里,自是无比受用。第二天一早,伍子胥便人谏夫差。他彻夜未眠,情绪显得相当激动:大王昨天应该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吧!臣听说内怀虎狼 之心的人,外表必会用美丽的言辞来迷惑人心,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对于豺与狼是不可与其谈论廉洁与亲爱的。如今大王好听虚誉美言,未考虑到长远的祸患,摒 弃忠直良言,听从谗佞小人之语,不去消灭您的沥血大仇,也不去除绝您满怀的深刻怨恨,这真有如放毛皮于炉炭之上却又希望它不会烧焦,将鸡蛋置于千钧之下却 又期待它不会破裂,这难道不危险吗?

      “臣还听说,夏桀登高时,知道身处险境,却不知如何使自己安全;胸前有锋利的刀刃顶着,明知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却不知道如何能使自己存活。迷惑的人如果还能知道检讨自己,就不至于迷失太远,希望大王能够明察。”

      夫差一大早便被指责,也是浑身不舒服,他大声地反驳道:寡人生了三个多月的病,从不见你一言相问,可见你心中丝毫不存有慈爱之心。在这期间你也未曾派人送来好吃的东西,可见你根本未怀想过我,显然是你秉性不仁。为人臣子不慈不仁,难道还会有忠信吗?

       越王虽一时迷惑,最后仍弃守边境,亲自带着所有的大臣来归附寡人,这是他的仁义。他亲自到吴国为仆,连妻子也成为婢妾,不但不恼怒于寡人,还在寡人有疾 时,亲自尝粪便以为诊治,这一切都显示出他的慈爱。不但如此,他还虚其府库,尽献其财宝,不念旧故,这正表现出他的忠信。

      “越王具备了仁义、慈爱、忠信这三种品德,并以此侍奉寡人。如果当初听了你的话,杀害勾践,不就显得寡人不明智,而成全了你对勾践的私怨?这岂不辜负了皇天对寡人的期待?”

       在夫差的强烈反击下,伍子胥虽是满腹怒气,却也深感无奈,但一向自负的个性使他仍不屈地抗议道:“大王所言和事实正好相反。老虎压低身子,正是准备有所 反击;狐狸弯曲身躯,则是为了求其所需。野鸡以其瑰丽炫目的外表而陷于网罗之中,水中之鱼更常因贪吃而为钓饵所骗。”如今越王勾践自愿到吴国为奴仆,这是 他的老谋深算;虚其府库而不显露恨意,正表示出他一直在处心积虑地欺骗大王。他喝下大王的尿,心里想的是吸吮大王的心;尝大王的粪便,想的则是咀嚼大王的 肝!“这事非同小可,越王正在祸害吴国,为的是希望吴国能为他所窃,希望大王能留意明察,臣所以不敢临死逃避,是害怕有负先王托付。一旦等到社稷成为荒 地,宗庙成为荆棘之地时,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些警告,夫差是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他赌气般地表示:“此事相国不必再多说了,寡人不想再听到这些话。”

      伍子胥满腔愤慨,但也无可奈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