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身后悲剧

  • 发布时间:2015-09-20 23:46 浏览:加载中
  •   贞观十六年(642),房玄龄觉得自己当了很长时间的宰相,不宜长期身居高位,多次提出辞呈。唐太宗对他说:“辞让,固然是一种美德。然而国家长久以来都依靠你,如果失去了像你这样的贤相,朕就好像失去了左右手一般。”

      晚年的房玄龄经常疾病缠身。唐太宗依旧委以重任,下诏说:“玄龄多病,就让他在家里办公,躺在床上处理公务。”朝中遇到大事,便命人抬他上殿。每次遇到这种场面,唐太宗便流泪不止,说:“你老了,朕也老了!”

       后来,唐太宗把他请到玉华宫,乘肩舆入殿,至御座乃下,君臣相见,太宗流涕,房玄龄也感激哽咽,不能自胜。太宗令名医为其救治,并派人每日供给御膳。如 果病情好转,太宗即喜形于色;如听说加重,便神情凄怆。唐太宗的恩遇使房玄龄感激不尽,于是抱病上表劝谏太宗停止攻打高丽。

      这一天,昏迷多日的房玄龄睁开了眼睛,双目茫然地看见唐太宗龙睛圆睁、一眨不眨地盯视着他,心中涌起波涛,但身体却不能随心而起,只是口角蠕动着,难以表达肺腑之言。

      唐太宗见状,忙说:“房公,近些天来,朕总是忍不住在想你呀!”

      房玄龄闻言,更加激动不已,他用仅有的一点气力,微弱而缓喘地说:“微臣三生有幸,承蒙陛下不弃,三十余载追随陛下左右,得以建功立业、享受荣华,吾愿已足……只是……”

      “只是什么?”唐太宗接问道。

      “只是臣这一生,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啊……”房玄龄喘息不止。

      唐太宗强忍悲痛,握着房玄龄的手,说:“房公,你我君臣,今日不谈国事。请你直言嘱朕,你尚且忧虑何事?”

      房玄龄止喘片刻,回答:“臣已无后顾主忧,所虑者只是太子,担心日后出现奸佞乱政,有碍宗庙社稷……”

      唐太宗听房玄龄谈及太子,也颇有同感,说:“朕也是为此事放心不下,但不知房公你有何良策?”

      房玄龄用力睁开双目,看了看随唐太宗前来探视的皇太子李治,说:“必须委以直臣,辅佐殿下……”

      李氏父子同问:“何人可以担负此任?”

      房玄龄回答:“褚……遂……良……不过,不过……”

      唐太宗急问:“不过什么?”

      房玄龄看了看唐太宗,又转目看了看唐太宗身旁的李治,说:“陛下你必须赐予他尚方宝剑,而殿下必须对他重用才行……”

      唐太宗点头表示同意。太子李治也说:“太傅所言极是。请你不必担忧。”

      君臣交谈至此,唐太宗当着房玄龄面,在病榻前,正式宣布:将房玄龄次子房遗爱提升为右卫中郎将,长子房遗直为中散大夫。

      二子向唐太宗和太子李治跪拜谢恩。

      唐太宗与房玄龄叙别,彼此悲伤不已。

      贞观二十二年(648)七月二十四日,房玄龄病卒,享年七十岁。为了深切悼念他,唐太宗特意废朝三日,下诏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册赠他为太尉、并州都督,谥曰“文昭”。为了给房玄龄办理丧事,唐太宗还特赐绢布两千段,粟两千斛,并让他陪葬在皇帝的陵寝昭陵。

      在房玄龄病逝十个月之后,贞观二十三年(649)五月,唐太宗崩于含风殿,遗诏皇太子李治继位。

      然而,尽管房玄龄生前采取“治家有法度,常恐诸子骄侈,仗势凌人,乃集古今家诫。书为屏风,令各取一具”等一些言传身教的具体措施,但是并未能够避免一场家庭悲剧的发生。

      这场悲剧的酿成,是由所谓的“房遗爱谋反事件”而引发的。

      房玄龄辞世后,长子房遗直承袭梁国公。永徽初年,担任礼部尚书、汴州刺史等职。其违背祖训,德不压身,不知进退,终致兄弟阋墙,遭人陷害,成为取败之由。

      次子房遗爱,荒诞轻率,不学无术,但有武力,曾任右卫将军,后为房州刺史。

      在贞观一朝,皇帝与勋臣的子女之间相互联姻的情况颇多。它本身就具备很强的人情加政治的浓厚色彩。唐太宗利用婚姻的这条“红线”,进一步强化、维系和促进他与勋臣之间的亲密关系。

      然而,就房玄龄自身而言,他对唐太宗“赐婚”而构成的其次子房遗爱与高阳公主这一“情缘”,从内心深处并非情愿:一是“不想受”,二是“不敢受”,三是“不能不受”。

       因为对于这一“皇恩浩荡”、“盛情难却”的“喜庆”和“荣耀”,不仅与他一贯坚守低调的做法不相吻合,而且有关次子媳妇高阳公主的“底细”他心中有数, 唯恐对其礼遇不周而出现丝毫的偏差。所以,在他生前,只要稍有政暇,就必定向夫人叮嘱多加关照次子媳妇之事,以防出现难以挽救的后果和一些违犯国法、损害 家风的事端。

      可是,这位高阳公主性情骄蹇,她一直嫉妒房遗直这个大伯,鼓动驸马房遗爱与哥哥分家。她还在太宗面前诬告房遗直对皇上多 有怨言,心怀不轨。太宗调查之后,发现是高阳公主任性胡为,不禁大为恼怒,将她训了一顿。经过高阳公主的几次诬告,房遗直害怕,自己写奏折要求将爵位让给 房遗爱,唐太宗怕坏了规矩,并没答应。

      为了达到夺取封爵的目的,高阳公主向新皇唐高宗告状,诬陷房遗直对她“非礼”。唐高宗自然极为重视,便当即诏敕其舅父长孙无忌调查处理。

      结果,适得其反,因为事不机密,竟然审出了个房遗爱和高阳公主企图发动宫廷政变的大阴谋。

      于是,长孙无忌为了铲除政敌和隐患,借此机会,将吴王李恪也牵了进来。李元景、李恪、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被诛,高阳、巴陵二公主赐死自尽。诸子都作为刑徒流配岭南。房遗直虽因父亲的功劳而被特赦,保住了性命,但失去了爵位,成为庶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