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督导子女

  • 发布时间:2015-09-20 23:46 浏览:加载中
  •   此时房家府上,上有高堂老母芸若,时已八十有六,病卧在床盖有年矣。中有房玄龄夫妇,玄龄多病,夫人卢氏虽说只有一只眼睛,所幸身体还算硬朗。下有长 子遗直,次子遗则,末子遗爱;女儿奉珠嫁给韩王李元嘉,随夫远徙滑州任上。除了次子遗则之外,遗直和遗爱各有一群子女,再加上府中佐属佣人,也不下百余口 人。

      房玄龄是个大孝子,对老母毕恭毕敬,见她有了脸色,便诚惶诚恐,恭谨之心超过常人。母亲卧病之后这几年,他抽空四处请医问药。孙 思邈是一代名医,归唐后一直在太医署供职,房玄龄把他请到家里,亲自帮他抄写《千金方》。孙思邈每次来去,房玄龄都要在大门口迎拜,有时甚至垂泣不已。

      房玄龄治家很有方法。他常常害怕子女们会骄纵奢侈,以势欺人,所以汇集古今家训,写在屏风上,让每个孩子都保存一具。他对孩子们说:“你们如果能注意照着去做,就完全可以保住自己了。汉朝的袁氏家族,几代为国家尽忠守节,我非常仰慕,你们应该向他们学习。”

      古训“长子持家”。房遗直此时已经年逾而立,承袭了家族的爵位,授任礼部尚书。他忠厚诚实,处事谨慎,性格类似乃父,但才干逊之。

      这期间,房玄龄虽然位列三公,却也不得轻松,除了修撰《高祖实录》和《当朝实录》之外,还要陪侍太子李治,同时还要主持门下省一应事务,参与朝政。

      不久两部书稿修成,各二十卷。太宗见书大悦,降旨褒奖,称赞“文辞精美,内容丰实”,并加盖皇帝玉玺以示隆重,赏赐房玄龄绢帛一千五百段。

       次子房遗则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在秘书省做个品阶很低的职吏。遗则心地十分善良,有一段时间,家中让他去料理封邑上的事务,正值其时州里大旱,遗则便宣布 免除全部农户两年的租税。回到京师,遗则双手举着一包草药跪呈给父亲说:“封邑上的百姓得知父亲患脚气,让孩儿带回这些草药来。”房玄龄非常高兴,夸奖他 懂得体恤下情,会办事。玄龄把儿孙们全都找来,说:“我们房家承蒙皇恩,封地腴厚,府中开销根本用不着忧虑,如果能周济百姓一些,那正是我的夙愿。今番遗 则代我免除封地两年租税,正是我想做而没时间去做的事情。真是太好啦!”

      遗则经常将药汤泡好,父亲睡觉之前,他亲自端起铜盆为父亲泡 脚,不用下人伸手。他偷偷对母亲说,父亲身为当朝宰相,若让佣人看见他一双烂脚,会损害父亲的名声。其时人们患脚气的十分普遍,为此太医孙思邈曾专门研制 了治疗脚气的药方。春秋两季,天气不冷不热,遗则与府中一位姓陈的侍卫长一起,研究出一种既看着得体又能透气的鞋子,让家里有官职的人与官服配套穿。

      房玄龄的女儿奉珠,排行在遗则之后,遗爱之前。奉珠貌美如仙子,性情温顺,被卢绛儿视为掌上明珠,也深得玄龄喜爱。奉珠十九岁时,因太宗做媒,嫁与韩王李元嘉。

      李元嘉是高祖李渊隋朝大将军宇文述的女儿昭仪所生,太宗的异母弟弟。当年高祖十分宠爱宇文氏,及即位时,曾打算立她为皇后。宇文氏自认才智威仪均不如窦氏,因而坚辞不受。元嘉因为母亲受宠的缘故,自幼颇得高祖的喜爱,后来的小弟弟们谁都不及他。

      元嘉最初被封为宋王,十五岁时出任潞州刺史,那年得知母亲有病,元嘉涕泣多日不肯吃饭。母亲过世,元嘉来京城赴丧,哀伤超过礼仪的要求,太宗曾赞叹他天性诚挚,多次安慰勉励他。贞观九年改封韩王,迁滑州都督。

       奉珠嫁给元嘉之后,修身持家相夫教子,显得很有教养,跟贫寒家境的读书人家相类似。元嘉少年即好学,府中藏书逾万卷,夫妇俩经常在书房里消磨时光。奉珠 受父亲影响,诗文也作得好,二人都能以古文字参定同异。元嘉与同母弟弟鲁哀王李灵夔十分友爱,每当兄弟聚会时,都按照布衣百姓的礼节相待,当世称之。

       唯有小儿子遗爱不大省心。遗爱自幼颖悟过人,读书过目成诵,长大后出落得一表人才,太宗经常把他视为自己的儿子,与房玄龄交厚的王珪还把他认作干儿子。 京城里有一班勋臣子孙,经常在一起饮酒作乐,去郊外打猎,遗爱逐渐成为他们中间的领袖人物。他为人放肆轻率,性格勇猛,又天生具有组织才能,登高一呼应者 云集,这一点跟房家的远祖房法寿很相像。

      有一次,遗爱与人格斗,一枪将人搠于马下,呻吟不止,他却在马上仰天大笑。其时正巧被散朝回 来的房玄龄望见,便与身边一位善于射弹子的侍卫说:“你把他射下来!”侍卫不肯,房玄龄怒道:“若伤了他性命,与你无干!”侍卫弹出一颗石子,击中遗爱大 腿,于是遗爱翻身落马。房玄龄训斥遗爱说:“格斗是为了习武练功,自应点到为止。如果是在战场上,敌人被你打翻在地却未死,你应该继续用枪置其于死地,而 不该止于大笑。但现在是在练武,既不能下手过重,更不该见伤而嘲笑他,为什么不立即下马将他扶起来?凡是做将军的人,必是勇猛于敌阵而友善于亲众,否则就 是不配。”

      当面教子,背后训妻。房玄龄当众训斥了儿子,同时也让那一班青年纷纷跪地领训。遗爱负痛听了,一时无地自容,从此有所收敛。

       遗爱二十岁时授任右卫中郎将,供职于南衙,每日往校军场习练骑射,倒也用心。高士廉敬重房玄龄的人品和对国家的忠诚,便择机与太宗说:“玄龄木讷,从不 为自己的事情花费心思,家里还有两个儿子未尝婚娶,连我都替他着急了。遗爱是陛下看着长大的,我观察诸位公卿的子辈中间,数他各方面的条件最优秀。陛下何 不将他招为驸马,以褒奖玄龄鼎掖社稷之功?”

      太宗大喜,于是命高士廉、长孙无忌等人主持,鸿胪寺安排,两个月后便把高阳公主许配给了遗爱。房遗爱拜驸马都尉,官至太府卿、散骑常侍。

       太宗总共有二十一个女儿,按年龄排行,高阳公主排为第十七。此女原名合浦,因为初始封地于高阳,故名高阳公主。高阳公主生得很美,十三岁就成人了,至十 五岁及笄待嫁之时,早已向往男女之事。她在闺阁中所做的一些荒唐事,房夫人或有耳闻,但念她是公主,不敢违了圣命,况且圣上以千金之女下嫁大臣,感激还来 不及呢。

      嫁与遗爱之后,高阳公主贪恋床笫之事,每每如饥似渴,一连三个月不许遗爱上朝,并借外出行猎之机放浪山野。太宗很喜爱这个女儿,所以对遗爱的待遇与对其他女婿特别不同。生育之后,高阳公主傲慢而不顺从,倚仗自己是金枝玉叶,在房家说一不二,有时在父皇面前也使性子。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