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谦恭待人

  • 发布时间:2015-09-20 23:45 浏览:加载中
  •   房玄龄属于那种为人忠厚的老实人。虽然在总揽国政方面身怀雄才大略,甚至在包括“玄武门之变”这样的重大事件中表现得深谋远虑,但从个人品德修养上说,他深得儒学真传。他从不以权势压人,也不以高官自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温良恭让,平易近人

      他待人和蔼随便,却又不放纵。对下属,他总是多谈别人的优点,有谁言语过激了,也不去跟他较真。对皇上,偶尔因事受到太宗的责备,就会一连数日低头请罪,满怀惶恐深深自责,觉得情面上过不去。当时和房玄龄交往的人,都说他是一代名相。

       有一次,右卫将军陈万福从九成宫赴京,半路上违法拿了驿站里几石面麸。有人举报,太宗要免其官。房玄龄说:“陈将军强取驿家面麸,影响是很不好。但老臣 了解过,他是因为马队里草料不足,怕耽误行程才这样做的,按律可轻罚。依臣之见,可赐其面麸,让他自己背着面袋回去,让他感到羞耻就行了。”

      违纪受罚的陈将军果然自负面麸出宫,从此不敢再犯。

      太宗经常四出巡幸,多数时候房玄龄都陪同前往。房玄龄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下情,并利用亲随皇上左右的机会匡正太宗的言行。久而久之,太宗形成了习惯,每次出巡若没有房玄龄陪伴,就觉得形单影只,有时本来是面对别的大臣说话,口里却叫出房玄龄的名字。

       一次行至汉太尉杨震墓前,太宗伤其因为忠贞而死于非命,便亲自为杨震墓撰文以祭之。房玄龄进曰:“杨震虽是当年蒙冤枉死,数百年后却遇到了圣明君主。圣 上停舆驻跸,亲降神祚,杨震可谓虽死犹生,殁而不朽了。如今臣等伏读天文,且感且慰,凡百君子,焉敢不勖励名节,知为善之有效?”

      贞观十二年,有一次房玄龄随太宗出巡,来到蒲州地面,想起隋朝鹰击郎将尧君素曾在大业年间受任河东。房玄龄对太宗说:“圣上可记得尧君素么?此人固守忠义,克终臣节,诚如疾风劲草。”

      太宗感慨道:“卿言是矣。尧君素是个忠臣,可惜隋炀帝无德。今天来到这里,追怀往事,朕也感触良多。”

       房玄龄便暗中请当地官员代为察访,终于找到尧君素的儿媳。原来自尧君素死后,尧家流落到河东乡间,给士族人家当佃奴。房玄龄来到村中,见尧家数口住在马 厩旁边的一间窝棚里,里面蚊蝇纷飞,臭不可闻。尧君素的孙子名叫尧承让,时年十五岁,此时正一个人坐在树林边习书。见有官人前来,那少年起身施礼,行止颇 有风范。

      房玄龄遂与随从感慨道:“将门之后,诗礼犹存。若任他流落僻野,岂不可惜?”

      回头见了太宗,房玄龄具告所访之事,并说:“尧家小子天资聪颖,却只有这一个男丁。圣上可诏令他人国子学就读,其母由县府封地供养,解除家奴的契约。”

      太宗允奏,当即命房玄龄起草诏书,恢复尧家的士族地位,并追赠尧君素为蒲州刺史,让房玄龄把这个消息告诉尧家人。

      夏天,太宗巡幸洛阳宫,泛舟于积翠池上。但见湖中水与天青,波平如镜,岸上杨柳依依,草绿花红。太宗不由感慨言道:

       “此一处宫观台沼,本是当年隋炀帝所修,所谓驱役生民,穷此雕丽,复不能守此一都,以万民为虑。只因他好行幸不息,使得民众不堪其苦。诗人曾云:何草不 黄?何日不行?小东大东,杼轴其空。说的就是这种情形。遂使天下怨叛,身死国灭,今其宫苑尽为我有。隋氏之所以倾覆,岂止是君王无道?也是因为没有好的股 肱大臣啊。如宇文述、虞世基、裴蕴之徒,居高官,食厚禄,受人委任,却只知谄佞行恶,蔽塞聪明,要想让国家平安无危,怎么可能呢?”

      房玄龄在一旁言道:“隋氏之亡,自是两方面原因。君王杜塞忠谠之言,臣子苟且自保,左右有了过失,开始时不纠不举,寇盗滋蔓了也不照实奏陈。所以说,隋亡不仅是天道所定,君臣不相匡弼也是个重要原因。”

      一批新人入朝担纲,房玄龄担心太宗冷落了那一班老臣,便与太宗说:“陇右民间有个风俗,每年春天祭井。祭井时不但要供奉井神的牌位,还要在井碑前烧香,以歌赞之,‘吃水不忘打井人’。这样做的意义在于让村民懂得爱护井,以保持井水长清不涸为荣。”

      太宗很受启发。一次宴集,尚书左仆射萧瑀等老臣在座,太宗对房玄龄说:“自武德六年以来,太上皇有了废立之心,朕当时不为兄弟们所容,实有功高不赏之惧。那时萧瑀不为厚利所诱,不为刑戮所惧,真乃社稷良臣也。”于是赐诗曰:“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萧瑀拜谢道:“臣特蒙圣上诫训,许臣以忠诚,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不禁泫然泣下。

       太宗复谓公卿曰:“朕端拱无为,四夷咸服,岂是朕一个人的能力所能达到的?实在是有赖诸爱卿齐心合力啊?还望你等善始善终,永固鸿业,子子孙孙,递相辅 翼。使丰功厚利施于后世,令数百年后读我国史的人们,能看到鸿勋茂业粲然。到那时,人们就不止是称颂周、汉两代的兴隆,也不止讲述建武、永平年间的故事 了,我大唐贞观之治,也必定为人们所景仰?”

      房玄龄接言道:“天下治理升平,本是陛下圣德,却推功于群下,臣下何力之有?唯愿陛下能够有始有终,则天下永赖。”

       太宗又说:“朕观古先拨乱之主,都是年逾四十始成霸业,只有汉光武帝年三十三。但朕十八岁便举兵,年二十四定天下,年二十九是为天子,此则武力方面略胜 于古人也。少从戎旅,不暇读书,贞观以来,手不释卷,知风化之本,见政理之源。行之数年,天下大治而风移俗变,子孝臣忠,此又在文治方面强过古人也。自 周、秦以降,戎狄内侵,今戎狄稽颡,皆为臣属,此又在怀远方面胜古人一筹也。此三者,朕何德以堪之?既有此功业,何得不善始慎终耶?”

      言语之间,虽有谦逊之怀,却不禁沾沾自喜。

      越王李贞是长孙皇后所生,因他自幼聪敏绝伦,所以太宗特别宠爱他。一次,李贞对人说:“现在三品以上的大臣,都因受皇上宠信而轻蔑诸王。”意在谮谤侍中魏徵等人,以激怒太宗。太宗得知此事后,御驾齐政殿,请三品以上的大臣们入座之后,满面怒色地说: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