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以仁取信

  • 发布时间:2015-09-20 23:42 浏览:加载中
  •   从太宗即位到这一年的年底,房玄龄十分操劳。作为深受太宗信任的近臣,又手握重权,朝中一应事务都需他来参与处理,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太宗是个明智果断的皇帝,富于卓识和才干,在这样的皇帝身边为相,既是对个人才华能力的考验,也需要充沛的体力和精力。

       当时,革除旧弊的工作千头万绪,巨细纷呈,同时又有突厥不断来犯,文来武去,内安外攘,两手都要硬。这一年太宗二十七岁,房玄龄四十七岁。与从前那些黄 口小儿登基的皇帝相比,李世民经历了许多沙场征战与宫闱斗争的考验,自然具有政治家的老练与成熟。房玄龄此时也正值年富力强,明主得了天下,良臣深得信 任,自己的才识和经验都得以充分发挥,所以心情舒畅,不知疲倦。

      七月己丑,突厥举十万大军入寇陇州、渭州,朝廷遂派右卫大将军柴绍率 兵抗击。柴绍打了胜仗,歼敌千余人,杀死可汗子弟一人。八月丙辰,突厥遣使来和,暗中探察唐朝动静,不久,突厥又进攻高陵。尉迟敬德率兵与突厥军大战于泾 阳,大捷,又消灭敌一千多人,俘获突厥俟斤(高级将领)阿史德乌没啜。但这并未阻挡住突厥的攻势,颉利可汗一怒之下亲自率兵,进至渭水北岸咸阳桥头,距离 长安仅几十公里了。

      颉利可汗大兵压境,派心腹执失思力入城来见太宗。黄门进宫来报,太宗传旨宣进殿前,执失思力有恃无恐,声称他们可汗此番将兵百万,已经兵临城下了,若想保住朝中性命,只有屈服妥协一条路好走。

       此时的突厥确是不比从前了,隋末唐初以来的中原战乱,使东、西突厥都乘机复振兵马,他们雄踞漠北,控扼西域,势压中原,从东面的契丹到西域的吐谷浑、高 昌诸国,臣属众多,拥兵百万,军事力量十分强大。当年参与群雄角逐的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高开道等人,虽然都自称帝号,但一律都向突厥 称臣;高祖父子在建唐过程中,为了争取突厥的支持,也向突厥臣贡“财帛金宝”,以此向突厥借助兵马。高祖武德年间,突厥也曾数次向唐朝勒索,高祖只是以礼 相待,委曲求全,怎奈突厥贪得无厌,并越发骄纵蛮横了。如今唐朝换代,突厥闻知信息便举倾国之兵前来掠夺,料想这位刚坐上皇帝宝座的新主定会战战兢兢,要 什么就得乖乖地给什么了。

      见执失思力抱住双肩昂然而立,长孙无忌断喝道:“既见我皇,还不跪下?”

      执失思力竟哈哈大笑。“什么皇上?我们的皇上是我大汗,正在桥边等你回话儿呢!”于是又埋怨一通唐朝新主不去向突厥请礼、岁贡一年比一年少等等。直说得侯君集、尉迟敬德、秦叔宝等一群武将,个个横眉立目,恨不能一刀将他劈了。

      太宗大怒,斥责道:“我从前曾与你们可汗面结和亲,馈送许多金银蜀锦,为的便是敦邻修好,如今你们可汗背盟入寇,难道就不害臊么?你们虽然生自戎狄,可也长着颗人心,怎么就能全然忘了我朝大恩,自夸强盛了?”遂喝令推出去斩了。

      房玄龄示意堂上文武大臣们坐下,这样即便执失思力不跪,也不失朝廷之威了。遂与太宗低声说道:“自古两军交战不斩来使,陛下权且息怒,以礼相还便是了。”

      太宗说道:“我若还了他,那颉利可汗必定以为我怯他,越发恣肆了。不如杀了这厮,以示我朝天威。”

      房玄龄说:“慢说是杀了他,凭我国兵力,就是将他十万军卒尽剿于渭北,也是不难。可是陛下新立,军队和百姓多年苦于战乱,再燃烽火,只恐天下人复又堕入无望了。依臣之见,陛下可亲往咸阳桥走一趟,如肯修好,则善待之,如不肯修好,再击之不迟。”

      众臣听了,都很惊讶,心想让皇上亲临敌前,万一被突厥俘了去怎么办?但房玄龄料定突厥此番不敢擅自动武,便命人将执失思力先押于门下,然后随太宗往咸阳桥边迎敌。

      当下太宗吩咐李靖校点兵将,全装披挂,绰枪上马,径出玄武门,身边只带房玄龄、萧瑀、长孙无忌等六骑。

      渭水在长安附近有三座桥,即东渭桥、中渭桥和西渭桥。西渭桥又称咸阳桥,是汉武帝时所建,因在当时长安城便门以西,与便门相对,因而又称便桥。从长安渡渭水西行,多由便桥通过。

      太宗率房玄龄等人驰至桥上,只见对岸营帐无数,旌旗猎猎,那些突厥士兵摇旗鼓噪,一派虎狼之声。太宗半立在马上大呼道:

      “你等可见朕亲自来了么?朕与你们约为兄弟,说好永不相犯,为何负约又来侵扰,莫不是想来送死么?”

       对岸的颉利可汗见太宗只带六骑而来,不免大吃一惊。众兵将纷纷放下旗帜兵器,拜于地下,一时间山呼万岁,声闻数十里。随后,就见唐兵自长安方向席卷而 来,旌旗蔽野,剑戟森严,各依次序排列阵前。原来朝中长孙无忌等大臣还是放心不下,便派了尉迟敬德、秦叔宝诸将领兵护驾而来。太宗把手一挥,令众军远退, 只与颉利可汗隔水对话。

      颉利可汗起初担心有埋伏,所以未敢过桥,今见唐朝大军如蚁如蝗,自知不可造次,言语中不免客气了许多。问执失思力如何了,房玄龄告之正在客馆喝酒吃肉,颉利便更加气馁羞愧,答应再遣使臣来议和。太宗应允,当下斩了座下白马,与颉利歃血盟誓于桥上。突厥遂引兵退去。

      回到朝中,大臣萧瑀问房玄龄:“突厥没来请和的时候,众将争着要出战,你却建议皇上不战;如今反倒让皇上亲自迎敌,不识何故?”

      房玄龄笑着说:“这哪里是我的主意,是圣上大智大勇啊!要想消灭他们倒也容易,只是圣上考虑即位日浅,国家未安,百姓未富,当以安抚之。倘若跟他交战,结怨越来越深,损失可就大了,敌人难免会因为惧怕而加紧修备,倒让我们整天提心吊胆的。”

      太宗闻言,一旁说道:“房卿所言是矣。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正此之谓也。”

      萧瑀拜道:“陛下神机妙算,非臣等所及。”

      突厥退去,边地稍靖,太宗可以腾出手来治理国内事务了。房玄龄身为中书令,协助太宗执掌一朝政务,自无一日清闲。

       其时国内经济凋敝,灾害频仍,形势非常不好。隋朝盛时,朝廷控制的户数曾达到九百万左右,经过隋炀帝的残暴统治和长期战争之后,到唐武德末年就只剩下不 足三百万户了。政局也不十分平稳,隐太子、齐王的余党还散布各地,其中包括了一些中央和地方的高级官员。在武德九年和贞观元年,地方上曾不止一次发生变 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