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士族门第

  • 发布时间:2015-09-20 23:38 浏览:加载中
  •   生逢乱世房家是一个世代官宦之家。房玄龄的曾祖和祖父在北魏、北齐为官,父亲房彦谦,是一位饱学之士,所交往的知交王邵、李纲、柳彧等人,『皆一时知 名雅澹之士』。隋代著名文学家薛道衡,也十分敬重房彦谦的为人,经常与他书翰往来,每当薛出差外地,只要途经彦谦处,必然流连数日。

      公元579年的秋天,这一年是北周大象元年,北周的齐州临淄(今山东淄博)城里有一户世代为官的房姓人家,生下一个男婴,他就是房玄龄。

      喜得贵子者名叫房彦谦,是房家七子中最末一个。房彦谦已是三十四岁的中年人,半生为吏,迁来徙往,五年前成的亲,直到今天才有了第一个孩子,一家人格外欢喜。

      孩子满月之日,房彦谦怀抱儿子端坐在上房高桌前,诸位兄嫂甥侄都过来问贺。叔父房豹便说:

      “我们房家一向以诗礼薪传,今天孩子满月了,给他命个什么字为好?”

      房彦谦便笑着将怀中孩儿交与夫人,去书案上取过一张纸来。众人见那纸上写了五个字,其中“清渠”与“荫如”已被勾掉,剩下巴掌大的一个“乔”字。原来房彦谦已然想好了,便说:

      “《说文》上说,乔木‘高而曲也’。《诗经·小雅》有云:‘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就叫乔吧。”

      房豹不由点头称许,众人也都说这个“乔”字命得好。

       房家是一个世代官宦之家。房玄龄的曾祖和祖父在北魏、北齐为官。其父房彦谦,是一位饱学之士,所交往的知交王邵、李纲、柳彧等人,“皆一时知名雅澹之 士”。隋代著名文学家薛道衡,也十分敬重房彦谦的为人,经常与他书翰往来。每当薛出差外地,只要途经彦谦处,必然流连数日,洒泪而别。

       房彦谦具有清醒的政治头脑,他虽曾连任北齐和隋朝的中级地方官吏,但对魏、齐、周、隋之间的长期政治动乱,十分厌倦,所以在隋文帝代周以后,曾想“优游 乡曲”,再也不出仕做官。被迫接受隋王朝的任命后,也绝不阿谀权贵,对看不顺眼的事大胆提出自己的政治见解,曾经尖锐地向当时权重一时的宰相高熲和负责宫 廷建筑的张衡提出:对吏治要严于管理,对“穷极侈丽”的建筑,要立刻停止,间接地也对隋炀帝的好大喜功、浪费民力提出谏劝。在他出仕几任地方官时,对老百 姓厚加慰抚,施行善政,以致被当地人民“号为慈父”。房彦谦对隋炀帝的必将覆亡,早有预感,曾对他的朋友说:“主上(指炀帝)性多忌刻,不听意见,唯行苛 酷之政。别看现在天下尚安,必有危乱。”

      房玄龄出身于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颇传其父遗风。他自小爱好文学,广闻博览,又向父亲学得 一手好书法,善诗能文,精通儒家经书,可以称得上当时的一位全才。房玄龄无论在政治思想方面和道德品质方面,都是封建时代的楷模。他政治上酷肖其父,也十 分敏感。隋炀帝大业年间,隋王朝还正在兴旺时期,表面上“天下宁晏”,大家都以为“国祚方永”(国运长久),而青年的房玄龄却早看出不可克服的弊端和国家 覆亡的征兆。

      一天,他对父亲说:隋朝本无功德,只不过欺骗百姓,现在又在皇位方面互相倾夺(指隋炀帝与其兄杨勇、弟杨谅之间的皇位之争),贵族们“竞相淫侈”。这样的王朝终归要矛盾百出,“内相诛夷”,其灭亡是跷足可待的。

      房彦谦见小小年纪的儿子竟然有这样一番超人的见识,不禁大为惊奇。

      房玄龄对于长辈恪守孝道,他的父亲长期卧病不起,他“绵历十旬”(绵延一百天),尽心服侍药膳,没有脱过衣服睡觉。他对继母也颇能尽孝,史称其对继母“恭谨过人”,继母病了,请医生过门,他“必迎拜垂泣”。继母病死,他伤心到不思饮食、骨瘦如柴的程度。

      房玄龄的品德和文才受到了当时人的高度赞赏,主管人事的隋朝吏部侍郎高孝基对人评价他说:“我看人看得多了,从来未见到这样的年轻人,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