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拉第的故事》科学研究 第一节 独立进行研究

  • 发布时间:2015-11-27 14:02 浏览:加载中
  •   如果实验不成功,这只能表明我不善于处置它;经过多次实验,假若还是不能成功,那也应当找出原因来。——法拉第

      法拉第重新在皇家学院任职后,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实验室工作。法拉第并非一个盲目的实验家。他经常以助手的资格参加皇家学院的讲习会,充分利用皇家图书馆的资料,并向戴维爵士和经常来院的著名科学家求教。

      但是,法拉第最好的老师,还是所做的那些实验本身。在科学的实验中,不同的操作者,不同的条件,常会得出不同的结论。重要的是要善于发现和正确判断。

      法拉第每一次实验都一丝不苟,他对实验中的各种现象极为敏感,善于捕捉那些偶然闪现的思想火花。他并不满足现成的结论,不盲目崇拜经典理论,总喜欢探索新的东西,是他的最大特点。

      在实验面前,法拉第是一个优秀的探险家,是一个不倦的勘探者。在两三年时间里,经过实际锻炼,法拉第完全具备了出色的实验才能。

      在戴维的亲自指导下,法拉第开始走上独立研究的道路。1816年,25岁的法拉第在《科学季刊》上发表了第一篇科学论文。

      法拉第当时还有些担心害怕,这种初出茅庐的紧张,每一个第一次发表文章的年轻人都会有亲身的体会。

      这篇论文不长,内容是对生石灰的化学分析。法拉第是在旅欧途中发现这种石灰的,这是他跟随戴维出国考察的第一个直接的收获。

      《科学季刊》由接替戴维讲座的布兰德教授主编。布兰德教授对法拉第的文章十分欣赏,特地邀请他协助编辑《科学季刊》。

      法拉第得到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第二年,法拉第在《科学季刊》上发表了6篇论文。

      1818年,法拉第又发表了11篇论文,这些论文所涉及的课题,大都是应戴维和布兰德的要求做的,属于化学分析领域。

      其中有一篇关于火焰的学术报告,大胆地指出了名家理论的错误。这篇论文标志着法拉第科学上的准备时期已告终结。

      名师出高徒,在戴维的引导下,法拉第经过刻苦钻研,勤奋工作,终于成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化学家。

      这个时期,法拉第还协助戴维完成了一个重要的科研课题:研制安全矿灯。

      当时的英国煤矿曾多次发生可怕的瓦斯爆炸,损失伤亡惨重。有一次卡尔迪弗矿井爆炸,造成上千名的矿工死亡,英政府宣布全国服丧致哀。

      为解决这一难题,英国国会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来研究加强矿井安全的措施,并特邀戴维爵士参加这项工作。

      戴维义不容辞地欣然受命。为查找原因,戴维和法拉第深入矿井调查,经过研究,他们发现,瓦斯爆炸是由矿灯里的火焰引燃的。

      如果在矿灯周围装上一层金属网罩,火焰的热量会被金属散发掉,瓦斯便不会爆炸。

      根据这一原理,戴维发明了一种有罩的安全矿灯。在现在看来,这种安全灯已经过时,但在那个时候却拯救了成千上万个矿工的生命。

      因此,有人把戴维发明安全矿灯和英国名将威灵顿在滑铁卢大败拿破仑,并列为1815年英国的两大胜利。

      戴维因发明安全矿灯的功绩,获得了伦福德勋章。在两年后出版的安全灯论文集里,戴维爵士特意写道:我本人向法拉第先生致谢,他在我的实验中,给予了许多有力的帮助。

      1818年,戴维爵士再次到欧洲大陆访问。这次他是应意大利科学家的邀请去解决考古方面的难题。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埋葬了两座城市,一座是庞培,另一座是赫库兰尼姆。

      意大利人在赫库兰尼姆废墟里,发掘出多卷用纸草编织的古书。这些古书已被粘成一团,很难把它们分开。他们期望能用化学的方法使这些古籍重见天日,于是想到了无所不能的戴维。

      然而,伟人也不是全知全能的,这一次戴维没有解决这一难题。他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成功。

      1819年,戴维写信邀请法拉第去罗马,同他合作攻克这个难题。几次书信往返和法拉第商量这件事情,但是法拉第经过慎重考虑,最后婉言谢绝了导师的邀请。

      当时,在法拉第的心目中,戴维依旧像神明一样神圣。他收集戴维的每一页手稿和实验记录,把那些信手书写、随笔涂改的纸片当做宝贝珍藏起来。

      法拉第还用自己工整秀丽的小字把戴维的手迹誊抄清楚,装订成两大册保存起来。本来,戴维召唤法拉第,就像磁石吸铁那样灵验。

      可是法拉第一想起几年前游欧洲大陆的情景,心就凉了。一切的不愉快都是那位娇小的爵士夫人引起的,而现在她正在罗马,陪伴在爵士身边。不,绝不能再到那里去受屈辱了!

      法拉第谢绝戴维的一番好意,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法拉第在皇家学院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简直难以脱身。

      自从他来到皇家学院,实验室里变了样,玻璃器皿擦得锃亮,仪器安放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面目一新。

      这个年轻人面貌温和,内心火热。他心里只有工作,只有科学,皇家学院的院长和理事们当然舍不得他走。

      除了上面这些原因,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现在的法拉第,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他开始恋爱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