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葬于太陵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9 浏览:加载中
  •   古代人十分迷信,认为墓地选择在风水宝地,就可以保佑家族兴旺,世代做官发财。封建帝王更是如此,他们认为,陵墓之地是江山社稷的龙脉,选择得好,就可以千秋万代,世代子孙享尽荣华富贵,国家政权牢不可破,陵墓之地主宰着家世祸福。

      关于独孤皇后陵墓的选择,学者持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

      独孤皇后去世后,文帝命上仪同三司(从四品)萧吉为皇后选择陵地。萧吉原是梁国人(梁亡后归于北周,后又归于隋),此人是杨广萧妃的宗亲,比萧氏大两辈,他“博学多通,尤精阴阳算术”,是文帝朝时著名的阴阳家,是大隋朝的风水顾问。

      萧吉之前就曾经预言说,杨广要取代杨勇当太子,后来,他的预言果真应验了。

      现在萧吉要为独孤皇后选择陵地,当然,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于是杨广派亲信宇文述前去咨询萧吉,对他之前的预言表示感谢,他希望萧吉趁着为皇后选陵地的机会施法术,让自己早日登上皇帝之位。

      此时,杨广对皇位的渴望已久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于是,萧吉用了一种不为人知的法术,写下了“后四载,太子御天下”几个字。

      杨广在仁寿四年(604年)登上了帝位,杨广做了皇帝之后非常高兴,他认为萧吉的预言应验了,于是,封萧吉做了太府少卿,正四品。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孤独皇后驾崩之后,文帝命萧吉为皇后选陵地,陵地选好之后,萧吉向文帝上奏,这块陵地皇家可以享用两千年,杨家可传二百世。文帝听了非常高兴,于是重重奖赏了萧吉。

      但是,文帝又何曾知道,这个萧吉是个狠角色,他在为皇后选择陵地时动了手脚,没有选择一块让杨家享用千秋伟业的风水宝地,而是选择了一块凶地。

      他和同族萧平仲说了实话,表面上说是两千年,实为三十年,二百世实为二世。太子杨广当政,隋朝就会立马灭亡,这也为“隋二世而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至于萧吉在墓地的选择上动手脚的心理原因,我们就无法猜测了。

       还有另外的一种说法,据《隋书》记载,为独孤皇后选陵地的不是萧吉而是杨素。《杨素传》记载,“山陵制度,多出于杨素”,文帝在第九十九天的时候,安葬 了独孤皇后,文帝认为杨素在这件事情上功劳卓著,他走遍了整个山川平原,亲自占卜选择陵地,如果有一点点的不吉利,就重新选择,从不将就,力求大吉。杨素 孜孜不倦,才找到神皋福地来营建山陵。文帝觉得杨素是一个忠孝之才,比他在军事上“平戎定寇”的功绩更为突出,文帝还封他的一个儿子为“文康郡公”,采邑 一万户,还赐给杨素三十顷田、一万段丝绸、五百段彩锦、一万石米、一个金钵、一个银钵和许多珠宝。至于那些说术士萧吉没有选择风水宝地,预言隋二世而亡的 事情,纯属子虚乌有。

      独孤皇后去世后,文帝失去了政治的依靠,心里空落落的,他最信任的人离他而去了,自己与最喜欢的女人也黄泉永 隔,这种失去至亲的痛楚是撕心裂肺的。此时也许只有王劭最能读懂文帝的心,于是他很快赶出了一封奏章,呈给皇帝,内容大概是这样的:皇上您不要再悲伤难过 了,要以自己的龙体和社稷为重。独孤皇后生前宽厚仁慈,体恤百姓,对大臣像对待自己的人一样无微不至,还慰问臣下的父母,使我们做臣子的深受感动,每天都 在为皇后祈福。皇后功德无量,一定会涅粱重生的。皇后圣德仁慈,天上皆云妙善菩萨。而且,还说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必定会出现某种特定的奇异景象。

      王劭把皇后去世后的情景说得活灵活现,仿佛就在眼前,与佛经里描绘的往生佛国完全一样。

      看了王劭的一番说辞,文帝觉得心中稍稍好些了,于是赶紧急召杨素依礼厚葬独孤皇后。但是事实上,开皇年间修订的礼仪没有丧礼的仪注,究竟如何筹办丧礼,杨素心里也没谱,只好据实禀报。

      此时正好文帝也想修订《开皇礼》,便于闰10月10日,命杨素与诸术士刊定阴阳舛谬。五天后,又诏令尚书左仆射杨素、尚书右仆射苏威、吏部尚书牛弘、内史侍郎薛道衡、秘书丞许善心、内史舍人虞世基、著作郎王劭七人负责修订五礼。

      这样,修订《开皇礼》便不是个别规定的补充,而是比较全面的修订,且由朝廷大臣领衔,使之更具有权威性。

      《开皇礼》修订的指导思想是“正父子君臣之序,明婚姻丧纪之节,故道德仁义,非礼不成,安上治人,莫善于礼”。《开皇礼》修订的范围主要是涉及祭祀和五服方面的礼仪。

      杨素一直以来都十分敬重牛弘,文帝下诏修《开皇礼》,于是杨素就将此重任交给牛弘,并说“公旧学,时贤所仰,今日之事,决在于公”。

       牛弘接到这个重任心里万分高兴,乐开了花儿,但高兴归高兴,牛弘还是觉得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一件朝中大事儿,不能毁在自己手里。如果单凭自己的力量,肯 定不能完成,即使能完成得了,也不会质量很高。于是这个久经官场的老手,仍然觉得有些害怕,就找来刘焯、刘炫、李百药和崔子发等儒学名家,商讨如何修订 《开皇礼》。

      商议之后,几人就开始迅速投身到编修开皇礼的工作中了,他们以《齐礼》为《开皇礼》的基础,很快就完成了《开皇礼》的修订。杨素看后,认为牛弘果然不是一般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还能完成得这么出色。

      杨素心里不禁窃喜,这次可以给文帝一个满意的答复了,杨素赞叹道:“衣冠礼乐,尽在此矣,非吾所及也。”

      《开皇礼》是儒家“旧学”和北齐礼的结合体,并融合了南北各种礼仪的精华,虽然最初《开皇礼》的修订有术士的参与,但是我们从成形的《开皇礼》来看,《开皇礼》中的仪注并没有体现一些术士法术的东西。

      文帝将独孤皇后安葬后,他非常欣慰,认为这块墓地能够保佑杨家帝业千秋万代,子孙可以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因而不由得喜上心来。

      但是文帝怎会料到,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毁在他和独孤皇后寄予厚望的杨广手上。

      如果早知道结果是这样,文帝当初就不会偏听独孤皇后的一面之词将杨勇废掉、立次子杨广。也许独孤皇后和文帝此生做得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选择杨广做隋朝的继承人,也正是因为他们做出的错误决定,亲手断送了大隋的江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