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杨广弑父之谜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9 浏览:加载中
  •   关于文帝的死因,学者们有几种看法,有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杨广弑父。

      文帝到仁寿官的第二天,就下诏太子监国,国中大小事务都交由杨广决断,赏罚度支均由太子决定。

      文帝这么做,并不代表他的脑子已经糊涂了,此时他仍然保持着一个政治家应有的敏锐头脑,他让太子监国,只是想让太子早日熟悉国家事务,以便在以后的日子里把国家治理好。

      自从文帝病倒,太子杨广就不断往返于仁寿宫和京城之间,虽然,每次探望父皇时他都眼中噙着泪水,说希望父皇早日康复,但是他心中最希望父亲早日升天。父亲一死,他就可以当上皇帝,接受万人朝贺,不必再伪装克己节俭了。

      文帝四月病倒,拖了两个月之久,杨广在心中祈求上苍,希望尽快让自己当上皇帝。六月,文帝宣布大赦天下,以求上天保佑。

       文帝的女婿、兵部尚书柳述劝文帝离开仁寿宫,另外选择福地养病。柳述劝文帝的理由是,杨素在修造仁寿宫的时候,将山凿平,将谷填满,致使很多差役、丁夫 多有死亡,还将一些病者、伤者直接推入山谷中活埋,在上面建起亭台楼榭。因造此仁寿宫,死者上万,故他认为这里的阴气太重不宜久留,所以请文帝另选佳地养 病。

      但是,杨广并不希望父亲离开此地,更不希望文帝病体恢复。于是他劝文帝说:“父皇病情这么严重,怎么能忍受得住舟车劳顿,而且现在天气炎热,烈日当头,哪里也没有仁寿官凉爽宜人,千万不可以再让父皇换地方养病了。”

      文帝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心想在哪里都是相同的,也就不必再折腾了,省得劳民伤财。

      又过了七天,文帝已经发病一百多天了,这一天太阳暗淡呈现青色,太子暗中欣喜,以为文帝马上要撒手人寰了,便擅自命令朝中百官赶来仁寿宫,准备文帝的葬礼。

      但是又过了八天,太阳又明亮如初,杨广很失望。

      这几天,文帝每天都要接受百官的问候,这让文帝觉得非常疲劳,自觉精神恍惚,害怕自己突然离世,于是就下令召集百官齐集大宝殿,和百官一一告别。

      百官看见文帝还能说话,并没有出现病危的情况,人人心中都觉得纳闷,为什么之前太子让我们前去仁寿宫准备皇上的葬礼呢?莫非……百官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太子杨广又等了两天,有些不耐烦了,他考虑再三,等到夜深入静的时候便坐起来,点亮蜡烛,给自己的心腹杨素写了一封信,问杨素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自己已经等不及了。

      信送给杨素之后,杨素看过便给太子回了信,他的意思是希望太子少安毋躁,再耐心等等,当下皇帝的日期指日可待,那么多年都等了,也不急这几天吧。如果皇帝还是不死,就以东宫侍卫人大宝殿逼死皇帝,然后再召集百官举行皇帝登基大典。

      杨素连夜命人将回信送交给太子杨广。但是,送信人却不知道太子住在哪里,于是就把信带至大宝殿,让宦官转交给杨广。

      宦官也不知道这封密信的内容,他以为是臣相杨素有要事上奏给皇上,所以就直接把信送到了文帝的病榻之前。

      杨广见杨素迟迟没有送来回信,他心急如焚,思来想去认为用兵暗杀父皇太过招摇,很容易就被人发现,搞不好自己的太子之位也难以保全。

      最好的办法不如强迫陈贵人(即宣华夫人)毒死父皇,这样做,神不知鬼不觉,自己登基也就理所当然了。

      杨广一夜无眠,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连忙起身去父皇寝阁外等候宣华夫人。

      宣华夫人昨夜侍寝一宿,天亮了就悄悄下床梳洗更衣。

      刚走出门,便看见等候在门外的太子杨广,便问道:“太子是不是有什么要事想见父皇?还请太子稍等,我进去禀明皇上。”

      杨广面带邪恶的笑容,将宣华夫人抱进屋里,关上门想与宣华夫人寻欢。宣华夫人怕侍女突然进来,硬是不从。

      杨广对宣华夫人说:“你也不用现在就从了我,你只要现在进去,让父皇把我手中的这碗药服下,我会重重奖赏你。等我登上皇位,我立刻纳你为妃,不知道夫人意下如何?”

      宣华夫人被杨广吓坏了,急忙逃回到皇帝的寝阁外,她定了定神儿,慢慢走进去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宣华夫人一下床,文帝也就醒来了。他看见床边有一封信,就命侍者拆开来看。一看才知道,是太子杨广想要弑父篡位,他也明白了,原来杨素早已被杨广收买,难怪杨素一直为杨广极力说好话。

      文帝如梦初醒,知道杨广在自己面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自己和皇后都被这个逆子给蒙骗了。这时他看见宣华夫人站在那里,神色惊慌,就知道有事发生,他连忙问宣华夫人:“到底出了什么事?”

      宣华夫人见隐瞒不过去了,就向文帝坦白了一切说:“太子无礼,想要调戏奴婢,还让奴婢毒害皇上。”

      文帝听了之后,不禁怒火中烧,即刻命人传来兵部尚书柳述和黄门侍郎元岩,对他们说:“速召太子来见我。”

      二人以为皇上要召见杨广,杨坚怒不可遏地说:“朕要见杨勇!”

      但是,这个时候仁寿宫中已经遍布太子杨广的眼线,文帝这边传令御林军严守仁寿宫,囚禁太子杨广和杨素。他的话刚刚说出来,那边已经被杨广知道了。

      柳述和元岩遵命出阁,拟宣杨勇觐见的诏书,但是他们不知道,杨广和杨素已经开始准备起兵夺取帝位。

       柳述和元岩以为,召杨勇入宫继位就可以万事大吉了,他们没有想到,太子杨广和杨素都是不择手段的人。文帝派出的使者带着召杨勇进宫觐见的诏书刚刚出门, 就迎面遇到了杨素。杨素要求使者把诏书交给他,使者知道杨广和杨素的势力很大,而且皇上现在命在旦夕,大厦将倾,已经无法挽回了,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使 者只能把诏书交给了杨素。

      杨素一看诏书,知道阴谋已经败露,立即通知杨广说,皇帝已经知道我们密谋的事情了,准备逮捕我们恢复杨勇的太子之位。事不宜迟,只能趁现在御林军还没到之前,起兵占据仁寿宫,也许还能有一些胜算。

      于是,杨素伪作诏书,命令东官宿卫兵入仁寿官,协同皇帝宿卫军守卫宫门及大宝殿,太子左卫率宇文述、左宗卫率郭衍、太子右庶子张衡也已经早在官外做好准备,一鼓作气占据了仁寿宫。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