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晋王杨广处处讨好母后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8 浏览:加载中
  •   晋王杨广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很早以前他就开始觊觎太子之位。但他知道,太子也是母后所生,一定要让母亲从心里讨厌太子,这件事情才有胜算。

      他还知道,母后的话在朝廷里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父皇对母后言听计从,所以他就处处讨好母后,对母后投其所好。母后好节俭,杨广也处处表现出注重简朴,史称:“车马侍从,无不节俭朴素,躬履节俭,有主上之风”。

      在私生活上杨广也表现得很检点,他的姬妾数量是与亲王的身份相匹配的,杨广每天只与正妻待在一起,不宠幸其他妃嫔:“弥自矫饰,姬妾胆备员数,唯共萧妃居处。”

      独孤氏生前所见到的杨广的两个儿子都是正妻嫡出,据《资治通鉴》记载,杨广只要发现正妻以外的妃嫔怀孕,一律让她们堕胎,如果没来得及堕胎,就在孩子出生后将其扼死。

      就在太子杨勇在父母面前越来越失宠的时候,晋王杨广却因为善于矫情饰行,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日益提高。

      杨广生得仪表堂堂,聪敏好学,待人接物格外谦虚,他知道母亲生性喜欢简朴,因此晋王府上上下下便做出一番待人谦恭、生活简朴的样子。

       有一次,隋文帝杨坚“突袭”杨广的府宅察看,眼前的一切让他舒心地长叹一声:杨广府上,乐器的丝弦大多都断了,而且落满灰尘,看起来已是多时不用了的。 这一点说明皇儿不喜好歌舞伎乐,杨广府中的简朴,让他再次联想起上次杨广随他狩猎遇雨的情景,那一次杨广的衣服被雨水淋湿了,但他也不愿穿上左右递给他的 桐油雨衣。那一幕让父亲感动了很久,这一次巡视,更坚定了他对杨广的信心。

      杨广不仅极力讨好父皇母后,而且对他们身边的官员、侍从也都礼貌有加,只要是父皇母后派人去他的府邸,不管来人的地位高低贵贱,他都会和王妃亲自接待。此举颇有成效,甚至连独孤皇后身边的婢女都称赞杨广孝顺礼貌。史载,杨广“敬接朝臣,礼极卑屈”。

      在独孤氏眼里,太子杨勇奢侈浪费、不践行一夫一妻制,缺点一箩筐;而晋王杨广深得父皇母后心意,节俭孝顺,不喜欢女色。

      扬州是战略重镇,须派一名重臣前去镇守。文帝在独孤皇后的影响下,也渐渐地信任和倚重杨广,于是任杨广为扬州总管,坐镇南方。

      杨广临行前,到后宫辞别独孤皇后,动情地说:“臣镇守有限,方违颜色,臣子之恋,实结于心。一辞阶闼,无由侍奉,拜见之期,杳然末日。”

      独孤皇后听到自己的儿子说出这么伤感的话,她作为母亲内心被深深地打动了,她对儿子说:“汝在方镇,我又年老,今者之别,有切常离。”

      晋王看到母后已经“上钩”了,于是紧接着趁机诋毁兄长杨勇,把自己说得可怜兮兮的:“臣性愚下,常守平生昆弟之意,不知何罪,失爱东宫,恒蓄盛怒,欲加屠陷,每恐谗谮生于投杼,鸩毒遇于杯勺,是用勤忧积念,惧履危亡。”

       独孤皇后听到这里,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杨勇竟是这般狠毒,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肯放过,独孤皇后用带着颤抖的声音说:“睨地伐(杨勇字)渐不可 耐,我为伊索得元家女,望隆基业,竞不闻做夫妻,专宠阿云,使有如许豚犬,前新妇无病痛,忽尔暴亡,遭人投药,致此夭逝,事已如是,我亦不能穷治,何因复 于汝处发如此意?我在尚尔,我死后,当鱼肉汝乎?每思东宫竟无正嫡,至尊千秋万岁之后,遣汝等兄弟向阿云儿前拜问讯,此是几许大苦痛耶!”晋王听了母亲的 这番话,不禁伏地痛哭不止。

      杨广不仅在母亲面前打亲情牌,而且还暗中与心腹宇文述等人密谋夺嫡。他先以重金结交贿赂大理少卿杨约,再通过杨约结交其兄杨素,获得杨素的暗中支持。

      他还收买东宫幸臣姬威等人以为内应,杨广知道了母后的意思,就和心腹张衡商量下一步行事的策略。

      杨广派宇文述用重金结交杨素的弟弟杨约,让杨约向杨素转告皇后的意思,杨素听完之后,他大吃一惊,没想到皇后已经动了要罢黜太子的心思。但他还是持怀疑的态度,便问道:“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皇后要废除太子,那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杨约拿了人家的钱财,于是劝哥哥说:“如果皇后真有此意,那我们就能尽早行事了,不至于最后处于被动的局面,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杨素想了想,自己身在朝中,当然得为以后的前程做打算了,一定要跟对主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过了几天,杨素去拜见独孤皇后,向她说起晋王杨广生活如何节俭,如何孝顺仁爱,真是与当朝皇帝的美德颇为相似。

       杨素只是想试试独孤皇后的反应,没想到,独孤皇后听了杨素的话之后,流着泪说:“您说的极是啊,杨广相当孝顺,每次我和皇帝派人到他的住所,他一定会和 萧妃一起出来迎接,而且毕恭毕敬;离别时,一定会来和我辞行,没有一次不哭泣的。杨广还说自己不经常在家,萧妃独自一人十分可怜,于是我就派婢女去陪伴萧 妃,和萧妃一起吃饭,萧妃也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他们夫妻恩爱,不像杨勇不宠爱元氏,天天和云氏厮混在一起,在云氏的蛊惑下终日饮酒作乐、不务正业, 到现在,太子都没有嫡出的儿子,不仅如此,杨勇还要下毒杀了自己的亲弟弟。”说到这里,独孤皇后更是控制不住来自内心的悲伤,声泪俱下。

      杨素摸清楚了皇后的心意,于是就大谈太子杨勇的种种不是之处,说杨勇道德和才华都不及杨广,而且对杨广大加赞赏。于是,皇后拿出黄金送给杨素作为奖赏。废黜太子已成定局。

      杨广利用杨坚和独孤皇后对太子恨铁不成钢的复杂心情,趁机挑拨离间,极尽阴险毒辣的手段,终于打倒了杨勇,使自己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

      太子地位岌岌可危

      太子杨勇作为嫡长子,是“法定”的皇位继承人,而且,太子杨勇的才能是得到文帝称赞的。

      隋初的时候,战火不断,百姓生活不安定,在太行山附近有许多流民。文帝怕这些流民给新生的政权带来不良影响,于是决定把这些流民迁到北方戍边。但是太子却上书劝谏文帝,言辞颇有见地,文帝见后深感欣慰。具有哲理的谏文说明太子已经具备了政治家的头脑和洞察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