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 为杨勇选定太子妃

  • 发布时间:2015-09-30 00:18 浏览:加载中
  •   说到太子杨勇被废为庶人,我们首先来看一看太子杨勇的生平。

      杨勇字地伐,他是隋文帝和孤独氏的长子,杨坚代周自立之后,杨勇作为长子,毫无悬念地当上了太子。

      但是,此人性格中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弱点,那就是贪图美色、喜欢奢华,而且不会讨好父皇和母后的欢心。

      母子之间由于世界观不同,造成了很多嫌隙,这个时候加上晋王杨广利用母亲不喜欢太子的由头,从中挑拨离间,最终使杨坚和独孤皇后痛下决心,将太子杨勇废为庶人,立次子杨广为隋朝太子。

      杨广即位后,除掉“眼中钉、肉中刺”的心情相当迫切,于是下诏书,赐死杨勇。

      在杨勇死后,追封其为房陵王。

      北周时,杨勇因祖父杨忠立有军功,被封为博安侯,还曾任洛州总管、上柱国、大司马,统领禁卫。后来杨坚掌政,立杨勇为世子。

      在杨坚受禅建立隋朝后,杨勇成为皇太子。杨勇容貌俊美,生性好学,善于辞赋之道,个性宽厚温和且率真,为人不矫揉造作。他的朋友包括明克让、姚察、陆开明等,皆为当时大名鼎鼎的文人。

       但是,杨勇的个人生活却并不幸福,这还要从他跟太子妃元氏不幸福的婚姻说起。杨勇的母亲独孤氏是一个强势的女性,她讨厌男人不宠爱正妻,她要求文帝只能 宠幸她一人,她为了让文帝将精力全部放在治国上,废除了三妃六嫔,还给未来的皇帝——太子杨勇选定了太子妃。她认为,如果男人过度沉溺在女色中,迟早会耽 误大事。江山社稷在她心中,是压倒一切的重任,她认为,管理江山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应该做的事。

      所以,由她做主为儿子杨勇选定了太子 妃元氏。太子妃元氏的父亲是司宪中大夫元孝矩,出身于北魏皇族宗室。可以说元氏是名副其实的贵族小姐,血统纯正,“无不良嗜好”。元氏长相虽然不是特别漂 亮,但也端庄大方,她有教养,识大体,不会醉心于儿女私情。独孤皇后选择她做太子妃的重要原因,是希望将来元氏能够母仪天下,辅佐太子治理朝政。而且从政 治婚姻的角度考虑,娶了元孝矩的女儿,元家和杨家自然结成了儿女亲家,关系会更进一层。

      通过儿女联姻的方式,杨坚就可以把元孝矩这样的老资格大臣笼络在自己身边,不但提高了自己家族的地位,而且还得到了一位可以信任的大臣。

      但是谁曾想,偏偏太子杨勇不喜欢母后为他选择的这位太子妃,他甚至亲口对母后说,元氏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看不上她的长相。

      不过,杨勇最终还是拗不过母后,在独孤氏的主持之下,还是把元氏娶进了门儿。但太子杨勇打心眼儿里不喜欢元氏,结婚之后就一直冷落着元氏。

      杨勇很固执,他不喜欢母亲给安排的这桩政治婚姻,结婚他无法反抗,但不跟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上床,他是可以做到的。

       再说,此时的杨勇已经贵为太子,皇帝的宝座与他只差一步的距离。他的东官里自然不缺那些年轻美貌的女子,他后宫中的女子,个个娇媚可人,其中有四个女子 最得宠爱:一个是高良娣,轻盈娇小,柔若无骨;一个是王良嫒,肌肤映雪,柳腰袅娜;一个是成姬,双瞳点水,一握莲钩;而最美的一个叫云昭训,真是天仙化 人,美艳无双,颇讨太子欢心。

      太子杨勇把母亲强塞给他的元氏丢在脑后,日日围绕在这四个女子身边风流快活。

      可怜 的元氏,自从被娶回太子府之后,太子杨勇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让她天天独守空房,以泪洗面。不久,元氏就因抑郁而患病,而且得了当时的不治之症——心 疾。但在元氏生病的情况下,太子也没有来看过她几次,而且每次来看,也是例行公事,每次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这就使得元氏的心里更加痛苦。

      她心中的郁闷和不痛快无处发泄,全部积压在心中,更加重了元氏的病情。

      一日,杨勇正在一美人宫中寻欢作乐,元氏派人报告杨勇说自己病重,希望太子能去看一下。

      太子正在兴致上,不觉得有些烦躁遂说道,这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天天都是这个样子,时好时坏的,我去了又能怎么样呢?

      下人却说:“这次太子妃的病特别严重,恐怕……”

      杨勇听到这里,放下酒杯问道:“太医怎么说?”下人回答说:“恐怕病情不妙啊。”

      听到这里,杨勇心中不觉有些伤感,美人也在旁边说道:“殿下还是去看看吧。”于是,杨勇去了太子妃的宫中。

      看到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元氏,杨勇心中感觉到一丝歉意,但更多的还是厌烦,他对元氏说:“你身体虚弱就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但是元氏说:“我有话对殿下说。”

      杨勇却说:“我还是给你请太医吧。”

      元氏说:“我自己的病我自己心里清楚,恐怕过不了多久了,请太医也是于事无补,就是心中有话想对殿下说,希望殿下能答应我这个将死之人的心意。”

      元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杨勇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他只好坐下来,听元氏讲话。

      他以为,元氏一定会说一些抱怨他的话,于是,杨勇抢先开口说:“这些年委屈你了,你有什么话就都说出来吧。”

      但元氏却摇摇头说:“您不喜欢我,我不怪您,重要的是,太子的做法引起了母后的反感,这对太子非常不利。而且晋王杨广处处处心积虑地算计您,他时常向父皇和母后说您的坏话,现在,父皇和母后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信任您了,您一定要多加小心。”

      元氏此话一出,杨勇不禁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女人,竟然对朝中的事情洞若观火,分析得头头是道。

       杨勇脸上的神情稍稍有了一些变化,元氏看到太子的脸由阴转晴,就继续说道:“其实,您心地善良、为人宽厚、德才兼备,将来的天下如果能由您掌握,一定会 使百姓安康,天下太平。但是您为人处世过于直率,不像晋王杨广那样,矫揉造作、伪装自己,会讨父母的欢心。您看晋王,私下也宠爱美女、生活奢华,但是他在 父皇和母后面前,却从来不表现出来,在母亲面前,他表现得和萧妃恩爱有加,宫中没有美女,生活极其简朴,让父皇和母后都信以为真,可是您,却将东宫装饰得 富丽堂皇,而且姬妾成群,在父皇和母后面前从不掩饰自己,这样做,只会让母亲对你产生极大的不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